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五章 是谁在敲打我窗
    这头大蜥蜴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是黄泉路上的阴卒牛头。

    那些本来已经战死,却留存着一缕魂魄,用塑形虫保持身体的东西,和这大蜥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倘若是寻常人,说不定就真的被这玩意给弄死了。

    不过我并不是,因为我除了有这把破败王者之剑,还有一个杀手锏。

    小红。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小红就从我的身体里浮现出来,包裹在了我持剑的右手上。

    它身上的十八根触须不断蠕动着,不管这些密密麻麻的软虫来多少,它都来者不拒,全部都给吸食一空,但凡被那柔软触须拂过的软虫,立刻就是身体僵直,死去任何力量。

    有的附着在了破败生锈的剑身之上,有的则簌簌落了下来。

    这些玩意显然是有着剧毒,而这些毒液注入在了聚血蛊的身体里,使小红兴奋得直颤抖,忍不住发出了啾啾、啾啾的叫声来。

    几分钟之后,这些细小的虫子终于停歇了,我用锋利的金剑切开了这头巨大的蜥蜴身体,发现这些虫子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塑形虫,而不过是一些麻烦的寄生虫而已。

    它们寄身在蜥蜴的身体里,获得养分。

    我切开了这玩意的身体,切成了两半,发现心脏部分,居然是一个拳头大的肉团,这肉团周围还有一些残余蠕动的软虫,不过与我想象中恶心的心脏不一样,它显得十分漂亮。

    是的,请原谅我用这么一个词语来形容一个心脏,但是它通体温润,宛如玉石一般,散发着粉红色的光泽,里面还充斥着部分澎湃的力量。

    它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我伸出剑,将心脏旁边的血光一一挑开,发现里面居然有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这些软虫对于那血液趋之若鹜,纷纷聚集而去,不过小红却显得有些霸道,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将这心脏紧紧包裹住,然后飞到了我的手中来。

    当握住这心脏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并没有握着一块肉团,而是一坨温润的玉石。

    冰冰凉的,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尽管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不过小红的表现让我知道,这些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东西,值得它占用我乾坤囊里面宝贵的储藏空间。

    我将它收了起来,然后坐在那粗糙的鳞甲上面歇息着。

    因为小红的存在,周遭的虫子和小动物没有一个胆敢靠近,这使得我拥有了一个比较充足的休息时间,我从乾坤囊中拿出了一瓶水,以及一块压缩饼干来,补充了一下饥肠辘辘的胃,方才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

    吃完了这些,我感觉后背毛毛的,似乎被人给盯上了。

    我回头,瞧见林子里有几双发亮的双眼。

    我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往后退,这时那边的灌木林中,跑出了十几条三条腿的鬣狗来,它们像袋鼠一般奔跑,有着发达的咀嚼系统,冲到我跟前不远处,有几头对我虎视眈眈,而其余地饿疯了一般,对着地上那头蜥蜴的身体猛啃。

    我甚至能够听到它们啃噬尸体时发出的那种古怪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即便是在进食,但是几乎所有的鬣狗都在拿着那一双凶恶而且发亮的眼睛瞪着我,让人感觉到毒蛇一般地阴霾。

    它们吃死肉,更加期待活物。

    我握着剑,一步一步地后退,并不像这帮食尸的鬣狗拼斗,然而终究还是有不自量力的东西,在发现我试图离开之后,居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吼声,然后纵身朝着我扑了过来。

    它凶悍、它残暴、它无畏,然而所有的气势,在我手中的金剑面前,却都化作了灰烬。

    我一剑,将这鬣狗的身子斩成了两半。

    漫天的鲜血洒落,被我的劲气避开,然后它肮脏而烘臭的身子则重重落了下来。

    我的干脆利落,给这帮野兽极大的震撼,这十几条鬣狗顿时就退缩了去,围在那条巨大的蜥蜴尸体跟前,朝着我汪汪地叫着,一边在威胁,一边更加使劲儿地撕扯着,试图多吃一点儿。

    我没有再理会它们,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终于没有冒失鬼胆敢再次过来。

    我向前走了一段路程,突然间感觉到头顶传来一阵嗡嗡的响声,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并没有太过于在于,以为只是蚊子。

    然而到了后来,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声音,似乎听过。

    好像是……

    啊!

    我心中一跳,抬头望去,瞧见几张古怪的脸,一个冷酷的中年人,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小孩儿,三张脸浮现在了我的头顶之上。

    它们的嘴角,都无一例外地朝着上面翘起。

    眼睛却比寻常人要大上许多,因为都是复眼,由无数个单眼组成的古怪器官。

    那些虫人,居然追到了这里来。

    我不知道大部队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虫人找到了我这里来,只知道如果不反抗的话,说不定就要给这些东西给弄死。

    就如同之前瞧见的那几个倒霉鬼一般。

    我在瞧见对方的时候,对方也看见了我。

    它们在空中,而我在地上。

    双方对视,大眼瞪小眼,僵持维持了几秒钟,这些家伙顿时就转变了方向,然后朝着下方俯冲了过来。

    我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一边紧紧握住手中的金剑。

    在对方递近的那一瞬间,我陡然挥剑上扬。

    砰!

    金剑的锋刃与对方坚硬如铁的镰手重重撞击在了一起,我这边力量充足,而对方却也是利用了恐怖的冲势,双方重重地撞到了一起来。

    我朝后退了几步,而这玩意则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再一次攻了过来。

    至于其他没有被我挡住的,则从四面八方围攻而来。

    有过黄泉路的经历,我开始逐渐适应了这种惊恐和危险,没有太多的心慌,而是凭借着耶朗古战法,以及相关的手段,与其拼斗。

    我稳扎稳打,与五头虫人战成了一团。

    几分钟之后,我身前、后背和左胳膊多出了几道伤痕,而那五头虫人则有四头被我斩落于剑下,最后一头则被我斩去了半边手,仓皇逃离。

    我本来想灭口,然而对方腾空而起,一下子隐没于林间,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眼睁睁地望着那东西离去,我无奈地回过身来,蹲下,开始检查起这些古怪的东西。

    通过翻检,我发现这些东西除了拥有一张人的脸孔之外,其余的结构,基本上都和昆虫一般模样,而即便是那人头,切开面皮之后,依然瞧见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锋利的口器,墨绿色的黏液和并不算复杂的颅腔,使得它完全没有人脑的容量。

    这显然是山寨版的人类。

    挂羊头卖狗肉,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检查的过程中,小红趴在了这些东西的脑袋上面吸啊吸,让我知道一点,就是这些虫人的身体里,也有毒性。

    看起来,对于小红来说,这是一趟不错的旅程。

    至于我,还算不错,这样的生死决斗,让我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手段都有了充足的理解,并且让自己变得逐渐强大了起来。

    我在原地休息了五分钟足有,耳朵一动,听到了比之前更加庞大的一片嗡声响起。

    报仇的虫人来了。

    我没有敢在停留,匆匆而跑,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奔跑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感觉好像甩掉了身后如同跗骨之蛆的虫人,而这个时候,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树木。

    怎么形容它的巨大呢?

    密密麻麻的树根使得这儿形成了一大片的树林,而它的树干粗大得让我想起了一座摩天大厦。

    在树上,有着干死掉的枝干,也有翠绿的新枝,生机勃勃,而在树枝组成的茂密森林之间,有无数蒲公英一般漂浮的光球,将这儿照得一片朦胧,充满生机。

    我有一种瞧阿凡达里潘多拉星球那种生命大树的感觉。

    这里面的生机让我感觉到了亲近,于是缓步靠近其中。

    我走进了那密密麻麻树干垂落而组成的林中时,瞧见这些漂浮的光球其实是一种植物的种子,它们落在了树根之上后,渐渐地失去光亮,不过却变成了攀附其上的藤蔓,将其变得更加的巨大。

    当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这样迷幻的环境之中,小红也随之飘飞,在这些光亮的种子之间翩翩起舞着。

    我一路走到了大树的跟前来,发现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树洞。

    里面,会不会也住着一帮阿凡达一样的绿巨人呢?

    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好奇,这种好奇心驱使着我一直向前走去,穿过宽阔的空间,我来到了里面,突然间我停下了脚步。

    因为我瞧见一个躺在地上睡觉的老人,那是一个侏儒,留着长长的胡子。

    他的呼噜声有点儿大,在宽敞的树洞里面不断回荡着。

    我小心地走到跟前,正要说话,这个时候一声古怪的声音从头顶上响了起来:“是谁,打扰了我俞千二的睡眠?”

    <b>说:<b>

    是谁,在拨动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