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章 安的自由,华族的人
    我满腹的疑惑,然而安却适可而止,没有再说话。

    她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沉睡了过去。

    而刚才的一切,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只是我的一个梦。

    然而这并不是梦,我心中清清楚楚。

    安的话语让我陷入了失眠的境地,不过我却并无意把她叫醒,因为如果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无论是荆可,还是蒯梦云,他们对我应该都有着十足的防范心,而如果我这个时候抓着安问个究竟的话,只会让自己变得被动。

    反正日子还长,我可以找个机会,跟她私下交谈。

    如此想着,我再一次地调整起自己的心情来,让自己变得没有那么的紧张,闭上眼,慢慢地让自己的思想放空。

    我强迫着自己睡去,而在梦中,我不由自主地梦到了虫虫。

    梦里面的虫虫显得有些凶,她伸出双拳,不断地打着我的胸膛,然后质问我,为什么丢下她,一个人偷偷地跑了?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而过了一会儿,场景一晃,我又瞧见了虫虫。

    不过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她依靠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一脸幽怨地望着我,仿佛有许多话语来说,然而却最终没有说出口来,我试图去瞧清楚那男人的模样,然而却是一片模糊。

    我怎么努力,都无法瞧清楚他的脸,最后的最后,我似乎捕捉到了一丝光亮,瞧清楚了他的脸。

    然而我却给吓得一头冷汗。

    这人居然是陆左。

    我的堂兄陆左。

    “不可以……”

    我奋力喊着,双手向前挥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右肩给人推了一把,我陡然一震,睁开眼睛来,瞧见洛小北正在我跟前盯着我,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瞧见洛小北那张俏脸的时候,我的脑子顿时就是一清,使劲儿晃了一下头,苦笑道:“没事,做了一个噩梦。”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告而别,这件事情一直留在了我的心里。

    它就像一条毒蛇,时不时地侵蚀着我的心灵。

    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然而各种各样的念头和猜测却终是浮现在我的心头来,让我根本无法解脱。

    我大口吸着气,而这个时候,洛小北却突然问道:“你的女奴呢?”

    啊?

    我愣了一下,方才发现安并没有在我的身边,我左右打量,瞧见山洞里面的大部分人都已经起来了,有的在休整,而有的人已经出了洞子外面去,不由得说道:“是不是出去了?”

    洛小北瞧见了不远处的蒯梦云,喊道:“姐夫,你看到陆言的女奴了么?”

    蒯梦云正在跟狩猎队的几个骨干交代事情,听到她的提问,皱着眉头走了过来,说怎么,你们找不到人了么?

    洛小北点头,说对。

    蒯梦云又看向了我,我无辜地伸出手来,说我刚刚醒来,什么都不知道。

    蒯梦云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转头喊道:“荆胖,去外面看一下,那个小女奴有没有在外面;如果没有,把昨夜值班的人都给我叫过来!”

    荆胖领命而去,没一会儿,他带着四个人回到了我们跟前来,低头说道:“找不到人了,这是昨天值夜的人。”

    蒯梦云脸色阴沉地望着这四个垂头丧气的家伙,足足沉默了两分钟,方才开口说道:“一个小小的女奴,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了,这种事情都能够发生,那如果是敌人袭营呢,会不会我的头给人割下来了,你们都不知道?告诉我,你们的眼睛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那四人听到吓得浑身哆嗦,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磕头说道:“求头领责罚。”

    蒯梦云冷冷说道:“按照规矩,应该把你们的左眼给刺瞎,以作教训的,不过我们这一次去蝴蝶谷,不能够带上伤员,所以你们拿自己的小拇指来谢罪吧。”

    啊?

    我愣了一下,感觉太过于血腥,正想劝阻,没想到那四人居然毫不犹豫地摸出腰间的小刀,直接将左手上面的小拇指给切了下来。

    那利落劲儿,我还以为是在对付敌人呢。

    所谓十指连心,这刑罚必然是十分痛苦的,然而这四人却也只是强忍着,面不改色,蒯梦云冷言瞧着,然后平静地说道:“行了,你们走吧,不要再有下一次。

    “是!”

    四个人齐声说着,然后退下,留下四根血淋淋的手指在地上。

    这时蒯梦云方才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人跑了,而因为你执意要带那个女奴出来,使得我手下四个最精锐的猎手断了手指。你是族内的贵客,我无意对你有任何责罚,不过我也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任性。”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山洞,而其余人也纷纷跟着离开了去。

    山洞里,就只剩下了我和洛小北两人。

    当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洛小北忍不住讥讽我,说哎哟,怎么样,以后还英雄救美不,看看你的小情人,还真的挺有本事的,这么多人都看不住她,愣是让她给跑了这也是你的想法吧,给她自由?

    我没有理会洛小北的嘲讽,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拍了拍卧地而睡的斑斓巨虎,离开了山洞。

    洛小北瞧见我来了脾气,在后面跟着我说道:“我告诉你,陆言,我的容忍度是有限的,我不希望你继续这样下去,千万别跟我姐夫对着干,否则由你好瞧的。”

    出了山洞,不远处有一个泉眼,我在泉眼下的水流里洗漱,冰冷的泉水让我浑身一阵激灵。

    而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接受了安昨夜一个人里去的事实。

    虽然对于安的离开,我没有太多的情绪,甚至于心中还隐隐期盼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我对于临湖一族的厌恶,已经越来越强烈的,她能够脱离这里,重获自由,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至于她如何在这山林中生存下去,而不是死在野兽的口中,就由不得我来操心了。

    她既然能够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逃离,应该有一定的本事才对。

    大家准备妥当,继续上路,不过因为安的逃离,以及蒯梦云雷厉风行的责罚,使得队伍里蒙上了一层阴影,气氛有些僵硬,大家都闭口不言,默默地赶着路。

    我因为安的警告,对于那个一直显得很沉默的荆轲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而路上,则一直在仿佛熟悉着地遁术。

    作为邪灵教十二魔星数一数二的人物,地魔传授给我的地遁术,自然是精妙无比的法门。

    这门手段其实非常深奥,涉及到许多的玄学以及奇门遁甲的东西,想要学会,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之前我几次使出来,并不是因为我聪明,很快掌握了法诀,而是凭着本身的修为在强行推动。

    虽说这样也有一定的效果,不过副作用是我的修为被大幅燃烧,几次用下来,基本上就瘫倒在地,再无战斗力了。

    这样显然不符合它的意义。

    只有真正理解了地遁术的精髓,方才能够凭着最小的消耗,保持必要的战斗力,不但可以逃跑,而且还可以融入进攻之中来。

    我没有再与这些猎人在复杂的地形里摸索,而是骑在巨虎的身上,一直默默模拟着。

    如此又行进了一天,我们入夜的时候,在一处两丈宽的小溪附近扎营。

    从这儿前往蝴蝶谷,只需要两个时辰,但是夜里的山林实在是太过于危险,蒯梦云用兵谨慎,所以决定白天再行前往。

    与我的沉默不同,洛小北一路上都跟在蒯梦云的身边,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情报。

    扎营之后,她跑来告诉我,说狩猎队的斥候,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些其他部族的活动踪迹,所以让我随时保持警惕,如果是友好部族的话,那还算不错;如果是敌对部族的话,免不了就是一场大战。

    听到珞小北的话语,我的心头其实蛮紧张的。

    自从来到荒域一来,临湖一族是我见过唯一的部族,不过我也知道除了他们之外,这个地方,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同的人,以部族的形势存在。

    这些部族就如同原始部落一般,在这片大地上分散密布着,信仰不一样的东西,彼此或者交流,或者进攻。

    时间仿佛倒退了几千年。

    因为考虑到敌袭的问题,所以当夜也就没有燃烧篝火,大家在一片黑暗的溪边休息,看着头顶上的星空,默然无语。

    而我知道,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蒯梦云安排了更多的值班守卫。

    我修行过后,重新回到了斑斓巨虎的肚皮上躺着,然而还没有等我进入熟睡之中,就被人给吵醒了来。

    黑暗中,几根火把被瞬间点燃,然后蒯梦云沉声喊道:“这里是临水一族的狩猎营地,不管你是什么人,我数五声,你们立刻出现在我的眼前,并且报上自己的部族和名字,如果五声之后,你们没有照做的话,我将会叫我的人追出去,格杀勿论!”

    他说得阴冷凶戾,而这个时候,对面的溪边突然传来了一声话语:“是临水一族的梦云兄弟么?我是华族的龙云啊!”

    <b>说:<b>

    自由的安,将会如何回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