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一章 死亡蝴蝶谷
    华族的人?

    我弄不清楚对岸的来历,不过能给看得到,当对方一报上名字来的时候,无论是蒯梦云,还是其他人,都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瞧见他们的表情,我突然间也想到了,当初蒯梦云叫我给松长老治病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件事情。

    他们本来准备派人去华族请医师的,不过一来一回估计得一个月,有些等不及。

    从这一点能够看出两件事情,第一件是临湖一族跟华族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派人去寻求帮忙,而第二件,这是华族的实力也比较强大,至少有医师,而且获得了临湖一族的尊敬。

    蒯梦云在对方报上名号之后,便与他们沟通起来,而我则找到珞小北询问华族的信息。

    洛小北告诉我,说华族是山尽头的一个大族,人数有万人以上,统治着很大的一片区域,而且据说人也相对开明一些,与很多部族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且有着很出名的医师。

    就在洛小北的介绍中,那帮华族的人已经越过了溪水,来到了临湖一族的营地旁。

    他们总共有八人,领头的是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不过他并不是地位最高的,在他的身后,有两个满头白发,留着白色胡须的老头子。

    蒯梦云与那中年男子龙云见过面之后,却是对两个老头子深深一躬,说道:“坨老、鹊老,你们怎么来了?”

    两个老头子里面一个个儿比较高的挥了挥手,说道:“我们是来蝴蝶谷采药的你是……哦,对了,你是蒯梦云,我记得我以前巡诊的时候,还给你看过病呢。”

    蒯梦云恭恭敬敬地说道:“多亏了坨老的妙手回春,才有了梦云的今天啊。”

    坨老摆手说道:“那都是你自己的造化,不过我听说你以后很可能会成为临湖一族的族长,也希望你能够约束族人,永远保持和平。”

    蒯梦云毕恭毕敬,点头说虽然是没影子的事情,不过托老吩咐,梦云一定照办。

    两个老者年纪颇大,不太想说话,这时蒯梦云找龙云商量,说我们也是准备前往蝴蝶谷,那个地方十分凶险,不如两家合作一家,同进同退,或许还会保险一些,你看如何?

    对于蒯梦云的要求,龙云自然最是欢喜,毕竟这两个老者是华族里面身份尊贵的长老,出了任何差错,他都没办法交待。

    如果有临湖一族的这些猎手帮忙,事情或许会变得简单一些。

    两边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当下也是帮着华族的人收拾行李,然后安营扎寨。

    华族实力雄厚,从双方的衣物和器具方面也能够看得出来,那两位老者甚至还拥有帐篷栖身,反观我们这边,大家躺倒在溪边的石头上,就算是不错的地方了。

    人比人,气死人。

    华族的加入对于蒯梦云来说是一件大事,但对于我来说却没有太多的意义,大概观察了一下这些人,发现普遍比临湖一族精锐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古怪,我便也不再理会,安心睡觉去了。

    不过人这般嘈杂,我到底还是没有能够睡着,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斑斓巨虎身子一阵不安挪动,这才发现有人朝着我这边靠近而来。

    我睁开眼,瞧见来的不是旁人,而是华族的另一位老者鹊老。

    老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斑斓巨虎有些警戒,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我赶忙拍了一下那畜牲的脖子,示意它不要胡乱急躁,然后站起来,朝着老者拱手道:“您好。”

    鹊老微笑地说道:“年轻人,看你模样,应该不是临湖一族的人吧?”

    我摇头,说不是。

    他指着我身下的那头斑斓猛虎,说你懂驯兽?

    我说略懂。

    他又问道:“我刚才听临湖一族的猎手说起,你懂得医术,可是真的?”

    我依旧回答:“略懂。”

    老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示意我坐下,而他也不客气地坐在了我的跟前,说道:“那你跟我说说,你都懂哪方面的医术?”

    我瞧见他有心考校我医术方面的事情,也不隐瞒,将我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学来的东西,跟他一一讲解出来。

    鹊老听得十分认真,偶尔还会与我细问一番,时不时还提出自己的意见来。

    他是华族里面屈指可数的医师,本身就有着许多的经验,很多观点跟中医的理论是契合的,而又因为地域的缘故而多了一些变化,他的见解也给了我许多的收获。

    一开始的时候鹊老还是在考校我,而到了后来,两人越谈越尽兴,彼此都有许多不一样的收获,便都有些兴奋。

    而这个时候,龙云走了过来,劝解鹊老,让他赶快休息,明天可就要到达蝴蝶谷了。

    鹊老意犹未尽,不过也知道蝴蝶谷的事情比较重要,便起身回去休息,而他在离开之前,还向我发出了邀请,说既然你不是临湖一族的人,不如和他们一起去华族看看,在那儿,有许多流传下来的医书,可以借给我翻阅,而且还可以跟他们一块儿研究医术。

    我心中一动,刚要回答,这时一直跟在我身边、显得很沉默的荆可却开口说道:“陆神医在临湖地位崇高,他去哪儿,需要得到族长的亲自认可才行。”

    鹊老听到这句话,没有再说,而是回到了帐篷里去。

    荆可看了我一眼,也离开,不过没一会儿,蒯梦云就赶到了我这边来,询问我刚才的事宜,我如实回答了,而蒯梦云则语重心长地跟我说道:“陆言,华族人多眼杂,充满了骗子和小偷,还有其他肮脏的族群,稍不留意,就会受到伤害;你还是留在临湖一族,毕竟族长对你那么信任……”

    我听得心往下沉,知道对方这是在限制我的自由,不过还是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说对,我也挺喜欢临湖一族的,至于华族,我只是想偷学一些他们的医术。

    蒯梦云这个时候笑了起来,说对,这个可以有,你这些天多跟坨老、鹊老交流,他们还是有真本事的。

    提到这两人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蒯梦云对待坨老人前人后的态度让我心凉,越发坚定了脱离的想法,只不过这事儿我觉得还是得跟洛小北沟通一下,毕竟如果因为我的离开,而还得她出现什么变故的话,那可就不太好了。

    我之所以一直忍耐,就是在等待着洛小北能够找到那毒龙壁虎,到时候我就再无牵挂。

    我那时会找洛小北谈一下,然后问清楚回去的路,再自己离开。

    一夜无话,我次日醒来,在溪边洗漱,而这时坨老在鹊老的引荐下,也过来找我,三人在一块儿聊天,谈论医学,倒是颇为自在。

    他们两个经验丰富,而且因地制宜,有着一套自我发展的理论和基础,而我则是另外一套体系,除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巫医苗蛊之外,我还略懂一些中医学,以及西医,这些东西就像黑屋子里面的另一扇窗户,让两位老人觉得既新鲜、又实用。

    第三天的赶路在谈话中进行,不知道多久,我们突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口,前方有呼呼的冷风吹来,天空阴沉,我方才发现目的地已经到了。

    两边队伍的首领经过短暂商量之后,分出了一部分人手过来保护我们。

    这个时候,我和坨老、鹊老也不得不暂时分开。

    蝴蝶谷又名死亡蝴蝶谷,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整个队伍的气氛都显得格外凝重,连一直沉默寡言的荆可也跑到了我的身边来,对我低声说道:“一会儿你紧跟着我,有任何危险都不要惊慌,我就在你的身边。”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在想着,一会儿你会不会出手,来打断我的腿?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安的警告,深信不疑。

    大家准备妥当之后,开始进入山谷,我被安排在了队伍的后半段,刚刚走入其中没一会儿,我就瞧见这山谷里有着大片大片的花海,而让人为之震惊的,是这些花个个都巨大无比,有的花瓣甚至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人行走在其中,就好像到了巨人国度一般。

    继续往前走,有风吹来,那房子一般的花朵微微摇曳,红的黄的粉的蓝的,姹紫嫣红,格外漂亮,花粉飞扬,垂落下来,香气扑鼻。

    就在我享受这般美景的时候,队伍前面却传来了交代,让大家尽量不要吸入这些花粉,因为有的人会过敏,造成窒息。

    洛小北在我前面笑,说不过是花粉而已,有什么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

    她的话音刚落,队伍前面就有人倒下了,身子开始抽搐起来,我瞧见,赶忙跑过去,结果发现这人口鼻处全部都是白色泡沫,两眼翻白,心脏停止跳动,却是已经死了。

    这人是临湖一族的人,前天的时候我还跟他聊过几句话呢。

    此刻托老已经检查完毕,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没救了。

    这话一说,众人都为之难过,而我却没有犹豫,一下子就跪倒在了他的身前,然后撬开了他满是白沫的嘴巴。

    <b>说:<b>

    人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