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强者恒强
    糟糕,被围剿了。书阅ぁ屋shuyueu

    我的心倏然收紧,知道在我熟睡的这些时间里,临湖一族、华族无悔长老的手下和他们所能够影响到的势力,已经纠结到了一起来。

    不过,他们发现我躲在这瀑布后面了么?

    我瞧见有人朝着这瀑布望过来的时候,慌忙扭过头去,虽说知道对方不可能透过那密集的瀑流瞧见我,但是高手对于危机的感应还是很强的,只要是有目光对视,立刻就能够察觉出异常来。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敢用余光瞧过去,发现他们居然在瀑布下流的不远处扎堆,吃起了干粮来。

    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碰巧路过,而不是循迹而来的。

    如此说来,这个地方暂时还算安全。

    不过我又观察了一下,发现夜幕降临,这帮人居然准备扎营不走了,心中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趁着合围未至,赶紧跳出这个包围圈,要是等待那些家伙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撒下了耳目,到时候我可就真的是处处碰壁了,只要是一不小心,被人发现,必然就会陷入层层的包围之中,难以自拔。

    但是有这么一帮人在外面,我又如何能够离开呢?

    我一脸郁闷地回到了洞子里,瞧见那小屁孩儿又在那儿梦呓了,我伸手在他头上摸了一下,发现他额头的温度越来越高了。

    在这样下去,血液都滚烫了,人如何还能够活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

    我心烦意乱,却知道越是这样,自己越是要冷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默念着九字真言,然后开始结印持法,让自己的心情回归宁静。

    平静之后,我开始行气周天,练就巫力上经。

    修行不知时日,行运周天之后,便是深度冥想,幽幽冥冥之时,我感觉到有人推我,睁开眼睛来,却见那小屁孩子又醒了过来,睁着一双满是眼屎的眼睛,对我艰涩地说道:“我们在这里待几天了?”

    我思索了一下,说应该有两天左右了吧?

    小屁孩儿痛苦地揉着太阳穴,说我快不行了,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要将我送回俞千二住的地方去,哪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救我么?

    我也不隐瞒,说俞前辈所住的地方,是一棵占地十几亩、直入云端的参天巨树,云霄之上的部分被雷劈过,树干裂开一个口子,里面有许多雷击木,而雷击木的核心之中,却有一道亮光。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却知道那物件对于修行者有着莫大好处,就如同鲤鱼跃龙门,麻雀变凤凰……

    小屁孩儿愣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原来是先天奇物混沌木精。”

    我讶异,说什么是混沌木精?

    小屁孩儿解释,说:“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身躯四肢和身体里的各种零件,变成了世间万物,此乃后天;而先天,则是与盘古一般,生存于混沌之中的物件,最是神奇,其中便有那混沌木精,另外还有五彩补天石、玄冥神火、九幽离水以及造化金精……”

    我诧异,说前面的那一节我听过,是盘古开天辟地,后面的如此而来?

    小屁孩子不理我,继续说道:“盘古身化万物,滋养生灵,最先统治这世间的生灵,就是两样最得先天优势的神物,一曰真龙,一曰凤凰;真龙吞食九幽离水,而凤凰吸了玄冥神火,势力大涨,久盛而衰,于是就发生了开天辟地第一劫,名曰龙凤劫,无数真龙与凤凰就此陨落;紧接着巫族大盛,这些传承了盘古血脉的大巫找到了造化金精,铸就九鼎,稳定神州,隔绝化外之地,一时辉煌,后来巫族惹怒上苍,巫妖之战第二劫,共工怒撞不周山,天际破裂,大神女蜗不忍生灵涂炭,决定站出来……”

    我笑了,说那么她就搜集了所有五彩补天石,将这天空补上了?

    小屁孩子点头,说对,补天石本来叫做五彩神石,后来为了纪念女蜗的行为,就被称之为五彩补天石了。

    我知道他说的,并不只是神话,因为别的不说,五彩补天石我是知道的,因为我的女神虫虫,就是从一块补天石中孕育而生出来的。

    陆左他一直待在藏地的地下世界茶荏巴错,也是想要找到一块,恢复修为。

    这个小东西,懂得还真多。

    我的心中敬佩,然后说道:“如此说来,也就那混沌木精没有被人所占据咯?”

    小屁孩儿点头,又摇头,说混沌木精与五彩神石并不是其余三种那般有攻击力的先天之物,而是一种极富生命力的天材地宝,五彩补天石被女蜗使用殆尽,而混沌木精也不闲着,若不是它,这世间就不会变得这般碧绿,生机勃勃;它是一切绿色植物的根源,深藏于极深的地底,而能够出现于世间的,举世罕见,几乎是从未有过听闻。

    我诧异,说啊?

    他突然笑了,说不过传说中,三大圣地之中的苗疆万毒窟,它的开创者,就曾经拥有过一份混沌木精。

    我瞧见他诡异的笑容,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说你跟我说这么多干嘛?

    小屁孩儿低声诱惑我道:“如果我死了,你就可以霸占那一份混沌木精了,而且名正言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怎么样,这么说,有没有一点儿小心动呢?”

    我盯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说道:“我曾经对俞前辈起过誓,我若是占了那玩意的一点儿便宜,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他继续诱惑道:“我死了,你也不算是违反誓言啊?”

    我平静地说道:“俞千二送了我一根雷击木,你若是死了,我将你跟他埋葬在一起,然后过去,将雷击木给取了,再将那东西给毁去,免得被钊无姬那老妖婆惦记,最后资敌。”

    小屁孩儿盯了我许久,突然笑了,说好,不错,果然是一个守诺言的好汉子,希望你不是心口不一。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别看年纪不大,心眼倒是挺多。

    小屁孩儿得意洋洋地冲我笑道:“不但心眼多,知道的手段也不少比如我就知道土遁术的一些事情,你若是有兴趣,我可以讲解给你听啊?”

    我十分惊喜,忍不住喊道:“你真懂?”

    小屁孩儿撇嘴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那日若不是我帮你调理气息,你哪里能够跑到这儿来?”

    我想起那日的经过,心中顿时就服帖许多,恭敬地说道:“还请赐教。”

    他嘴唇一撅,说道:“应该说请大人赐教。”

    呃,他还真的上瘾了……

    大人?

    我真的无法吐槽这个老土到极点的称呼,不过为了哄得这小孩儿开心,将完整的地遁术传授于我,我不得不虚与委蛇,恭敬地拱手说道:“请大人赐教。”

    听到我的话语,小屁孩儿顿时就得意了起来。

    他摇头晃脑地说道:“所谓地遁术,其实是奇门遁甲的一种。”

    “何谓奇门遁甲?它是中国古代术数著作,也是奇门、六壬、太乙三大秘宝中的第一大秘术,为三式之首,最有理法,被称为黄老道家最高层次的预测学,号称帝王之学、最高预测学,其本质是一门高等的天文物理学,揭示了太阳系八大行星和地球磁场的作用情况。”

    “奇是指三奇,即乙、丙、丁,门是指八门即开、休、生、伤、杜、景、死、惊,遁甲则指六甲旬首遁入六仪即戊、己、庚、辛、壬、癸……”

    小屁孩儿与地魔不一样,他讲的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一门系统的学问,从头到尾,从基础理论到应用,如此娓娓说来。

    他的话并不复杂,总是能够深入浅出,给我举例,让我陷入深思,最终理解到这其中的变化。

    土遁术,并不仅仅是将身子遁入土中,然后爬出来的手段。

    人不是穿山甲,没有坚硬的鳞甲和锋利的爪子。

    它其实是一门预测数,探知这身边周遭环境的节点,然后一步踏入,再接着从下一个节点走出,这过程看似简单,却包含了诸般算法要理。

    先前的我强行催动,使得我的大脑思维短时间极度活跃,从而能够迅速找到节点。

    但这样做,其实相当于饮鸩止渴,最终受到伤害的,只是我自己。

    而如果懂得了这门学问,通过简单的算法将其计算出来,那么花费的力气,其实只相当于以前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而这样的损耗,其实是身体所能够接受的范围。

    听那小屁孩子说完,我简直就惊呆了。

    原来这里面的学问,居然这么大?

    我满心震撼,然而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小屁孩子也昏倒在了地上去。

    我伸手一摸,额头滚烫不已。

    糟了。

    我想起了他刚才跟我说的话来。

    时日无多。

    难不成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了?但是我现在周围都是耳目,若是贸然行动的话,必然会被发现。

    我该怎么办?

    <b>说:<b>

    强者恒强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牛波伊的人,到哪里都很牛波伊&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