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再度相逢
    瓢泼的大雨一下就是一整夜,而一直到清晨,屈胖三都在带着我熟悉他布在野林子里的法阵,告诉我哪儿是生门,哪儿是死门,如何触动法阵,如何锁定对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的神剑引雷术刚刚成型,一来威力并不大,二来准头也不行。

    他必须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对我的神剑引雷术进行补充。

    一路过来,我浑身被浇得湿漉漉的,落汤鸡一般,在泥土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反观屈胖三,此人滴水不沾,那如注暴雨倾泻在他的身上时,居然自动朝两边滑落而去。

    与此同时,他居然能够轻点足尖,让重量凝聚于一点,轻飘飘的,仿佛羽毛。

    他即便是行走于泥地之中,也不会沾染到半点泥浆。

    在他身旁,我完全就是一个泥腿子,而他则是风度翩翩的谪仙,就好像是仙人的童子转世。

    我在旁边瞧得既羡慕又嫉妒,五味杂陈,简直是没法子说了。

    暴雨在清晨时分终于停歇了,不过天空依旧阴霾,云层低低的,让人的心情也变得分外沉重,不过空气倒是清新了许多,让人吸一口气,感觉肺部一下子就舒张了开来。

    反复讲解和巡察之后,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把握。

    而即便如此,我的心中,也还是震撼如初。

    如果有得选择,我宁愿一辈子都被这个小家伙欺负,而不想他变成我的敌人。

    太卑鄙、太无耻、太阴险了。

    这就是我对屈胖三的直观印象,我觉得如果他真的有一天想对付我,一定会有一百零八种惨烈的死法在等着我,想想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书阅ぁ屋shuyueu

    终于,当枝头的荆棘鸟发出第一声啼鸣,我们出发了。

    两个人,其中还有一个豆芽大的小屁孩儿,这样两个人,居然胆敢去挑战那在荒域之中臭名昭著、叫人闻风丧胆的临湖一族,说出去都没有几人胆敢相信。

    但事实便是如此。

    不但如此,而且我们的心中还有着满满的自信。

    很快,我们遇到了第一批人。

    差不多有十人,从离临湖村落还有二十多公里的一处白雾中冲了出来,瞧见了我,脸色大变,先是哇啦啦地一阵大叫,紧接着呈扇形一般,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很快,他们就将我们给围住了,为首的是一个我很眼熟、却叫不上名字来的家伙。

    他满眼怨毒地看着我,大声吼叫着,不过我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屈胖三抱着胳膊,狂妄地说道:“去吧,皮卡丘!”

    我愣了一下,说啊?

    屈胖三挠着头,说哎呀?我说的是什么啊,怎么感觉怪怪的我的意思是,这些人,你搞定吧,大人我就不出手了。

    我一脸郁闷,而那帮人却是已经杀了上来。

    当第一人提着石棒,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时,我在那一瞬间拔出了破败王者之间,然后在他的腹间划出了一道伤口来,紧接着一个背刺,将此人给摆平倒地。

    干净利落,我很满意自己的手段。

    这是我在荒域这些天来,所学到的一些新东西,包括自信。

    不过很快我就陷入了重围之中,敌人和兵器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让我不得不拼力抵挡,然而可气的事情是屈胖三这家伙根本就不管不顾,置身事外。

    他就是一屁眼大的小孩儿,长得粉嘟嘟、肉乎乎的,一看就无害,虽然这帮人里面也分出了一人过去抓他,但两人你追我赶,就好像是捉迷藏、过家家似的,狗日的居然还有空给我喊“加油”……

    不过面对着这一大帮子人的进攻,我也没有太多的畏惧。

    长剑在手,我施展出了耶朗古战法,再融汇了修行以来学到的诸般手段,整个人感觉好像融入了这样剧烈的厮杀之中去。

    很快,我将这围攻给一一化解,然后不断有人倒下了去。

    当最后只剩下了两人之时,他们互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逃,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我并没有追赶,而是一屁股坐在了一具尸体上,不断地喘着气。

    其实我可以选择更加省时省力的手段,比如叫出小红来。

    然而我并不愿意。

    我坚定地认为,自己应该可以变得更加强大,所有的一切,都是对我的磨练而已。

    强者之心,就需要在这样的生死磨砺之中养成。

    我们休息了十分钟,又有人走了过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的心情紧张,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剑,然而瞧见来人的时候,我却是莫名松了一口气。

    那个男人瞧见了我,也是展颜一笑,对我说道:“好久不见。”

    我点头,冲着他说道:“尚先生,好久不见,你怎么跟小北姑娘走到一起来了?”

    来人正是之前在华族那儿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尚晴天,而在他身边,还有一人,居然是和我一同来到荒域的洛小北。

    不过此刻的洛小北显得有一些狼狈,神情憔悴不说,而且走路的时候还一瘸一瘸的,仿佛受过什么伤,瞧见我,表情复杂之极,抬头看了一下尚晴天,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表……尚大哥,你们认识?”

    尚晴天微微一笑,淡定自若地说道:“若不是陆小兄弟的提醒,只怕我还不知道你来了这里,也不会把你从那牢笼之中救出来。”

    我听到,有些难以置信,对洛小北说道:“你居然还跑回临湖一族那儿去了?”

    洛小北被我这么一问,小脸儿顿时就憋成了猪肝色,怒气冲冲地瞪了我一眼,委屈地喊道:“若不是你勾结异族,残杀临湖一组的狩猎队,我又怎么会被临湖一族给抓起来,受尽那般屈辱?”

    我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临湖一族准备对我动手,我不可能束手就擒;当初我也提醒过你,准备让你跟我一起走的,你偏不信,却去相信那帮豺狼,我有什么办法?”

    洛小北委屈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说若不是你私自出头,炫耀你的医术,他们怎么会对你生出觊觎之心呢?

    我被她骂得有些不爽,皱眉说道:“若不是你对他们说我是你的奴隶,我又如何会自己出头呢?”

    洛小北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奴隶就奴隶,忍一下你会死么?”

    我铿锵有力地回应,说男儿生于世间,自有铮铮傲骨,宁可站着生,不可跪着死;若是换了你去做奴隶,你会愿意?

    洛小北听到,情绪崩溃了,手一摸,却从腰间掏出了一把软剑来,准备冲上来与我搏命,好在尚晴天在旁边盯着呢,赶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喝止道:“小北,冷静,你要是再这般任性,我可就不管你了。”

    这时屈胖三也奶声奶气地说道:“陆言,都说是美女得让三分,你怎么一点儿怜香惜玉的风度都没有啊?真给我丢人。”

    这两边一喝止,场面顿时就控制住了,那尚晴天听到屈胖三的话语,脸色变得凝重,冲着他拱手说道:“在下尚晴天,宝岛台北人氏,未曾请教……”

    呃……

    这男人还真的是有眼光,一下子就瞧出了屈胖三的不凡来,即便是这厮长得童稚,却也这般礼貌,实在难得。

    屈胖三听到对方的名字,愣了一下,说尚晴天?呃,当年邪灵四大公子之中,有一位依韵公子,逸群之才,温文尔雅,也叫做这么一个名字,不知道阁下与他……

    尚晴天含笑点头,大方承认道:“正是某人,不过邪灵四大公子之名,实在虚妄。我家虽然与邪灵教有些渊源,但我本人却并没有参与其中。”

    他的直爽赢得了屈胖三的好感,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点头说道:“你好,我姓屈,这辈排行老三,叫我屈老三便是。”

    尚晴天好奇地问道:“屈小哥虽是幼龄,然而智慧过人,谈吐成熟,可是先天开慧之人?”

    屈胖三眨巴着眼睛,说我不知道啊……

    瞧见这家伙并不肯说真话,尚晴天是个聪明人,并不再盘根问底,而是询问我道:“陆言,你的事迹,我已经有所耳闻了,蝴蝶谷一役,临湖一族损失惨重,一百多精锐惨死其中,两名长老折损,就连族长钊无姬都身受重伤,潜居神庙。不过你现在也是四处树敌,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摇头苦笑,说此事一言难尽,不过我倒是一直想找到小北姑娘,询问如何回去之事。

    尚晴天问我,说你这是准备回去么?

    我想起一事来,对洛小北问道:“对了,那毒龙壁虎,不知道是找到没有?”

    洛小北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说找什么找,帮忙的狩猎小队都给你杀光了,我跟着那两人逃回了临湖一族,盘问一番,就给人抓了起来,当做猎物一般处理;要不是尚大哥过来救我,说不定我回头也给人砸死祭天了。

    尚晴天挥手,说小北你可别这么说,若不是陆言他们在蝴蝶谷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将临湖一族的高手都给调走,我哪里能够救得出你来?

    <b>说:<b>

    嗯,凑齐人马了,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