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章 代表月亮
    这个阴柔的声音怎么听,都感觉像是国产电视剧里面宫廷戏里面的太监,充满着矫揉造作和各种拿捏,让人听着就感觉到不舒服,浑身的鸡皮疙瘩冒出,心里很不痛快。书阅ぁ屋shuyueu

    我只是一个局外人,听着就这般不爽,那叫做布龙的老头哪里会开心?

    所以他当时就硬气地说道:“普桑,你若是觉得我们德龙不合适,那离开便是了;虽说我们德龙比不上你哥哥七魔王和上帝军,但也有自己的尊严,算不得谁求谁。”

    他的话儿有刺,那普桑顿时就有些不爽了,说哎哟喂,你什么意思啊?失礼的是你们好吧,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话儿说道最后,他突然间就发出了一声尖叫声来。

    老头儿布龙的声音也陡然响了起来:“老祖、老祖,你怎么了?”

    两人快速冲进了房间里来,仿佛在检查那老祖的尸体,不过情况实在是太明显了,那老祖死得透透的,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普桑显然是意识到这这事儿,想起刚才布龙对他的硬气,忍不住出言嘲讽道:“嘿哟,我以为你们德龙有多厉害呢,这位不是德龙大名鼎鼎的二档头血河老祖么?听说是上了菩提榜的顶尖高手呢,怎么就死了呢?你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老头儿布龙的语气有些恍惚,显然是心绪不宁:“怎么会呢,刚才我才和老祖分开,怎么一下子人就死了呢?你看他的体温,还是热的呢,难道有鬼?”

    普桑说有鬼又咋地,我们这些人,难道害怕鬼……

    他说着说着,语气渐渐就变得低沉起来。书阅ぁ屋shuyueu

    血河老祖这样的高手,都能够悄无声息地死去,而且还是刚刚死去的,那他们呢?

    难道能够独善其身?

    这两个都是聪明人,想清楚了这一点,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转身,朝着房门这儿冲了过去,而我和屈胖三两人,也正好从另外一个房间这里冲出。

    狭路相逢。

    普桑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边还带着两个保镖,应该是上帝军出身的高手,不但配得有枪,而且还是极为厉害的修行者。

    就在我挥剑斩向门口这两人的时候,他们也拔出了手枪来。

    他们的反应速度,快得让人惊讶。

    我对于炁场的变化最为敏感,感知到这两人的动作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地使用了地遁术。

    一瞬间,我撤离到了百米开外,听到黑暗中传来两声枪响,随后我再一次回到了刚才离去的位置,然后陡然挥剑,朝着那两人斩了过去。

    黑暗中,破败王者之剑爆发出了璀璨夺目的金光,宛如一道闪电。

    而经过极品雷击木长期温养的它,身上也带着丝丝蓝色雷芒。

    我这一剑又快又疾,然而那两人却并非弱手,往后一个翻滚,避开了这一剑。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趁着其中一人抽身不快的情况下,将其手中的手枪给一剑切断。

    那手枪的主体机构是精钢制造,但是面对着我的劈砍,却没有一点儿抵御能力。

    削铁如泥。

    而这个时候,神出鬼没的屈胖三也终于出手了。

    余光处,我瞧见他对另外一个家伙再一次施展了让人蛋疼的猴子偷桃。

    每一次瞧见他使出这一招,我都无比地坚定了绝对不能成为他对手的想法,因为那种痛楚,我这辈子实在是没有勇气去想象,更不想体验。

    呱唧……

    听,蛋碎的声音,叹惜著谁又被伤了心,却还不清醒……

    呃,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不过很快我瞧见屈胖三却是将人家的手枪给抢到了手里来。

    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讲究人,一枪在手,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朝着敌人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屈胖三一口气将手枪里面的弹夹给打了干净,然后将那手枪拿着,重重地砸向了旁边一个重伤垂死的保镖脑袋上去。

    噗!

    那手枪居然就直接嵌在了人脑袋上,而那人豁然倒下,显然是没有能够再爬起来。

    所有的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当这人倒下的那一瞬间,我方才来得及打量周遭的现场,瞧见那个在门口拦着我们的老头儿被普桑的保镖误伤,给打中了右肩,倒地翻腾,普桑第一时间躲进了屋子里去,而屈胖三在刚才的一瞬间,将普桑的这两个保镖给击毙了去。

    不错的开头。

    我忍不住吹了一下口哨,然后提着剑,冲进了房间里去。

    我刚刚冲入其中,便感觉到有一股黏稠的气息笼罩在半空之中,有无数的手掌朝着我的面门拍打而来。

    好手段!

    我没有任何犹豫,举剑就劈,管你有千般法门,我一剑给你劈个干干净净。

    我这一剑劈出,诸般攻击顿时消失了去,然后有黏稠的黑色气团将我的金剑承托,上面不断有鬼雾翻腾,冒着凄厉的哭喊声来。

    这个时候,普桑终于瞧见了我,忍不住惊声喊道:“陆言,你就是那个陆言?”

    我咧嘴一笑,说对,是我。

    我奋力扯动金剑,结果却被他的手段给死死缠住,挣脱不得,而修为上面的压制让普桑的心绪稍微平静了一些,他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狞笑来,说我还满世界再找你,没想到你居然自投罗网,送上了门来?

    普桑认出我的时候,我也在打量着对方。

    我瞧见这普桑是个三十来岁的家伙,穿着一身光鲜靓丽的名牌,不过他长得并不太好看,脸上的颧骨很高,眼睛又细,虽然脸色有些不健康的白,却总给人一种沐猴而冠的古怪感觉。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身上的气势很足,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强势态度。

    他说完,我这才平缓地回答他道:“我听说,寨黎苗村是你亲手灭了的?”

    普桑此刻已经大概知晓了我的修为,虽然我这一年多的时间来突飞猛进,但论底蕴,到底还是差他许多,所以他显得十分淡定,平静地说道:“是又如何?”

    我说没事了,我出现,主要的目的就是杀了你,给那些无辜的村民报仇。

    普桑冷笑,说你觉得你行么?

    我说男人不可以说不行,行不行,这个得试一试才知道对了,到底是哪个家伙跟你讲寨黎苗村有宝贝的?结果呢,啥都没有吧,反倒是那玩意给我们顺手带走了,你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普桑说那人我自然得找他算账,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杀了你,把被你偷走的东西,给找回来。

    砰!

    他得意洋洋地说着话,没想到一个身影陡然飞起,从他身边掠过,重重地砸在了墙上。

    不是背部碰撞,而是脑袋。

    这力道看起来不算大,但是角度却特别瞧,却见那脑瓜子砸落在了墙上,发出了一声古怪的碎裂声,紧接着滑落下来的时候,墙上还残留着白色的脑浆和红黑色的血。

    普桑没有回头,却也知道这个人就是那老头儿布龙。

    这个老头儿有多厉害,在一个地界上面混的普桑自然是清楚的,虽然中了枪,但战斗力仍在,结果被这般悄无声息的虐杀,的确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再联系到之前血河老祖的死亡,这事儿让普桑变得严肃了起来。

    即便屈胖三只是一个肥嘟嘟的小屁孩儿,他也不会忽视。

    沉默了几秒钟,他开口问道:“你是谁?”

    屈胖三有些意外,说啊,你们能够查到陆言的身份,怎么对大人我没有一点儿研究?

    经过他的提醒,普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啊,你就是那个叫做屈三的婴儿?”

    屈胖三一脸无语:“骂了隔壁,看不起我就算了,婴儿是怎么回事?你们特么的情报工作做的实在是太差劲儿了吧?”

    他越说越气,破口大骂道:“妈的,本来还想拿哈多这龟孙子当垫脚石,让我屈老三大人的威名在整个东南亚都唱响呢,现如今居然便宜陆言这小子去了,啊、啊、啊……”

    我也一脸无语,说我没想跟你抢这恶名,你要就自个儿拿去,好像上了通缉名单很光荣一样呢。

    屈胖三脾气火爆,冲着我说道:“你闭嘴!”

    话儿刚刚说完,那普桑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地转身就朝着窗口那边冲了过去。

    他居然连交手都不远,直接就想逃离。

    这个家伙别看人阴柔,但到底是七魔王哈多的弟弟,那身子一动,速度快得如同丛林中捕食的猎豹似的,然而他刚刚冲上了那窗边,却有一只小脚陡然朝着他的面门踹了过来。

    砰!

    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了那家伙的鼻子上面,普桑那叫一个天昏地暗,直接栽倒了下来。

    不过他抗打击能力倒是很强,翻身就站了起来,从腰间拔出了两把黑色的尖刺来,靠墙而站,紧紧盯着陡然出现在窗口之上的屈胖三,强作镇定地说道:“你们两个,到底想要干什么?”

    咳咳……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指着窗外月光道:“前面的话,陆言已经该说过了;而我要说的,是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b>说:<b>

    义正言辞屈胖三&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