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追魂蓝蜂针
    瞧见地上的这些尸体,其中有两个我们是有聊过天,说过话的,他们尊重我,尽管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此刻瞧见他们躺在这冰冷的地上,我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难过。

    然而这难过却随着荆可的话语而消却,我皱着眉头说道:“华族人与你们不是挺友好的么,应该不会吧?”

    荆可愤然说道:“利益面前,哪有友好?”

    我并不太相信他的判断,但是这简单两句话,却还是将他心中的想法给暴露无遗。

    我越发地坚定了逃离的想法,不过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得罪这家伙,也不该让他生出疑心,于是问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荆可转头过来,不阴不阳地对我说道:“陆大神医,听你这语气,是不是不想跟我一道走?”

    我连忙摇头,说怎么会,这鬼地方这么危险,跟你在一起,才会少几分危险,我哪里会有意见?

    荆可认真地盯着我,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使劲儿点头,说当然。

    荆可微微一笑,挥掌朝着我拍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抬手就挡,没想到他的手腕一翻,人如同猿猴一般灵活地绕到了我的侧面。

    他出手如电,在我的左臂之上拍了两下,我感觉到那儿像被蜂蜇了一般的疼,怒火一下子就冲出来了。

    我也顾不得装孙子,冲着荆可吼道:“你干什么?”

    荆可干笑道:“追魂蓝蜂针,一种祭炼过的蜜蜂针刺,没有毒,能够溶解于血液之中,它可以让我在百里之内感应到你,免得你下一次再走丢了。书阅ぁ屋shuyueu”

    我黑着脸说道:“你这是不信任我,对吧?”

    荆可耸肩,说你刚才不是自己说了么,跟我在一起,会少几分危险,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方便快速找到你,你说对不?

    他拿我的话来搪塞我,这让我有苦说不出,也知道我先前的私自离去,已经引起了这家伙的警觉。

    另外我也在怀疑洛小北到底有没有出卖我,如果是,只怕事情会更加糟糕。

    在那一刻,我有些后悔了,当初我倘若是凭着撕破脸皮,见到他的一瞬间就转身逃离,哪怕是死,也要冲进生命古树的范围里去,利用那金蛟和霸王蝾螈来阻拦他,会不会没有现在这般被动?

    不过世间没有后悔药,何况我当初即便是跑回去,也必然会被那些霸王蝾螈给蜂拥弄死。

    当下之际,我唯有更加隐忍,然后……

    找机会,将这家伙给干掉。

    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那些无辜死去的猴子,也为了它们至死都未瞑目的怨念。

    我心中下定杀心,脸上却表现得更加灿烂,微微一笑,说如此也好,免得我们失散了,到时候都不知道如何找到彼此。

    荆可看着我脸上挤出来的笑容,认真地说道:“你能这么想,简直是太好了。”

    给我的身体里打入这追魂蓝蜂针,荆可对我的防范之心就少了许多,没有再时刻都将我放入视线范围之内,而是开始在山洞内外搜寻了起来。

    我没有跟着他搜寻,事实上我对临湖一族和华族人之间的冲突并不关心,便直接盘腿在地,行起了气来。

    此刻恢复实力,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几个周天之后,我感觉荆可在我的面前停下,于是睁开了眼睛来,说怎么样了?

    荆可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对我说道:“这些人是中蛊而亡的,我在外面还发现了两具尸体,蒯梦云应该是带人追过去了。”

    我皱着眉头说道:“蛊?”

    荆可点了点头,说道:“对,蛊,一种从毒虫鼠蚁的身上提炼出来的恐怖毒物;在我们村子东边的猛鬼原,曾经有一个擅长养蛊放虫的部落,后来被松长老带着我们给灭了,当时也死了一部分人,我给他们做过尸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我来了兴趣,走到了尸体的旁边来,伸出手,开始翻检起被荆可开肠破肚过后的尸体。

    我一边检查着,一边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们还曾经剿灭过一整个部族啊?那你就不怕这玩意?”

    荆可冷声哼道:“我身上有族长祈天,上神降下的辟邪珠,能够摒弃一切妖邪,哪里会怕这个?”

    我翻检伤口,那儿的确有十几条黑头白蛆,在皮肉里面钻来钻去。

    如果是下蛊,那么出手的人恐怕并不会很多。

    我没有再多瞧,而是站起来,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么华族人动手的嫌疑就小了很多,不是么?”

    荆可撇着嘴说道:“为什么死的人里,只有我们临湖一族的,而没有他们的人呢?”

    我没有再跟他辩论,只是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荆可皱着眉头说道:“先去找蒯梦云,如果两天之内,再找不到他人,我们就离开这里,回到族中搬援兵。”

    两天时间?

    我在心中默默念着,决定在这两天之内,就得将此人给杀了,要不然我这辈子就没有希望了。

    荆可做完了决定,我便和他一起离开了这个山洞,然后跟随着这个家伙,一路找寻踪迹而去。

    这个家伙别看为人阴沉,不过在林中却是一个绝对厉害的高手,我看着平淡无奇的草丛和林子,他却能够一眼就瞧见许多细节上的东西,从而判断出种种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以前看过一个叫做华人神探李昌钰的纪录片,种种分析,让人佩服不已。

    我将恨意和杀心放入城府之中,虚心与他求教,却也学了不少东西。

    两人一路找寻,在林间又陆陆续续遇见了几具尸体,都是临湖一族的人,这让荆可的脸色越来越冰冷。

    此事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两人在林间摸黑行走,荆可丝毫无碍,而我有火眼在,却也并没有关系,如此又走了几个小时,突然间前方传来一缕光亮。

    荆可浑身一震,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然后悄声朝前摸了过去。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光亮跟前,发现原来是一堆篝火。

    篝火之前,围着六个人。

    华族人。

    我瞧见,顿时就十分激动地想要往前走,然而这个时候荆可却一把将我给拽住,手掌捂住了我的嘴巴,我愣了一下,瞪了他一眼,荆可却没有理会我,而是将耳朵贴在了地上,仔细地听着。

    我们这里跟篝火那儿,离得差不多快五十米,再加上灌木丛和林子的遮挡,我根本听不到对方在说些什么。

    难道荆可能听得到?

    我不知道他对华族人为何会有这么多的防范之心,只听到他整个人像青蛙一样趴着,一分多钟,一动也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身边一股劲风吹拂,有人在我们身边说道:“你们在这里干嘛?”

    我抬头,瞧见来人居然是龙云,他看到了我,也是一脸诧异,说陆言?

    这时荆可陡然抬起了头来,龙云不由得笑了,说荆可你这是偷听墙角呢?

    龙云悄然而至,而荆可却听不出来,从这一点上面来说,就已经胜他许多,而荆可的脸色也有一些尴尬,不过他平时素来冷脸,倒也遮掩了过去,咳了咳嗽,问道:“我族的人,不是与你们在一块儿么?”

    龙云摊开了手,说道:“他们要找毒龙壁虎,而我们则想要找猴面包树的种子和一些药草,大家目标不同,于是就分开了。”

    荆可冷然说道:“恐怕未必全是这个吧?”

    龙云平静地说道:“不然呢?”

    荆可指着我们一路寻过来的林子,说道:“从那儿过来,我族一共死了九人,你们难道不知道么?”

    龙云扬起眉头,说道:“你在怪我?”

    荆可双臂抱在胸口,平静地说道:“没有,只是在想到底是谁杀了我的族人罢了。”

    龙云没有再跟他说话,而是转身看向了我,说道:“陆言,我们那儿做了汤,还有一些吃的,你若是愿意,可以过来吃点东西,歇息一会儿。”

    我自然不会拒绝,微笑着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跟着龙云朝着前方走去,而荆可则阴着脸也跟了过来,一行人再无对话。

    龙云走到篝火近前三十米的时候,双手在前面拍了几掌,然后让我们严格地按照他的步子走,不要乱来。

    很明显,他们胆敢在这也林子里生火扎营,并非没有防范。

    我被龙云领到了篝火跟前来,坨老和鹊老远远瞧见,都微笑着朝我遥遥施礼,寒暄过后,问我这几天跑哪儿去了,怎么不见了踪影。

    我哪里敢说真话,只是推说被那虫人吓得魂飞魄散,就在林子里迷了几天路。

    华族的尖兵龙砬若有所思地说道:“这蝴蝶谷号称死亡之地,你能够在这里生活几天而安然无恙,相当了不起呢……”

    简单聊了几句,龙云招呼我们喝汤,我望着华族的这些人,心中不由得一动。

    我是不是能够利用这些人,把一直看押着我的荆可给甩脱了去?

    这事儿,是否可行呢?

    <b>说:<b>

    行事不能硬拼,善假于物,方才是成熟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