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男人担责
    老廖那边的消息让我感到无比的震惊,就在一个月之前,当地政府军以勾结匪军的名义,向寨黎苗村发动了进攻,这一战不但出动了两千多人全副武装的军队,而且还联合了东南亚大大小小的几个黑巫僧联盟,在他得到的消息之中,甚至还出现了西方势力组织的影子。

    政府军携带了大量的火炮,在凌晨五点钟左右,毫无预兆地发起了进攻,大量的炮弹落在了寨黎苗村的地头上。

    炮火几乎将整个村寨都犁了一遍,这才开进其中。

    具体的情况老廖也不是很清楚,听说是死了很多人,没有死的,也被送到了看管最严格的永盛监狱。

    永盛监狱因为关押异见人士及恶劣的卫生环境而臭名昭著,其中一名较著名的囚犯是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而这一切的消息都封锁得相当严格,现在的外界,基本上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

    若不是老廖从事的行业比较特殊,估计也说不出太多的东西。

    我问老廖知不知道雪瑞的消息,老廖告诉我,说现在那一整片丛林都给人封锁了,他这边的力量有限,什么也不清楚。

    到底怎么回事?

    一直到挂了电话,我都还处于懵逼当中。

    寨黎苗村有多少人?

    我的记忆不深,但从那寨子的规模来看,至少得有两三百人吧?

    这样的寨子,说灭就灭了,而且还纠集了那么多的兵力,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啊,而在背后推动这些事情的人,又到底是谁呢?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落到了谷底去。

    这世道怎么就这么乱呢,一会儿那血案牵扯到了我那失踪叙旧的老哥陆默身上,一会儿虫虫又根本没有回来,再一会儿,寨黎苗村居然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到底怎么回事儿?

    听到我传达的消息,许老也感到十分震惊。

    这要是在国内,以前还好说,现在的资讯如此发达,这么大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了。

    不过到底是缅甸,不可能跟这边比。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我想去看看。”

    许老看了我一眼,说去看什么?

    我斟酌了一下,然后说道:“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我不确定虫虫是否知道了消息,直接就过去了,还是没有在;不过不管怎么说,寨黎苗村都是虫虫的家,那些村民都是虫虫的亲人,而雪瑞小姐和蚩丽花婆婆,则是这世间她最亲的人。她们出了事情,虫虫又不在,所以我想管。”

    许老说你真这么想?

    我说对。

    许老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雪瑞这个小姑娘我知道,她原来是天师道北宗罗恩平的弟子,后来一直跟随着白河苗蛊的蚩丽妹在修行,现如今也是一方大拿。在我看来,你的进步虽然神速,但与她比,却还是差了许多。她都出事了,你觉得你去有用么?”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再说了,我觉得这个也不是修为实力的问题,我过去,总也能够帮上一些忙的。”

    许老叹了一口气,说行,你有着一份心,我就觉得虫虫没有选错人。

    我诚惶诚恐地说道:“哪里,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尽一份力量罢了。”

    许老说我呢,太老了,又要守着这一分三亩地,就不陪你们去了,不过我这里有一个电话号码,是滇南局那边的一个人,叫做杨进,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他,原则范围之内允许的话,他会帮你摆平的。

    我连忙记住,口中复述了两遍,完了之后,小心翼翼地问屈胖三道:“你有什么想法?”

    屈胖三放下碗筷,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地,对大人我有想法?”

    嘿,这小人还得志了起来。

    不过此时此刻,我不得不顺着他的心意来,满脸讨好地说道:“那是,俗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觉得吧,我到底呢还是太年轻,经验不足,需要像您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在我身边,帮我把把关,这才是最正经的事情。您觉得呢?”

    屈胖三惊掉眼镜,说嘿哟,我倒是没有发现你陆言还有这样低的姿态,怎么着,这一次势在必得?

    我苦笑,说哪里是势在必得,主要是觉得自己能力不够,生怕耽误了别人。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要我去帮忙呢,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这里有两个条件,你得答应我。

    我连忙点头,说您讲,我洗耳恭听。

    屈胖三竖起了第一根手指,说第一,我们两个人之间,一切以我为主,大人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无条件的照办,不要问为什么,知道不?

    我说要是不合理怎么办?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接受不了?

    我举手投降,说别,我知道了,你说第二点。

    屈胖三又说道:“第二点嘛,俗话说得好,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

    啪!

    我终于恼怒了,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脑袋上来,使劲儿抱着他,说嘿,你小子想什么呢,能不能说人话啊?

    停、停、停……

    被我死命儿抱着,屈胖三大声求饶,说好吧,第二点要求就是,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不能对大人有任何攻击手段,得保护我,知道不?

    我说这还像是人话,行了,什么时候走?

    屈胖三指着地上摆放的碗筷,说先别忙,洗碗去。

    我说嘿,我就吃了半碗,还没吃完,你特么都吃了三碗,怎么叫我洗碗呢?

    屈胖三竖起了第一根指头,说道:“刚答应的话语,现在就忘了?”

    我翻了一下白眼,无奈地收拾碗筷,来到厨房一看我擦,这儿堆了这脏碗筷都快出锅儿来了是怎么回事?

    我满脸怨念地回头,许老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搓着手道:“我也不怎么会干家务活儿,帮忙的翠儿这几天下山了,所以……”

    呃……

    好吧,我无奈地将碗筷洗干净,还把厨房收拾妥当了,洗完了手回来,屈胖三已经跟许老谈完了事儿,背着小包袱在门口等我了。

    我诧异,说现在走?

    屈胖三说不然呢,人命关天,你还准备再等?

    我无语了,跟许老告别,然后骑着摩托车下山,离开了敦寨。

    回到了家,我又给父母解释了一番,准备出远门,然而这回我母亲就没有之前那般洒脱了,拉着我的手,一脸担忧地说道:“你还是别出去了,免得再来那么一回。你老娘我心脏不太好,可受不住……”

    我苦笑,说也不想,只不过真的是有事。

    母亲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说你哥陆默当年也是啥也不说就跑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叫我和你爹怎么办啊?

    我一想,嘿,对了,我手里面不是还有点儿钱嘛,拿点出来,当安家的费用,不是挺好的么?

    我这边琢磨着呢,母亲还在哭:“我想着吧,你现在估计也是没啥子工作,那天我都跟马局长说好了,问他们那儿招不招人,把你弄到公安局里面去,别说正式工,当个协警啊啥的,也挺好。人马局长挺痛快的,说只要你点头,直接特招你进局子里去,编制什么的,他帮你跑你看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我听到,心里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想着马海波你个老东西看着挺老实的,没想到在这儿给老子下套。

    你是活腻歪了,还是咋地?

    我心里面纵然有十二分的不爽,但还是知道在我父母的心里,不求我有多发达,只求我安安稳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最好,所以也不敢表露出来。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妈,不瞒你讲,我这事儿,就是帮马局跑的他跟我说,这事儿帮他办成了,编制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我母亲一抹眼泪,惊喜地喊道:“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了,你要不信,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我母亲说好,你打。

    呃,妈你对我到底是得有多不信任啊?

    不过这事儿到底还是没有为难到我,我当下也是打了电话给马海波,三言两句讲出来,那家伙倒也是个机灵人物,一下子就明白了,还帮我圆了个谎。

    有马海波帮我兜底,母亲这边就再也没有啥担心的了。

    我又提出来,说之前帮了一个朋友忙,人给了我五十万,这钱留我手里呢,怕花掉,就让我母亲帮忙保管,看看哪里需要花的,让她自己操心。

    母亲更是乐不可支,说这钱我给你留着,以后娶媳妇用。

    如此搞定了父母,我当天下午就订了票离开,乘坐火车赶往了滇南春城,然后又找到了许老提供的那个人,叫他帮忙给屈胖三办了一张身份证,并且坐上了直飞仰光的飞机。

    如此一番周折,即便是再火急火燎,也花了三天左右的时间。

    第四天早上,那个叫做杨进的人送了我们到机场,然而刚刚落车,我却瞧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那儿等着我。

    <b>说:<b>

    男人嘛,该站出来的,就得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