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安的微笑
    不管什么人,被当面指着鼻子骂“傻波伊”,都不是一件愉快的感受,我也如此。书阅ぁ屋shuyueu

    面对着洛小北的指责,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

    我坐在了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平静地说道:“洛小北小姐,我之前就已经跟你讲过一件事情,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是平等的彼此,相互的尊重才是我们合作的基础。我不是你的下属,也不是你的附庸,所以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知道么?”

    洛小北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到现在还没有反省到自己的愚蠢?”

    我说哦,是么,洗耳恭听。

    洛小北伸出了两个手指来,说道:“第一,过早的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让他们对你产生了非分的想法,这会陷你于危险的死地;第二,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为了一个早晚都会死的女人,去触怒临湖村最有权势的族长,你觉得你不是傻波伊?”

    临湖村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村庄,这里的每一个成年人,都有着远超常人的力量。

    那位族长给我的感觉深不可测,天知道她到底有多强?

    我眯着眼睛,依旧沉声说道:“首先,我如何定位自己,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考虑的,与你无关;另外,救下一条人命,我觉得值。”

    值?

    洛小北指着我的鼻子,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代入、不要代入、不要代入!这里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你迟早要离开的,难道你能够带那女人离开?”

    我眉头一掀,说不可以么?

    洛小北哈哈一笑,说可以?我告诉你,所谓荒域,不过是时间洪流之中的一片废墟而已,它里面的任何生命,都只属于这里,根本不可能离开,你若是想要强行带着她离开,只会让她灰飞烟灭……

    我听不懂洛小北到底在说些什么,时间和空间的规则是如此的神秘而晦涩,也并不是此刻的我所能够懂得的。

    不过我却并没有太多的在意,而是平静地说道:“如果是这样,我就给她自由。”

    洛小北恶狠狠地盯着我,说好吧,你这个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家伙,今夜好好满足你的兽欲吧,明天早上,千万不要迟到。

    她说罢,气冲冲地离开。

    洛小北离开之后,我并没有动,而是坐在外厅的椅子上,思考问题。

    她其实说得没错,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其实只是一场梦,如果我不打算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终究还是会离开的。

    既然离开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那么这里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或许我选择冷眼旁观,才是最符合利益的事情?

    这般想了一下,我却发现自小受到的教育和培养出来的道德体系,却很难让我变得那般冷漠。

    我无法对一个跟我聊过两句、有过交集的无辜少女的死亡,无动于衷。

    我宁愿她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也不希望她死去。

    我不愿,它违背了我的本心,所以我站出来了。

    现在想想,我不后悔。

    我倘若是一个冷漠麻木的人,那么即便是有着惊天的本事,也不配称为虫虫心中的那个英雄。

    如此想着,我终于心安,站起来,走进了卧室。

    比起窝棚,卧室里面的布置多了许多,而且十分宽敞,而我的目光也落在了床榻之上。

    被子下面,有一个女人。

    她在瑟瑟发抖。

    想起饮宴上那个女孩可怜得跟小白兔一般的眼神,即便是没有虫虫,我也不会有任何欲望,毕竟我是人,而不是畜生。

    我坐在了床对面的椅子上,然后就没有了更多的动作。

    我开始修行起来。

    不知打过了多久,一声怯怯的话语打破了平静:“您……不上来歇息么?”

    我收了气,睁开眼睛来,瞧见被子下面拱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来,安可怜楚楚地望着我,一副害怕被抛弃,又畏惧我任何不轨动作的模样,我有些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摇了摇头,说不用。

    安听到,反而变得紧张起来,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居然自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我看见了一大片的白,这才知道她并没有穿任何衣服。书阅ぁ屋shuyueu

    我没有如道德君子一般闭上眼睛,而是直视着安那双清澈的眼。

    安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想要我么?你放心,我洗的很干净了,而且、而且……因为有可能要被选作祭品,所以我没有被任何男人侵犯过!”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有些变化。

    显然她对于这件事情,还是有一丝得意的。

    我的目光往下扫量,瞧见安的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是划伤,有的是鞭痕,还有被掐得青一道红一道的印子。

    看得出来,她经受了许许多多的折磨。

    这些伤痕让我看到了临湖村的另一面,这个地方并不是我所看起来的那般友善和美好。

    稍微一不留意,它就会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狰狞的獠牙来。

    我叹了一口气,站起来,走上前去,用被子将她颤抖的身躯给遮盖住,然后缓声说道:“我救你,不是为了发泄欲望,只是觉得像你这样年纪的女子,应该自由自在、开开心心的活着。”

    “自由自在,开开心心……”

    安用古怪的腔调复述这这两个词眼,这平淡的词语念在口中,却仿佛有着莫大的魔力一般,反复念了几句,她的眼中突然间涌出了一丝光亮来。

    她却是哭了。

    我用被子将安盖好,然后说道:“目前为止,我能够为你做的,就是把你救出来,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你就跟着我吧,不知道你是否还有族人,如果有,我送你去跟他们团聚。”

    缩在被子里的安摇了摇头,说没有,我没有族人了。

    我说我可能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可能会离开,不过你放心,我尽量让这里的人接受你,让你能够自由地生活在这里。

    安盯着我,说不,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我苦笑,说我去的地方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面临死亡的威胁。

    她认真地说道:“我不怕死。”

    安说得无比坚定,斩钉截铁,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态度,我瞧着她,好一会儿,方才点头说道:“好,我带着你。”

    那天夜里,我在椅子上打了一夜的坐,闭目修行,而我也知道安在黑暗中,看了我大半宿,到了很晚,方才困倦,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临湖村集结队伍,在蒯梦云的召集下,总共二十人的狩猎队伍出发,这其中我就瞧见了昨天与我交手的荆胖,还有好几个与他交好的家伙,他们与蒯梦云的关系很好,开口闭口叫老大。

    我心中也终于知道到底是谁背后指使荆胖刺探我的深浅了。

    就是洛小北抱着这个大腿。

    蒯梦云。

    不过尽管猜测得到,我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不满表现出来,反而显得更加的热情。

    除了二十人的狩猎团队之外,还有四个人。

    我、洛小北,不愿留在这里的少女安,以及族长指定给我的保镖荆可。

    这个与古代刺客荆轲同名的男子是松长老的首席弟子,也是年轻一代唯一一个能够与蒯梦云匹敌的青年高手,不过因为并不太擅长于言语,所以并没有出人领导职位。

    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狩猎队的很多人,对他都挺尊重的。

    又或者说是惧怕。

    与荆可相反的是我,很多人,不管认识不认识,有没有交情,都跑过来跟我打招呼,试图在我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知道这些人的想法,毕竟在这恐怖的林子里,狩猎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稍不留神就会有性命之忧,而如果跟我这个新晋神医有些交情,到时候就能够救命。

    这些人看着朴实简单,其实并不笨。

    出了临湖村不远,草原的尽头有一头斑斓猛虎在探头探脑,蒯梦云一声招呼,原本还散漫的队伍立刻变得严肃,整合成了一支攻守兼备的长阵来。

    而这个时候,我却站了出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中,吹了一个口哨。

    那头斑斓猛虎居然跑到了我的跟前来,趴在地上,朝我伸舌头。

    它在撒娇。

    这是那天我和洛小北骑过来的猛虎,虽然小红没有再寄居在它的身体里,不过却还是留下了引子。

    毕竟在这样的林子里穿行,有这么一头代步猛虎,实在是不可多得。

    洛小北一路上跟蒯梦云在聊天,而我又被狩猎队一帮人给围着,终究不能脱离群众,所以最后我让随我一起出来的少女安坐在了虎背上。

    她一开始的时候很害怕,然而没一会儿就放开了心情,顾目四盼,小脸色上面满是笑容。

    无数羡慕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

    骑在这头猛虎之上,堪比在国内开着一辆法拉利跑车,拉风不已。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安真实的笑容。

    在瞧见那笑容的一瞬间,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点儿小小的满足感,觉得不管什么代价,能够守护这样的笑容,对于我来说,就已经是一种历练了。

    <b>说:<b>

    我愿意守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