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计划研讨
    当屈胖三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我这才发现他的脑回路,跟我完全不是一种构造。

    瞧着这地下室里满屋子垂头丧气、窘困交加的人们,我心里面想着的,是如何将他们安顿好,让寨黎苗村能够得以传承下去,然而屈胖三所想的,却是要帮寨黎苗村报仇雪恨。

    说句实话,我又何尝不想报仇,只是从各方面的消息得知,那七魔王哈多以及他身后的势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够撼动得了的。

    蚩婆婆正是知道了这里面的缘由,所以方才警告我不要报仇。

    她让我回到中国去,好好照顾虫虫。

    然而听到屈胖三的话,我莫名就想起了与他在荒域并肩迎战那老妖婆钊无姬的日子。

    当初的钊无姬,从各方面来说,都似乎比这七魔王哈多只强不弱,而屈胖三却毫不在乎,抓紧了各种机会,最终与我一起,在那野林子之中,将这老妖婆给劈成了焦炭,并且将那临湖一族都给灭了去。

    以前可以,此刻为什么不行呢?

    我顿时就是豪气大发,说得,你说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这时旁边走来一人,却正是那临湖一族的蚩阳,他似乎听到了只言片语,走过来问道:“你们有什么计划么?算上我一份。”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能有什么计划,陆言,你有想过怎么安排他们么?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差不多有三种想法。”

    屈胖三拍手,说你说说看。

    我说第一种很简单,让李家湖就地安排一下,毕竟寨黎苗村的众人,也都是雪瑞姑娘的亲人,由她父亲代为安排,不管是在香港,还是泰国、老挝、柬埔寨都没有什么问题;再有一个,我在缅北之地,认识一个苗寨,叫做独山蛊苗,我和虫虫有一个朋友,叫做念念,与白河苗蛊的生活方式差不多,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可以让她代为照顾;最后一种办法,就是回国,回到国内之后,无论是在我老家,还是哪儿,都不是问题。

    屈胖三讶异地说道:“哟呵,没想到你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还想出了那么多的办法来,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呢。”

    我嘿嘿一笑,然后回头望着蚩阳说道:“你觉得哪个会比较好一些?”

    蚩阳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经此一事,我们白河苗蛊算是名存实亡了,那独山蛊苗我也曾听说过,同宗同源,如果他们能够接纳,那是最好……不过,我还是想听一听如何报仇之事。”

    屈胖三没有跟他多言,果断地说道:“此事我们来办,你的责任,就是照顾好他们几人;除了你们,估计白河苗蛊还有一部分人散落在林中,到时候也需要你将这责任扛起来。”

    蚩阳有些犹豫:“可是……”

    屈胖三郑重其事地说道:“报仇的事情,有我们来做;或许以后你们的雪瑞回来了,她来办就行,你的责任,是照顾好其他的人。”

    他的语气坚定,虽说因为这外表,使得他的话语有些滑稽,但有过之前的经历,蚩阳却并不敢小觑这个熊孩子。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点头了,说好,我知道了。

    我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不说话,一直到蚩阳返回了那边去,安排同伴休息,我方才说道:“你干嘛打击他啊?”

    屈胖三严肃的脸立刻松弛下来,说我不是打击他,只是相比报仇,他更应该做的,是保护好自己的族人,并且让他们能够尽快融入到新生活去。

    我说那你的意思是,报仇的这事儿,是我们的责任咯?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我叹了一口气,说感觉好像不对劲儿,难道不是你自己好战,想要找点儿垫脚石么?

    屈胖三吹了一声口哨,说你可以这么理解。

    我对这熊孩子的疲赖有点儿无语,说那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在我面前,屈胖三并没有再藏拙,而是拿出了那个青铜宝塔来,说道:“诱敌深入,请君入瓮,我们能不能报仇,这事儿就落在它的身上了。”

    我说这就是那魔罗的残肢?

    屈胖三点头,说对,这玩意有着很恐怖的魔力,如果不是大人我还算是有点儿本事,还真的被它给制住了此刻我将它给封印了,散不出气息来,等回头我们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弄一个圈套出来,让那帮家伙过来,咱再收网,故技重施,定能够叫那家伙付出该有的代价。

    我说什么时候,是合适的时机?

    屈胖三摇头,说现在不行,得等。

    我问为什么?

    屈胖三无奈地说道:“审时度势懂不懂?这个时候是七魔王哈多最强势的时候,整个仰光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出手,到时候来得不管只有他,还有几十轮的重炮,到时候我们也许连人家面都见不着,就挂了。”

    我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呢?

    屈胖三说你放心,这一次永盛监狱闹得这么大,即便是军政府都不一定能够收场,七魔王哈多肯定得受到责罚的;他虽然厉害,但军政府更牛波伊,胳膊掰不过大腿,他总得需要蛰伏的,咱得等。

    他信心满满,跟我讲完话,却找了个地方开始睡觉起来。

    这熊孩子脑袋精明无比,但就是爱睡懒觉,想来也是,抛开那前尘往事不谈,他现在的身子就是一个小孩儿,同龄人浑浑噩噩,可不是天天睡觉么?

    我周围转了一遭,了解了每个人的状况之后,也挨着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有吵闹声传来,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听到吴老鸠和吴飞熊站在了我的面前来。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对吴老鸠说道:“你醒了?”

    吴老鸠十分客气地朝我拱了拱手,说刚才我都听飞熊说了,如果不是你们,估计我这一把老骨头都栽在里面了,多谢。

    我说不用客气,其实都是屈胖三的功劳,我只是旁边帮衬而已。

    吴老鸠又说了几句客气话,这时屈胖三也醒了过来,他对“屈胖三”这名号已经算是习惯了,见我一直不改,也懒得费嘴皮子,只是白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感觉怎么样?”

    吴老鸠恭敬地说道:“体内有一股子阴气,感觉浑身酸麻,不过没事,融炼鬼魄这事儿,还难不倒我。”

    屈胖三点头,说好,接下来什么想法?

    吴老鸠说道:“此番逃狱,我听飞熊说了,想必七魔王哈多也是满脑门的官司,暂时不会顾及到我这种小鱼小虾来,我准备带着徒弟返回丛林里去。”

    屈胖三说好,回头找人送你们离开。

    吴老鸠摇头说不用,我对这一带也挺熟的,只是想跟你告别一下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两位日后若是有什么用得上我师徒二人的,尽管过来找我们,或者带个口信到……

    他说了一个地址,屈胖三默念一声,点头说好。

    这师徒两人离去,没多久李家湖的一保镖来到地下室里,告诉我们,说七魔王哈多震怒,正在发动仰光的黑白两道四处搜寻,重点据说是一个青铜宝塔,有人从永盛监狱里面偷走了那玩意,据说是七魔王哈多的至宝,他放出话来,说谁要是胆敢沾染,就诛灭全族……

    屈胖三冷笑,说色厉内茬,看起来是没有啥办法了,其他逃犯有没有消息?

    保镖说有,里面逃出了好多人来,除了是正规的刑事犯,还有许多是被绑架的人,甚至还有国外的,美国、日本、泰国和中国的,已经有消息,听说有人跑到了本国大使馆那儿,去寻求庇护了。

    屈胖三拍了一下手,说太好了,哈多的苦日子快到了。

    保镖说对,这事儿够他吃一壶,不过现在的风声还是比较紧的,那家伙正在用尽全力抓捕逃犯,现在他的上帝军在整个仰光附近搜寻,只要一听到线索,就立刻赶去,风声鹤唳啊。

    屈胖三微笑,说不急,这是最后的疯狂,可以理解。

    保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我们说道:“李生这边已经有人过来查了,估计是我们之前露了一些风声,所以他过不来,一切由我来露面。”

    屈胖三说可以理解。

    保镖又问,说对了,两位在监狱里面的时候,是不是有露过面?

    屈胖三点头,说这个避免不了,怎么了?

    保镖说有消息称哈多在查近期的航班记录,估计你们的信息他已经掌握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有一个来自国内的朋友找李生联系,想要跟你们见上一面,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屈胖三一愣,看了我一眼,说什么人?

    保镖说道:“那人说他的领导姓余……”

    哦,系统内的人啊?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暂时不用见,不过他们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传递给我们。”

    保镖点头,刚要说话,突然间脸色一变,我问怎么了,他按了一下耳麦,听过之后,脸色阴沉地说道:“不知道,外面来了好多人,说是要搜查我们仓库。”

    <b>说:<b>

    能够复制同样的成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