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斩人祭旗
    那绳索的陡然断裂,让我大为吃惊,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个时候虫池上面又传来了少年郎的厉声叫喊:“跪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弄死他,再弄死你……”

    我艹你奶奶的!

    我本来就对屈胖三满怀担心,而这边那家伙却拿老廖的性命在威胁我。

    老廖是什么人?

    人在我一文不值的时候,给我当向导,送我到达寨黎苗村,这是一份情;再一个,老廖跟我堂哥陆左也是熟人。

    这样的关系,你特么也敢拿来威胁我,不怕死?

    也对,老子饶了你一回性命,结果你却当我是软弱,特么的,你们这些猴子真的就是欺软怕硬的畜生,老子不来点儿强的,你还真的是不拿村长当做干部,不拿豆包当做干粮了。

    杀!

    我刚才不动,是因为手上得抓着这根绳子,而此刻绳子既然从中而断了,虽然不知道屈胖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却没有了估计。

    我的余光处一扫量,瞧见前方两米处有一个遁隙,足尖一点,人便陡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那少年郎的身后。

    我一出现,猛然一掌推出,那家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旁边一躲,我正好抓住了老廖的身子,没有任何犹豫,往旁边一躲,人便出现在了村子外面的荒地上。

    为了保证安全,我没有犹豫,再一次施展地遁术,人便出现在了之前眺望村子的那处山坡上。

    如此几个转身,空间骤然变化,这情形让刚才还在被人劫持的老廖大为惊讶,而我也来不及跟他解释什么,抓着他的胳膊,告诉他在这里藏一下,我回头再过来找他。

    老廖也对刚才没有听信我的话语下虫池去的事情心有愧疚,慌忙点头,然后对我说道:“你小心一点。”

    我朝他点头,然后再一次地遁术,原路返回。

    我再一次回返那虫池的房间里,那少年郎和他师父鬼面老僧还在四处打量呢,瞧见我骤然出现,立刻转过身来,少年郎拔出了那把黑黝黝的尖刀,而那鬼面老僧则遥遥望着我,开口说道:“你刚才使用的,可是中华的五行遁术?”

    我说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若是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两位真的以为我是说相声的了。

    我的手往怀里一摸,将破败王者之剑给抓了出来。

    左手握住极品雷击木的刀鞘,右手缓缓拔出了长剑来,而那鬼面老僧的脸色也变得格外严肃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年轻人,别说大话,你恐怕不知道我是谁吧?”

    我将长剑前指,平静地说道:“好,我洗耳恭听你是谁?”

    少年郎跨前一步,冷然说道:“好叫你晓得,我师父就是南亚五妖之中的狂鼠妖王纳卡,在整个东南亚都是赫赫有名的,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你特么算个逑?”

    我点头,说知道了,顺便问一句话。

    狂鼠妖王纳卡抬了抬下巴,高傲地说道:“你说。”

    我说冒昧问一句,狂鼠妖王、七魔王,你们的外号里面都有一个“王”字,那么到底谁厉害?

    啊?

    两人根本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当时就愣了好一会儿,那纳卡本来还是想说一句大话的,不过到底还是没脸说出来,闷声闷气地说道:“七魔王乃仰光枭雄,黑白两道都混得风生水起,我比起他,自然是差一点儿。”

    我点头,说如此我就放心了。

    少年郎阿莫不甘心自家的气势被我一句话给打落了去,忍不住出言讥讽道:“平白无故地,你抬出七魔王来干嘛?你既然说这儿跟你沾亲带故,结果好端端一村子给他七魔王平了去,显然你跟他也没有关系啊!”

    我摇头,说还是有一点儿关系的。

    少年郎诧异,说啥关系?

    我说仇人。

    少年郎哈哈大笑,说真是笑死了我,对啊,既然是仇人,你拉起他的虎皮来作甚?有本事你找他去啊,还来威胁我们……

    他放声大笑,然而这个时候那狂鼠妖王纳卡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格外严肃了起来。

    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七魔王哈多前几天在仰光唐人街被人用雷法活活劈死,这事儿,难道跟你有关?”

    我并不隐瞒,点头说道:“对,七魔王是我杀的。”

    少年郎还在狂笑,听到我们的对话,一下子就停住了,脸色愣住,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呸,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七魔王多厉害的人物,怎么会是你这样的小人物给杀的?说出来谁信啊……”

    我没有再跟他废话,缓步上前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别说废话,动手吧。”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我是真的动了杀心。

    少年郎的脸色也是一变,没有任何犹豫,持着尖刀就杀了过来。

    先前在菜地那儿的时候,他一语不合就驱狗过来咬我,待那些狗被杀了大半之后,他转身就走,我以为是害怕了,没想到他立刻就找了师父过来,并且找到了这地下儿的虫池来。

    这几点表明了他的狂傲,也说明这少年郎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像他这个年纪,还没有学会沉稳,也不懂得退让,快意恩仇,嗜杀残忍,这就是他性格里面的主流,而这一切也并不能完全怪他。

    他身后的这个鬼面老僧既然教了他本事,就应该也教他做人的道理。

    德与才不能匹配,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少年郎冲杀上来儿的时候,没有一点儿犹豫,出手也十分狠辣,一看就知道是剑走偏锋的路子。

    我依旧使用那一剑斩的路子,朝着他猛然劈了过去。

    铛!

    这一击而上,我一动也不动,而少年郎则往后退了两步。

    这变化显示出了两人的修为差距,不过那家伙是个嗜血之人,竟没有半点儿退却,而是一个翻身,居然想要近身而来,与我缠斗。

    我的破败王者之剑,比他手中的尖刀要长一倍。

    一寸长,一寸强,而一寸短,一寸险。

    短兵相交,讲究的就是一个变化。

    很显然,他有自信在近身缠斗的时候,将我给拿下。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身具耶朗古战法的我根本不惧这样的缠斗,他的每一招都被我牢牢克制,几招下来,金剑便在他的后背处留下了一道狭长的伤痕来。

    啊!

    剧痛让这小崽子发出野狼一般的叫喊,紧接着他往旁边一跃,然后大声叫道:“师父,快过来,我打不过他。”

    那鬼面老僧打量了我一眼,没有任何忌讳地就加入了战团来。

    对方两人夹攻,这事儿对我来说早有预料儿的事情,毕竟从面相上面来看,那老僧人就不是什么善茬,想必也不会谨守太多的规矩。

    不过我并不惊慌,而是单人一剑,与这两人周旋在一起。

    平心而论,刚才少年郎阿莫吹捧他师父的话语不无道理,这个老家伙的修为的确高出了他不少,比起我来也能够形成倾轧之势,而他甚至都不用兵刃,而是伸出一对手掌,那手掌变得黑乎乎的,满是黑毛,然后指甲又长又尖,宛如利爪,与我拼斗起来,着实厉害。

    而这虫池所在的房间并不宽敞,大部分都给那虫池给占据了去,我腾挪的空间不够,就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那少年郎阿莫瞧见我落了下风,一下子就狂傲起来,怒声大吼道:“看你小子装波伊,弄死你!”

    他不断狂吼着,我却是来到了虫池边缘,一个翻身,跳了下去,他居然也跟着跳了下来。

    不过这小子到底还是有一丝清醒,并没有朝着我落脚的地方跳下,而是来到了另外一边,但这个时候那狂鼠妖王却并没有及时跟入。

    好机会。

    我的心中一喜,知道机会稍纵即逝,立刻催动了地遁术,强行破开那少年郎身边的炁场障碍,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然后我深吸一口气,肩胛骨宛如翅膀一般顶起,遵循着一剑斩的剑诀,让力量从足底涌泉穴升入,然后猛然挥出了一剑。

    少年郎阿莫虽然人跳脱嚣张一些,不过基本功还是十分扎实的,感觉避无可避之后,回手一刀,挡住了身后。

    然而我却在这一刻用尽了全力。

    请为我的一剑斩祭旗吧。

    少年郎阿莫。

    我的心中狂吼着,脸上却一丝表情都没有露出了,眼睛随着剑刃而走,瞧见这剑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切断了那人的尖刀,然后切过了他的腰身,紧接着将那一人,斩成了两半。

    一剑斩断。

    我这一剑得手,立刻朝着旁边滚落,而在身后,那狂鼠妖王的爪子也随后跟来,擦着我的头皮而过。

    我滚落到了另外一边,还没有站起来,便听到一声惨烈到极点的喊声,而那鬼面老僧也大声喊了起来:“阿莫、阿莫……”

    我回身过来,瞧见那狂傲嚣张的少年郎被我一剑腰斩,下半身还站立,而上半身则倒在了血泊之中,一边放声惨叫,一边伸出手,朝着我遥遥抓来。

    我心如止水,朝着他认真地说道:“一路走好,下辈子好好做人。”

    <b>说:<b>

    跟着屈胖三耳熏目染,也开始变成高手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