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越狱风云
    枪声如瀑,从青铜大门的外面朝着里面攒射而来,噼里啪啦,大部分都射在了这些背负着石柱的无心人身上去。

    蚩婆婆本来也是它们之中的一员,只不过屈胖三最终还是将她的身体给烧了。

    他念的咒我知道,那叫做往生咒。

    是超度。

    蚩婆婆生不如死,如此走了,算是一种解脱,然而这些不知道被哈多从哪儿找来的人,却没有那般幸运。

    对于这些人,我们一样同情,但却不能用同样的仪式,将它们给净化了去。

    做好事的时候,得首先想一下自己是否能够解脱。

    骤然响起的枪声让我心惊肉跳,然而让我吃惊的,是这些扛着石柱的没心人虽然身子被子弹的动能击得不断颤动,却还是一步一步地向着前方走去。

    很快,它们已经冲到了人群之中,拿起石柱当做武器,与这些人混战成了一团。

    枪声逐渐变得稀疏,屈胖三向我打了一个手势。

    我点头,脚步一错,人便越过了青铜大门,冲到了外面来,瞧见外面的厅堂之中,居然涌出了一大群的人来,除了之前的上帝军,还有十余个人穿着黑色的看守制服,眼神锐利,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硬角色。

    这些人里面,为首的是一个年纪很小的男子,他男生女相,留着一头长发,又瘦又小,眼神却宛如刀子一般锐利。

    他虽然在打量着眼前的战斗,然而却时时关注我们这边,我们几个一露头,他便望了过来。

    背着师父的黄飞熊也瞧见了他,惊声说道:“撸瑟托?”

    啊?

    这个少年,就是传说中上帝军的缔造者之一啊?

    我没有停留,趁着混乱,朝着外面冲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因为青铜小屋的被毁,整个空间结构都变得一片混乱,头顶上摇摇欲坠,总有石头砸落而来,也铸就了此处的混乱。

    我趁乱冲到了人群之中,前方乱成一团,那七个无心人挥舞着石柱,东冲西突,让这些军人无法使用热兵器,不得不节节败退,由那些持冷兵器者在此抵挡。

    我冲到跟前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撸瑟托的指挥下,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最先冲到我跟前的,是一个脑袋抱着厚厚毛巾的家伙,那男人长得跟一猴子似的,无端凶狠,手中是一把古怪的长刀,并非铁器,而仿佛是某种动物的骨骼磨制而成。

    我本以为这样的玩意儿,不过是徒有其表,想也没想,直接一剑斩了过去。

    没想到当我劈砍过去的时候,他横刀一挡,居然丝毫没动。

    是个高手,而且很厉害。

    我脸色一肃,挥剑再斩,那人也变招,比我更加快,叮叮当当,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然而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下方突然伸出了一小脚,重重地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一脚莫名出现,神出鬼没的,但是却踢得准,又重。

    那人身子一震,紧接着人像炮弹一样,朝着后方飞开了去,不但如此,而且还连着撞倒了好几个人来。

    踹人的,自然是屈胖三这小子,他冲到了我的前面,一脸不屑地望着我,然后嘿然说道:“没时间了,得赶紧走,要是那个什么七魔王过来了,只怕我们就真的被关门打狗了。”

    我扬起了手中的金剑,左冲右突,硬着嘴说道:“谁是狗,那还不一定呢。”

    屈胖三此人果真有本事,他冲到前方,三拳两脚,便将拦在了我们跟前的几个高手给打开,然后吹了一声口哨,那些抱着石柱的没心人就朝着堵在通道口的人墙冲了过去。

    这帮人不畏刀兵,不怕子弹,手中的石柱猛然一砸过来,谁也受不了。

    在它们的开路下,我们居然冲破了重围,来到了这边的长廊前。

    屈胖三先是一阵前冲,然后又让这些人堵住后路,然后对我说道:“路上但凡碰到监牢,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打开锁,把人给放出来。”

    这是准备挑动监狱暴动啊?

    不过我喜欢。

    在屈胖三的领导之下,我们冲过了先前的那一个二重门,利用这些没心人,将大队军队全部都堵在了尽头,之前那个主事的撸瑟托虽然尽力指挥,甚至还亲自出手,却最终都没有能够拦住我们。

    冲到了这边来,我遵循着屈胖三的旨意,将金剑激发到了最强大的状态,路过每一道铁门,都毫不犹豫地一剑斩开,然后猛然一脚踹开了去。

    那些被关在监牢里面的人,反应不一,有的即便是门打开了,也一动不动,熟视无睹,然而却也有人兴奋若狂地从了出来。

    随着这些囚犯的加入,我们逃亡的队伍逐渐增多,不知不觉间,居然有超过五六十人。

    我冲在前方,不断踹门,来到了那边的电梯处,又有一群守卫。

    不过这回已经用不着我们出手了,那些被关押于此的囚犯,有无数心中都满怀着怒火,以及对这些看守的仇恨,他们知道自己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变得无比的狂躁,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冲杀过去,不顾生死。

    混乱之中,我被人抓住了胳膊,猛然回过头来,瞧见这人似乎有一些面熟。

    陆言、陆言……

    那人喊着我的名字,我犹豫了一下,说你是?

    他说我是寨黎苗村的人啊,我见过你的,你不记得了?

    啊?

    瞧见这张满面愁苦的面容,我隐约有一些印象,赶忙问道:“除了你,还有谁么?”

    他指着身边围着的十几人,对我说道:“都在这里的,你是过来救我们的么?有没有看到蚩神婆?”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好,跟着走,我带你们杀出去。

    说完之后,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刚才见到了蚩婆婆的最后一面,她已经解脱了,让大家跟着我离开。”

    找到了这最后的十余人,我心中又充满了责任感,瞧见前面阻隔,慌忙挤上前去,问屈胖三,说怎么了?

    屈胖三指着电梯说道:“那帮家伙把电梯给停住了,上不去。”

    我惊讶,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而旁边却有一个人开口说道:“走旁边,电梯旁边有一个紧急出口,这儿的楼梯可以直接通向地面去。”

    我大喜,说你怎么知道的?

    那人满脸愤怒地说道:“我是这个监狱设计师的侄子,哈多找我伯父设计完了这监狱之后,将我们所有人都给抓了过来,让我们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我没有再听他的故事,而是开口说道:“那好,你带路。”

    那人被解救出来,全身暴瘦,身上没有几两肉,但精神却是十分的好,带着我们打开了旁边一扇沉重的铁门,然后朝着那楼梯往上攀行。

    众人一拥而上,朝着生的彼岸狂奔,争先恐后。

    我和屈胖三在人群之中不断呐喊,但除了寨黎苗村的这十几人之外,其余人哪里会听我们的招呼,屈胖三无奈之下,一边往上走,一边对我说道:“哈多虽然不太喜欢电子产品,但并不代表没有通讯手段,那上面定然有重兵把守,一会儿我们在负一层那儿走,然后通过那边的电梯往上,走另外一条路,这样子生存下来的机会,应该会大一些。”

    我点头,然后将这个观点传达给刚才跟我相认的那个中年人。

    时间很快,我们来到了负一层,猛然踹开了这边的门,往里面冲去,结果发现除了门口的几个守卫之外,整个负一楼空空如也,估计也是得到了消息,被提前遣散了去。

    我们这十余人在负一楼处快速跑动,很快就找到了电梯口,将门口几个看守给绞杀了去,然后乘坐往上。

    到了一楼,这儿也有一批守卫,也有几个厉害人物,不过在我和屈胖三的出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紧接着我们穿过重重铁门往外逃,而且还故技重施,不断地打开牢房,让囚犯变得越来越多。

    一时间,整个永盛监狱都变得一边喧嚣。

    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室外,没想到刚刚一出门,就有子弹落到了往外冲出去的人群之中。

    那帮人占据了高地,开始往下倾泻子弹,不但如此,还用高音喇叭不断威慑。

    前后有十余人倒在了门口,一片血泊,这样的阵势惊吓到了许多人,好多囚犯开始往后退缩了,然而我们却是一路狂奔,冲到了高墙电网之下。

    屈胖三这个时候终于展现出了绝对的实力来,他腾空而起,身子化作了一道鲜艳的火光,在墙头扫过,那些开枪扫射的士兵纷纷跌落下来,随后他落到了高墙之下,双手拍在了那围墙之上。

    砰!

    一声巨响,那围墙居然塌了一边,露出了一个口子来,而我这边则是猛然一剑,将那电网给撕破了去。

    瞧见逃离的道路已经出现,所有的囚犯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怒声吼着,朝外面狂奔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我感觉自己腰间的那青铜宝塔,突然一阵急剧颤动。

    <b>说:<b>

    逃离了监狱,这只是开始而已,剩下的这十几个寨黎苗村的火种独苗,又该何去何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