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故人虫人
    当我与荆可的目光对上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赶紧逃离的冲动。

    然而实际上,我却只是对他微微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我瞧见过蒯梦云出手,而作为与蒯梦云并称的荆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能够对抗他的力量,所以我现在若是想要自保,就得小心翼翼地藏起逃脱的心思来。

    我只有装成无害的小白鼠,方才能够真正有机会逃脱。

    队伍继续向下,我一开始还在思考如何逃脱荆可的控制,然而到了后来,却不得不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身前的藤蔓来。

    显然,这是一条并不算太好的道路,往往爬到一半的时候,就会没有路了,而我们下方的深谷,则仿佛没有底一般。

    好在华族的那个尖兵有着足够的经验,据说他曾经来到过这个据说死亡之地的蝴蝶谷而活着离开,现如今,他也是华族队伍里面最为凭恃的人。

    他超越了我们,走在了最下面。

    很快,他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处半山腰的道路,这儿弯弯曲曲地朝下,又湿又滑,不过却比刚才的绝壁要好许多。

    唯一让人觉得有些畏惧的,是这个地方的雾气,变得越发的浓厚起来。

    我们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这里等待着大部队的到来。

    洛小北跟在我的身边,瞧着远处的人们,低声说道:“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是害怕了么?”

    我余光处瞧见荆可竖起了耳朵,没有回答她的话语,而是摇头说道:“没有。”

    洛小北是个人精,自然知道我在撒谎,不甘心地问道:“你是在想昨天逃走的那个女孩子吧?还是担心留在上面的那头老虎?”

    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洛小北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气呼呼地对我说道:“你果然喜欢那个贱女人,她有什么好的?你费尽心思把她救下来,连睡都没有睡过,结果她一点感恩心都没有,转身就跑了。你知道么,倘若我姐夫追究起这件事情来,你可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她这么害你,你还想着她呢?”

    我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说我想不想她,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洛小姐你喜欢我?

    呸!

    洛小北喷我一脸唾沫星子,怒气冲冲地说道:“陆言你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就你这个弱鸡的衰样,怎么可能有姑娘会喜欢你?”

    我无所谓地擦了一把脸,说道:“很抱歉地告诉你,我有一个女朋友,比你漂亮十倍。”

    洛小北讥笑道:“你就别吹牛了,就你这样的撸瑟,女朋友想必是存在于电脑硬盘里面的吧……”

    我没有再跟她争辩这种事情,而是询问起我最关心的话语来:“告诉我,我们怎么离开荒域?”

    洛小北一下子就变得警觉起来,盯着我,说你这个胆小鬼,怕了?

    我没有回答,继续问道:“我是说,如果找到毒龙壁虎,你的右臂重新长出来了,你和我怎么离开?”

    洛小北抿着嘴,神秘地笑道:“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而在此之前,你乖乖待在我的身边就是了,千万别自以为是,要不然你这辈子就永远留在这个连电视和手机都没有的鬼地方吧……”

    听到洛小北的威胁,我的心开始往下沉。

    说句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太讨厌洛小北,虽然她有着这样那样的脾气,但是得益于她不错的相貌,以及失去右臂的可怜情况,我觉得这都是痛苦遭遇在她性格上面的折射而已。

    但是此刻,我在心中已经把我与她,无形地划开了。

    如果是洛飞雨,我或许会与她并肩而战,生死与共,并不是因为人家模样美身材好,而是她给我一种很舒服的相处感觉,另外为了杂毛小道,我也会如此。

    但是洛小北,我不会。

    我开始讨厌她了。

    我没有再说话,也无法当着荆可的面,说起安当初给我的警告,说荆可很有可能趁着混乱的时候,打断我的双腿,好让我永永远远地成为临湖一族的医师。

    虽然治病救人是我的爱好,但我不愿意永远禁锢自己,更不愿意失去自由,变成一个坐在轮椅之上,身残志坚的男人。

    当大部队汇合之后,我们继续前进,沿着湿滑的山道朝下方小心翼翼地走着。

    最前面的人,已然是那个华族的尖兵。

    我听人叫他龙砬。

    这人永远与大部队保持几十米远的距离,帮我们查探各种危险,而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我也是紧紧跟随着这个人。

    我们之间仅仅只有五米左右的距离。

    走到一片茂密树叶遮盖的区域时,他突然出声提醒:“小心这儿的吸血藤,这些家伙,可比巨蟒厉害得多……”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来,打开瓶盖,立刻有一股浓黄色的雾气冒了出来。

    他将这黄色雾气吹响了前面,烟雾弥漫之间,突然间山壁上又一段又一段的刺藤抽射而出,啪啪地抽打在了地上,那劲儿很大,石子迸射,整个山体都在摇晃。

    然而这些宛如杀手一般的刺藤在挥舞了好一会儿之后,开始变得缓慢。

    几秒钟之后,它们变成了枯黄的树枝,水分丧失,仿佛晒了许多天的干柴火儿。

    蒯梦云忍不住称赞道:“漂亮!”

    那个弄出这一切的龙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应道:“五年前的时候,我上一次来到这里,损失了十二个伙伴……”

    简单一句话,说得众人都沉默了。

    死亡之谷,名不虚传。

    继续走,我们越过儿这一片死亡地带,来到了一个镶嵌在山壁的巨大石穴里面。

    我们需要穿过这石穴,才能抵达最下面的谷底。

    然而走了没一会儿,龙砬突然停下了脚步来,左右打量,我瞧见他脸色严肃,忍不住问道:“有什么不对么?”

    他比常人要尖得多的耳朵不断地耸动,转头对我说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摇头,说没有……

    刚刚说完,我也听到了,是一种沙沙的声音,有点儿像是我们小时候养蚕的时候,那蚕虫啃噬桑叶发出来的声音。

    龙砬的目光一直在巡视,很快他锁定了不远处洞穴顶端垂落下来的一个东西。

    这东西是一个白色的茧子,外面是蚕丝一般的东西,缝隙处能够瞧见油光的肉质。

    让人觉得古怪的,是这些茧子很大,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的长度,一个人抱都有些困难。

    而随后我们发现,这样的茧子其实很多,石穴的深处,密密麻麻,顶端有粘稠的丝线将其牵扯,倒吊在了天花壁上。

    那些古怪的声音,正是从那儿发出来的。

    龙砬皱着眉头说道:“我们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些啊,到底是什么,鬼面蝴蝶的蛹虫么?”

    他举起手中一把简陋的尖刀,轻轻地挑开那茧子的表面,露出里面略带油光的蛹体来。

    随着他的动作,那东西开始逐渐地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我瞧见这居然是一个半透明的蛹体,里面似乎还有微微的光源,使得我们能够瞧清楚这蛹体里面的东西。

    当瞧见这玩意的时候,原本矫健如豹的龙砬,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惊声喊道:“龙风?”

    什么?

    这个时候,华族的领队龙云冲了过来,口中大声喊道:“龙风不是五年前的时候死在这里了么,怎么还会活着?”

    他们惊讶万分,而这时我却瞧见了那张脸下面的身体。

    那不是人的身体。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类似于蚂蚁一般的节肢状身躯,除了脑袋是个人形之外,其余的都是宛如虫子一般的样儿,而在它的背上,则好像还有两扇湿淋淋的翅膀。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开,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半透明的蛹体突然间破裂了,一大股粘稠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紧接着那个被华族叫做龙风的东西,眼睛一睁开,露出复杂而又迷人的一对复眼来,里面无数的光芒在闪烁。

    唰!

    它挥舞起了右手,那是一把锋利如刀的节肢,朝着龙砬的脑袋割去。

    龙砬挡住了这一下,毕竟刚刚从蛹体里面爬出来的虫人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而他则有些心不甘地冲那东西喊道:“风哥,我是龙砬啊,我是你的小弟龙砬!”

    唰!

    那东西又挥起了另外一只手,不过这一次却是被龙云给挡住,紧接着这男人一记快刀,将这虫子的脖子给斩开,碧绿色粘稠的血液飞起,脑袋滚落在了他的跟前来。

    龙云抬起脚,猛然一踩,那人形一般的脑袋很干脆地裂开,露出里面恶心古怪的器官来。

    粘稠的碧绿色,甚至连白色脑浆都没有。

    龙云将这虫人干掉之后,打了龙砬一拳,厉声喊道:“别傻了,龙风早就已经死了,这玩意,只不过是那些鬼东西用龙风的尸体,做出来的玩意儿……”

    他的话语刚落,那些茧子纷纷落地,然后从里面爬出十个百个、数百个面目不一的虫人,露出诡异的笑容,振开双翅,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嗡……

    <b>说:<b>

    越乱越是机会&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