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来者止步
    很久之前,蝴蝶谷对于许多部族来说,都是一个死亡之地,而这生命古树有着俞千二和金蛟的守护,也罕有人对他产生太多的想法。书阅ぁ屋shuyueu

    所以一直宁静而祥和。

    然而一切都变了,因为那个镇守在这一百多年的男人,终于死了。

    他死之后,所有的财产将如何分配,这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在临水一族的鼓动下,无数人站了起来。

    我在茂密的树枝掩护下,打量着这边,瞧见那两位长老在身后一百多名同族的支持下破阵,整个法阵都摇摇欲坠,要不是金蛟在这儿苦苦支撑着,说不定就已经被打破了,心中不由得一阵发苦。

    临湖一族的族长钊无姬既然认识俞千二,那么她就一定会找过来的。

    毕竟她没有耐心,在那几百公里的连绵山脉中仔细搜寻,倘若我躲在什么山洞里,一蹲就是小半年,她未必会有那个闲情逸致。

    她既然知道俞千二的老巢,自然不用南辕北辙。

    很快,我瞧见在人群的尽头,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被叫做王堂主的金丝眼镜男子。

    重兵围城,愁云惨淡,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落而去。

    怎么办?

    就在我犹豫的这几秒种里,整个天地都是一阵颤动,紧接着我听到那头金蛟发出了悲恸的哀鸣来,显然是有些撑不住了。

    我忍不住抬起头,朝着直入云霄之上的树尖望了过去。

    生命古树对于俞千二来说,是家,是拼死也需要保护的地方,然而对于我来说,却并没有那般重要。

    它里面的混沌木精给取出来,喂入小屁孩儿屈老三的身上之后,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雷洞之中的那些极品雷击木了,至于别的,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存亡的必要。

    既然打不过,那就逃吧?

    我对生命古树并无感情,这般一想定,立刻转身,朝着大树的上方飞快攀爬而去。

    当我爬到了云层之下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整个大树都在颤动,就好像摇摇欲坠了一般,心中一跳,知道那大树的法阵,想必是被人给破了去。

    这也难怪,这生命古树之所以让人畏惧,一是因为俞千二的存在,二则是基于树本身的法阵坚固。

    但是现如今俞千二死了,而那生命古树,因为混沌木精的被取出,恐怕也没有太多的力量抵御。

    所以它迟早都是抵不住的。

    我听到这动静,没有犹豫,一边从心底里呼唤着那头雕鹏,希望它能够感应而来,而另外一边,则是拼尽了全力,朝着云端之上的古树攀爬了上去。

    终于,我来到了雷洞的裂缝跟前,然而还没有等我爬进去,里面突然间就涌出了一大群的霸王蝾螈来。

    这些长相凶恶,天然带着雷意的爬虫猛兽相见鬼一样地往外爬出来,有的往上,更多的则是朝下面攀爬下来,遇见我的时候,并没有攻击我,而是仓皇地绕开,继续向下爬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中疑惑,手脚并用,终于爬进了雷洞之中,瞧见那自称屈老三的胖娃娃趴倒在地,似乎陷入了昏迷,而周遭一片狼藉,那雷击木的树芯居然只剩下了粉末,至于之前那一堆雷击木,却是仿佛被老鼠啃食了一般,只剩下些许碎片和粉末。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在我没有在的时间里,又来了什么祸害么?

    我的心中一跳,慌忙冲到了那孩子的跟前来,将他扶起,发现这娃娃昏了过去,并没有醒来,不过从他的体温和气息来看,应该问题不是很大。

    至少比之前要好得多。

    瞧见小屁孩儿此刻的模样,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后悔来。

    倘若是我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不曾离去的话,应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我推了那孩子几下,发现并没有醒过来,心中越发焦急了,折身回到洞口,朝着外面望了一眼,那头被我寄予厚望的雕鹏也没有及时赶到。

    甚至连一个影子都不见。

    怎么办?

    我犹豫了几秒钟,决定带着这孩子离开这里,趁着此刻一片混乱的情况下,悄然离去,而如果被发现的话,我就和他们拼了。

    能杀一个是一个!

    若是能够落到地下,冲出了生命古树的阵法范围的话,我就利用最近对土遁术的理解,逃离这儿。

    我猛然转身,准备伸手去抱住那孩子离开的时候,发现这家伙突然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我,平静地说道:“怎么了?”

    我瞧见他波澜不惊的脸色,诧异地说道:“你、你没事吧?”

    这肉乎乎、粉嘟嘟的小胖子皱着眉头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啊?”

    我指着这洞子里的一片狼藉,说这是怎么回事?

    他懒洋洋地伸了一个腰,说这个啊,你也知道的,那混沌木精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吸收起来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痛苦,所以我就啃了点儿雷击木来磨磨牙……

    磨牙?

    我的脸一下子就变黑了起来,愤怒地冲着他吼道:“磨牙?你知道这里的雷击木有多珍贵么,你拿它来磨牙?”

    瞧见我那痛心疾首的表情,屈老三大概也是感觉到有一些不好意思,挠着头说道:“我也没有办法啊,当时身边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我总不能去啃那帮不懂得反抗的霸王蝾螈吧?它们也是俞千二养在这里的守护动物,我下不了手……”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止不住地肉疼:“那可是雷击木啊,极品的……”

    小屁孩儿完全不在乎,说我知道,九转雷击木嘛,的确难得。

    我说你还知道是九转的?

    小屁孩儿抠了抠鼻子,说对呀,我吃出了了……

    我无语了,几秒钟之后,决定不再跟他计较这些,赶紧跟他说道:“我们得走了,钊无姬带着临湖一族的大部队,还有好多个部族的精锐高手赶到这儿来了,刚才他们应该是打破了这里的法阵,只怕现在已经闯入这里面来了,此刻不走,我们就走不脱了……”

    屈老三一愣,奶声奶气地说道:“你说的,是杀了俞千二的钊无姬?”

    我使劲儿点头,说对,走吧?

    屈老三却没有朝我伸手,而是微微笑了起来,说不请自来啊?如此也好,省得我满世界地去找她。

    我听到,忍不住吐槽道:“你别吃了一颗大力丸,就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那老妖婆真的要杀上来,只怕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个胖乎乎的小屁孩子没有跟我跟我争论,而是转身,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我有些恼怒了,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来,说你干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伸手去抓那孩子,结果就在即将抓到人的时候,眼前一花,那小孩居然与我错过,出现在了我跟前的三两米处。

    我以为是错觉,再伸手,结果依旧没有抓到他。

    这个时候我没有在动手了,因为我知道这个家伙,此刻已经截然不同,不再是之前那个被我背着满世界逃命的小屁孩儿了。

    他的身体里,有先天奇物混沌木精,独一无二的存在。

    屈老三再次一动,人却是出现在了树壁之前,他俯身,捡了一小块雷击木的残骸,沾了沾地上的黑灰,然后开始在树壁之上画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在胡乱涂鸦,然而很快,我发现并不是。

    他在画符。

    是的,画符,这种符文很明显有着一种强烈的个人风格,而且彼此关联,最终组成了一个更大的符文来。

    几分钟之内,他就将一面至少两平方的墙面给画得满满当当。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些动静,而这时一直默默画符的屈老三也开了口:“你去外面,给我争取五分钟的时间,然后,我帮你把这一大堆人给全部报废掉。”

    他说得是如此的笃定,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这个时候,我终于能够感觉得到,为什么俞千二会叫此人叫做屈老大了。

    他此刻,真的有一股老大的作风和气派。

    我尽管心中怀疑,不过却没有多余的选择,只有快步走到了洞口,瞧见有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正在飞快越过几条霸王蝾螈,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他的脚踏在树干之上,整个人跟垂直的树干形成了九十度的夹角,然而却如履平地一般。

    他直直地冲了上来,路上但凡有霸王蝾螈胆敢向他攻击,都被轻描淡写地挥出一掌。

    只一掌,那巨大的霸王蝾螈便抓不住树干,跌落下去。

    好厉害。

    这人我认识,他是临湖一族的松长老,我曾经救过他的命,然而此刻的他,与之前有着截然不同的模样,浑身就像一把铮亮出鞘的利剑。

    五分钟,我能够挡得住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莫名就信任起了这个熊孩子来,想着拼死也要守住这里五分钟。

    于是我探出了头,冲着那位松长老高声喊道:“来者止步,否者格杀勿论!”

    <b>说:<b>

    明天就是除夕,向广大坚持在一线的工作人员致以最诚挚的敬意&hellip;&hellip;

    包括小佛,嘻嘻&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