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章 嫂子
    重新出现在蓬莱岛九丈崖,洛小北看向我的眼神有些古怪,许久之后,她方才开口说道:“谢谢你,我走了。书阅ぁ屋shuyueu”

    我指着屈胖三,说你不跟他一块儿?

    洛小北摇头,说他不肯跟我走,我何必自找没趣呢?

    屈胖三一脸委屈地说道:“小北姐姐,我若是跟你走了,然后爱上你了可该怎么办?”

    洛小北噗嗤一笑,说你说什么瞎话呢?你才多大一点儿?

    屈胖三梗着脖子说道:“爱情就是爱情,与年龄无关,与性别无关,与种族也无关……”

    他的插科打诨倒是让洛小北收拾好了情绪,然后认真地对我说道:“陆言,之前的事情,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和小聪明,或许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至于那毒龙壁虎的心脏,多谢你,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够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

    洛小北所说的毒龙壁虎心脏,其实就是我在蝴蝶谷时弄到的一小玩意儿,我当时都没有在意,随手扔进了乾坤袋中,没想到这玩意居然就是洛小北一直找寻而不得的东西。

    对于洛小北,我说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但依韵公子却是一个让我仰慕的人物,看在他的面子上,我终究还是没有在这上面为难。

    我很慷慨地将这玩意给了洛小北,毕竟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想起五哥,也就是杂毛小道的小叔,他手臂也有类似的问题,我还是留了一小半。

    这东西的功效神奇,即便是一半,应该也能够解决洛小北的问题,所以她倒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辞别了依韵公子和安,以及藤族和小香港的众人,我们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深夜离开了,依旧是当初出现的那一片区域,而洛小北也是投桃报李,将来往这荒域和九丈崖之间的方法告诉了我们。

    这事儿固然是需要依靠据说是东海蓬莱岛前辈铸就的法阵,但也还是依靠天时。

    对于这个,屈胖三大包大揽地告诉我,他全都知道,小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家伙越来越信任了。

    他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我们在九丈崖跟前,与洛小北辞别,瞧见她身形轻逸地飘飞离去,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

    一开始我们见面的时候,她对我一直很瞧不起,直以为我是她姐姐派过来的小跟班儿。

    及时后来知道了我与陆左之间的关系,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发生了陡然的变化,先是我亮出了手段,获得了临湖一族的信任,紧接着又在蝴蝶谷中断然逃离,随后又与藤族蚩老爷子联手对抗临湖一族,甚至连她的靠山蒯梦云都被算计了去。

    至于后面眼花缭乱的变化,更是让她目不暇接,随着我一点一点地站住了脚跟,她却给临湖一族的人当做了奴隶抓了起来。

    若不是依韵公子从我这儿得到了消息,说不定她还没有被救出来。

    最后我引雷劈死了钊无姬,又将临湖一族的聚集点划作了我的私人领地,就连她梦寐以求的东西,在我这儿,也只不过是一扔角落的小玩意,这个时候,她方才晓得认真地审视起我陆言这个人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越了解,越觉得不可思议,却又不得不佩服。

    洛小北对我态度的转变,也代表了我在荒域之中一点一点的变化,虽然这些变化并不是肉眼可以看到的,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知。

    而最让我深有感触的,则是与钊无姬的那一战,当天雷砸落下来的时候,我心中突然间就生出了一种俯仰天地的强烈感悟。

    我知道自己拥有了一种改变世界的力量,而这机会,不但是那个老道士给的,也是屈胖三给我的。

    他布置了一切,却将最关键的部分,交给了我。

    小人物改变世界,而在那一刻,小人物也终于有了超越常人的见识。

    这才是我对屈胖三尊重的原因,当然,这尊重只是心里面的,表面上我也不能太惯着这孩子,免得他骄傲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去。

    熊孩子,该教育的时候,还是得教育的。

    洛小北走了,屈胖三蹲在我身后,说唉,咋了,舍不得么?咋眼珠子都直了呢?

    我说你哪只眼睛瞧见我眼珠子直了?

    屈胖三说你不会喜欢那小娘皮吧?不应该啊,我感觉你应该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啊?

    我也不当这家伙是小孩儿,直言说道:“我有女朋友的,好吧?”

    屈胖三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说真的么?咱嫂子长啥样?

    我没好气地说道:“咱嫂子?你这小子一向不都是牛皮哄哄的么,啥时候认我当哥了啊?”

    屈胖三涎着脸说道:“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这不是应该的么?”

    我擦……

    对这个疲赖的熊孩子,我也是无语了,一阵翻白眼,结果他又问了,说怎么样,接下来该干嘛去?

    我说你确定跟我走?

    屈胖三说还能咋地,老子又没钱。

    我说那行,我得先联系几个朋友,然后看情况再说。

    说罢,我也带着屈胖三离开了九丈崖,在岛里走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