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无心之人
    伸手按在那浮雕门环的时候,吴老鸠在旁边低声说道:“你俩可想好了,这门一推开,就是有死无生的局面啊?”

    屈胖三在旁边似笑非笑,说你什么意思?

    吴老鸠说就是在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两个中国人,会愿意为了寨黎苗村跑到这里来,连性命都不顾?

    屈胖三说你们不也一样?

    吴老鸠摇头,说我们还真不一样我之前是因为深受别人的救命之恩,想过来查一下究竟,结果被抓了进来,严刑拷打不说,我这徒弟的眼珠子都给那帮畜生给弄掉了一颗去;有着仇恨在,豁出了性命,那也是正常的。

    屈胖三沉吟一番,开口说道:“这个嘛,我只是过来打酱油的,主要是我这小弟,他老婆的娘家是寨黎苗村的,算是亲戚。”

    他解释得比较含糊,而吴老鸠也没有再开口。

    话儿已经提醒了,至于最终如何成事,也就怪不得他了。

    我将手掌轻轻按在了青铜大门之前,然后缓缓地推开,随着沉重的青铜门往里面移动,里面也露出了一道裂缝来。

    我这边刚刚推开,里面顿时就有一股阴风扑面而来,弄得我当时就是一阵哆嗦。

    好冷。

    我心中有些疑惑,同时又多了几分恐惧,这时屈胖三竟然直接从那道缝儿里挤了进去。

    我没有犹豫,也跟着走了进去。

    进去才发现里面一片昏暗,稍微适应了一下里面的光线,方才发现这是一个大圆厅,地下是古旧的条石地板,一直往前延伸,形成一个小广场,在几十米远的地方,广场正中,有一座青铜屋子,而在其余地方,则都是幽幽的灯光。

    青铜屋子的四周,立得有八根石柱,这些石柱有的两米高,有的三米高,高矮不一,显得十分残破。

    不过每一根石柱之上,却都绑着一个人。

    我一眼,就瞧见了蚩丽花婆婆的身影,她被绑在了正对着我们的这个方向,本来就有些老态龙钟的她此刻更加颓丧,整个脑袋耷拉着,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能够感觉得到,人还是有一点儿生息的。

    我在瞧见她的那一瞬间,一股怒火都陡然直往头上冒,然而就在我准备冲上前去的一瞬间,屈胖三却伸手抓住了我。

    我想起先前的情形,赶忙问道:“是幻觉?”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不,是真的,那个老奶奶,就是你要找的人?

    我点头,说对,她是虫虫的……呃,应该算是姨吧?

    如果说蚩丽妹是虫虫的母亲和缔造者的话,作为蚩丽妹的妹妹,蚩丽花应该算是她的小姨吧?虽然这个小姨的年岁,实在是有够年长的。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我们脚下的条石,说道:“你看一下,这每一块条石摆放的位置都不相同,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里面又该有一个很厉害的法阵在,贸然闯入,不但救不了人,只怕还会深陷其中,成为笼中之物。”

    吴老鸠听到,忍不住问道:“那该怎么办呢?”

    屈胖三忍不住得意起来,说你算是问对人了,这世间若说有谁能够闯入其中而平安折返的话,有也只有是我了不过,容我研究几分钟先……

    吴老鸠忍不住催促道:“得赶紧,那便很快就要被发现了。”

    屈胖三不耐烦地说道:“着什么急?你以为这玩意只管走进去就行么?需要动脑子的好吧?”

    我们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而屈胖三则开始口念法决,默默运算了起来。

    就在屈胖三这边开展了头脑风暴的时候,我也在审视前方,却发现一片迷茫,根据奇门遁甲的手段,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去处,说明前方法阵封锁,根本不能地遁。

    只是,这个地方,难道没有看守么?

    不是说这里供奉着那魔罗的残肢么,为什么我也没有瞧见?

    我四处打量着,发现这个算不得小的广场之上,有许多残破的石雕塑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三两米高的石碑,而在石碑上面,则点着油灯,照亮整个空间。

    右边有一个水槽,里面有亮银色的液体,我才应该是水银,而左边也有一个对称的,却是油槽。

    两个槽孔贯通东西,在这广场的条石缝隙里流动着。

    我在观察周遭,而作为老江湖的吴老鸠也在四处观察,他显得紧张许多,小心翼翼地四处望着,生怕哪儿就冒出来一个厉害的高手。

    屈胖三依旧在默念着口诀,而这个时候吴老鸠瞧见那蚩丽花婆婆的惨状,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他身子一轻,人却沿着岩壁,爬到了天花板上去。

    这整个岩洞呈现出一个倒扣的碗状,四周低,中间高,低的只有两米多,而高的部分,则差不多有七八米,他宛如壁虎一般在天花板上游动着,然后快速向那边的青铜屋子里靠近而去。

    我瞧见他这般轻松,不由得心中一动,以为屈胖三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我这边刚刚一想,便听到条石广场上面突然间传来一阵咔咔响动,紧接着一道白气从地下喷出,然后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凭空出现在了吴老鸠的跟前不远处。

    这个女人,没有腿,也没有脸。

    她的那张脸就好像是一块蒙着白布的脑袋,没有五官,鼻子眼睛嘴巴,一样都没有。

    这脑袋在黑色长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古怪。

    一直沉浸在算学世界之中的屈胖三这个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来,抬头一看,吓得脸色剧变,大声叫道:“小心,快回来。”

    他十分焦急,然而那吴老鸠却显得平静许多,用脚掌抠住天花板,双手结印而待。

    旁边的吴飞熊开口说道:“莫慌,我师父乃缅南一带著名的黑巫僧,一身的手段,些许鬼怪,哪里难得倒他?”

    屈胖三气呼呼地说道:“愚蠢,过度的自信,简直就是愚蠢。”

    吴飞熊不乐意了,怒声说道:“你怎么能够这么说我师父呢……”

    他话儿还没有说完,那飘在半空中的白裙子女人就往前面一扑,竟然越过了吴老鸠结在身前的法印,倏然进入了他的体内去。

    吴老鸠浑身一震,人便从四五米的高地径直摔了下来。

    吴老鸠砸落下来儿的时候,屈胖三也发话了:“陆言,跟着我走,我踩哪里,你就踩哪里,半步都错不得,我们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够把他救下哼,老是拿常理来揣度,你都知道这里魔气森森,就应该知道能够在这里活下来的鬼灵,绝对要比你遇见的凶上一百倍才对!”

    他动身了,弓着身子,闯入了其中。

    他走得很快,一会儿左,一边儿右,一会儿又是远跳,一会儿又停留了下来,明明几秒钟能够冲到的距离,他却用了二十几秒钟。

    不过我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没有敢有任何懈怠。

    我身后的吴飞熊也知道了厉害,亦步亦趋地紧紧跟随着。

    屈胖三来到了吴老鸠的身前来,他正好想要爬起来,却被屈胖三一脚给踩住,二话不说,朝着他的脸上吐了两口唾沫。

    也不知道这家伙的唾沫是不是有腐蚀性,只见吴老鸠的头上居然有阵阵黑烟冒了出来,十分恐怖。

    旁边的吴飞熊瞧见了,忍不住喊道:“到底怎么了?”

    他倒也懂事,喊归喊,却也不敢胡乱动手。

    屈胖三没好气地说道:“还能干啥呢,这不在给你师父擦屁股么?那女人进入了他的身体里,有点儿不好对付啊……”

    他低下身子来,开始在吴老鸠的胸口处不断拍打,半分钟之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我算是尽了人事,至于他到底能不能醒过来,这就要看到底是他厉害,还是那女人厉害了吴飞熊是吧?你且守在这里,我们过去救人。

    吴飞熊慌忙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屈胖三瞧了他一眼,忍不住嘱咐道:“别乱动啊?”

    吴飞熊忙不迭地答应,而屈胖三则带着我继续向前走,一开始的时候速度还挺快的,几乎时候不假思索,然而到了后来,他走得越来越慢了。

    特别是快要接近那青铜小屋的时候,他显得特别慎重,几乎需要考量十几秒钟,方才走出下一步来。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最终还是来到了蚩丽花婆婆的跟前来。

    她身上捆着的,是铁链,而连接处则用铜锁给扣住。

    我上前去,试图解开,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办法,无奈之下,只好推醒了她:“蚩婆婆,蚩婆婆,醒一醒。”

    我叫了两声,她方才勉强睁开眼睛,盯了我还一会儿,回过了神来,脸上流出了笑容来,说是你么,陆言?

    我点头,说对,是我。

    蚩丽花婆婆左右一看,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蚩丽姝呢,她没有跟你在一起么?”

    我满心酸楚,说我们先别说这么多,我救你出去吧。

    没想到她居然摇了一下头,咧嘴说道:“用不着了,我的心脏被掏出来了,一离开这个柱子,人就死了。”

    <b>说:<b>

    人没有了心脏,该如何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