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邪灵新主
    一开始王伟国是拒绝相信的,在他看来,一个两三岁大的小屁孩儿能够干嘛?拉翔都不会自己擦屁股,能够杀了七魔王哈多?

    要是能,那他这一大把年纪,岂不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然而当瞧见我再一次地点头确认之后,他终于还是不得不捏着鼻子认清了这么一个现实,十分尴尬地伸出手来,与屈胖三相握。

    屈胖三这熊孩子此时却装起了嫩来,低头说道:“叔叔好。”

    呃……

    王伟国尴尬地说道:“可不能叫我叔叔,咱以成败论英雄,像你这般厉害的大人物,叫我小王就好。”

    他在缅甸这块地方不知道待了多久,自然知道七魔王哈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能够横行这么多年而依旧嚣张,就已经代表了那家伙足够的实力,而这个神秘的小屁孩居然能够将七魔王哈多给干掉了,那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大人物。

    王伟国姿态放得很低,这让屈胖三对他的观感十分不错,点头说道:“嗯,小王不错。”

    呃,你丫居然还真的就顺杆子爬了?

    我有些无语,而这个时候那李家湖的保镖过来,说陆生,听说你这儿有什么东西要交接对吧?

    我这才想起来,点头说对,你带人去后车厢,把东西给卸下来。

    保镖点头说好,然后带了几人过去,把后车厢的门打开之时,我听到齐刷刷一阵抽冷气的声音,却都是对那些堆砌财物的惊叹。

    那保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然而瞧见这些黄金、美金和玉石珠宝,忍不住睁圆了眼睛,说陆生你这是?

    我说财物你打包带走,回头给我整理出一个清单来,我这边给你老板百分之二十的回扣,其余的钱你们给我存进一个专用账户里去,我要用这些钱过来买杀手,让所有参与寨黎苗村血案的凶手都给绳之以法,赔了性命去。

    这话儿我说得迟缓,一字一句,那保镖听了,下意识地抽了一口凉气,说我的天,要不要这么狠?

    我眼帘低垂,用一种很平静的口气说道:“如果你瞧见那些死在寨黎苗村遗址的人,如果你瞧见那些死在永盛监狱里面的无辜者的话,就不会这么想了。”

    保镖没有再说话,而是朝我举起了一个大拇哥儿来。

    这时王伟国问道:“那有什么是需要我们帮忙的么?”

    我从前座拖下了那眼镜男来,说这是七魔王哈多的私人财物主管,他说七魔王哈多的户头上有一大笔钱,他能够帮忙转出,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不如交给你们帮着协办?他这个比较麻烦,分成的话,五五开。

    王伟国搓着手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我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的下一句居然是:“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一定不负使命!”

    他说得果断坚决,就好像怕我反悔似的。

    车里面除了各种财务,还有一大堆七魔王的收藏,能够被这老魔头装进地库里面的,都是些价值千金的东西,除了古董字画和东南亚风格的器具之外,还有许多竹简、藏书和修行相关的法器、材料。

    这些东西屈胖三大致挑了一下,有用的全部都塞进了我的乾坤囊中,而没有用的,如同那些镀金的婴儿干尸、奇怪的动物标本之类的,则都丢给了王伟国他们。

    对于这些东西,他们是来者不拒,反正都不要钱。

    如此分赃完毕,屈胖三从一个盒子里摸出了一块色彩斑斓的石头来,那玩意用一根红绳穿着,可以用来挂在脖子上。

    这玩意并不如旁边的那些帝王种、冰种一般纯粹透亮,所以起初屈胖三也并不太在乎,然而这回翻出来的时候,他却拿在手里,看了又看。

    我瞧见他这般认真,忍不住问又发现什么宝贝了?

    这家伙笑而不语,将东西给贴身收藏了起来。

    屈胖三最爱装神弄鬼,我故意不理他,帮忙整理了好一会儿,瞧见他将那些竹简、笔记、书籍等物通通塞给我,让我按着,我便有些郁闷,说那这些玩意儿干嘛啊,放着累赘。

    他眉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说财物如浮云,这些都是七魔王哈多从各处收藏过来的诸家典籍,如果能够读透的话,对你我的修为提升好处很大,你懂不?

    呃……

    得,我没有敢跟这家伙多作辩驳,唯唯诺诺地点头,说好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如此简单弄了差不多一刻多钟,王伟国将那眼镜带上了车,然后与我们握手,满载而归,而我们这边则上了李家湖的车,一同离去,至于那个从七魔王哈多庄园内抢来的车,则给王伟国派了一位同志给开向了郊区去。

    这叫做声东击西,杯弓蛇影。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李家湖分公司控股的一家酒店,而雪瑞的父亲李家湖正在酒店房间里面等着我们。

    我们到达的时候,他已经开了一瓶酒在庆祝。

    那保镖跟着卡车去库房那边盘点财物去了,而房间里只有我、屈胖三和李家湖在这儿,我和李家湖坐在吧台前,而屈胖三因为身高的原因,直接坐一屁股坐在了台面上。

    酒是红酒,不过不是传说中82年的拉菲,而是一种说不出名字来的法国酒。

    不过这玩意应该也挺珍贵的,反正我瞧见李家湖的样子是有些郑重其事。

    不过酒再贵,也是拿来喝的。

    我不准屈胖三喝酒,理由是他太小了,小孩子不能够喝酒的,没想到这家伙却豪气大发,说他以前可是千杯不醉。

    结果两杯红酒下了肚,他居然就开始头晕目眩,醉态萌生了起来。

    不管这家伙的灵魂是个怎么样的老流氓,但这具身体,终究还是太过于小了。

    瞧见屈胖三终于栽了一回,我忍不住就乐了,然后与李家湖扶着他到客房去歇息,好在李家湖这房间据说是总统套房,房间倒也挺多的。

    安顿好了屈胖三,再次回到吧台来,李家湖举起酒杯,向我致敬道:“敬你。”

    我笑了笑,举杯与他相碰,说不敢当。

    李家湖说我真的很感激你,你知道么,雪瑞出事之后,我一个人的压力真的很大,托各种关系,找各种人,结果得到的答案都让我难过,那些人对七魔王哈多的惧怕是深入骨子里面的,而找官方呢,得到的回复也是托辞……

    我说李生,你不用说太多,我知道的,当初雪瑞也曾经救过我一命,于情于理,这件事情我都应该管。

    李家湖说本来我想叫老顾联系陆左的,结果后来得知陆左在国内也出了事,真是祸不单行,还好有你。

    我说这件事情,主要是屈胖三的功劳,我只能算是一个打酱油的小角色而已。

    李家湖想起来,说对了,屈三这小孩……

    我摆了摆手,说奇人自有他的道理,莫谈太多对了,李生,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一下。

    李家湖说你尽管讲。

    我说你认识一个叫做许鸣的人没有?

    李家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僵硬了,不自然地说道:“怎么问起这件事情来?”

    我瞧他这表情,就知道有状况,便没有多做隐瞒,直接说道:“据我所知,七魔王哈多和他弟弟普桑之所以袭击寨黎苗村,是因为听信了一个人的谗言,而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叫做许鸣的家伙……”

    李家湖的眉头一跳,说也就是说,许鸣才是整件事情的元凶,七魔王哈多只不过是当了他的一回刀而已?

    我说七魔王哈多是不是刀,这另外说,但那个许鸣的确在里面挑拨离间了。

    李家湖沉默了许久,突然间开口说道:“这个许鸣,跟我其实倒还有一些渊源……”

    我点头说对,据我所知,雪瑞小姐应该也认识他。

    李家湖的脸上露出了很愤恨的表情来,咬着牙说道:“许鸣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李致远,而那个李致远,算起来跟我还有一点儿亲戚关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说啊?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要害雪瑞呢?

    李家湖说道:“李志远是我小叔李隆春的儿子,也是我的堂弟,不过他在几年之前其实就已经死了,现在在他身体里面的那人,便正是许鸣此事跟你堂兄陆左说起来还有一些关系,总之就是换魂了,而这事儿我也是后来听雪瑞说起的。”

    我有些诧异了,说这里面居然还有这等变故?

    李家湖叹了一口气,说此事说来话长。当时我知道了这情况,但我小叔的身体状况已经很不好了,就不想刺激他,让他承受那丧子之痛,便一直隐瞒下来,而那个许鸣也一直装作李致远,到了半年前的时候,我小叔得了肝癌去世,他还帮着养老送终,而我小叔的所有遗产,他则都捐给了基金会,一分不留,说起来,我对他本来挺满意的,只可惜后来听雪瑞说起一件事情……

    我说是不是许鸣重新在组建邪灵教之事?

    李家湖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道:“这你也知道?”

    <b>说:<b>

    邪灵教已经不再是王新鉴所在的邪灵教,也不是小佛爷的邪灵教了&hellip;&hellip;

    大厦倒去&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