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七章 黑暗无比
    凌晨四点半,我将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放入乾坤袋中,然后交给了屈胖三。

    至于我自己,则被人塞进了一个麻袋里面,然后运上了车。

    如此一路颠簸,等我重见光明之时,已经到了那著名的永盛监狱里面来,在一个黑乎乎的小房间里面待着,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离奇,我躺在了潮湿的地板上,旁边有一堆稻草,听到走廊外面传来的嚎叫声,我都有些没有想明白,我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

    虽然在之前不久,进过一次监狱,但是讲句实话,这边的条件,根本没有办法与国内相比。

    我靠墙而坐,没一会儿感觉到身后有东西,挥出手,却是抓到了一根火红色身躯的蜈蚣虫来,不断蠕动的节肢让我心情有些烦躁,往旁边猛然一砸,然后一脚踩去。

    这儿只是永盛监狱的上一层,而如果想要下去,需要等到医生上班的时候,给我做过体检,方才可以下去。

    而我下去的原因,则是因为黑市上一个关于肾脏需求的信息。

    这里面涉及到的黑暗,让人听到都忍不住直哆嗦。

    我就算是,不过是个心怀叵测的潜入者而已,但倘若是其他普通的人,真的摊上了这样的事儿,那会不会也被人给捆着,将身体里面的各种器官割下来,留给世界各地有需求的求医问药者呢?

    这事儿不能想得太深入了,因为想太多,就越发对这个社会绝望。

    牢房里面除了恶臭和虫子,还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这种压力不知道是来源于布置在地板之下的法阵,还是因为这儿死去的怨魂太多,总是让我感觉到很不自在。书阅ぁ屋shuyueu

    不过这一路过来,我也能够理解到那个普桑为什么不顾影响,把人弄到这儿来,而不是在密林之中,随意找一个地方解决。

    因为这儿的守卫绝对能够承担起守密的需求。

    进了永盛监狱之中,我一时半会儿也行动不得,只有半靠着墙壁上,然后养好精神。

    如此一觉过去,睡得迷迷糊糊,便有人开了门,走了进来。

    我睁开眼睛来,结果双手就给人拽了过去,一对手铐将我的双手反拷了起来,然后往外扯去。

    除了我,走廊上面还有二十几个身穿囚衣的人,被人像赶羊一样地驱赶。

    我们沿着走道走,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铁闸门,最后来到了一个满是福尔马林药水气味的白色区域,然后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门口排队蹲着,一个一个地被叫进去抽血。

    我在人群靠后的地方,旁边有两个守卫在低声说着话,虽然他们刻意控制了音量,但我还是能够听出一些来。

    我的缅语因为学习时间有限,所以并不是很溜,但多少还是能够懂个大概。

    他们在讨论到底谁是下一个倒霉蛋儿。

    很快就轮到了我,被推到房间里面去,里面有一个医生和一个长相狐媚的护士,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医生就是昨天晚上李家湖的客人,而他也认出了我来。

    不过这个家伙却是个淡定角色,平静地给我抽血,完毕之后,还跟旁边的护士小姐调情。

    我们一堆人抽完了血,然后在旁边的一个小厅里面等待着。

    没有凳子,一圈人撅着屁股在那儿蹲号,我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些人里面,有几个一脸痞相,一看就是肚子里流脓的角色,然而好有一些人满脸老实模样,甚至有的还跪在那儿念佛经,怎么看都不像是犯了事儿的人。

    人生百态,我尽收眼里,却不多言,过了好一会儿,有看守过来,把这些人又赶到了另外一边去。

    我跟着走,然而一个三角眼的看守却把我给拦住了。

    他一脸凶狠地对我说道:“走,走这边。”

    我估计是那医生使了力,只有低头跟他离开,走到了另外一个满是医疗器械的房间里,医生出来了,又给我抽了一管血,弄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方才开口对那三角眼说道:“就他了,合适的。”

    三角眼嘻嘻一笑,露出被烟熏得发黄的板牙来,说这么巧?

    医生戴着白色口罩,看不清表情,平淡地说道:“谁知道啊,毕竟市场有那么大不是你审一下,我这边写检验书,回头你去办手续。”

    三角眼把我带到了隔壁一个房间来,让我坐在铁椅子上,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怎么进来的?”

    我故意装作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跟他说起了中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过来旅游的,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告诉我?我要打个电话,我要打个……”

    我大声嚷嚷着,结果那人猛然跳起,朝着我的胸口来了一记窝心拳。

    砰!

    这家伙的劲儿挺大的,然而打在我的肚子上,却轻飘飘的,完全无力。

    这种无力,当然不是说他手下留情,而是我的身体抵御力根本不在乎这样的攻击,不过我却不得不装作一脸痛苦的模样,缓慢地蹲了下去,然后朝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当做是苦水。

    把我打服了,那家伙也明白了过来:“中国人?居然是个中国人,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抓进来的,会不会有麻烦啊?”

    他一脸不爽,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对讲机来,开口说道:“喂,我是塞耶,这里有个中国人,该死的,我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你们那里不是有一个从中国来的人么?把他叫过来,对,我说的就是那个小子,我现在就需要。”

    结束了通话,那人见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又踹了两脚过来。

    我滚落在地上,假装疼痛地哼哼,弄得狼狈不已。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门打开了,有个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的瘦弱男子走了进来,问三角眼说道:“听说你找我?”

    三角眼脸上露出了笑容来,伸手过去,把这个年轻人的肩膀给揽着,然后开口说道:“嘿,吴,见到你真好,我这里有一个家伙,正好是下面的人需要的,你帮我问一问他的来历。”

    吴愣了一下,说你连他来历都没有,就抓进来了?

    三角眼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是哪个家伙塞进来的呢,这种事情又不算少,何必大惊小怪呢,快点帮我审问,我还等着带他去交接呢。

    吴无奈地说好吧,我帮你问问。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居高临下地望了我一眼,突然间眉头就皱了起来,而且身子还绷得挺紧的。

    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他采用带着滇南口音的话语问道:“你是谁?”

    我作出了一个普通人被打怕了的表现来,恐惧地讲述了我刚才说出的一切,然后表达了自己想要打一个电话,联络旅行社导游的想法来。

    吴认真地听完之后,回过头来对三角眼说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游客,应该没有得罪谁,不然就放了算?

    三角眼连忙摇头,说怎么能放了呢?他被选中了,你问一下他有没有什么背景,如果没有,我就过去办理交接了……

    吴又用中文跟我聊了一下,我表示我只是一个普通游客而已。

    听我说完,他凝视了我许久,突然开口说道:“你导游的电话号码,是不是这个158……”

    他快速念了一个号码,我心中突然一动。

    不因为别的,而是这个号码我正好是记得的,就是那位曾经在机场给我送行的俞领导。

    这个年轻人,原来是俞领导他们秘密战线的卧底啊?

    我在耳中,却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吴又跟我确认了一下,我还是否认,他便没有再多说,对三角眼说差不多查清楚了,情况就是这样。

    三角眼没有再说,送走了吴,然后又从医生那里拿到了检验报告,推着我往监狱的深处走去。

    我们走过了好几个区域,突然间走进了一处暗门之中来。

    这儿凝重的气氛变得更加深沉了,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些看守都佩戴得有长短火器,全副武装,一看就知道是正规部队的军人,跟看守的战斗力不能同日而语。

    在这样的通道里走了五六分钟,终于来到了一个古老的电梯旁边。

    三角眼把我和相关资料交给了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然后我被几个武装人员押送着进了电梯里,一路向下。

    在电梯里足足呆了二十多秒钟,方才到达了下面。

    我注意到了电梯上面的数字,居然是负二层。

    有且只有两层。

    看起来第三层估计要走另外的通道了。

    负二层的空间显得十分压抑,空气里充满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我被安置在了一个靠过道的房间里,不过不是单间,除了我,旁边还有一个光头男子。

    那男人的长相并不像是东南亚这边的人,反而与我差不多。

    我这边刚刚给塞进来,那个男人便一下子站了起来,等牢房儿的铁门关上的时候,他便有些激动地说道:“我、我见过你,嗯,我见过你的,你叫什么来着……”

    <b>说:<b>

    对了,你是光头强,对吧?

    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