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踩雷达人
    与寻常人所不同,对于拥有地遁术的我来说,踩到地雷就跟踩到屎一般,除了恶心倒霉之外,倒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问题是这地雷一炸,我们可就都给暴露了。

    这就是一个麻烦事。

    怎么办?

    屈胖三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而我身形僵直地站在林中,就如同便秘一般难受,正犹豫着要不要捡块石头啥的来压一下,结果这时不远处打来了一束手电,照在了我的脸上来:“谁?”

    我面无表情地平举双手,没有说话,只是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我就指望着那家伙能够过来,然后给屈胖三抽冷子解决掉,没想到他居然第一时间吹响了口哨。

    很显然,这帮人临敌的经验十分丰富,而且戒备心也十分强。

    哔、哔……

    口哨声在夜空中响了起来,我更加尴尬了,左右一望,瞧见屈胖三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正朝着我打手势,让我保持这个动作,吸引对方的吸引力。

    瞧见他的指挥,我没有再有别的动作,举着手,一动也不动。

    那人站在很远的地方照着我,很快他的身边又多了两个人,三人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聊了两句,有人折回去了,一分钟之后,从山坡那边走来了一队人马,却是背着武器,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起初隔得远,我瞧得并不真切,而近了一些之后,终于瞧见了,领头的那人,正是我和屈胖三的老朋友。

    撸瑟托。

    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三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在监狱,他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第二次在烂尾楼,依旧是带着一票兄弟,盛气凌人;而这一次……

    他回归了丛林中的打扮,花衬衫、短裤衩,再加上一双凉鞋,身后背着一杆ak枪族的自动步枪,妥妥的本色。

    撸瑟托长得并不算出众,跟大部分缅甸少年差不多,88年出身的他身材不高,就像个瘦弱的少年,只是他行走之时那沉稳的气质,却将他和旁边的手下一下子就区分了出来。

    我下意识地望向了屈胖三,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在示意我别动,并让我应付一下这家伙。

    呃……

    我心中郁闷,却不得不按照着他的话去做,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等着。

    撸瑟托带着人来到了我的五十米开外,还想往前的时候,被手下给拦住了,估计这一带都是雷区,我瞧得一阵蛋疼,感觉到十数道强光手电照在了我的眼睛上,刺眼得很,紧接着那家伙开口说道:“我说怎么会大半夜有人闯雷区呢,没想到居然是你……”

    我举着双手,一脸无奈地说道:“如果我说我是路过,你相信么?”

    撸瑟托一脸愤怒地对我骂道:“你这恶魔,你杀了我父亲,又在地下黑市里对我们的人进行悬赏,到底是为什么?”

    我一愣,说啊,到现在为之,你都不知道原因?

    撸瑟托打开了步枪的保险,对准了我,说道:“在我杀死你之前,告诉我,为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说撸瑟托,一个月之前,你们曾经前往缅泰雨林中,对一个村庄进行攻击,可还记得?

    撸瑟托说我记得,那又如何?

    我说那村庄的人,是我的亲人,这你懂了吧?

    撸瑟托豁然开朗,说原来是这样,只是我们翻遍了整个村子,都没有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也是被人给骗了……

    我说这事儿我知道,那人叫做许鸣,对吧?

    撸瑟托说不知道,是普桑的朋友,我们只是执行者而已我们只是一把刀,你为什么要这么穷凶极恶?

    我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别人是借刀杀人,刀没罪,但你们其实也是人,你们的手上沾满了我们亲人的鲜血,那么你们不死,那些逝去的亡魂,又如何能够心安呢?

    撸瑟托似乎被我刺激到了,一端步枪,怒声吼道:“我先送你下地狱吧……”

    哒、哒、哒……

    轰!

    枪声和地雷的炸裂声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来的,地遁离开了百米之外的我听到那声音,依旧感觉到后心凉飕飕的,却是刚才那一小会儿,生出了一大滩冷汗。

    我回过头去,瞧见我刚才站立的地方火花一闪,立刻被亮光给吞没了去,而周遭的枪声不断,几乎都倾泻到了我刚才站立之处。

    我的速度太快,那些人不知道我到底是给炸没了,还是怎么回事。

    枪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下,而这个时候,我瞧见屈胖三已经开始了行动,人如幻影,朝着人群之中冲锋了去。

    他早在别人的注意力都被我给吸引的时候,不断调整着自己的位置,而此刻一旦发动起来,立刻如同猎豹一般凶猛,很快就踹开了四五人,直扑撸瑟托。

    不过他厉害,撸瑟托也不是等闲之辈,先是朝着前面扫射几梭子,然后拔出了砍山刀来迎敌。

    而撸瑟托的身旁也有几个强手,挡在了他的前面,并且开始布阵。

    那几个人,光着膀子,全身纹满了青黑色的刺青,一旦舞动起来,立刻呼之欲出,显得十分诡异。

    我不想让屈胖三一人身陷重围,于是健步如飞,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没想到刚刚冲出十几米,脚下又是“咔嚓”一声响。

    又踩到地雷了。

    我勒个去,这运气也太丑了吧?

    这一回我没有再犹豫,直接又是一个地遁术,出现在了另外一边,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再一次往前冲去。

    这回倒是没有再在雷区之中,我冲到跟前来的时候,瞧见屈胖三被人围在了中间,而撸瑟托人在外围,有四人将他给围住,这些家伙身上的刺青有虎有狼、有蛇有蟒,却是全部从皮肤上面游动了下来,化作黑影,配合着主人一起对他进行围攻。

    屈胖三对于这玩意倒是挺感兴趣,并没有一上来就下狠手,而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我冲到外围,没有犹豫,破败王者之剑被我陡然拔出,然后猛然一挥,上来就使用了那“一剑斩”的手段,配合着耶朗古战法,对那些专注于枪法、而忽略了基本功的上帝军来说,倒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一分钟不到,我的剑下就已经出现了五个亡魂。

    我这边的攻势凶猛,使得撸瑟托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边来,他摸着那把开山刀,就朝着我这儿冲了过来。

    我挥剑去斩,结果刀剑相交的那一刻,我耳边突然听到“嗡”的一声响,感觉后脑好像被人敲了一棒子似的,脑仁儿都疼,下意识地脚下一空,人就跌倒了下去,而这时正好瞧见一把明晃晃的刀从上往下,劈到了我的脑门顶上来。

    等等,有古怪。

    我的脑袋依旧疼得厉害,不过却还是就地一滚,避开了这一刀,一个懒驴打滚之后,我翻身起来,又与撸瑟托拼了一下,那一声“嗡”响又再次炸响起来。

    这回我算是明白了,那家伙的刀有问题,而人也有问题。

    他刚才的手段,类似于精神冲击,使得我头疼欲裂,就好像被棒子敲在了脑袋上面一般。

    不过这回我是有所准备了的,谨守灵台,那疼痛减缓了许多,知道这撸瑟托和他哥哥两人能够纵横这缅北,被军政府围剿那么多年还得以生存,最终还是被招安,并非没有手段。

    这巫术,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要晓得这生死交击的瞬间,陡然受到这样的伤害,定力稍微浅一些的人,估计早就被一刀斩了去。

    我强忍着疼痛,与撸瑟托交手几个回合,而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战场却分晓了胜负。

    屈胖三在琢磨完了那神秘纹身之后,果断出手,手指上浮现出了朵朵红莲火焰来,将这些黑影都给灼烧殆尽之后,果断出手,拳打脚踢,将那四人都给报销了去。

    撸瑟托瞧见这变故陡生,下意识地想要过去救场,结果给我拖住。

    他慌忙之时,露出了破绽来,而我也是在那一瞬间,把握住了这一丝空隙,然后猛然挥出了那一剑。

    这一剑斩落在了撸瑟托的腰身之上,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我居然没有斩断对方。

    就仿佛劈在了老树之上一般,卡在了那里。

    不过这一下并没有让撸瑟托好受多少,随着破败王者之剑上面的蓝色雷芒摇曳,他浑身如遭雷轰,一下子就扑倒在了地上,而屈胖三也一下子就跳了过来,抬腿就是一下,踢在了这家伙的下颚处。

    啪……

    一声脆响,那撸瑟托给踢中,直接倒在了地上去,我瞧见屈胖三凶性大发,想要了结撸瑟托的性命,赶忙喊道:“留他一条性命。”

    屈胖三一把掐住了撸瑟托的脖子,听到我的呼喊,回过头来,问道:“啊?”

    我说留他一条性命,不管是当做鱼饵,还是当做舌头,都有用,你能不能别那么暴力?

    屈胖三眼珠子一转,嘿嘿笑了起来,说不好意思,西游记的话本听多了……

    我走到近前来,伸手一摸,这才发现对方的腰上却是缠着锁子甲。

    这就是所谓的刀枪不入啊?

    <b>说:<b>

    踩了一个又一个,踩了一个又一个&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