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变故陡生
    我愣了一下,点头说道:“您也知道生命古树?”

    蚩老爷子笑了,说那么大一棵树在蝴蝶谷里面立着呢,能不知道么?不但如此,说起来,我跟住在生命古树里面的那一位,还有一些渊源。

    我说俞千二老爷子?

    他一愣,说你居然真的知道他?

    我点头,说不知道您跟他……

    瞧见我的表情,蚩老爷子哈哈一笑,说你别误会,我跟他没仇,不但如此,两年前藤族被灭,我落难于此,便是他伸出了援手,将临死垂危的我给救活的,别的不说,就这一点,便能够让我铭记于心。遗憾的是他的性情古怪,救了我之后,便不再露面,放我离开,而那生命古树周遭的防卫又森严,我就没有再见过他了。

    听到蚩老爷子的这话儿,我不由得一阵感慨。

    看得出来,俞千二的性子其实是很善良的,只不过因为自己的生理缺陷而显得比较抗拒与外界接触而已。

    倘若我与他不是老乡的话,未必能够受他这般青睐。

    只是,我最终还是辜负了他,所有的情感,都葬送在了这一根雷击木之上。

    想到这里,我所有的灵感一下子就崩溃消失了,脸色也变得颓然起来,蚩老爷子年老成精,瞧见我的表情,便问道:“我问你,你是如何认识俞千二的?”

    我满心懊悔无处述说,此刻也耐不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蚩老爷子说明。

    听到我的话语,蚩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陆言,虽说你是我孙女的救命恩人,但是说句公道话,你这事儿做得不地道啊……

    我点头,说我现在也是十分后悔,不知道如何是好。

    蚩老爷子瞧见我说得真诚,脸上方才露出笑容来,说不过年轻人,不经历一些事情,也断然不会成长,你现在能够知道不对,说明你已经成熟了,这是让人欣慰的。等回头了,你将东西完好无损地还回去,如何处置,就看人家的态度了。

    听到这话儿,我一下子就释然了起来。

    按理说我的雕工手艺沿袭自耶朗大匠,不可能对一块木头束手束脚,如此长时间的思索而没有下手,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心理关没有能过去。

    我点头,说好,不过他出了远门,不知道何时能够回来,在此之前,我便暂时保留着吧。

    蚩老爷子瞧我这架势,问我道:“怎么,你还会炼器?”

    我摇头,说不是,会一些木工手艺。

    安这个时候刚刚把一堆小零嘴儿给收好,听到了不由得大感兴趣,问我道:“陆大哥,快给我们看看,开开眼界啊?”

    蚩老爷子也点头,说对,露一手来瞧瞧。

    我不是害羞之人,大家既然这般热情,也不扭捏,左右一看,瞧见旁边堆着有柴火,挑了几根材质比较不错的,当下就是大匠俯身,刻刀飞舞,先是热身,如同车床一般,做出了四五个精致圆润的木碗来,不但如此,我还可以地炫了一下技,在外面弄了许多微型浮雕,栩栩如生。

    做了一些家常用品,我的手热了,然后开始雕刻起了自己擅长的人物像来,那刻刀上下纷飞,并不停歇,先是给安雕了一个半身像,然后又给蚩老爷子弄了一个全身的。

    瞧见我这一手,蚩老爷子十分激动,一把拉着我,说道:“陆家小子,你能按照我的描述,帮我雕一个人的木像来么?”

    我愣了一下,思索了一番,说应该可以,我先雕一个雏形,然后你跟我讲特征,一点一点儿修改。

    蚩老爷子收敛心情,说道:“好,我说,你雕……”

    接下来,我在蚩老爷子的讲述下,细工慢活,精心雕刻出了一个老妇人的形象来,然后在他的指点下,一点一点地打磨成型。

    当最后一下完毕话之后,蚩老爷子从我手中一把抢了过来,两行眼泪从眼眶之中陡然流下,哽咽着说道:“老婆子,又见到你了,真好、真好,这两年浑浑噩噩地过活着,我都怕忘记你长什么模样儿了……”

    而安也是哇啦一下大哭起来,抱着蚩老爷子的胳膊喊道:“奶奶……”

    啊?

    原来这个妇人,是安的奶奶,蚩老爷子的妻子啊?

    我先是一愣,突然间想起了之前在临湖一族了解的情况,不由得疑问道:“我之前了解,说你们这儿,不是无父无母,只有族长的么?”

    蚩老爷子大怒,说怎么可能?临湖一族,邪魔外道,把人当做畜牲,全然没有人伦纲常,所以才会这样,至于别的部族,哪里会有这般混乱?可怜我藤族,却是被那帮狼崽子当做邪恶污秽之地给剿灭,实在是可恨啊……

    我听了,心中感慨,觉得蚩老爷子说得并没有错,或许那临湖一族这般的手段,的确能够培养出不少强壮的战士,却少了许多人性。

    人乃万物之灵,但若是没有了人性,又如何存在于这世界上,又如何能够区别于禽兽呢?

    有着之前的铺垫,安也生出了希望,小心翼翼地问我,说能不能帮她也做两幅雕像?

    我笑了,说是你父母么?

    安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对,我经常在梦里面见到他们,不过都是模模糊糊的,一靠近,他们就不见了,如果能够做成两幅雕像的话,我就能够每天每日都瞧见他们了。

    对于自己的手艺能够给人慰籍这事儿,我十分乐意,也感受到了南南那种独有的快乐,点头说好。

    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蚩老爷子却拦住了我。

    我有些意外,而他则笑了,站起来,说我这老婆子,一辈子粗糙惯了,且留着就是,若是留给安,还是得弄点不错的木材,我之前回来的时候,瞧见过一根黑檀木,现在便去伐来。

    听到这话,我也跟着站了起来,说老爷子,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蚩老爷子摇头说不用,我一个人去,轻车熟路,你大病刚愈,多歇息一会儿吧。

    他说着,人便已经离开了洞子里。

    瞧见他那略微有些佝偻的背影,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有些感动。

    虽然我跟这个老爷子无亲无故,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总能够让我想起自己的长辈,就如同我过世的奶奶和外公外婆一样。

    他们纯朴善良,虽然并不富裕,却总是想着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全部都给我。

    正如同蚩老爷子对那洛山魅的精血一滴不要,全部都给我一般,那种关爱,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流泪的温暖。

    蚩老爷子离去之后,安过来缠住我,说陆大哥,你教教我怎么做木雕好么?

    我自然是满口子的答应。

    因为之前在那黄泉道牢笼之中有过教人的经验,所以我倒也没有太多的困难,深入浅出地跟安讲起了这里面的道理来,而让我惊讶的是,安的学习和理解能力,简直让人诧异,不但很快就理解了我话语里面的意思,而且还能够举一反三,衍生出许多东西来。

    她甚至能够说出我都未曾在意的细节,反倒是使得我多了几分感悟的东西。

    我现在才明白之前蚩老爷子所说的话语,原来安真的是一个玲珑剔透的玉石,即便是不用那洛山魅的药力冲击,也必然会有极好的未来。

    只不过,她现在还小,还欠一个机遇。

    如此教学,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就在我准备让安亲自上手的时候,突然间洞子外面传来一阵炸响,然后蚩老爷子如旋风一样地冲了进来,冲着我们喊道:“快走,有敌人。”

    听到这话儿,我和安都是一愣,瞧见蚩老爷子半边脸居然是青色的,立刻就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来,我没有再犹豫,跃然而起,冲到蚩老爷子的跟前,问道:“怎么回事?”

    蚩老爷子焦急地说道:“临湖一族的人在外面伏击,我中了暗算,炸毁了出口,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杀进来的,我们必须从另外的出口离开。”

    临湖一族的人?

    我心中一跳,而这个时候安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边很惊恐地说道:“爷爷,你藏匿行踪的手段,不是很厉害的么,这一路以来,都没有被他们抓到破绽,怎么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呢?”

    蚩老爷子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胸口要穴,将伤势控制,一边疑惑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有点儿莫名其妙的……”

    他说着,扔了两截黑色的木头给我,我接过来,感觉入手沉重,材质极佳。

    我心不在焉地接过来,然后收入乾坤袋中,想了一下,不由得苦笑道:“我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了。”

    蚩老爷子带着我们朝着山洞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一直来到了一个仅供一人匍匐的泥洞子里,这才问道:“你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指着胸口的心脏部位,然后说道:“我这里,中了荆可那家伙的一记追魂蓝蜂针,对方可以穷搜百里,将我找到;本以为他死了之后,这东西就会消除,没想到它却一直留在这里……”

    <b>说:<b>

    该来的终究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