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全世界都在等待
    大片的黑色火莲绽放,一朵变两朵,两朵变四朵,四朵化作数十朵,朝着这边蔓延而来。

    那些黑色火莲十分诡异,就算是在这如注暴雨之中,也没有办法浇灭,反而如同那火上添油,更加旺盛起来。

    我艹!

    瞧见这火焰即将把整个野林子都给吞没,葬送于火海之中,而屈胖三所有的布置不知道会不会付之一炬,我的心中一阵慌乱,忍不住就爆出了粗口。

    我抽身向后狂退,那火焰迅速蔓延,将小半野林子都葬送于火海之中,我哪里敢有半点儿犹豫。

    不过转身就跑,并不是我的性格。

    钊无姬瞧见了我脸上所表露出来的惊慌,足尖轻点,便倏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在她的眼中,我是一个煞星。

    原本只是想招揽过来,当做是部族里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然而没想到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打算,不但损失了差不多一个狩猎队,而且还有两名爱将死掉。

    我不知道蒯梦云和荆可在这老妖婆的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地位,却知道被称作临湖一族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自然有着其重要之处。

    然而这不过是开始,最大的噩梦是在后来的蝴蝶谷。

    临湖一族最精华的人员,在那儿全部都葬送了去,就连她自己都身受重伤,那一次的损失,临湖一族几十年都未必能够喘过气来。

    临湖一族在荒域之中,是出了命的蛮狠,东征西讨,灭族无数,这是建立在强权和武力之上的。

    一旦失去了这些,她所领导的临湖一族毕竟变成过街老鼠,被众人追打。

    那将是一场灾难,而避免这灾难的办法,就是将我这伙始作俑者给抓到,并且公开处决,好好扬一扬临湖一族的威严。

    这才是破局之法。

    钊无姬对我的恨意达到了极度的巅峰,正因为如此,她方才害怕我再一次的逃离,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将会变成一个大笑话,而临湖一族,也将面临灭亡的境地。

    所以顾不得那黑莲业火烧掉整个野林子,她便冲了过来。

    然而当她一冲入火场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周遭的空间陡然一转,无数的炁场变换,天地颠倒。

    火焰依旧蓬勃灼热,然而这空间却仿佛被剥离了出去一般。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头上的暴雨已然如同瓢泼,火焰吞没着稀疏的林子和野草,世间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真实,但她却有一种被困住的恐惧。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这种恐惧了,即便是上一次从天空跌落,她也没有这般心跳加速。

    我在林中狂奔,突然间感觉到身后的钊无姬并没有如预料之中的赶过来。

    我回过头来,瞧见她居然抽身脱离了这片火场。

    她想走。

    就在此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捏足了腔调的炸响:“钊无姬,既入我门,那就乖乖坐下来吃茶,咋又要走捏?你以为我这里是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咩?”

    砰!

    在这样的话语之中,钊无姬冲到了树林边缘来,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毫不犹豫地向前拍了一掌。

    巨大的震动从她的前方轰然传来,然而那雨幕之中,一阵波纹潋滟,外界的事物居然骤然模糊,仿佛这野林子化作了一个牢笼,将这里面的所有人与事物,都锁在了里面来。

    砰、砰、砰……

    又传来了几声杂乱的炸响,一声比一声更加磅礴,然而钊无姬终究没有破开法阵的屏障。

    她的确是厉害,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她那一掌能够将我给直接拍死了去。

    但即便如此,她也终究不能够与这天地自然为敌。

    唐吉坷德对风车,有什么意义?

    明白了这一点,钊无姬陡然转过身来,身边的黑雾腾腾,狐媚的锥子脸变得格外狰狞,青筋冒出,厉声喝道:“你是谁?”

    那人淡淡说道:“我们应该见过面,宝贝,你比之前漂亮多了……”

    宝贝?

    听到这话儿,我感觉面前掉了一地的节操,而钊无姬在一瞬间也明白了过来,冲着前方的空地说道:“你就是那个小屁孩儿?”

    屈胖三悠悠说道:“然也。”

    钊无姬怒气冲冲地吼道:“入这阵中,那又如何?难不成你们还有本事拿捏我么?装神弄鬼的东西,我要将你们所有人,都给杀掉,让这荒域的世人瞧一瞧,这天下,到底谁才是不能招惹的人!”

    她猛然扭转过身子来,将双手一托举,无数苍白的脸孔腾空而起,纠缠在四周,然后朝着四面八方飞了过去。

    而她则朝着我这边飞来。

    随着钊无姬的快速冲来,我感觉到一大股的黑莲业火也跟随着一起扑面而来,那些树木在一瞬间变成了冲天的火柱,热力宛如狂潮,火舌吞吐,席卷而来。

    好恐怖的气势。

    我又要逃离,这时耳边却传来了屈胖三坚定的声音:“站着,别动。”

    我心中一动,没有再动弹,却见那钊无姬在我十米开外的地方骤然停住,而那些火舌朝着我这儿卷涌而来,眼看着就要将一切吞没,结果如注的暴雨在此刻却变得格外冰冷。

    雨幕将一切火势都给隔绝,那黑莲业火居然没有能够再蔓延过来。

    不但如此,有源源不断的灼热之力生出,那黑莲业火居然开始变得明亮,如同正常的火焰一般。

    钊无姬的脸色终于变了,一字一句地问道:“好一招化虚为实的手段,若是没有对这世间万物深入内里的了解,是不可能通晓此法的,你当真是一个人物。”

    得到对手的赞扬,这实在是一件很涨面子的事情,那屈胖三也显得有些得意,哈哈大笑道:“嘿嘿,让你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做……”

    “屈胖三!”

    我瞧见钊无姬的脸色十分阴沉,眼珠子一转,心道肯定有鬼,忍不住大声提醒。

    然而听到我的话语,那家伙却是怒火攻心,毫无风度地破口大骂道:“胖你妹,老子这个是婴儿肥好不好?给我点儿时间,我长高了,发育了,就能够瘦下去陆言你大爷,你要是敢再叫我屈胖三,我就……哎哟!”

    就在他这一顿气急败坏地唠叨之中,突然间传来了一声惨叫,我瞧见钊无姬骤然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屈胖三想要出风头,却没有想到钊无姬根本就是在找寻他的方位。

    那老妖婆是个人精,自然知道主持这法阵的,是那个豆芽菜儿一般大的熊孩子。

    虽然这事儿理解起来有一些难度,不过像她这样活了几百年的老妖婆,离奇的事儿见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也不差这么一件。

    她在短时间内,已经分清楚了主次,明白只要将这熊孩子给搞定,所有的一切麻烦,都将迎刃而解。

    出手!

    我听到了一声惨叫,心脏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对那个小东西担心得要死,然而很快就松了一口气。

    那个家伙骂骂咧咧,污言秽语不要钱地批发出来,大部分意思,是他想和这位临湖一族的族长发生一些比较亲密的关系,甚至还想跟她的先辈发生同样的纯洁友谊。

    这话语,就连我这经历过许多世事的家伙听起来都有些面红耳热,真不知道这话儿是怎么出自于这个三两岁的小屁孩儿之口。

    不过他这样的话语,显然也成功激怒了那位位高权重的老妖婆,对他好是一通撵,弄得鸡飞狗跳。

    我朝着声音发出来的地方飞奔而去,然而他的声音十分漂浮,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让人摸不清头脑,正当我像一个无头苍蝇四处找寻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叫我:“陆言,过来。”

    我回头一看,却见洛小北在一棵大树后面朝我招手。

    我冲过去,瞧见洛小北和依韵公子都在,不过那依韵公子躺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而洛小北则不断挥动着手掌,拨动着面前的千丝万缕。

    那些千丝万缕是绑在树上的红绳,每动一下,我就感觉到空间之中有一处变化。

    我走了进来,却见洛小北往左一挥,我进来的那一面顿时就是一阵模糊,然后出现了两个前后追逐的人影。

    是屈胖三和钊无姬,两人一逃一追,显得十分火热。

    我先是查探了一下依韵公子,发现气息犹在,只不过是昏迷过去了,便站了起来,问洛小北说道:“现在什么情况?”

    洛小北没有回头,不过脸上却是一阵激动,语气狂热地说道:“他真的是一个天才,也只有这般的天才,才能够相处这般的玄妙法阵来,天啊……”

    我说现在怎么办?

    洛小北一阵眼花缭乱的拨动之后,猛然回过头来,盯着我说道:“他去消耗钊无姬了,他告诉我,他撑不了五分钟,如果你不准备好,我们所有人就都得死了那个位置……”

    她一挥手,前方出现了一片空地,然后对我说道:“就在那里,他帮你引过来。”

    我与洛小北的双目相对,感受到了她宛如癫狂一般的情绪。

    该我了啊?

    我深吸一口气,走到了前方的空地上,然后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钊无姬,你是时候为了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了。”

    我手往怀里一抹,抓出了七把木剑来。

    <b>说:<b>

    小佛切实也只是婴儿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