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夜黑风高
    呃……

    屈胖三说完话,我和普桑两个人都是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儿。

    几秒钟之后,中二少年屈胖三还是没有动,我觉得自己的尴尬症犯了,咳了咳,说那个,啥,我们现在开干,还是咋地?

    屈胖三说你问一下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忏悔的?

    我说你特么的不是会缅语么,干嘛要我问?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叫你做你就做,废那么多话干嘛?

    我没办法,对一脸无语的普桑说道:“兄弟啊,多包涵,我这小伙计脑子有点儿脱线,你忍一忍啊,反正你离死也不远了,就当是磨练一下自己的心灵吧……”

    普桑反握双刺,冷声说道:“你们以为杀得了我?”

    我说难道你还有什么压箱儿的绝技不成?

    普桑冷笑,说我跟我哥,与前摩柯王学艺三十年,方才有了今天声威,现如今世人只知我兄长七魔王哈多,却不知道我普桑,也是摩柯王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你们两个妄人,且让你们瞧一瞧,南虫奥义流的手段……

    他将手中两把尖刺缓慢转动着,然后打量我和屈胖三。

    在他的眼里,我的修为浅薄,却还算正常,又提着一把金光十足、隐约还带着雷意的法剑,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而屈胖三则又显得太过于神秘。

    这个家伙刚才到底是怎么出现在窗台上,并且让他都反应不及,就踢到自己的呢?

    普桑的脸色阴郁,而屈胖三则在翻白眼。

    他没有看普桑,而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陆言你大爷的,什么叫做脑子脱线,什么叫做小伙计?

    我:“呃……”

    没有等我回答这个问题,那个一直蓄势待发的普桑终于动了。

    他宛如猎豹,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没有选择屈胖三,而是杀向了我这边来,一对黑黝黝的尖刺朝着我的要害刺来。

    一支插眼,一支插心脏。

    他手中的这尖刺有点儿像是以前国产步枪前面安装的三棱军刺,不过更尖一些,有一种很古怪的气息,仿佛浸润了不少的亡魂。

    而他这一动,快得有点儿超出我的想象。

    我挥剑去挡,那人却毫不犹豫地贴身缠了上来,三两下,一根尖刺就压住了我手中的金剑,而另外一根尖刺,却是刺向了我的胸口来。

    他眼看着我有些手忙脚乱的应付,却最终就要丧命于他的快攻之下,普桑的嘴角忍不住就往上翘。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并没有能够刺入我的心脏。

    有东西格阻了尖刺的进入。

    这东西,自然就是小红。

    别看小红如水母一般柔嫩软滑,但是它的韧性,却真的不是一般东西能够撕裂的,就算是这个看起来很有来头的尖刺也不行。

    小红挡住了对方的那致命一刺,而即便是如此,我也还是感到了一阵剧烈的刺痛。

    刺尖可以抵挡,但是贯注在上面的力道,却只能卸去大半。

    我往后面飞跌开去,而这个时候小红却倏然一滑,避开了那尖刺,朝着普桑的手臂处缠绕而去。

    对于这未知的东西,普桑表现出了十二分的镇定,猛然一拍胸口,从他的脖子上立刻有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传递出来,照耀在了小红的身上,立刻就有一股黑烟从它的身子上升腾而起。

    刺啦……

    小红“吱吱”几声叫,却是快速朝着我的体内飞了回来,而这个时候的我也已经回过了神来,抽剑而上。

    我准备跟这个家伙大战三百回合。

    不过屈胖三并没有让我如愿,他在普桑动手的那一瞬间也发动了,依旧是老套路。

    猴子偷桃。

    不过这一回,他没有再偷到,这个普桑的警觉意识十分强大,而且身手也超出了前面的敌人。

    他与屈胖三两人在房间里快速拼斗着,两人越打越快,宛如两道幻影。

    我有心上前帮忙,却发现根本挤不进里面去。

    犹豫了几秒钟之后,我捂着胸口,选择了围观,然后有节奏地喊道:“加油,加油!”

    砰!

    战斗进行得很快,一开始的时候手握武器的普桑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屈胖三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他抗衡,然而十几个回合之后,形势就开始逆转了。

    起因不是别的,而是两人的身高差。书阅ぁ屋shuyueu

    屈胖三有多高?

    两三岁的小孩儿有多高,他就有多高,除了矮,他就只剩下胖了,所以普桑越大越疲惫,他发现自己不得不弯着腰、躬着身子,方才能够得着对方。

    这种姿势说实话有点儿累人,特别是在这种高强度的对抗之中,就更加凸显了。

    其实用脚,或许也挺好,但看得出来,普桑对于腿法并不擅长。

    他的路子,跟泰拳似乎有有一些差距。

    毕竟这里是缅甸。

    然而屈胖三却不用估计这些,他人虽然矮,但是怎么都够得着。

    不用别的要害,他的眼中,永远都只有那蛋蛋。

    于是普桑最终还是胯间中招了,不过不是被偷采,而是被屈胖三一个头槌顶到了去。

    无边的剧痛让普桑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而屈胖三这个时候也展现出了快得令人发指的连招来。

    先是一脚踹到了对方的肚子,将人重重踢向了墙上去。

    这力道之大,使得普桑直接撞通了墙壁,摔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而下一秒,屈胖三又出现在了那个房间,将普桑给踹了回来。

    就这一来一往之下,原本还凶神恶煞的普桑终于失去了与屈胖三抗衡的能力,跌倒在了地上。

    然而即便是这样,屈胖三也没有半点儿停顿。

    他围绕着普桑一阵拳打脚踢,我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下意识地后背发寒。

    短短几秒钟之内,屈胖三将普桑的手腕脚踝、还有几处手骨、腿骨都给敲碎了去,让他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给。

    一直到他确认普桑再无危害的时候,他方才收手,而这个时候,普桑已经瘫软成了一滩烂泥。

    好可怜。

    即便是敌人,面对着此刻的普桑,我的心中依旧浮出了无边的同情来。

    弄完这些话之后,屈胖三拍了怕死,颇有气概地说道:“你问吧,那个怂恿他的家伙,到底是谁。”

    我心悦诚服地走到了普桑的跟前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说讲吧,用不着我翻译吧?

    普桑鼻青脸肿,口鼻之间全是血污,恶狠狠地瞪着我,说你们敢动我,我大哥会把你们都给杀掉的!

    他歇斯底里地威胁,结果我丝毫不理会,抬起手来,噼里啪啦就给了他十几个大耳刮子。

    我扇耳光,一开始的时候,普桑还在破口大骂。

    结果我越扇越重,到后面的时候,他满口子都是血沫,话语也消失了,一声不吭,带着一脸怨毒的目光望着我。

    我停了下来,他死死盯着我,开口说道:“我大哥……”

    啪!

    “会杀了你……”

    啪!

    “你们……”

    啪!

    啪啪啪……

    普桑终于老实了,哭着说道:“那人叫做许鸣,是香港人,是东南亚有名的大商人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别打了,求你了……”

    我停下了手来,微笑着说道:“哎,你早说啊,何必受这么多的苦?”

    普桑“呜呜”的哭道:“你们到底要什么啊,我都给你们,求求你……”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说话问完了,你还有事儿么?

    他摇头,说行了,赶紧杀了,祭奠逝去的亡魂吧。

    我说好,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金剑来。

    瞧见我们不是开玩笑,而是动真格的了,普桑顿时就给吓到了,慌忙喊道:“你们怎么可以?不要啊,不要杀我,我大哥真的会杀了你们的……”

    屈胖三不屑地说道:“别拿你跟七魔王哈多比,你就一脓包,没有哈多,你什么都不是。”

    我语重心长地说道:“普桑啊,刚才他说代表月亮消灭你,是跟你开玩笑的。”

    普桑听到,脸色好了一点儿。

    这时我又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呢,是寨黎苗村的女婿,你把我老婆的婆家都给灭了,还杀了那么多人,我不杀你,天理难容,这点希望你能够理解,对不住啊……”

    安慰的话说完,我将金剑一下子就捅到了他的心脏里去。

    噗……

    我的果断让普桑给惊到了,当痛楚从胸口传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有可能要死了,下意识地张口说道:“想我普桑这辈子……”

    喀……

    屈胖三伸手过来,将普桑的脑袋直接扭断,不耐烦地说道:“一死跑龙套的,该领盒饭就领盒饭,差不多得了,谁关心你这辈子干嘛的啊?”

    普桑噗通倒下,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处理完这些,屈胖三拍了拍手,说序幕开始了,走,咱上楼去,赶紧布阵他外面还有手下,很快就要过来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我狠吸了一口气,不确定地说道:“序幕?”

    屈胖三缓缓吐了一口气,微笑着望向了窗户外面的天空:“对,夜黑风高杀人天啊……”

    <b>说:<b>

    好戏才开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啊&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