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章 不得其解
    汽车并没有往晋平方向走去,而是前往栗平。

    我坐在第一辆车的后车座,旁边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押着我,而我则静静地望着汽车的后视镜,瞧着屈胖三在我的视线里,渐渐地变得不见了踪影。

    一直到汽车拐出了村子,朝着栗平方向开去的时候,我都没有动一下,死死盯着后视镜。

    白处长坐在副驾驶室前,从后视镜里瞧见我的表情,笑了笑,仿佛为了轻松一下气氛,说那孩子是你的儿子么?

    我想起自己被人在父母面前铐上手铐的屈辱,忍不住就讥讽道:“这话儿你若是在他的面前说出来,或许见不到明天早晨的太阳……”

    被我这一番嘲讽,白处长的脸顿时就挂不住了,瞪着我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提醒你。

    白处长不屑地哂笑道:“就那一小毛孩子,能干嘛呢,说句实话,我也是看在你配合的份上,要不然连他也给一起铐回去协助调查,信不信?”

    我说白处长果然威风,不过我倒是忘记问一句,你是黔州省局的人?

    他点头,说对啊,怎么了?

    我说省局里面,我倒是认识几个人,能打一下电话么?

    白处长说知道害怕了?我跟你讲,老实交代好你的问题,否则找谁都不管用。

    我说杨操也不行?

    白处长说你还认识杨操?

    我说有过一面之缘。

    白处长冷哼一声,说想不到平日里素有专家之城的杨队长还有杀人犯的朋友。

    我说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能不能对人稍微客气一点?

    白处长冷笑,说出了杨操,还有什么人没,你一起说出来嘛……

    我心念一动,说总局赵主任算不算?

    白处长说哪个办公室的赵主任?

    我说哪个办公室我记不住了,不过被人都叫他袖手双城赵承风。

    刚才的杨操还只是让这人脸上挤出一抹冷笑,然而“赵承风”之名,却让这人一阵肃然,整个人的后背都坐直了起来,认真地盯了我一会儿,方才说道:“你们很熟?”

    我说有过一面之缘,他让我有事找他。

    白处长听到我这般轻描淡写的话语,只以为我是在耍他,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压低声音,说这么说,你还认识黑手双城咯?

    我讶异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处长说你们也有过一面之缘咯?

    我说那倒不是。

    白处长下意识地吞着口水说道:“那你们……”

    我说算是两面之缘吧,我们见过两次面的。

    艹!

    白处长终于爆发了,大声喊道:“小诸,把头套拿出来,将这家伙的脑袋给蒙上去。现在,立刻,马上!”

    在他的大声催促中,我旁边那个年轻人手忙脚乱地拿出了黑色头布套来,准备往我的头上罩来,我盯着前面的白处长,说道:“同志,我知道你过来抓我,是公事,所有的手续都办齐了,我也就不为难你;但如果你想在我面前摆官架子,又或者身上发泄什么的话,这就是私仇了……”

    白处长被我阴森的话语说得直皱眉,说道:“私仇那又怎么样?”

    我说公事我不怪你,私仇的话,我会让你的下半辈子,都后悔这个时候在我面前装波伊、耍威风的。

    呸!

    白处长一副大义凛然地呵斥我旁边那年轻人道:“你愣着干什么,吓到了?给他戴上啊,还要我教你?”

    我旁边的年轻人小诸连忙将我的头给套住了去。

    视线消失了,变得一片黑色,我安然自若地闭上了眼睛,在闭目养神之前,我淡然地说了一句话:“你叫白宇对吧,我记住你了。”

    白处长听到,顿时就怒了,大声骂道:“记住又怎么样?你落在我们的手上,还敢嚣张?”

    我没有再答他话儿,闭目睡了过去。

    我被一路带着,先是国道,然后上了高速,最后又下了国道,我估摸了一下,应该是到了州里面去。

    到了最后,我被带到了一处特殊的监牢之中,周遭都有着一些让人不舒服的气息,而加诸在我身上的禁锢也变得多了起来,不但有手铐脚镣,而且脚镣之上还拖着一个两百斤的铁球。

    最后我被安排在了监牢的一个单间里面去。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方才被取下头套,打量了一下,这监牢昏暗低矮,仿佛在地下很深的地方,而门口低矮狭窄,那铁门足有半掌的厚度。

    它关上门的时候,十分沉重,有一种让人牙酸的声音。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这监牢里面居然还有一个犯人在里面,当铁门被关上来的时候,这个人应该就算是我的狱友了。

    我看那人的时候,他也抬起了头来,冷冷地看着我。书阅ぁ屋shuyueu

    那人一脸刀疤,横七竖八的,整个人就好像是封起来的布娃娃似的,左眼也没有了,一个黑窟窿,唯有右眼留着,三角眼,露出了细碎的精光来。

    他一脸凶相,对我的到来也显得十二分的不欢迎。

    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到了我脚下的两百斤铁球上面来,突然间一咧嘴,哈哈大笑道:“嘿,给防得够严的啊?”

    我没有答话,缓步走到了监牢左边空着的床铺上来,坐下。

    我这边不理人,那人的眉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他盯着我,说道:“嘿,小子,跟你说话呢,跟我装什么聋哑人?”

    我这才抬起头来,不咸不淡地说道:“按理说关我们的地方,应该没有这么多人啊?怎么连单间都给不起?”

    独眼龙指着墙头角落的监控器说道:“房间倒是多得很,不过像这样配置齐全的地方倒是不多你小子到底犯了什么事情,还给带个一百公斤的大铁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链球运动员呢……”

    我点头,表示了解,伸手往墙上摸了过去。

    那墙上有很强的炁场波纹浮动,显然在这房间里面,有许多禁锢,让人一时半会儿走脱不得。

    这是我并不喜欢的,本来我觉得自己凭借着地遁术来去自如,没想到他们竟然有这般的准备,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没有说话,也客客气气的,那独眼龙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去,指着我的鼻子说道:“问你话呢!”

    我心情烦乱得很,径直躺在了床上,然后说道:“我有点儿累,不想说。”

    独眼龙霍然就站了起来,相比全身镣铐的我,他就双手之间有一个铐手的铁链,手与手之间有宽松的铁链,倒也不会印象他正常的动作。

    所以他觉得自己优势挺大,便准备给我讲一讲先来后到的监狱规则来。

    他伸手,一下子就朝着我这边抓了过来。

    我抬了一下脚,让铁球与我小腿之间的链子挡在了独眼龙的手上,然后问道:“想干嘛?”

    独眼龙喷着粗气,冲我说道:“交你点儿规矩。”

    我说你别动手动脚的,先问一句,你的规矩,是谁的拳头越大,就谁说了算,对吧?

    对!

    独眼龙一声大吼,然后挥拳朝我的鼻子这儿砸来。

    这是要给我教训。

    我看向了角落处监控器的摄像头,发现这家伙粗中有细,居然提前找了块布,将那东西给遮住了。

    这般处心积虑,肯定不是因为我惹到了他,而是有人出了门路,准备摆平我。

    我在瞧见那一拳的时候,脸上却挤出了一份微笑来。

    对方想打我,而我也是瞌睡了送个枕头上门。

    我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准备发泄呢。

    当那拳头即将砸到我的鼻子上面时,我骤然出手,先是抓起一根铁索,猛然缠住了那人的手,然后抓着他的脑袋,往墙上猛然砸了过去。

    砰!

    我能够听到墙上隐隐传来的金属之声,知道即便这墙壁不是钢板,但里面绝对有金属填充物在,保证着牢房的稳固。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更加低落了去,手上并没有停,将独眼龙的脑袋不停地撞到了牢房的墙壁上去。

    我一直恶狠狠地砸了十来下,弄得那人都昏迷了过去,方才罢休。

    我扔开了那人在地上,然后躺在床上眯了起来。

    如此一夜就过去了,次日,有人将门上的窗口打开,对我说道:“嫌疑犯陆言,提审。”

    我说哦,好。

    那人喊道:“嫌疑犯陆言,限你十秒钟内靠墙站好。”

    我照着做,便听到铁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人探进了头颅来,显得十分谨慎,瞧见我坐在床上不动弹,方才放心,开门走了进里。

    结果他一开门,就瞧见躺在地上的独眼龙,顿时就是一惊,大声喊道:“你对他做了些什么?”

    我淡然说道:“不知道,他也许是喜欢躺地上睡吧?”

    那人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朝外面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人过来查探独眼龙的伤势,而最开始那人却押着我,一路走过了甬道,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

    我被人安置在了一个铁椅子上面,光禁制都有里三层外三层。

    我等待了半分钟左右,香风一阵,却有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制服女,跟着白处长走了进来。

    两人坐定之后,那个制服女主动跟我打招呼:“你好,我叫黄菲;这是我们白处……”

    <b>说:<b>

    你能讲一讲那一起血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