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三足金蟾
    我瞧见了那一位亲手用石锤砸死了一男一女,用来作祭祀的女长老。书阅ぁ屋shuyueu

    她居然也出现在了这里。

    为什么?

    我满脑子疑惑,不过眼看着那老家伙飞掠而过,然后将身上的薄纱一卷,朝着天空飞去,居然化作十几丈长,将那黑龙一般的飞蜢子给全部包裹了去。

    好手段,我看得心惊胆战,头也没有回地就狂奔往前走。

    “哪里逃?”

    女长老高声厉喝道,脚步踏空,腾然而来,眼看着就要抓住了我的后背,我却身子一抖,土遁术运行,人就出现在了百米开外的另外一个土丘之上。

    足尖停顿,我扭过头来,瞧见那女人也朝着我遥遥望来。

    她显然是能够感受到我的气息方向。

    这女人足尖轻点,人如奔马,朝着我飞跃而来,气势汹汹,不过其余人却没有那般幸运,因为除了空中的凶恶飞蜢子,地上还有密密麻麻的蜈蚣和毒虫。

    这些东西是在那长老离开之后才从预设的洞子里爬出来的,因为被蚩老爷子用了药,显得十分凶猛。

    它们一见到人气,就蜂拥而上。

    这些密密麻麻的毒虫,正常人瞧见了心中都会有恐惧,有个家伙触不及防,一下子就给蛰到,然后小腿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毒虫,又喊又叫,而另外的人为了避免这些虫子,朝着旁边躲去,结果那个地方被蚩老爷子弄了一个满是毒气的深坑,肉眼看不到,脚一踩就踏空。

    他布置这个,绝对是行家里手,就连荆可都曾经吃过大亏,差一些的狩猎队成员,又如何能够逃脱得过?

    除了陷阱,还有蛊毒,有粉末的,也有蛊虫类的。

    那个地方,处处都是死地,哪儿都布满了蚩老爷子的心血,使得那帮追兵叫苦不迭。

    当然,如何摆脱这个死地和陷阱,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而如何摆脱那个女长老,则是我需要考虑的。

    她的修为,已经超越了这些陷阱的束缚。

    眼看着那老东西骤然而至,枯爪一般的手上抓着一根满是鲜血的石锤,我的心中是崩溃的。

    我本来还准备如果是蒯梦云,还能够与他大战两百回合。

    但事情终究还是出人意料。

    所以我不得不做了准备,将火星丢入了旁边的一堆枯草之中,火焰在里面瞬间点燃,浇过油的药草燃烧之后,有腾腾的白烟生出,将我给呛得眼睛火辣辣。

    这是临湖一族的祭祀长老也终于冲到了我的跟前来,那石锤宛如闪电一般地砸到了我的脸上来。

    铛!

    我横剑去挡,感觉一股巨力袭来,当下也是运用手段,一边蓄力,一边后退。

    祭祀长老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敏感地发现了烟草堆的古怪。拍出一掌,将那火焰给拍得熄灭。

    不过这药草堆架构奇特,上面的火焰虽然灭了,不过里面还是有闷火燃烧,烟尘滚滚。

    祭祀长老没有管它,而是凝目瞧向了我,缓声说道:“黑蛊恶来蚩隆在哪里?”

    我冷笑一声,说我如何知道?

    祭祀长老的脸色变得诡异起来,乌紫色的嘴唇开始不断开合,有幽幽的咒文从她的口中冒出,紧接着我感觉脚下的土地一阵起伏,仿佛下方有什么东西在翻滚一般。

    我的心中一跳,想着糟了。

    这个老女人当真是恐怖之极,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只怕蚩老爷子是藏不住了,安也保不了。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逃离,而是扬起手中的剑,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即便是风车巨人,我也要如唐吉可德一般,将你打败。

    长剑疾刺,那祭祀长老却并不与我硬撼,而是不断地躲避着,在我一阵剑花之中穿梭不休,根本没有给我任何机会。

    我刚刚得到了洛山魅的药力灌溉,身体里存在着大量的药力没有消散,此刻也是牟足了劲儿,在一阵激烈到了极点的战斗之中,将其徐徐消散开来,想要让它浸透到我的体内去,成为我扎扎实实的基础。

    我渴望战斗,然而那祭祀长老并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她不断地逃避,然后用这种古怪的手法来搜索。

    这是一片沼泽、草地和丘陵地区,几乎没有什么树木和林子,如果那边的一切有人在操控的话,必然是躲在地下。

    所以她才会没有暂时管我。

    我瞧见她的手段,突然间想起了地魔的地煞陷阵来,这里面的许多道理,似乎是通用的。

    只可惜,我比这些老家伙,终究还是差了那么多年的修为。

    眼看着地下那活物一般的东西就要接近蚩老爷子和安藏身的地洞,我没有再多犹豫,而是将小红给祭了出来。

    一般来讲,小红并不适合亮相于众,一来没有太多的毒性,二来许多人对于此物,也有防范。

    不过我是没有办法了,只有搏命一试。

    在与祭祀长老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我让小红悄然而出,为了掩护它,我甚至在另外一个方向,做出了搏命的姿态来。

    一开始的时候,那老女人果然上当了,朝着旁边避开。

    然而一秒钟之后,她伸出了手指,定住了小红。

    祭祀长老露出了没有几颗牙的牙床来,咧嘴笑道:“灵蛊啊,藤族炼制出灵蛊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个个都想置我于死地,然而他们成功了么?没有,死的,是他们!“

    她的手指一红,一股流光从指间飞出,眼看着射向了小红身上,没想到那小东西却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一扭身,略微避开。

    偏过身子之后,它受惊一般地缩回了我的身体里来。

    祭祀长老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道:“你的这灵蛊,跟别的,似乎有一些不同……”

    说话间,她猛然一抓,我瞧见她身后有一个黑影出现,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是蚩老爷子,他怎么跑出来了?

    他身上不是有伤么?

    我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与蚩老爷子一同出现的,则是一条巨大的黑影一起,从泥土里陡然冒了出来,朝着蚩老爷子袭来。

    我眯着眼,瞧得仔细,那巨大的黑影居然是一条蚯蚓一般的东西,不过它放大了数百数千倍,直径都有两米多,最前端的,是一个巨大的嘴巴,能够将人给活生生吞入其中,泛着红色、紫色光芒的皮肤有一股让人恶心的感觉。

    这玩意,就是刚才地上不断翻滚的那东西。

    我从开始的讶异中醒悟过来,蚩老爷子之所以出现,并不是别的,而是想要给安一个继续藏身的机会。

    所以他宁可暴露自己。

    我瞧见他在那长虫的追逐下,朝着祭祀长老扑过来的时候,心中陡然一热,举起手中的破败王者,朝着这老女人也猛然劈了过去。

    破败王者在这一刻,变得一片金黄。

    祭祀长老举起石锤抵挡。

    嗡!

    我感觉自己好像斩在了一座铜钟之上一般,来回震荡,而让我脸色剧变的事情也发生了,眼看着蚩老爷子就要冲到近前,却有一个黑影从中途陡然跃出,一下子将他给扑倒在地。

    啪!

    一声炸响,蚩老爷子跟那人匆忙交手,紧接着两人在地上不断翻滚。

    那人居然是狩猎队的队长蒯梦云,他却也是冲出了陷阱。

    蚩老爷子这一路不断蛊杀,让他的狩猎队不断减员,到了现在,几乎损失大半,所以比起我来,他对这个罪魁祸首更是痛恨。

    恨之入骨,恨不能啃起骨食其肉。

    两人一番厮打,看起来蒯梦云稳稳地占了上风。

    而我这边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因为那个祭祀长老实在是太强了,在她的面前,我总有一种学生的感觉。

    在老师的眼中,学生哪儿都是破绽。

    我甚至觉得她之所以一直没有下重手,只不过是想要留我一条性命而已。

    我的心沉落谷底,想着就这样结束了么?

    不过在这个时候,蚩老爷子的布置,终于又起到了效果,天边传来了一阵蛙声,呱呱呱,紧接着一阵腥风扑面而来。

    听到这蛙声,那两人还不以为意,然而腥风扑面的一瞬间,就立刻感觉到了不自然。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祭祀长老,她到底是老牌强者,没有任何估计地就朝着那腥风猛然拍了一张过去。

    不过这一掌跑过去的结果,是满脸的燎泡脓包。

    我滚落到了一边,瞧见蚩老爷子口中的三足金蟾宛如一辆巨大的坦克,飞跃而来,对朝它攻击的祭祀长老喷了一大蓬的蓝色毒雾。

    祭祀长老虽然一掌逼退大部分,然而到底还是沾染到了一些。

    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在一瞬间就变得跟癞蛤蟆一般坑坑洼洼起来,到处都是脓包和恶臭。

    这一回,她终于不淡定了,甚至将那石锤都给丢了去,双手捂着脸,哭嚎着大叫。

    蒯梦云见到这状况,头也不回地一阵狂奔。

    结果他的后腰被那三足金蟾吐了一下舌头击中,直接全身僵直倒在了地上。

    三足金蟾越过了满地乱滚的祭司长老,来到了我的跟前。

    这东西,一对硕大的眼睛,瞪着我。

    我也瞪着它。

    大眼瞪小眼,比比谁的大……

    <b>说:<b>

    大眼瞪小眼,比比谁的大&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