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章 分工协作
    七魔王哈多或许只是一个藏于深海坚冰之下的阴影人物,但他手下的上帝军,却是传得沸沸扬扬。

    稍微了解一点儿缅甸历史的人,都应该能够知晓一些。

    相传这支军队是由两个双胞胎兄弟所掌握,而成军的时候,这两人才十岁,是著名的娃娃军,他们在缅北神秘无比,据说身边的追随者有一个营,多的时候甚至能够达到一千多人以上,曾经多次击败缅甸政府军,主要隐藏在缅甸和泰国交界的丛林之中。

    上帝军有两个领袖,哥哥叫做约翰尼托,弟弟叫做撸瑟托,传闻中这两人刀枪不入,地雷炸了也死不了,能够用意识控制子弹,只要凝神屏气,枪口对着地面也能杀人。

    凭着这些超凡的恐怖手段,他们十岁的时候投身行伍,名声贯彻了整个缅泰交界。

    一直到2006年7月,受到某种压力,哥哥约翰尼托带领九名上帝军骨干想缅甸政府缴械投降,随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事实上,据医生交待,无论是约翰尼托,还是撸瑟托,都是哈多的亲传弟子。

    甚至有传言这两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上帝军表面上向政府军投降,但实际上还是受到哈多的直接掌控,甚至在此之后,上帝军还获得了极大的扩充,无数战火中成长起来的杀人狂魔都加入了其中,成为了七魔王哈多掌控局势的强大助力。书阅ぁ屋shuyueu

    刚才那个家伙交代的貌登上尉,就是当年与哥哥约翰尼托一起投降的九校尉之一。

    我和屈胖三两人躲在角落里,瞧了一眼那两人,感觉这些家伙一看就知道是手里不知道沾过多少鲜血的狂人。

    他们的目光很尖锐,带着凶光,阳气十足,连鬼魂都害怕。

    我不是鬼魂,也害怕。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得硬着头皮上,因为在地下三层那儿,不但有寨黎苗村的乡亲父老,还很可能有蚩丽花、雪瑞,甚至没有回家消失不见的虫虫,也极有可能在这里面。

    为了虫虫,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让我畏惧的呢?

    这边的双重门设计巧妙,这边一把钥匙,那边一把钥匙,需要双方确认之后,方才可以打开。

    怎么办呢?

    屈胖三看了一眼我,说过去,把那两个家伙干掉,然后我来想办法。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抓住了屈胖三的胳膊。

    我找准前方的一个点,然后使用地遁术,往前一踩。

    因为整个监狱之中到处都是法阵封闭,所以我并不能随意进出,但在这里面,却还是有一些可以操作的余地。

    当我采中方位,下一秒,我和屈胖三出现在了这两个士兵的身边。

    他左,我右。

    两人十分默契地一同动手,我双手如同蟒蛇一般缠在了那人的脖子上,这家伙是个彪悍角色,在骤然的变化之下,居然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反手朝着我撩了过来。

    不过他快我更快,没有等他的匕首捅入我的腹间,我便将手术刀将他的心脏捅得支离破碎了去。

    而旁边的屈胖三更是快捷,以他此刻的身高,使得最熟练的还是那一招猴子偷桃,先是将对方的致命处猛然一抓,然后一记炮锤,将人的脑袋砸成了面饼子。

    弄完这些之后,屈胖三从怀里摸出了两片薄薄的黄纸来,如同坚硬的扑克一般飞出了去。

    它的方向,却是我们头顶上的两处摄像头。

    出手的那一瞬间,屈胖三对我低声喊道:“快点按那个绿色按钮,快点!”

    我不敢怠慢,扶住那个死去的士兵,然后往门边的绿色按钮按了过去,却听到旁边的喇叭处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来:“又怎么了?”

    啊?

    我后背一阵白毛汗冒出,没想到这个绿色按钮居然是对讲机的开关,只是,我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应付呢?

    就在我满心焦急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一个成熟男人的话语:“又来了几个新货,开门。”

    我一愣,猛然回头,却瞧见这声音居然是屈胖三发出来的。

    瞧见他朝着我挤眉弄眼的样子,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居然还会口技,简直是碉堡了。

    那边人有些疑惑,说你是?

    屈胖三故作发怒地说道:“我都认不出来了?你们这帮人,到底是吃什么的,白养你们了?”

    他一发怒,我心惊胆战,下意识地望向了头顶上的监控器,想着这两张薄薄的黄纸到底有没有用啊,估计监控室应该就在门里面吧?

    就在我又惊又疑的时候,里面的人却说话了:“对不起,阁下,我们马上开门。”

    搞、搞定了?

    到底什么情况啊?

    我感觉完全懵住了,而这个时候面前的铁门却有喀喀的响动传来,然后缓缓地朝着两边展开。

    这门居然是机械驱动的。

    眼看着门就要开来,屈胖三踢了我一脚,说一点儿小小的迷魂术,至于这般惊奇么?赶紧的,准备动手,里面可是一场硬仗呢……

    说着话,屈胖三待那门露出了一条缝来,立刻就冲进了里面去,我也不甘示弱,摸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然后抓着这两具尸体,冲向前方。

    我刚刚冲进里面的大厅,就瞧见屈胖三头也不回地冲到了尽头的一个房间里去。

    那个地方,应该是控制中枢,他过去,是为了防止有人发出警报来。

    而门口这里,却还有四五个与外面士兵同样打扮的家伙,有一个人的手正放在闸门之上,然后一脸错愕地望着一骑绝尘而去的屈胖三。

    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惊愕到了极点的面容来。

    什么个情况?

    估计所有人的脑子里,都浮现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来,而我却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思索时间。

    屈胖三去对付那里面的一帮人,那么门口这些,就交给我了?

    时间就是生命。

    唰!

    我将那两具尸体扔向了人群,然后陡然出剑。

    破败王者之剑从极品雷击木的剑鞘之中拔出的一瞬间,那把刻意做得很古旧残破的剑,带着一股决绝的雷意,划破了第一人的喉咙。

    鲜血飙射的一瞬间,周围的人顿时就动了起来,有人拔出了匕首,有人却拔出了手枪。

    总之就是手能够最快摸到什么,他们就拔出了什么。

    不过拔枪的人被我重点照顾上了。

    两道剑光破空而出,那刚刚抓到抢的手,只来得及打开保险,就脱离了手腕,腾空而起。

    我以一种猛兽般的姿态撞入了人群之中,然后手起剑落,收割性命。

    这五人之中,并非没有强手,如果是正面交锋,我或许连近身都不能,关键是屈胖三这家伙的手段实在是太具有实用性了,刚刚还把人给迷魂了去,重新投入战斗状态来,到底还是需要一点儿时间缓冲。

    尽管有反抗,但我最终还是将人给全部斩成了一堆带着热腾腾气息的血肉。

    我喘了一口气,将闸门重新提了起来。

    刚刚打开的铁门,在机械之力的驱动下,又缓缓地关闭了上去。

    我这边刚刚关上,就瞧见屈胖三朝着我这边跑来,大声喊道:“陆言,救命啊……”

    我扭头一看,却见他身后居然有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壮汉追了过来。

    这些人虽然虽然没有装备枪支,但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有一把雪亮的弯刀,骤然之下瞧见,那场面的确有些惊人。

    身陷重围么?

    我心中焦急,提剑而上,朝着屈胖三狂冲而去。

    在那一刻,我心中生出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慨然气势,差点儿把自己都给感动了去,没想到刚刚冲了几步,屈胖三那家伙居然脚步一转,人就不见了影踪。

    啊?

    我满脑子一懵,心中知道一点中了这家伙的诡计。

    我想要逃开,结果闪避不及,与这一大群的人正面对上,无数长刀朝着我的身上招呼而来。

    眼看避无可避,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紧紧抓住了手中的长剑。

    耶朗古战法,从来都是身陷重围。

    先人既然能够至死地于后生,我又如何能够胆怯呢?

    杀!

    我身形如龙,重重地撞入其中,先是架起了无数刀刃,紧接着猛然一震,将这些攻击都给荡开,然后挥舞起了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硬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在人群之中纵横开阔的我,面对着无数人狰狞张狂的脸容,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仿佛应对着这样的场面,是我的本能,也是我的天职。

    在那一刻,我还知道自己又代入到了某一场梦里。

    厮杀无数,我在断肢残腿之中来来去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浑身的衣服都浸透了血水,而这个时候,终于瞧见了屈胖三那个家伙。

    顾不得旁边还有好几人,我一下子冲到了他的跟前,怒声控诉道:“屈胖三你大爷的,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死战,你丫去哪里了?”

    屈胖三揪着两个满脸青厉阴森的大头娃娃,嘿然笑道:“人交给你,鬼交给我,你还不满足?不然咱换?”

    <b>说:<b>

    你是老大,听你的&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