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牢狱之灾
    无论是我,还是李家湖,都大吃一惊。

    什么叫死得差不多了?

    那里不是集中营,而是监狱,监狱再黑暗,也不可能成批成批地死人,怎么这话儿听着那么吓人呢?

    这医生之前已经收足了钱,此刻也不讳言,冷笑着说你以为永盛监狱就那么简单?

    李家湖拱手作揖,说请尽管说。

    医生瞧见李家湖的态度,心里满意,说实话告诉你们,永盛监狱总共有五层,两层地面,三层地下,而在地下这三层,第一和第二层都还不算是什么秘密,关押的人呢,也多是一些必死无疑的人。这些人呢,基本上都是用来做器官移植的,也有的则是做成生物标本,至于第三层,则几乎没有外人能够进入,谁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也只是从停尸房的死亡记录里面看到的信息……

    李家湖听到,深吸了一口气,说怎么会这样呢?

    医生说永盛监狱分作三套人马,第一批是对外的,就是地面上那些工作人员,除了几个大头目之外,大部分人员是不知道别的情况的,而第二批人则是地下一二层,而第三层里面的情况,只有典狱长知道。

    李家湖深吸一口气,说那典狱长又是谁呢?

    医生盯了他一眼,说怎么,你想收买?

    李家湖说我只是想知道我女儿的情况,如果有得商量的话,钱不是问题。

    医生摇头笑了,说实话跟你讲,台面上的那个傀儡啥也不知道,背后的那个典狱长叫做哈多,你听过七魔王哈多没?缅甸最大的地下器官交易商,境内几个金矿和玉矿的拥有者,闵昂来上将的专业顾问,你觉得他会在乎这个钱儿?

    李家湖深吸了一口气,说居然是他?

    医生一脸高深莫测,而我则在旁边小声问道:“你认识?”

    李家湖说哈多我不知道,但七魔王却是赫赫有名,此人是缅甸长盛不衰的常青树,不管政坛如何变幻,他都是地下世界的大佬之一,有点儿像是旧上海的杜月笙黄金荣,名下的产业很多,大部分灰色产业他都有插手,十分的有名而且据说他是东南亚有名有数的高手。

    医生在旁边补充道:“镇国级高手。”

    我的天……

    李家湖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此说来,这件事情,是哈多主导的咯?

    医生摇头,说七魔王阁下日理万机,哪里有闲心做这事儿?我听到的消息,是哈多的弟弟普桑干的,据说他最近交了一个来自中国的朋友,然后得到一个消息,说那个村子里面有大宝藏,是关于生命和长生的,所以才会这般的激动……

    生命和长生?

    这个指的是五彩补天石么?只是五彩补天石已经化作了虫虫,那寨黎苗村里面,哪里还有这东西?

    怀璧有罪啊!

    医生说完这些,然后就没有再多有用的消息了,就连雪瑞的消息,也没有确认。

    做这件事情的,是哈多手下的上帝军,而这支部队太过于神秘了,即便是他这种身处于要害部门的人,也没有办法了解太多。

    医生走了,而且还带走了一箱子的现金,我没有问李家湖到底花了多少钱,因为我觉得他应该也不在乎这一点。

    他更在乎的是自己那个独生女儿,现在到底一个什么情况。

    李家湖在沙发前沉默了许多,然后抬头,看向了旁边的助手,开口说道:“有烟么?”

    助手一愣,说是雪茄么?

    李家湖猛地拍了一下沙发扶手,大声喊道:“烟,是烟,你们抽的烟,给我一支!”

    助手说李生你不是答应太太戒烟了么?

    李家湖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大声吼道:“给我,费什么话?”

    助手不敢再多言,从兜里摸出了半包烟,又把火机拿给了他。

    李家湖掏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过了好久,他方才从鼻子里喷出了烟雾来。

    这一口烟让他的情绪变得好多了,有些迷惘地说道:“杰米,你说我如果通过领事馆的外交手段,又或者是舆论新闻的办法,对这件事情曝光,然后给予当地政府压力,会不会有用?”

    助手苦笑着说道:“李生,这件事情我们不是讨论过了么?对方既然行事这般肆无忌惮,肯定是有把握的,如果我们这么做,他们只会尽早地消灭证据的。”

    消灭证据?

    李家湖对这句话反复琢磨了一会儿,越发地苦涩,将烟头按在了红木茶几上,然后双手抱着脸,浑身都在颤抖。

    他很难过。

    无声地哭泣了好一会热,李家湖方才想起旁边还有两个人来,回头望了一下我,然后说道:“陆言,你有什么办法?”

    我从医生离开之后,就一直在思索如何破局。

    说句实话,我听到那些无辜的村民被肆意屠戮的时候,心里面的悲愤并不比李家湖少。

    然而越是如此,我越发需要冷静。

    从我们对永盛监狱的初步了解,可以知道,这个地方处处都是法阵,想通过遁地术进入,这事儿很难,那么如何进入其中呢?

    特别是我需要知道那第三层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雪瑞到底在不在,蚩丽花婆婆在不在,虫虫在不在?

    又或者,这些人其实都已经战死了?

    什么都不清楚,就懵懵懂懂地闯入其中,这事儿从一开始就输了。

    然而当一个父亲向我问起这事儿来的时候,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我不想让他失望,心里面却又没有太多的好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开口了:“这事儿简单,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啊?

    李家湖瞧见他轻松的表情,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陆言,不知道这位是……”

    敢情他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我旁边这小屁孩儿。

    我咳了咳嗓子,说这事我的一朋友,屈老三。

    李家湖见我如此郑重其事地介绍,知道这人必然是有不凡之处,也不在意他的年纪,开口问道:“不知道屈小兄弟有什么见解呢?”

    屈胖三指着我,然后说道:“正面强攻进去,又或者秘密潜入,目前看来,我们的能力都还不够;不过如果是换一种办法,我相信陆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诧异,说什么办法?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永盛监狱关押的是犯人,你被抓进去,事情不就好办了?

    我说我被抓进去了,自由被限制,谈什么救人?

    屈胖三说你那天不是很牛波伊么,两百多斤的手铐脚镣的,随手一挣就脱了,只要不让那些人知道你的身份和修为,到时候你进入其中,岂不是如鱼得水?

    我说如你妹啊,你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么?要万一遇到什么高手,我到时候连反抗的办法都没有。

    屈胖三说你放心,且听我讲事情其实很简单,主要是将你先送到地下一层或者二层去,那么我们就需要在黑市上面发布一个消息,用与你血型特征配对的肝脏或者肾脏之类的数据,然后想办法把你送进去,再由医生帮着把你转下去;至于后面的事情,就得靠你来自由发挥了……

    我说这样做,很危险的,那地下肯定有法阵,我如果施展不了地遁术的话,问题可就很严重了。

    屈胖三斜了我一眼,说你不是口口声声地讲雪瑞是你的救命恩人么,咋地,怕了?

    我吞了一下口水,说怕倒不是怕,我主要是觉得……

    屈胖三满脸微笑地转过头来,对着李家湖说道:“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李生,联络医生的事情,还有把陆言送进永盛监狱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至于他这边,我还有一些东西要跟他交代,免得这小子真死在里面了,浪费表情对了,事不宜迟,要不然雪瑞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就麻烦了,现在可以么?”

    听到屈胖三的吩咐,李家湖慌忙点头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我立刻就去安排。”

    他匆匆站起,去打电话,而屈胖三则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进监狱里,所有的东西肯定都要被搜一遍,所以你隐匿气息的事情,就不能靠李道子的符箓了,我教你一行口诀,暂时隐藏三两天,应该没有问题。”

    我气急败坏,说你是不是准备接收我的乾坤袋,然后好跑路?

    屈胖三朝着我砸了砸眼睛,说哎呀,被你猜到了。

    瞧见这小子一脸疲赖的模样,我顿时就是一阵无语,叹了一口气,说行吧,生死就此一搏,拼了。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咋又想通了呢?

    我说还能咋办?就像你说的一样,雪瑞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总不能当一白眼狼,闭着眼睛不管事儿吧?

    难得我这般慷慨凛然,屈胖三好言安慰我道:“你放心,我不会走的。”

    我心中一暖,没想到他继续道:“不管怎么样,我总得留下来帮你收尸啊,你说对不?”

    我擦……

    我满腹怨言地跟屈胖三学了那套口诀,而这个时候李家湖也兴冲冲地走了过来,说他答应了,明天凌晨五点钟,就送你进去……

    <b>说:<b>

    又住进牢里去了,

    越狱准备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