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章 艰难的抉择
    这想法一出现,就像野草一样蔓延开来,根本就阻止不得。

    我在这树洞里面待了三天,整个人都僵住了。

    修行并非闭门造车,幻想着把自己关在家里一蹲二十年,然后出去就天下无敌的人,永远都只能是一个宅男,甚至还会与社会脱节。

    神剑引雷术的厉害,我是亲眼所见的。

    至今为止,我闭上眼睛,都还能够回忆起天空中那一长串恐怖摇曳的电光,以及密密麻麻落下的电网。

    曾经将我们所有人都给挑飞的阴神龙环,却给一道雷给劈死。

    雷法乃道家诸多手段里面,最为刚烈和精髓的一种,如果能够将神剑引雷术给学会了,我也总算是有了一门傍生的手段,日后即便是遇见高出自己许多的对手,也未必没有还手之力。

    然而所谓神剑引雷术,我必须有一把适合的长剑,它必须能够承载雷法,因为我毕竟不是老道士那种破碎虚空的神人,没办法用自己的身体作引子。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如果我这么做了的话,这法门就不叫神剑引雷术,而是叫做“向我开炮”。

    没有必要的话,我可不想做烈士。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想要修行神剑引雷术,就得先有一把像样的剑,一把内中隐有雷意,然后将那雷法激发出来,并且供我驱使的剑。

    而前往生命古树的顶峰,或许就能够成就它。

    我坐在床边,思考了一刻钟,终于忍耐不住神剑引雷术成型的诱惑,陡然站了起来,然后一个脚步冲到了窗边,朝着外面跳跃而出。

    蹬蹬……

    我落在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之上,左右打量一番,然后手脚并用,攀附着树上的枝蔓,很快就走到了俞千二之前带我走过的那条向上路。

    我的记忆十分清晰,所以一路上倒也通畅,除了走错了两回路,倒也没有太多的曲折。

    很快我就来到了俞千二带我来到的终点。

    在往上十米,就是云层。

    那是未知的世界。

    我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咬紧了牙,然后开始向上攀沿而去。

    这事儿跟爬树并不像,因为有无数寄生的藤蔓和枝桠,使得我能够不断地借力,有着支撑点,一路过来倒也不是那般的困难,所以我的身法还是十分快捷的,三两下,便越过了厚厚的云层,出现在了上面来。

    我本以为云层之上的树尖,必然也是茂密的树枝,层层叠叠,然而当我真正上来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我瞧见了一棵巨大无匹的树木,没有枝桠,没有绿叶,径直指向了阴云密布的天空。

    倘若说下端的生命古树就如同一座摩天大厦的话,这云层之上的树尖,就好像是埃菲尔铁塔一般。

    真正让我为之惊讶的,是这树尖部分,表皮居然是一片漆黑。

    有一部分甚至开了叉。

    我站在一根宛如桥梁一般的树桠之上,仰望头顶遥遥不可及的顶端,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了一件老家的谚语来。

    树活千年,必遭雷劈。

    什么意思呢?

    一棵树活得太久,上天怕它变成了精怪,有着自己的意识,破坏平衡,所以才会降下雷来,把它给劈死。

    当然,从科学上面来说,一般打雷的时候,长得越高的树木,越容易被击中,也是有道理的。

    总之,这一棵生命古树,其实已经被雷劈了,而且绝对不止劈了一两次。

    我感受到了一种强大到极致的雷场,在我的头顶上。

    我不敢上去,因为那儿传递过来的雷意,让人莫名就产生了许多的恐惧。

    我站在树桠上面沉默了许久,脑子里却在琢磨着当初老道士传我神剑引雷术时,制作神剑的诸多讲究。

    一般来讲,神剑引雷术的神剑都是取材于雷击木,也就是这种被雷劈过的树木,在它的最核心处,会有一节树芯。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一般被雷劈的树木,必将是这一带里面灵性最强的树木,它本身就有着很强的生命灵力,而那树芯在了这棵树木之中,则是最为精华的部分,雷霆所劈的,也就是这一部分。

    雷电来得快,去得快,所以劈过的树木之中,其余的部分都用不了,只不过是灰烬而已,唯独树芯,里面既蕴含着木灵之气,又有雷霆之法,最合适用来制作法器。

    而雷击木也有高下之别,除了本身的材质之外,还因为雷击的次数不同,从一次到九次,分作一转雷击木到九转雷击木。

    越往上,越厉害。

    道士使用木剑驱鬼降妖,所以杂毛小道用的是桃木剑,这玩意在古代兵禁森严的时候,便于行走。

    不过如果有了现成的法剑,取那雷击木来做剑鞘,每日温养,潜移默化,转移雷意,也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

    我不确定高若埃菲尔铁塔的雷劈树木,它的树芯在哪里。

    不过如果想要找寻,其实也并不困难。

    因为它的炁场,与周遭的,终究还是会不同的,只要我上去,终究还是能够找到。

    现在摆在面前的,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安全,我上去的话,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我又该如何面对;第二个就是在俞千二没在家的时候,我偷偷跑到这儿来,还准备不告而取,拿走别人的东西,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我想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

    我所要的雷击木,只不过是一制作刀鞘的木块,对于这么巨大的生命古树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就好像我小时候偷我父亲钱包里面的钱,一把零钱里面,拿个三两毛的,也没有被发现过啊?

    这样想着,我没有再犹豫,大丈夫行事畏畏缩缩,如何能够成事?

    我开始行动了,一个助跑,然后纵身一跳,却是直接攀爬上了被雷劈过的树干之上。

    这儿已经没有枝桠了,想必雷击之后还有大火,将那些乱七八糟的细枝末节都给烧成了灰烬,落在下方,成了化肥。

    我双手抓住了那宛如木炭一般的树皮,刚要一捏,就感觉到一股酥麻的电意传递到了我的手上来。

    啊……

    我浑身一抖,手指抓着的树皮便剥离了枝干,往下掉落,我也没有办法,跳回了那枝桠上来。

    轻微的电击让我头脑一阵清晰,我知道这树干上面还残留着一些雷意,凭着肉掌的话,是很难有所作为的,而且这些树皮有的已经成了焦炭,与树干没有太多的粘合度,稍微一用力,就很可能会脱落下来。

    这样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上去。

    我思索了几秒钟,从乾坤袋中找出了一件衣服来,撕扯过后,将布条包裹在了双手之上,然后仔细打量了一番那黑漆漆的树干。

    很快,我发现了一条向上的道路,那儿有被人踩过的痕迹。

    瞧见痕迹,想必就是俞千二本人吧?

    我认定之后,没有再犹豫,有一次助跑跳跃,抓住了那边的树皮,发现这儿的确是稳固许多,并没有再往下掉落的迹象。

    有了成功过的第一次,我没有再犹豫,继续往上攀爬,一路走,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我感觉到裂缝里,有一股温暖的气息,还有光芒流转。

    没有任何犹豫,我跳进了里面去。

    双脚落在了实地,我顿时就感觉到有一股清新的气息钻入鼻子里,浑身的毛孔都在舒张。

    这儿充满了勃勃的生机,让人感觉到无比的自在。

    狭窄的空间中,我瞧见前面有一根散发着浓郁生命气息的柱子,而柱子里面,似乎有一点儿光源,那光源仿佛最为瑰丽的珍宝,让人为之迷醉。

    我瞧了一眼,感觉自己的目光都快拔不出来了。

    几乎在一瞬间,我就意识到,这根粗壮的柱子,想必就是这棵生命古树的树芯,也就是我所追寻的雷击木,然而在它的内部,却有一个更加神秘的存在。

    这个东西,估计就是俞千二在此守护了两百年的真正意义吧?

    我的心中一阵狂跳。

    能够让俞千二守护两百年的东西,绝对是惊世珍宝,如果我能够将其纳为己有,说不定自己的修为就会突飞猛进,成为虫虫所希望的那种绝世高手。

    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踏着五彩祥云回去见她。

    我还可以帮助陆左恢复修为,帮助萧克明重回茅山掌教之位,甚至还可以查探一切阴谋的背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拥有了力量。

    我可以肯定,这雷击木树芯里面的那一缕光,能够赐予我那般强大的力量。

    只是,它是属于俞千二的东西,我应该拿么?

    拿了,我获得了力量,却失去了道义。

    我猛然摇了一下头,发现跟前堆着几根木头,却是从那树芯之上削下来,应该是俞千二弄的。

    这玩意,也可以做剑鞘,随便一根,就够了。

    怎么办?

    <b>说:<b>

    往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孤独&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