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狭路相逢
    信号弹。

    一道明亮之中,带着红、黄、白三色的烟火冲天而起,将整个天空点亮,让我能够看清楚对方的脸。

    对方也瞧见了我的脸。

    那猥琐瘦小的矮子显然是比我更加惊讶一些,瞧清楚我的模样之后,满脸震惊地喊道:“竟然是你?”

    俞千二背着那小孩儿,一路疾走,气喘吁吁,全然没有之前高人风采,我更愿意多承担一些,于是站在了他的前面,将其挡住,然后扬声说道:“好狗不挡路,不想死的,赶紧给我滚开!”

    那猥琐老头儿气得肺都炸了,哇哇大叫:“亏得王堂主与你分享那钩蛇汤,没想到背地里捣乱的,竟然是尔等鼠辈;早知如此,便一榔头砸碎你的脑袋就好了。”

    我箭步上前,冷笑着说道:“现在也不晚,这大好头颅,等你来砸!”

    对方亮出了信号弹,说明两件事情,第一,那就是援兵就在不远处,如果久拖时间,到时候被动的就是我们;而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现在只是孤身一人。

    我一定得趁着援兵未至的这段时间,将其弄死,我们好跑路。

    我这些日,虽然还没有将那洛山魅的好处消化完全,但是信心却一天比一天增加,整个人也变得不再畏缩起来,脚尖轻点,人越来越快。

    在快接近那矮子的时候,他亮出了手中的武器来。

    是一个铁榔头。

    这榔头并非凡物,从那材质来看,透着一股阴寒的冰冷,显然也是一件祭练已久的法器。

    唰!

    他拦在山涧之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照着我冲来的速度和轨迹,高高扬起,准备猛然砸落下来,将我这个可恨的家伙给一榔头砸死。

    两人即将交错的时候,他怒声吼道:“好叫你晓得,杀你的人,乃黑天彪孟淦!”

    我没有说话,速度陡然又快了一倍。

    在最近的距离,铁榔头砸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我出手了。

    破败王者之剑。

    日本有一种剑术,叫做拔刀流,讲究的就是长剑拔出来的一瞬间,造成突然而巨大的杀伤力,而我的这一手,与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明面上看起来,我是冲过来埋头送死,然而实际上我的出手犀利无比。

    剑锋并没有向前刺,而是朝上挡了一记。

    我若前刺,这猥琐老头或许后退,或许依着惯性砸落过来,两者的概率是五五之数,然而若是后者,我就算是刺死了对方,自己也要被砸得脑浆飞溅。

    从我的角度来看,我的性命珍贵无比,实在没有必要与他来换命。

    举剑封挡,侧身翻滚,然后陡然出剑。

    唰!

    整个过程,我弄得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停滞之处,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那是一瞬间的感悟,而下一秒,我感觉到了剑尖刺入对方的胸口,划拉出了一道血口子来。

    我并非不想顺势而动,将长剑刺入对方的心脏里去,只不过这家伙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江湖,在感觉到不对劲的那一刻,立刻就抽身后退,并且朝着我猛然挥了榔头过来。

    我暗自一叹,然后朝着旁边再一次滚落。

    耶朗古战法。

    我再一次跟对方缠斗在了一起,然而这一次,与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截然不同,我感觉仿佛那个战将,直接附在了我的身上,就如同我雕刻时,那位大匠上体一般。

    这种感觉是十分罕见的,除了最开始的几次之外,后面的拼斗几乎没有,即便是面临死亡,也不会有。

    为什么呢?

    我挥舞着手中的金剑,那剑身之上有闪耀的金光投射而出,将夜空照亮,信仰之力和怨灵之气不停流转,使得这长剑的气势格外恐怖。

    突然间我明白了。

    不是因为我抽疯,而是洛山魅的融入,使得我与那位战将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了。

    它唯一比我多出的,就是临战的经验,而这些,也将渐渐地融入我的身体里。

    当水乳交融的那一刻,就是它消散的那一天。

    也就是我获得认同的时候。

    叮叮当当……

    战斗在继续,俞千二说得没错,这帮人个个都是极厉害的高手,给我以一种强大的压力,然而几个回合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了对方的心中,有一丝犹豫。

    我是在争取时间,所以得拼命,但是对方不用。

    他不愿意跟气势如虹的我拼了性命,尽管他的修为或许比我还要老道许多,但是他更愿意等着自己的同伴来到,再联合出手,将我们给擒下。

    当我瞧见对方心理的这一丝空隙,没有再做犹豫,口中大声叫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九字真言!

    我口中喝念着密宗咒诀,感觉一股力量陡然凝聚于身上,而小红在这个时候也给我抛了出来,朝着那家伙的背后扑了过去。

    蛊?

    瞧见小红的一瞬间,猥琐老头如临大敌,身上陡然迸发出一道明晃晃的光芒来,将小红给阻拦在外,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挥出了一剑。

    铛!

    这一剑走了直线,聚集了我全部的劲道,有去无回,有死无生。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剑却是用了双重浪的技法,分作两次拍入,那家伙感觉到一股接着一股的劲力冲来,手中一酸,那根铁榔头居然跌落到了旁边好几丈的崖间去。

    铁榔头一脱手,猥琐老头顿时就知道不对劲儿了,大吼一声,右掌往前拍,而左手则摸向了腰间。

    他还有底牌。

    我好不容易拼命,找出一丝优势,哪里能够让他逃脱,当下也是一阵快剑而上,将其逼到角落,然后猛然一剑挥去。

    唰!

    这一剑,却是将猥琐老头的右手给斩断,他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来,转身想逃,我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将手中的剑化作一道光,倏然而上,直接将其钉在了旁边的崖壁上。

    啊……

    被钉在崖间的猥琐老头愤怒地大叫着,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冲着我怒吼道:“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敢惹我佛爷堂的人,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佛爷堂?

    我心中一跳,而这个时候俞千二也赶到了跟前来,冷笑着说道:“你这个蠢货,倒是提醒了我们。”

    他拍出一掌,将那家伙头颅拍碎,七窍流血而亡,而后在他的鼻孔之中撒了一点儿黄色粉末。

    弄完这些,俞千二焦急地对我说道:“走!”

    我不敢停留,匆匆而走,大约一刻钟之后,我听到身后很远处,传来了一声如狼一般的叫喊。

    两人一直又走了两个钟头,天色蒙蒙亮,方才在开始有意识地故布疑阵。

    弄完这些,我们在附近找到一处山洞住下。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我方才来得及问道:“前辈,你给那家伙鼻子下弄的,到底是什么?”

    俞千二并不隐瞒,而是说道:“迷魂散。厉害的巫师或者道士,能够通过尸体介质,将亡者的魂魄勾出,然后寻根问底,索问缘由,迷魂散能够将其魂魄弄得离散,让他们无从找寻。”

    我说干嘛不直接将其魂魄打散,让其不得轮回,永绝后患呢?

    俞千二瞪了我一眼,说如此歹毒之法,岂是正常人所为?我跟你说,修行者行事,需得上体天心,尊崇天道,要是胡乱造就太多杀孽,到了最后,轮回报应,只会让自己受苦。”

    我脸色肃然,躬身说道:“受教了。”

    俞千二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严厉,冲我笑了笑,说不过说起来,你今天的表现真的让我惊讶,比上一次的时候,厉害太多,堪称惊艳。

    我说这都是蚩老爷子给我食用那洛山魅的功劳。

    俞千二摇头,说世间之事,有果便有因,若不是你救了他孙女,他如何舍得将那珍惜之物留给你?而你也不算欠他什么,如此千里相送,也算是报答了馈赠所以说,修行先修心,只有让自己的所作所为,符合天心正道,方才会良性发展。

    这些话语都是至理,俞千二之前都不会与我说起,此刻循循善诱,估计也是对我十分满意,方才会开此金口。

    我说这儿也是到了虎牢山的边上了,明日我们估计就能出山,只是那一马平川,很容易暴露,不知道该怎么办。

    俞千二问我,说你说你跟华族人有些关系?

    我说对,算起来,他们欠我一份交情。

    我将华族赠予的石牌拿出,俞千二瞧了一眼,说后面的路程,估计就得在这上面想办法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间他身上的背篓传来了一声痛哼声。

    俞千二慌忙将背篓放在了地上,半跪着将盖着那小孩儿的麻布掀开,之间那小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来,他激动地说道:“老友,老友,是我啊,俞千二,老二!”

    那小男孩愣愣地瞧了俞千二一眼,突然间眉头一皱,然后……

    哇、哇……

    他居然哇啦啦大哭了起来,声音嘹亮,在整个山洞里面回荡。

    <b>说:<b>

    哎呀呀,真的烧傻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