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餐前准备
    普桑的手下来得并不算慢,在听到枪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上了楼,只不过这烂尾楼来来回回的通道太长,所以才没有及时赶到。书阅ぁ屋shuyueu

    等赶到跟前来的时候,他们发现的,只有几具死尸了。

    普桑死的很惨,死前连句感慨人生的话语都给屈胖三给打断了去,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手下已经就在走廊外面了。

    我和屈胖三两人翻窗而走,从另外一个通道离开,一路来到了顶楼。

    烂尾楼虽然封了顶,但是顶楼上面却还是一片狼藉。

    我走在上面,许多碎砖烂瓦,还有黑乎乎的窟窿,预制水泥板也有没有填满的地方,让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出现了什么意外。

    屈胖三一到楼顶,立刻四处巡视,找寻可以一战的场地,而我则来到了大楼的边缘,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在一片繁华的唐人街附近,这个巨大的烂尾楼,和它旁边的荒地,宛如孤岛一般。

    这儿本应该是一处繁华的商场,无数的商家和顾客云集。

    然而因为人的缘故,最终造成了现在的境况,实在是让人扼腕称叹。

    我站了没一会儿,就瞧见荒地上停着的一辆车离开了这儿,不过旁边的两辆却停了下来,刚才离开的时候我听到普桑的手下再打电话,应该是叫人过来,毕竟人已经死了,送去医院也没有用,不如叫人过来勘测现场,找寻线索。

    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此刻应该赶紧儿离开的,毕竟一会儿来了很多人的话,双拳难敌四手,怕有什么变故。

    然而屈胖三巡查了一遍之后,却有些兴奋地告诉我,说七魔王埋骨之地,选在这里,应该很不错。

    我说哈多不知道会不会来,不过普桑的死,肯定会引来很多麻烦的,如果来了一大堆的上帝军,那可怎么办?

    屈胖三显得很轻松,微笑着说道:“无妨,打不过就跑。”

    对于这家伙的乐观我不予置评,毕竟他已经创造了太多的奇迹,是否还能够继续走下去,我不得而知。

    差不多考察结束之后,他让我打电话给李家湖,问能不能弄到炸药。

    我问为什么?

    屈胖三说你得挺对的,如果上帝军大队人马赶过来的话,的确对我们狙杀七魔王哈多有一些阻碍,而如果当时能够将这处烂尾楼的几个结构支撑点给炸掉,将其弄垮的话,把这些家伙给活埋了,岂不是能够省很多事儿?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说我擦,你这也太狠毒了吧?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无所谓啊,其实你要是觉得危险或者无所谓,我们现在离开,返回国内去也没关系不过如果我虫虫嫂子问你,说面对那些屠杀了整个寨黎苗村的凶手,你在干嘛的时候,你能够有个不错的说辞,那就行了。

    呃……

    屈胖三说的话落在我的心中,让我陷入了沉默之中。

    的确,我虽然没有能够瞧见被炮火犁过的寨黎苗村,却也是亲眼送走的蚩婆婆。

    这么可爱慈祥、与世无争的老人,这帮畜生居然将她的心脏给挖了出来,并且还准备将其魂魄制成鬼灵,让她一直受到控制,永世不得超生。

    何等之歹毒?

    寨黎苗村那些安于平淡的村民有错么?

    蚩婆婆有错么?

    这些上帝军的成员们,他们的双手之上,沾染的可都是那些无辜者的鲜血,难道他们就不应该受到惩罚么?

    这世间或许总有些公义得不到伸张,那么我们就需要自己来解决。

    以暴制暴,听着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但必须得有人做,要不然这世间就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光了。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保镖特地给我的手机。

    很快,李家湖接通了电话,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什么事?等等,我先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之前找过你们的那人,国内的那位,他过来了,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告诉我,说七魔王哈多的弟弟普桑死了……”

    我没有等他说完,直接说道:“我们干的。”

    李家湖:“……你们知道么……什么?你们干的?”

    我说对,我们干的。

    李家湖愣了好久,方才问道:“你们不是在仓库么,怎么出去了。”

    我是用地遁术离开的,这个李家湖并不知道,不过我也不打算告诉他,只是平静地说道:“李生,你知道的,虽然雪瑞小姐没有死,但是寨黎苗村有几百人死在了某些人的野心里面,雪瑞师父的妹妹,我也亲眼瞧见死在了永盛监狱里。必须有人为此事负责,所以我和屈胖三两个人就出来了,准备做点儿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李家湖的声音有点儿颤抖,说你、你们到底想干嘛呢?

    我说这个你明天会知道的,李生,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弄到炸药啊?

    李家湖听我说得认真,沉默了一下,说我们在缅北的矿场倒是有炸药,不过一时半会儿也给不了你啊……啊,等等,这里有人要跟你们说话。

    电话被转移了,然后传来了一个沉稳的男中音:“你好,是陆言么?我是王伟国,是仰光一带的负责人,余主任跟我打过电话,让我们全力配合你。”

    我说你好。

    因为不太想跟余领导走得太近,所以我回应得并不热切,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那人似乎也听出来了,却并不介意,而是开口说道:“我听说你需要炸药,需要多少,什么种类的?”

    我愣了一下,说你们有么?

    王伟国说这些东西,多多少少都会留一点儿,有备无患,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给你们送过来。

    我看向了屈胖三,他拿过了电话,然后跟那边人报上了用量和类型。

    双方沟通了一会儿,屈胖三说道:“二十分钟之内,可以送到,对吧?”

    那边似乎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屈胖三很满意地点头,然后挂了电话。

    完了之后,他忍不住感慨道:“这帮人,是真正办事的。”

    我说你怎么把这边的地址告诉他们了?

    屈胖三无所谓地说道:“无妨,你看事情发生没十几分钟,他们就收到消息了,说明跟这帮人神通广大得很,瞒也瞒不过我跟他们约在了边的巷子口,你一会儿过去拿炸药过来,我继续去察看地形,观察一下结构。”

    我说你会弄这个么?

    屈胖三不屑地说道:“开玩笑,以前老子弄这个打鬼子的时候,你爷爷估计都还在穿开裆裤呢。”

    我说时代在变化,这玩意能一样么?

    他说都差不多,回头你去拿的时候,帮我问一下用法,我自己琢磨就是了。

    听到他轻描淡写、仿佛一些尽在掌握中的样子,让我着实有一些无语,总感觉有一些不真实,就像在空中楼台一样,下面是空的。

    不过既然之前有约定,一切都听他的,我也没有太多纠结。

    不但如此,我这些天还在不断思索和学习着。

    虽说屈胖三大部分时间表现得跟中二少年一般让人无语,又经常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每逢大事之时,他却显得无比沉静,该杀伐果断的时候,从来没有留过情面,随时随地都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善于利用一切可能的优势和条件。

    这是一个极具领导气质的家伙,难怪俞千二当年曾经跟他混过,并且还心悦诚服呢。

    十五分钟之后,我通过地遁术,赶到了屈胖三与人约好的地方,刚到没一会儿,过来了一辆皮卡车,副驾驶室那儿跳下了一人,左右一打量,最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来。

    “陆言?”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我朝他点了点头,说对,是我,东西带来了没有?

    他从车里拿出了一个背包来,说你朋友要的东西都在这里。

    我点头,说能顺便讲一下用法吗?

    那人吓了一大跳,说哥们,你连用法都不知道,就跟我要这种烈性炸药?

    我耸了耸肩膀,说你教我便是了。

    男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过估计是王伟国跟他交代了什么,不得不硬着头皮跟我讲起了炸药、雷管和启动器的用法来。

    我听过一遍话之后,跟他复述了一边,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将背包接过来,然后转身进入了巷子里。

    离开之前,我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像是便秘。

    通过地遁术,我赶回了烂尾楼,找到了屈胖三,将东西交给了他,然后又把相关的用法跟他讲了一遍,他认真地听完之后,哈哈一笑,说现在居然这么方便了,真的是不错啊,科技在进步呢……

    我翻着白眼,说那家伙讲这玩意的威力很大呢,一点点都很厉害,你悠着点。

    屈胖三摆了摆手,指着楼下说道:“管它呢,那帮人来了,我得去干活了,你在这里放哨……”

    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轰鸣,我跑到楼边看,却见外面的荒地上,来了足足一队车。

    <b>说:<b>

    无所不能屈胖三&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