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畜牲与人
    俞千二离去之后,留下我一人在这里沉思。

    作为一个在这儿生活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老家伙来说,他的视野,往往会比我更加清楚一些。

    他能够分辨好与坏,有一种大智若愚的精神。

    所以他讲的话,可信度也挺高的。

    华族实力强大,爱好和平,还具有挺高的包容心,反而是临湖一族,则显得十分暴戾,虽然能征善战,但是对于周围的族群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

    这一点,从那些被关在羊圈里面饥寒受冻的猎物就能够看得出来。

    他们强悍,而且丝毫不把人命当做一回事儿。

    在饮宴之上,当我第一次瞧见对方拿着石锤,一锤一锤地把同是人类的祭品给敲碎,却没有一点儿恻隐之心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离开那里。

    不为别的,就只是我恶心。

    我逃出来,本来就是为了躲避临湖一族的荆可,对于老爷子所说的加强布置,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他走了,我也不敢乱动,便老老实实地在这儿待着。

    闲着无聊,我就开始研究起手中的猴面包来。

    华族人对这玩意的命名很准确,虽然是树上结出来的果实,不过因为富含着大量的淀粉和蛋白质,使得它真的有一种粮食的口感,正是因为拥有着这样不错的品质,使得华族不惜跨越这么远的距离,冒着巨大的危险找寻而来。

    倘若说这种猴面包树能够普及出去,那么既然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口,而在这个仿佛原始部落的地方,更多的人口将意味着更加强大的势力。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biqugez048

    这才是根本。

    那猴面包的果实巨大,对于常人来说,吃半个就差不多够了,不过作为一个修行者,吃了一个,我还是感觉有一些不满足,瞧见旁边还有一个,想必是老爷子的晚餐。

    我腹中饥饿,也不客气,敲开了便吃,连囊都没有放过,全部啃完之后,打了一个饱嗝,感觉真的是不错。

    难怪俞千二在这儿能够活这么久,首先是心法贴近自然之道,另外再加上这种简单的生活方式,以及天然的食物,想早点儿挂球都难啊。

    而且,一个能够在死亡之谷里面生存下来的老者,绝对不是凡人。

    我将他的那一份给吃了,也不惊慌,从乾坤袋中摸出了两包方便面,放在了猴面包留下的果瓢里面,左右打量,发现屋子的角落里生着火,上面泥铸的瓦罐里面还有热水,正是合适,于是拿过来,把面泡开,又将作料给放进去。

    我这边刚刚泡好不久,俞千二就从窗户里跳了进了,吸着鼻子嚷嚷道:“哎呀我艹,这是什么玩意啊,忒香了。”

    我双手合十,向老爷子拜了一拜,说受您款待,心中过意不去,这里有点儿存活,面食,给前辈您尝尝鲜。

    面?

    俞千二双目发亮,说我的天,老子好像有几百年没有吃过这玩意了,在哪里,在哪里?快点儿给我端过来……

    我听得一阵好笑,说句实话,这个地方物产如此丰富,真的想弄点儿什么出来,其实并不复杂,只不过这老爷子整日都在琢磨着修行的事情,对于吃穿用度方面并不在乎,方才会过得如此粗糙而已。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biqugez048

    也正是因为他这般的苦行,方才使得他有这么厉害的手段。

    如此看来,一饮一啄,皆是有因果的。

    俞千二从我手中抢过那盛在猴面包壳囊中的泡面,先是闻了一下那散发着廉价油炸面条的香味,然后毫不犹豫地抓起我递过来的两根折断树枝,开始吃了起来。

    说句实话,我这泡面是超市里都有卖的那种最便宜的方便面,三十多块钱一箱,里面只有两包调料,一包盐粉,一包油料,连脱水蔬菜都没有,然而就是这玩意,吃得俞千二泪流满面,甚至将汤都给喝完了去,最后不顾形象地舔着里面的油星子。

    我满以为有了这一顿新鲜的伙食,能够让俞千二回忆起酒醉之前承诺过我的事情,然而他却是一字不提,而是拉着我,说要带我参观一下这一棵他看守了两百年的生命古树。

    生命古树?

    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秘密,能够值得他看守两百多年么?

    两百多年啊,那可是一天一天累积起来的。

    如果是我,早就憋不住跑了。

    老头儿到底有着多么强的意志力,方才能够在这儿坚守啊?

    乘着夜色,我与俞千二两人行走在了那颗宛如一幢大厦般的参天巨树之间,我们在密密麻麻、宛如森林的枝叶间行走着,他跟我介绍起了这一路的风景来,还远眺而去,跟我说起死亡蝴蝶谷的个个区域。

    之前的时候,我还觉得死亡蝴蝶谷不过是一个小地方而已,然而此时方才知道,这儿广阔得简直看不到边际。

    而这里面,则由一个又一个的洪荒巨兽或者利害的族群把守着,千百年它们形成了自己的地盘和规则,维持着勉强的和平。

    我们并没有能够参观完整个巨树,因为在直入云层的顶端,他停了下来,对我说道:“上面的部分,被雷给劈了,形成了一段恐怖的雷场,一般人根本抵御不住那里面的雷法力量,我们还是回去吧。”

    他说得平淡,然而我却琢磨到了一股心理波动,觉得这上面必然还有一些他不愿意透露出来的秘密。

    不过人家既然不愿意给我知晓,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跟着他下来。

    上树下树,比上山下山还要艰难,走了一会儿,俞千二突然笑了,手往前伸,一阵波纹浮动,我却瞧见前方浮现出了许多人影来。

    随着雾色淡去,我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洛小北。

    不光只有她,她的身边还有蒯梦云,以及临湖一族狩猎队的其他成员,因为角度的清晰度的问题,我并不能看得完全,不过却也知道经过先前虫人一役,队伍的减员挺多的。

    我努力地找寻,却没有在人群里面找到华族人的身影。

    同样,我也没有瞧见荆可。

    洛小北和蒯梦云等人在一个地方潜伏着,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头两米多长,背上长着剑脊的爬虫,他们屏气凝神,耐心地等着,而当那玩意靠近的时候,有人举起了手,众人一拥而上,将那爬虫给围住。

    这玩意,就是洛小北要找寻的毒龙壁虎?

    我心中有些诧异,感觉它长得跟我之前碰见过的那玩意,居然有几分神似。

    俞千二指着前面雾气之中的洛小北,对我说道:“这个小丫头,看着似乎有些眼熟啊?”

    我说对,她就是洛飞雨的妹子。

    俞千二点了点头,说哦,原来如此,看起来脸型倒有几分相似,不过她怎么跟临湖一族的人混到一块儿去了呢?

    我苦笑,说我之前告诉过你,我就是从那儿逃出来的啊?

    俞千二问,说那她怎么不逃?

    我说洛小北跟临湖一族的人关系挺好的,那个领头的喜欢洛飞雨,她还叫他作姐夫,这帮人过来,就是要帮她抓一种叫做毒龙壁虎的玩意,给她断肢重生的,所以她自然不愿意离开。

    听到我的解释,俞千二摇了摇头,说临湖一族都不是什么好人,心思诡异得很,又信奉邪神,跟他们在一起,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我说要不然咱们去救她?

    俞千二摇头冷笑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不需要救;再说了,姓洛的那小丫头当年耍了我,我何必再给她帮忙呢?”

    呃,老爷子你心眼挺小的嘛……

    我没有说话,而是认真打量那雾色之中的场景,瞧见那条长满剑脊的爬虫已经被临湖一族抓住了,洛小北似乎在大喊大叫,指使着旁人将其剖开。

    然而当这爬虫被分尸出来的时候,洛小北的脸上却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来。

    她不顾肮脏地伸手,在里面套弄了一番,最后气呼呼地扔在了地上,还猛然踩了几脚。

    哈哈……

    俞千二哈哈大笑,伸手一摸,将那场景给弄散了去,然后对我说道:“既然能够断肢重生,那毒龙壁虎又哪有那么好找?人不尊重自然,自然又如何会给你无缘无故的回报?小子,记住了,对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之心,比什么都重要。”

    他总结完了这话儿之后,没有再理会临湖一族的人,而是带着我来到了生命古树附近的一片猴面包林中,带我参观了一下那又粗又壮,宛如瓶子、罐子一般的矮树,还弄了数十颗富有生命力的种子给我。

    他顺便给我介绍了一下他的朋友,也就是一帮长得古怪的三臂猴子。

    这些猴子十分粗壮,也就比我矮一个头儿,相貌凶恶,不过在俞千二的介绍下,十几个特别强壮的猴子煞有介事地挨个儿过来跟我握手。

    俞千二弄了点之前喝剩的二锅头,每个猴儿给舔一滴,辣得这帮猴儿很兴奋,为何我们又唱又跳。

    瞧见这些可爱的猴子,俞千二微笑着对我说道:“有时候,是不是觉得畜牲,都比人可爱?”

    <b>说:<b>

    世外桃源,马上结束&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