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尾声
    临湖一族的投降并没有出人意料,不过这般爽快,几乎没有什么拖拖拉拉的反复出现,倒是让我有些惊讶。

    毕竟在许多人的心里面,临湖一族完全就是一群恶狼,好斗得很,在这穷途末路之下,狗急跳墙才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背负着沉重血债的他们选择这般臣服,实在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

    瞧见临湖一族鱼贯而出,几个临时组成的中层举着一片白布,上面写着乞降书,带着黑压压的人群跪倒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看向了不落长老。

    华族能够在荒域这一带成为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们对于人性的把握,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庆幸同意了华族的建议,从而引来了真正的和平。

    作为联军盟主,我接受了临湖一族的投降,并且宣布了几件事情。

    首先,解散临湖一族的现有体制,打散临湖一族的人员,一部分有过血债的成员将迁往华族领域,接受华族监督,进行五年到十年不等的劳动改造。

    其次,临湖另一部分人员,将并入前来的各族之中,作为他们的损失补偿。

    最后,临湖原址之上,留有的其他人员,将成为我的私人领地,而这一领地将成为与华族具有战略结盟的地方,开放成自由市场,供各族人员再次进行自由贸易,而藤族将作为我委托的监管人员,管理此处,另外参与此战的各族都将派出一至两位的监管员,驻扎此地。

    这是来的路上,我与华族和荒域各族协商沟通之后的结果,本来我并没有准备出这个头的,但是作为“轰杀”钊无姬的英雄,除了我之外,别人也没有这个资格。

    华族的不落长老也对我不断劝告,我想着既然如此,就把这事儿交给藤族给我代管算了。

    我此番离去,不知道猴年马月方才会回来,留一份遗产给藤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我宣布了这事儿之后,临湖一族所有人都匍匐于地,表达了无条件的服从。

    随后我找了那几位临湖一族的中层了解,方才知道他们之所以这么爽快的投降,是因为钊无姬之前将与她亲近的所有重臣全部都给祭祀了去,临湖骨头最硬的主战派几乎被一扫而空,留下他们这帮人在这里惶恐不安,生怕哪一天钊无姬将他们也给祭祀了去。

    所以钊无姬的死讯,对于他们来说,无疑也是一种解脱。

    再说了,此刻的临湖一族,有许多族人其实也是被战争兼并而来的,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种族。

    所以只要有华族的担保,他们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经此一役,临湖一族正式消失在了荒域的历史场合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占据东南的自由贸易港口,而它的名字,则被某位怀揣着恶趣味的小胖子定名为“小香港”。

    呃,没错,就是这么一个名字,尽管荒域的众人都不了解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听到这话儿,无论是依韵公子,还是洛小北,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脑洞开得真的是有些无厘头了。

    不过屈胖三这家伙在这一次事件之中表现出来的功劳,那绝对是杠杠的,对于他的坚持,我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咬牙认了这名号。

    隆重的投降仪式之后,经过简单的梳理,大伙儿各自找回了族人,又分过了脏之后,便是盛大的庆功大会。

    大家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从临湖一族的库房里搬出了大量的美酒好肉,然后点燃了篝火,无数人载歌载舞,从早上闹到晚上,那叫一个恣意欢谑,歌声都能够传到好几里地之外去。

    我则和各族的领导在原来临湖一族的主殿那儿商量起了后续的事情来。

    如此忙碌了两天,我一声令下,将祭祀临湖邪神的神庙给推倒,算是将临湖一族最后的一点儿痕迹给抹平了去,而华族的不落长老也离开了,回去与族中磋商小香港开市的相关事宜。

    在这一点上面,小香港肯定需要得到华族的支持,方才能够在这块区域立足下来。

    所以不落长老虽然离开,但是却把龙云和一半华族精锐给留了下来。

    我送走了不落长老,紧接着又把前来参与会战的各族送走了去,而与华族一般,大部分的族群并没有全部离开,而是留下了一半左右的族人在此地,然后其余人则回到部族那边去汇报这好消息,并且约定在半个月之后,众人再一次齐聚临湖,参加小香港的开市。

    不过他们的离去,使得一度热闹到让人头疼的临湖村落稍微地恢复了一些秩序,我也终于有了空闲的时间来。

    虽然依旧有着各种各样的麻烦事情,不过我把这些都推给了蚩野和藤族的其他长者。

    经过私底下的交流,我觉得蚩野是一个堪比蚩隆一般智慧的长者,而且他最擅长的并不是修行,而是在于经营和发展上面来。

    我相信安在蚩野的辅佐之下,应该可以管理好这个地方。

    闲下来的我终于有了时间,找到了在养伤的依韵公子,问他接下来的打算。

    他告诉我,说他暂时不会回去,不过如果我准备离开的话,他希望我带着小北一起走。

    我苦笑,说我根本不知道来路,要走,也是洛小北带着我走。

    依韵公子微笑,说都一样的。

    我说既然你不离开的话,那么就在小香港多住一段时间,也帮我给参谋一下,看看如何建立起一个比较有效而适合的制度来,而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帮忙这边摆平点事儿。

    依韵公子说要是小香港真的碰到什么事儿,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不过指手画脚的事情,还是免了你干嘛不自己留下来?

    我苦笑,说我在那边也有一摊事儿,这且不说,屈胖三那小子也一直在催着我回去呢。

    依韵公子笑了,说屈胖三这小家伙可真是个宝贝,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你挺不错的,你们可得好好处着;他人小,可能有些任性,不过本事却大得很,没看到这几天小北一直都围着他转么,就是因为他随口说出的法阵和见解,都能够让小北这个自诩天才的家伙受用无穷……

    我说洛小北这几天天天跟屈胖三黏糊在一起?

    他说对啊,怎么了?

    我说呃,没有给那小子占便宜吧?

    依韵公子:“……”

    跟依韵公子交流完毕之后,我又找到了华族留在此处的最高领导龙云,跟他商量起了协防的事情来。

    临湖一族虽然投降,又被肢解成了数块,基本上很难发生变故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有些阴谋家心中不服,在暗底下弄事的话,只怕藤族未必能够压得住阵脚,这个时候,就需要华族这边提供一些无力支持了。

    而作为华族武力的代表,龙云的支持就显得很重要。

    不过因为这些天来加诸在我身上光环的缘故,龙云对我是十分的客气,而且两人毕竟有过生死之交,所以其中还带着一些亲切,对于我的要求,他也表达了最大程度的支持。

    我忙完了一圈儿,终于歇了下来,这时安又找到了我来。

    我对旁人,总是集中精神,全力以赴,然而在安的面前,却显得无比的放松,微笑着招呼她,闲聊几句,安突然问我,说陆大哥你准备走?

    我点头,说对啊,等小香港开市过后,我应该就会走吧。

    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说你能不能不走啊?

    我说不走不行啊,我本就不是这儿的人,在那边还有许多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儿吧?

    安犹豫地说道:“可是、可是……”

    我瞧见她眼睛一下子红肿得跟一个桃子似的,心中一软,柔声说道:“安,我知道你舍不得陆大哥,不过有些事情,终究是没办法的;不过你别担心,我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回来的,而到了那个时候,陆大哥希望能够瞧见一个坚强独立、勇敢顽强的安,一个繁荣昌盛的小香港,可以么?”

    听到我的激励,安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嗯,我一定会的。

    接下来的日子,我一边安抚众人,一边召集有名望的这些人组织讨论小香港的一些章程,好在华族这儿也留有熟悉的人在此,事情倒也还算顺利。

    半个月之后,华族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加上各族前来的队伍,使得小香港正常开市,显得格外热闹。

    小香港在众人的努力之下,逐渐走上了正轨,而我也与洛小北商量好了归程。

    临行之前,我与诸人都打好了招呼,安这回倒是没有再哭,而是很坚强地跟我说,等我下一次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发现小香港变了大模样。

    我将乾坤袋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准备将里面所有的现代物品都留给安,也算是一点儿支持。

    就在我整理东西的时候,洛小北带着屈胖三走了进来。

    然后她瞧见了一个拳头大的玉质肉团,整个人都愣住了,浑身激动得直颤抖。

    <b>说:<b>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