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苗寨之殇
    缅甸国内的道路并不算好,从仰光出发,一路前往缅泰的边境城市大其力,走走停停,差不多用了三天多的时间。

    这三天时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喝酒。

    对,没错,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我想着这一次梦见一剑神王完全就是在闯大运,而之所以会梦到,我猜测也许是因为那日我喝大了的缘故,而小红因为吞噬了七魔王哈多变异心脏沉睡之后,也没有办法帮我缓解酒精压力,于是便不断地喝酒。

    结果我不但没有再做梦,而且因为经常喝得晕晕乎乎,胡乱呕吐,给屈胖三给大棒敲头,强力制止了。

    我也发现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种机缘,可遇不可求,太过于着相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当我准备戒酒的时候,已经到达了大其力市。

    与送我们过来的司机师傅告别之后,我径直前往东门街的杂货店,去找之前的向导老廖。

    我们赶到的时候,老廖早就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他是接到了王伟国的通知,不知道那边交代了些什么,他显得特别热情,跟我们谈了一会儿,然后毫不犹豫地带着我们出发,开着他的那辆小火车,前往城外。

    车上的时候,老廖告诉我,说前几天的时候,那村子外围还有好多人手,不知道是在抓残余的人,还是封锁消息,还差一点儿将他给带走了。

    好在他这些年来一直去那边收山货,有人证明,这才得以逃脱。

    结果这两天那儿一个人都没有了,估计是得到七魔王哈多死亡的消息了。

    虽说永盛监狱是七魔王哈多的一个据点,但是他实力最强盛的地方,却是在这茫茫雨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毒枭、军阀跟他有关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从属于他。

    这才是七魔王哈多得以生存、并且横行一时的根基。

    只可惜这一切随着他的死去,都烟消云散了。

    极权主义的好处在于强者在位的时候,权倾天下,而一旦没落,没有真正能够顶得起来的人,所有的势力就会瞬间崩塌。

    而目前看起来,能够继承七魔王这些势力的人只有三人,一个就是一直没有露过面的上帝军创始人哥哥约翰尼托,另外一个就是被压在烂尾楼之下生死未卜儿的弟弟撸瑟托,再有一个,便是在印度做苦行僧的七魔王哈多嫡子巫悚。

    至于谁能够力挽狂澜我不关心,因为不管如何,所有沾染过寨黎苗村血案的家伙,我都要将他给送到地狱里去。

    这张单程车票,收好别谢。

    一路上老廖感慨无比,想着当初送我和那胖妞过来的时候,我奄奄一息,几乎不成人样,没想到这才多久时间,这一个回马枪杀回来,居然将那权势滔天、修为恐怖的七魔王哈多都给灭了。

    这是什么情况?

    天才,简直就是天才,老廖谈及了当年的陆左,说即便是他,成长也没有这般迅速啊,让那些修行了一辈子的人可怎么活?

    听到这些话,我心中颇为惶恐,说这事儿可不是我干的,是这位……

    老廖瞧了一眼旁边的屈胖三,一下子就哭了:“我宁愿相信是你干的,若真是他,我们这一把年纪,可都活在狗身上去了……”

    车开到城外附近的一个村庄,然后开始步行。书阅ぁ屋shuyueu

    一路上有笑有泪,老廖谈及当时得到消息的时候,赶往寨黎苗村的情形,说有人在林中巡逻,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么大的一个寨子,没有几间屋子还立着,到处都是火烧过的灰烬,看得真吓人。

    这话儿说得我们心情更是沉重。

    如此一路走,抵达寨黎苗村的黑龙潭附近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沉入西山,晚霞一片金色辉煌,我们行程匆匆,若不是为了照顾老廖,说不定早就已经赶到了。

    不过最终我们还是赶到了寨黎苗村,路上果然没有再碰见什么人。

    来到这个我与虫虫缘分开始的地方,借着最后一缕逝去的霞光,我瞧见了一个破败的破烂村子,到处都是断桓残壁,因为大部分建筑都是木头修建的,使得这儿几乎成为了一片白地,没有鼓楼,没有高塔,没有竹篱笆,外面的庄稼田也给烧了,入目处,到处都是黑黢黢的灰烬,还有一个又一个的弹坑。

    怀着沉重的心思,我们缓步走入了那残迹之中,瞧见哪儿都是大火肆虐过的痕迹,时不时还能够从下面翻出一堆白骨来。

    在村子中走着,突然间不远处有什么动静,我们赶紧上前过去,却发现居然是几条野狗。

    这些野狗的眼睛红红的,正在撕扯一块焦黑的肉团。

    这肉团,不知道又是从哪儿翻出来的尸体。

    在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了,冲上了前去,拔出破败王者,一剑一个,全部都给斩断了去。

    我使剑的时候,身子绷紧,宛如一张弓,一对肩胛骨宛如翅膀一般弯起,深吸一口气,仿佛将地下的气息腾挪上来一般。

    这是一剑斩的修行秘诀。

    那是一整套的行气经脉,通过吸收大地的力量,抽取之后,借以自用,一剑斩出,气御剑身,无不可断之物。

    将这五条吃了人肉的红眼恶犬都给斩杀了去,左右一打量,听到村子东边的那片菜地里还有犬吠,便没有任何犹豫,箭步冲了过去。

    我赶到菜地的时候,发现那儿乌泱泱的,居然有七八十头野狗在围绕着。

    这些恶犬用前爪、后爪扒着那些泥土,然后从里面拽着尸体出来啃噬,它们性情凶猛,体型庞大,你争我夺的,看着场面十分血腥。

    而在菜地的不远处,有一个佝偻的身影,正眯眼打量着这一切。

    我们的赶到也引起了那人的关注,他眯着眼睛打量过来,瞧见了我手中那把沾血的长剑,立刻警觉了起来,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放在口中,使劲儿一吹哨。

    第一声,群犬依旧;第二声,大部分都停止跑动和犬吠;而到了第三声,整个场面鸦雀无声,显得格外的静谧。

    那些恶犬齐排排的站立,脑袋冲着我们这边,短暂的静谧过后,一种发自于喉咙的低吼传出,红色的双眼透着诡异妖异的光芒来,给人予一种强大的压力。

    在这样的气势下,那佝偻身影走上前来,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天生驼背。

    少年破衣烂衫,打量着我们一行三人,然后开口说道:“你们什么人?”

    他说的是缅语,声音急促而古怪。

    我提着血淋淋的剑,心中满是怒火,瞧见这菜地里面遍地都是被狗啃得稀碎的残肢和头颅,顿时就毫不客气地问道:“这狗是你养的?”

    少年人傲气地扬起了头,说是,怎样?

    我语气生硬地说道:“趁我没有改变主意,带着你儿的狗,给我滚。”

    少年人本来就警惕抗拒,听到我这言语不善的话语,立刻就想被点燃了的爆竹,一下子就炸了,冲着我怒吼道:“你想死了还是咋的?这是你家吗?”

    我指着这遍地的灰烬白地、断桓残壁,一字一句地说道:“这儿是我女友的家,这些尸体,都是我女友的家人……”

    少年人眉头一扬,幸灾乐祸地说道:“嘿嘿,原来如此。”

    他又吹了一个口哨,那些恶犬立刻呈扇形一般地朝着我们围了过来,而少年人则嚣张地说道:“看在你家破人亡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不过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你若是不走,叨扰了我阿莫的兴致,我就让你陪着他们一起死在这里。”

    那些恶犬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双眼红光,随时作势欲扑,场面十分恐怖。

    若是寻常人,或许就给吓得掉头就走了。

    我却没有,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有种就试试。”

    少年人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来:“这可是你说的,试试就试试。”

    说罢,他都没有等十秒之数,便猛然挥手。

    他一挥手,那些刚刚吃过人肉的恶犬立刻就朝着我们这边飞扑了过来。

    老廖并不是修行者,瞧见这样的场面,自然是惊慌失措,而我则回头吩咐屈胖三,说你照顾好他,这事儿让我来吧。

    屈胖三一脸无所谓,说别人一剑神王拿山石树木练剑,你倒好,拿一帮恶犬……

    说话间,第一头恶犬都已经纵身飞扑了过来。

    夜幕下的一丝微光中,我能够瞧见这恶犬张开的牙齿缝里,还挂着一颗眼珠子,不知道生前是属于那一位老乡的。

    这些可怜的无辜者,死后居然还要受这等苦……

    我心头的愤怒攀升到了顶点,扬起了手中的剑,然后向前猛然一斩。

    一剑斩断。

    又来一条,一剑斩断;再来一条,一剑斩断;紧接着一条,一剑斩断……

    无论多少条,一剑斩断!

    <b>说:<b>

    那些人&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