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章 风波诡谲
    这个人我认识,而且有过一面之缘。

    白合。

    应该是叫这么一个名字,亮司滩头,一袭白衣。

    她那一手剑法轻快飘逸,快得让人眼花缭乱,仿佛瞧一眼都喘不过气来。

    当初小妖与这人交手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有多厉害,但是当她坐在审讯台旁边的时候,我却凭空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来。

    这种压力无关炁场,而是一种心灵上面的压制。

    我知道她的背景,黑手双城七个最得意的手下之一,所谓的北斗七剑,她就占了一个名额,跟二春给我介绍的滇南余领导、臧边特殊部队的张励耘大校、东南局的掌舵人林齐鸣等人并肩而立。

    这样的人物,此刻居然出现在了审讯我的房间里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

    我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不过除了白合,黄菲和白处长也都进了房间里来。

    三人坐下,然后那白合眯着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我。

    白处长并没有介绍旁边的白合给我,而是清了清嗓子,说了个开场,然后讲道:“陆言,给了你这几天的时间,有没有想清楚一点儿?”

    我油盐不进,虽然白合的出现让我十分诧异,但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清白,点头说道:“想清楚了。书阅ぁ屋shuyueu”

    白处长一听,以为我要交代,咧嘴笑道:“那好,你讲一下那日的经过。”

    我说那天我在烟台的蓬莱县长岛旅游,真不知道你说的张家界索溪峪血案,好赖话说了这么久,你爱信不信。

    白处长听完,勃然大怒,正要拍案而起,结果却半途而止,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白合。

    白合被他瞧得有些不快,淡然说道:“白处长,你审你的,我只是总局派过来关心一下案情的,你主审,我旁听就是了。”

    白处长讨好地笑了笑,说好的,白督察你有什么话要问直接说啊,别拘束。

    白合皱眉,说不会,你继续。

    白处长跟白合讲了几句话,这才回过头来,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盯着我好一会儿,然后挤出了一句话来:“陆言,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对吧?”

    我说心底无私天地宽,说的就是我。

    白处长哈哈一笑,说好,好,你心底无私,你咬牙不认,不过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就容不得你狡辩了。

    说罢,他按了一下桌子上面的通话器:“带蓝天进来。”

    过了半分钟,铁门被人推开,有一个脑袋包裹得像木乃伊、右胳膊还吊在胸前的年轻人,被人扶着进来。

    白处长朝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我说道:“蓝天,你认一下,这个家伙,是不是那天在山道前袭击你们的两人之中,个儿高的那个男人。书阅ぁ屋shuyueu”

    那人在人搀扶之下,转过身子来,仔细打量着我。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不认识,于是坦然地坐在审讯专用的铁椅上面,与那人目光对视。

    我显得很平静,没有任何顾忌和担忧。

    那人足足看了我十分钟左右,却还是一直都没有说话,反倒是白处长有些坐不住了,出声催促道:“蓝天,怎么样,到底是不是?”

    蓝天皱着眉头,对我说道:“你能不能,站起来一下?”

    我耸了耸肩膀,抬了一下双手,向他示意起加诸在我身上的禁制来,说我没问题,你还是问一下白处长的意见。

    蓝天看向了白处长。

    我被死死地捆在了那焊在地上的铁椅子上面,动弹不得,自然站不起来,白处长听到,有些不耐烦,不过却还是挥了挥手,示意黄菲过去帮我开锁。

    黄菲过来,蹲在我脚下帮我开锁,我下意思地吸了一口气,这妹子的头发挺香的,有一股茉莉花的味道。

    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洗发水。

    开完锁,黄菲退回了审讯桌,而我则径直站了起来,平平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我这一站,蓝天立刻就摇了头,说不对,不是他,身高相差一点儿,那人没他高。

    白处长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朝着我的脚下望来。

    我穿着监牢里提供的塑料拖鞋,薄薄的底,没有增高的可能。

    这结果自然不能够让白处长满意,他下意识地问道:“你有没有可能看错了?又或者这个家伙那天晚上是有意识地缩着身子?”

    蓝天说道:“不,不会认错的。除了身高的差距之外,两个人的脸型虽然相像,但气质和精神都完全不同。”

    白处长坚持道:“不、不、不,蓝天你可能没有经验,我跟你说,像他们这帮人呢,气质啊、精神啊,甚至外貌,都可以随意改变的,你再瞧一瞧,有没有可能认错了?”

    蓝天还是摇头,客观地说道:“白处,我是华东神学院毕业的,经受过最严格的训练,别的不敢讲,一个人,我还是能够分别出来的。”

    这人斩钉截铁的话语让白处长所有的期待都落了空,而这一次的审讯则又是草草结束。

    我被人给押回了监牢,离开之前,我盯着白合,说了一句:“有人故意整我么?”

    白合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我。

    接着我被拽走了。

    再一次回到了牢房里来,宋无期瞧见我精神状态有些不错,便过来跟我攀谈,说咋样了,眉飞色舞的?

    我摸了摸脸,说有那么明显么?

    宋无期嘿然而笑,说看你面带桃花,是不是碰上什么好事儿了?

    桃花?

    白合是桃花么?不是吧,小妖姑娘可跟我说过,那家伙不男不女的,说不清楚到底什么性别呢……

    我自然不是什么桃花运,不过那个叫做蓝天的小伙子作为人证,倒是给了我很重要的支持。

    这帮人之所以将我带走协助调查,然后把我秘密关押在这里,凭的就是一张出自蓝天之手的素描画,然而现在他本人却证实了我并非凶手。

    那么,即便是没有许老出面,我出去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了。

    还有什么比恢复自由,更叫人高兴呢?

    即便是在百合突然出现的阴影之下,我也还是保持了一个不错的心情。

    然而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空气,闻到了一股香甜馥蜜的气味,焦急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结果双脚一落地,腿就有些软。

    我半跪倒地,结果瞧见临铺的宋无期居然瘫倒在了床上,对着我的侧脸处,有黑红色的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怎么回事,有人对这里放了毒雾?

    我感觉到了头晕目眩,赶忙拍了一下胸口,这个时候一股热流从心脏附近流出,很快那种浑身僵直酥麻的感觉就如潮水一般地退去。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在这守卫森严的监牢之中,居然有人放毒气。

    这是何等的大胆,如果没有人认可的话,谁能够做出这样胆大妄为的事情来?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思索一番之后,我没有再犹豫,张口大声喊道:“救命啊,来人啊,死人啦……”

    我这一声嚎,那监牢的铁门顿时传来了开锁的动静,我心中一喜,抬头望去,却见那铁门一开,居然有一道黑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然后一道寒光亮出,朝着我的面门刺来。

    此刻的我手铐脚在身,还带着一个两百斤的大铁球,不但如此,还被一根满是符文的绳索捆着。

    就这样,完全就是一个待宰羔羊的形象。

    不过就在那人冲到我跟前来的时候,我还是没有任人宰割,而是奋起反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那根束缚我行动的大铁球拽了开来。

    四两拨千斤。

    那根符文绳索束缚的是我的修为,但并不能够禁锢我筋骨之中的气力。

    我一边凭着那大铁球与这刺客周旋,一边大声地喊叫着。

    那人全身被一股浓黑的气息蒙住,看不清男女,手中的匕首又快又疾,而且诡异莫名,不但如此,上面传来微微的腥气,让我知道这上面定然是摸了致命的毒药。

    不过除了腥气,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是……

    我奋力挣扎着,僵持了差不多半分钟,甚至还拿铁球砸了两下那铁门,甚至还想将此人留下。

    那人见杀不了我,转身就朝着铁门外闪去。

    我追出门外,结果已经看不到人影。

    几分钟之后,看守监牢的人匆匆赶到,瞧见这里的状况,赶紧拿着通讯器联络外面,又赶紧将里面生死未卜的宋无期带离开去,并且四五把枪对准我,让我不要动弹。

    如此过了十几分钟,我瞧见白处长带着人匆匆赶到了现场,了解了情况之后,暴跳如雷,朝着监牢的管理人员破口大骂。

    他训了一通周围的工作人员,又找我问了几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匆匆赶了过来,附在他耳边低语两句,白处长不耐烦地挥手说道:“没看到我在忙么,什么许老鬼佬,不见。”

    那人脸色十分难看,尴尬地说道:“是总局的顾问,许映愚许老来了……”

    啊?

    白处长一对眼珠子几乎都要凸了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b>说:<b>

    事情闹大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