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患难真情
    对于我的惊讶,龙云得意地说道:“也真是巧了,就在昨天的时候,族中来了一个姓赵的先生,精通草木培育之术,正好有一小瓶草木之菁。此物集合了森林草木的精华,一滴下去,便能够让那种子生根发芽,长大成树。据赵先生的说法,一年之后,这猴面包树便能够成熟,两年之后便能结果,再过两年,便能够扦插繁殖,自此之后,我华族的粮食就会充足了……”

    赵先生?

    我心中一跳,小声问道:“那赵先生叫做什么名字?”

    龙云说道:“赵志祥,挺普通的名字,不过与你一般,都是域外来客,戴着一金丝玻璃片儿,长得斯斯文文,很有学问的。怎么,你们认识么,要不要我帮你引荐一下?”

    我心中波澜翻腾,这哪里是什么赵志祥,分明就是王堂主。

    这家伙当真是跗骨之蛆,居然也跑到了华族来。

    我暗自稳住心神,问这位赵先生,还在华族么?

    龙云点头,说对啊,他现如今在五爷无悔长老的宅院里做客,说是有什么要紧事商量。

    我说什么要紧事?

    龙云本就是个聪明人,一听到我这么问,立刻就反应过来,说你跟那人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我含糊地说道:“能有什么恩怨,我就是在送安进山的时候,碰见过一次面;这人倒是挺大方的,还请我们吃了一顿钩蛇汤,十全大补。书阅ぁ屋shuyueu”

    龙云转着眼睛,说这么说你们见过面了?

    我点头,说对。

    龙云瞧见我心神不安,也不谈让我知道的事情,带着我到旁边,低声说道:“赵志祥找到华族,让帮忙在这一片找寻一个两岁模样的小孩子,说事成之后,还有酬谢。虽说我华族高傲,不肯理会这个,但是无悔长老却觉得是一笔划算生意,正暗地里组织人手,四处查探呢……”

    我心中咯噔一下,顿时就郁闷起来本来我还想借助华族的手段帮着潜藏,没想到那王堂主也知道利用土著的力量。

    这可怎么办?

    我心思有点儿乱,而龙云则低声对我说道:“陆先生,我瞧见你一早上心神不定的,到底有什么事情,你我一路相伴,算得上是朋友,有什么忙需要帮的,直说便是了。”

    我这一路过来,与龙云的交情的确匪浅,不过事情涉及到俞千二老爷子和那个不知道什么来路但很厉害的小孩儿,我就不得不慎重了。

    思索了一下,我对他说道:“我准备回一趟东湖……”

    龙云大惊失色,说你回东湖干嘛,你不知道临水一族对你恨之入骨么,倘若是回去了,只怕有死无生啊!

    我说这个不管,您给指条明路。

    龙云的脸色严肃起来,说道:“你一个人,还是?”

    我说还有一个朋友。

    龙云点头,朝着不远处指去,说瞧见那片湖没有?

    我说瞧见了。

    龙云说道:“湖的下游有一条大河,沿着河走,一路上尽是沼泽和毒蛇猛兽,人迹罕至,也罕有部族,走三天,便到了攀云山,山脉的南边尽头,就是我们之前见面的蝴蝶谷,往南走在两日,便到了东湖边……”

    我点了点头,说谢谢。

    龙云微笑着说道:“无悔长老的手下虽多,不过能够算得上机灵的没有几个,耳目也多在大平原活动,我们原来走的那条路,几个部落也有他们的朋友,反倒是那片河区,比较干净一些。”

    他已经猜到了我要带谁离开,不过却没有点名,而是将相关情报说给我听。

    对于他的好意,我表达了感谢,而龙云则摇了摇头。

    他对我说道:“陆先生,没事常来华族,请记住,你永远都是我龙云的朋友,也是华族的朋友,请务必不要客气。”

    两人谈妥,转身准备离开,然而走到园子边缘的时候,我却停住了脚步。

    我瞧见了一个人,一个让我魂飞魄散的人。

    王堂主。

    戴着金丝眼镜的他站在不远处,朝着我们微微一笑,似乎点了头,而龙云面不改色地迎了上去,说道:“赵先生,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是要看这林子么?”

    王堂主微微一笑,说对,昨日唐突出手,害怕南辕北辙、帮了倒忙,夙夜难寐,所以特地过来瞧一眼。

    龙云满心感激地说道:“有劳赵先生费心了。”

    王堂主笑吟吟地说客气,然后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这位小哥,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我相信这家伙肯定是第一眼就瞧出了我,然而却还假惺惺地说这样的话,我本来想拒绝,不过到底还是没有把对方当做傻瓜,点头说道:“的确,我们在虎牢山见过面,赵先生还请我们喝过钩蛇汤……”

    王堂主恍然大悟一般地点头,说哦,我记起来了,原来是你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解释说我那天是过去送人,现在回来了。

    王堂主眯着眼睛,说那天我记得跟你说过话,你好像不擅长言辞……

    我明白他在说什么,我那天不是不善言辞,而是根本在装哑巴,没有搭理他,但是现在,我又不能当着龙云的面跟他装傻。

    听到这儿,我没有再唯唯诺诺地一问一答,而是说道:“赵先生好像对谁都很有兴趣啊?”

    王堂主说道:“只是因为那天在虎牢山脉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可疑而已,如果这位老乡有时间的话,我们能够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么?”

    我摆手,说我看没有这个必要了,我还得工作,回头再说。

    我没有搭理王堂主,而是与龙云一起离开。

    走了好远,我都还感觉这个家伙在看着我,知道这回倒是撞到了刀尖上了,对方倘若是怀疑起来,我分分钟会被拆穿。

    怎么办?

    只有逃了,我离开了那家伙的视线之后,对龙云说道:“我来这儿的消息,有几个人知道?”

    龙云说只有我和燕南,还有医馆的人,本来我打算跟不落长老说来着,不过他早上有朝会,还来不及通知。

    我说我得马上离开了,咱们兄弟来日再会。

    龙云瞧见我行色匆匆,也不劝阻,而是对我说道:“别走东市,湖边有一条兵道,十分隐秘,也在我的掌控之中,就算是无悔长老也插不得手。你从那里走便是了,别着急。”

    我点头,说好。

    两人商议完毕,龙云去调度安排,而我则返回了医馆里来,坨老在前厅看病,我走到后院,鹊老拦住我,说想跟我探讨一些医学上面的问题。

    我告诉鹊老,说我得离开了,如果有人问起我,就说我没有来过。

    鹊老的眉头一跳,说临湖一族的人找过来了?

    我点头,说差不多。

    鹊老拦住我,说你先别着急,也便出去,我这医馆有个密室,你躲入其中,十天半个月都没有问题,不会有人查到这儿来的。

    倘若没有那小孩儿的病情,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对他说道:“不用,我得走了,不过医馆这边,还请您帮忙隐瞒,能拖延多久就多久,谢谢!”

    鹊老也不含糊,说行,你放心去吧。

    我回到院子,一进房子里,就瞧见俞千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一脸警戒地望来,瞧见是我,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话,我对他说道:“前辈,我刚才在这镇子里瞧见追我们的那个王堂主了。”

    俞千二脸色一变,双眼圆睁,说他人呢?

    我说我暂时甩开了,不过我们现在就带走,他万一要是反应过来,我们可就麻烦了。

    俞千二时刻戒备,行李早就备好,我一说话,他立刻就背着孩子动身。

    在鹊老的指引下,我们从后院离开,走了一段路程,龙云便过来接我,瞧见我们身后跟随着的那头大麋鹿,不由得笑了,说我准备给你备上一匹好马,没想到你自己就有,倒是省了。

    闲话不叙,我们从湖边的一条用兵小道离开,一路上并无多少人瞧见,很快便离开了华族聚居点。

    龙云需要留下来应付王堂主的追责,所以派了小将燕南一路护送我们离境。

    与此同时,他还给我准备了这一带荒域的地图,免得我迷路。

    燕南一路送我们抵达河滩下游的沼泽地,方才离开,而我们也没有多作等待,骑着那头硕大的麋鹿南下,沿着河流一路奔腾,瞧见那河滩沼泽处,密密麻麻的短吻鳄和遍地毒蛇,方才知道为什么这儿处于河道流域,却没有人的缘故。

    水中的危险,更甚于林间,也就只有像华族和临湖一族这样实力强大的部族,方才敢临水而居。

    有着龙云指的路,我们一路急行,艰险暂且不提,到了第三天,到了攀云山脉,这儿是高山险壑,离我们当初的入口有上百公里的路程。

    我们进山,日夜兼程地行走,想着赶紧回到蝴蝶谷。

    然而就在进山的第二天傍晚,我们却碰见了一个人。

    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人。

    临湖一族的掌控者钊无姬,那个恐怖的族长老妖婆。

    <b>说:<b>

    患难见真情,然而这个老妖婆,又该如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