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处理首尾
    经过一番喧闹,七魔王哈多这儿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的人了,剩下这些都是些妇孺,我们也不愿意理睬,这少女出来质问的时候,我和屈胖三都没有理会,直接上了车子里去。

    眼镜男在旁边赔着笑:“八小姐,是老爷让我们过来的。”

    这话儿纯粹是糊弄小孩儿,那少女红着眼说道:“我父亲还叫你们过来杀人了?那两个人是谁,是不是他们胁迫你?”

    眼镜男将中指竖在唇边,低声说道:“八小姐,后面你就会得到消息了,你先别急……”

    少女依旧坚持,居然跑到了小货车的车头来拦住,不让我们离开。

    屈胖三瞧得不耐烦,摇下车窗,问眼镜男到底走不走?

    眼镜男一脸为难地说道:“八小姐是过世的大太太所生,最得七魔王的欢心,与巫悚一母同胞,所以平日里倒是比较娇惯……”

    屈胖三翻着白眼,说那行,陆言,你过去把她带上。

    我说干嘛呢?

    屈胖三说能干嘛,当人质啊,要万一有一两人过来放暗枪,咱不挺麻烦的吗?

    我无奈,跳下车去,将这八小姐给拦腰抱起,然后扛上了车。

    上车之后,那妹子惊声尖叫,对我们展开了音频攻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旁边的人也一脸愤慨,然而望着旁边的一地伤残或者尸体,却也没有胆子赶上来。

    厉害的人都上来受死了,普通人都是些仆人帮佣园丁什么的,倒也没有那个勇气。

    至于哈多的妻儿,则是猛虎之后的柔弱,除了这位八小姐,都没有啥可看的。

    我将那八小姐抱上了车,然后眼镜男便朝着外面行驶过去,到了庄园门口,少不得又是一阵折腾,好在屈胖三看在这一车财物的份上,倒是挺积极的,没有让我出多少力。

    我主要的任务,就是看着怀里这个娇俏的小姑娘。

    刚才屈胖三嫌她吵,凶了她两声,说再吵就把她给杀了,小姑娘别看胆大,但对我们这帮杀人越货的凶人到底还是有些害怕,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然而等屈胖三一下车,她立刻就瞪着我说道:“你们这么胡作非为,难道就不怕我父亲报复么?”

    呃……

    你看一熊孩子畏首畏尾,怎么倒是有闲心过来跟我威胁了?

    你觉得我是那种胆小的人,还是认为我好说话?

    我深吸一口气,说小八啊,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过来搬东西不?

    八小姐瞪着我,气呼呼地说道:“因为你们是强盗!”

    我摇了摇头,说不对,事情是这样的,你父亲和你的叔叔普桑在大半个月前,带着他们手下的上帝军去了缅泰交界的雨林里,屠杀了一个两三百人的村庄,还抓了五十多人回到了你父亲管辖的永盛监狱里,而我们赶到,救出来的时候,只有九人得活……

    八小姐义正言辞地说道:“那是他们做了坏事,我爸爸才会去抓他们的。”

    我摇头,说又不对,他们一辈子辛辛苦苦,自力更生,种田打猎,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结果就是因为你父亲看上了人家的一个东西,才过去抢夺的而且他抢就抢,还把人杀光了,你觉得他残忍么?

    八小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骗人,我爸爸不会这样的。”

    我继续说道:“再一个,永盛监狱离你家并不远,那里你或许都去过,但是你知道么?在永盛监狱的下面,是缅甸乃至整个东南亚最大的人体器官交易中心,无数无辜之人被抓到了那里,抽筋扒皮,将里面的内脏一个一个地掏出来……永盛监狱的冤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八小姐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哭着说道:“你骗人!”

    我又说道:“除了这件事情,你父亲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每日都跪在菩萨的面前,求他能够早日死去你知道你父亲有个外号,叫做什么吗?”

    八小姐抬头看着我,却不说话。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父亲哈多的外号,叫做七魔王,也就是除了历史之上的那六个魔王之外,他是第七个!”

    八小姐的精神有些崩溃了,捂着脸,摇着头说道:“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

    我毫不留情地揭露道:“你现在这般优渥的生活,吃穿不愁,享受着最好的教育和医疗,享受着仆人伺候,享受着公主一样的待遇,但是你想过没有,这样的生活,浸润着多少人的鲜血,有多少如你一般年纪的小女孩儿没有父母,日日乞讨甚至绝望死去,才让你过上的?”

    啊……

    八小姐捂着脸崩溃了,嚎啕大哭,这时车子启动,屈胖三上了副驾驶室,一脸郁闷地看着我说道:“陆言,人一小女孩儿,你把持点,别占人家便宜。”

    我一脸郁闷,说我特么像是那种饥不择食的色狼么?

    屈胖三很认真地点头说道:“嗯,是的,嘿,你觉得是不是?”

    被问到的眼镜男正在开车,听到了,有些犹豫,不过大概是思索了一下我与屈胖三两人的关系,最终还是选择站在比较强势者的一边,点头说道:“嗯,像!”

    我气得不行,朝屈胖三竖起了中指来,说等你瞧见我们家虫虫之后,你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屈胖三两眼发亮,说哎呀,你这么一说,突然变得好期待。

    我说你期待个鬼啊?

    屈胖三忍不住流口水,说俗话说得好嘛,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呃,你这么污,就不怕带坏小朋友么?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儿,抛开心理年纪,就这个家伙最小了。

    八小姐被我说崩溃了之后,一直都在埋头抽搐,车子离开了庄园一里路,我便将她给送到了车下,然后一路行,车子在破烂的公路上开着,眼镜男问道:“两位老板,我们这是准备去哪里?”

    屈胖三想了一下,回头问我,说陆言,你会开车不?

    我说会的。

    他点头,让眼镜男刹车,然后伸手,一把就将这家伙给敲晕了,塞进后面来,把我换到了驾驶室里,让我一边开车,一边给李家湖打电话。

    我这时才想起兜里面的电话,拿出来一看,好几十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李家湖打过来的。

    我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打回去。

    这边一打过去,那儿立刻就接通了,李家湖焦急地说道:“陆言,那便出事了,你们什么情况?”

    我说出了什么事?

    李家湖说那烂尾楼垮了,有人听到很明显的爆炸声是不是你们干的?

    我说你这不是废话么,不是我们干的,那些炸药是干嘛的呢?

    李家湖说道:“那七魔王哈多呢?王队长告诉我现场有大量尸体,其中还发现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不知道你们到底什么情况……”

    我说那个巨人就是魔化之后的哈多,他死了,至于其他人,也都是被我们埋掉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李家湖才喘着粗气说道:“七魔王真的死了?”

    我说我骗你干嘛啊?

    李家湖变得有些结巴了,说倒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只是……唉,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我说我们去了一趟哈多的家里,现在在路上,你能不能派个人过来,我们这儿有点儿东西需要处理,想让你帮个忙。

    李家湖十分警觉,说什么东西?我这边做的是正经生意,人才不多……

    我皱眉说道:“就是一些现金、黄金和珠宝之类的,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如果不要,我另外再找人。”

    李家湖那边松了一口气,斟酌了一会儿,方才说道:“那没事,我现在就派人过来。对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什么特别需要处理的,我可以找王队过来帮忙……”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王队?

    李家湖说就是之前跟你通话,并且借你炸药的王伟国。

    哦,有关部门的人啊?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他点头,我这边就答应了,又跟李家湖商量了一会儿,双方决定在一个僻静的角落见面。

    之所以不到那边的仓库去,主要的原因还是想谨慎一点儿。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赶到了一片河滩处来,那儿停着三辆车,两辆汽车,一辆卡车,我们这边刚刚停下,我瞧见之前跟我们联络的那个保镖走了过来,跟着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男人。

    我从车上跳下来,那男人便上前过来与我握手:“你好,陆言先生,王伟国。”

    我与他握手,说你好,感谢你们提供的炸药。

    男人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我,说我听李先生说七魔王哈多已经被你们给杀死了?

    我点头,说对,没错。

    男人认真看了我一会儿,方才长叹一口气,说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真的是让人想不到……

    我说你说英雄出少年,自然没错,不过杀死哈多的不是我。

    王伟国更为诧异,说不是你,又是谁?

    我指着旁边的熊孩子屈胖三说道:“想必你们也得到了消息,杀七魔王哈多者,屈三也。”

    <b>说:<b>

    这名头是你的,我不敢抢&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