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章 实力是相处的基础
    如果非要我形容一下当时的感觉,我感觉应该就像是坐了一会过山车。

    当然,我之前也没有试过跳崖。

    总之就是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失重,一会儿又超重了,到了后来,我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突然间就感觉双脚踩到了实地上。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世界一阵晃动,脚下意识地就是一软,栽倒在了地下去。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过了好久,方才感觉适应了现在的情形。

    而这个时候,我的旁边则传来一道冷冷的哼声:“别像个娘们儿一样坐在地上起不来好吧,你又不是娇贵的小公主,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这小姑娘倒是挺毒蛇的,我抬头望了她一眼,感觉她刚才拉着我手的时候,有些异样。

    我站起来,下意识地朝着她的右手望去,而洛小北瞧见了,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说你想干嘛,别那你那贼眉鼠眼的眼珠子往我身上钻!

    我苦笑了一声,说小北姑娘,今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两个都要在一起,咱能不能稍微相互理解一点,也保持一个平等的身份交往,如果你总是这样,让我如何自处?

    洛小北轻蔑地瞟了我一眼,说就你这样子,还想要求平等?

    我诧异,说难道不能?

    洛小北说你要是不想死在这里,就得什么都听我的,要不然谁会管你这个弱鸡一样的家伙?

    我听到,心中顿时就生出一股火气来,瞪了她一眼,说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谁也不求着谁,这样子,日后若是再有相见之日,也不会刀兵相见。

    洛小北似笑非笑,说就你这么一个弱鸡样,没想到脾气还挺大?

    我说不是你的修为高,就可以欺负人的,我虽然弱小,但也有尊严,我与令姐有过交往,她的风骨和性情都是让我敬佩的,但是你,恕我不敢恭维。

    洛小北盯着我好一会儿,悠悠说了一句:“你真的不跟我走?”

    我说慢走不送。

    洛小北呸了我一口,然后说道:“没本事还脾气大,真不知道我姐姐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垃圾,我走了,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说罢,她转身就离开了去。

    洛小北离开,我方才有时间打量周遭的景物,发现周遭颇多浓雾,而我们则依旧还在水边,不过这水应该不是渤海,而是一面湖,水草丰茂,在不远处有一大片的树林,树木又高又直,直冲天际。

    此刻也是夜间,璀璨星空,星子灿烂,湖风吹来,带着些许鱼腥。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空气简直就是如同氧吧一般,清新到爆,弄得我整个肺部都不断舒张,感觉力量从百骸之间汇聚而来,有一种说出来的感觉。

    我心中一动,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盘腿坐在了草地上,然后开始闭目修行。

    如此行云一周,然后睁开了眼睛来。

    我感觉到在这个地方的修行,总有一种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比之前的进展要快得多。

    我之前因为使用土遁术而感觉到浑身酸麻的肌肉,在此刻也变得舒服许多。

    我站了起来,左右一看,发现洛小北居然真的走远。

    她的离开让我心里面多出了几分忧虑,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那就是过来的时候,是她在主持的,而如何回去,她却并没有告诉我。

    这可怎么办?

    我总不能在这个未知之地待上一辈子吧?

    沉思了好一会儿,我决定暂时先不离开,而是留在原地,说不定她气消之后,就会回来找我。

    如此我等了不知道多久,连洛小北的鬼影子都没有见着,反而是感觉到草丛之中,有一种让我很不舒服的东西。

    那是一种充满敌意的目光,让人感觉麻酥酥的,又很痒的感觉。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从乾坤囊中抽出了长剑。

    破败王者。

    长剑拔出的那一刹那,草丛中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嘶吼,平静的湖畔顿时就是一阵嘈杂,虫子飞散,鸟类惊飞,一股沉重的炁场笼罩在了我的头上来。

    我感觉那东西一直在草丛中潜伏,不断变换位置,而我也手持长剑,不断转身。

    十几秒钟之后,突然间我的身后传来一阵腥风,我瞧见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子来。

    我就地一滚,然后猛然一挥剑,斩落到了那东西的尾巴。

    铛!

    一声脆响,那玩意竟然有金属之声传来,而我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往湖边推了过去。

    呼!

    我腾身而起,砸落到了湖水里。

    冰冷的湖水浸透我的半身,我慌忙爬起来,左手不知道抓到了什么,一截枯木,突然间猛然一动,我下意识地前扑,然后回头过去,却见那截枯木居然是一头身长至少超过三米以上的鳄鱼尾巴,而它正转过身,朝着我咬了过来。

    啊?

    我一声大叫,快步踩过湖水,朝着岸边跑来,然而刚刚一上岸,先前袭击我的那个巨大黑影也正好扑到了我的跟前来。

    是一头吊睛花斑大猛虎,而与我认识所不同的,这头畜生居然有六米多长,身形巨大,简直就是一头怪物。

    的确是怪物,我真没有见过老虎的脑袋上面,长着四只眼睛的。

    而且还一对红色,一对白色。

    我挥剑斩去,结果被那畜生坚硬的爪子一拍,火花乍现,紧接着那家伙猛然将我扑倒在地,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准备一口将我给吞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了洛小北的喊声:“你这畜生,不要伤人!”

    那话音有些远,而我这儿却是一秒钟也耽误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胸口处突然有一道红光浮现,射在了那头四眼猛虎的额头上面,将其定格了住。

    我这个时候,能够瞧见那头猛虎喉咙里面的小舌头。

    而这家伙的口条耷拉,落在我的脸上,那一股恶臭,简直就要将我给熏晕了去。

    好在几秒钟之后,这猛虎却是被小红给控制了住,然后将我给放开。

    重获自由的我翻身而起,瞧见湖边的那头鳄鱼蠢蠢欲动,而洛小北则如一道流光似的,冲到了我的跟前来,瞧见我不但没有事,而且那头巨大的猛虎还伸长着舌头舔我,顿时就愣住了。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一般,结结巴巴地说道:“怎、怎么回事?我刚才不是瞧见你被吞了去么?”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语,而是问道:“你不是一个人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洛小北气呼呼地说道:“若不是我姐姐要我照顾好你,你以为我会管你这么一个傻乎乎还特骄傲的弱鸡?”

    我说我可没有求你,你爱干嘛就干嘛,可别管我。

    洛小北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而这个时候,那头猛虎突然间张开嘴巴来,冲着她怒吼了一声:“嗷呜……”

    啊?

    她再一次地被震惊了,傻乎乎地伸出手指来,指着我身边的这头猛虎说道:“这怎么回事,它怎么跟你很熟的样子?”

    我得意地说道:“你也知道我是陆左的堂弟,应该知道,苗疆巫蛊里,可有许多驯兽的法门。”

    洛小北说它已经被你驯服了?

    我说那是当然。

    洛小北不信,说有本事你骑它身上试一试?

    我笑了,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啪的一声,这头猛虎便低下身子来,趴在我的跟前,我翻身上虎,骑着这畜生跑了两圈,然后回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洛小北,说怎么样,还觉得我一无是处么?

    洛小北这回没话了,她倒是个知错能改的人,也敬畏强者,低头说道:“不错,你这一招,的确厉害,我为我刚才的话语道歉。”

    能够让这个骄傲的小公主低头,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很不错的成就,当下也忘记了她先前的无礼。

    不管怎么说,我想要回去,毕竟还得求着她不是?

    为了表示友好,我说你要不要上来,骑着它,比较好赶路。

    洛小北脸色一喜,说我可以?

    我说我不太清楚,如果它喜欢你,应该没有问题。

    洛小北听到,心中欢喜,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后伸出手来,结果这头猛虎在小红的控制下,被我示意舔了洛小北一头一脸。

    这猛虎的舌头有倒刺,一舔一脸血,当然不可能全部,只是滑嫩的舌尖,不过那味道可真不好闻。

    洛小北不知道,只以为这猛虎喜欢她呢,乐不可支,也跟着翻身上了来。

    这头猛虎体长六米,高有两米多,简直就是一头巨兽,所以两人乘坐,倒也宽敞,我问洛小北,说我没有来过,你说咱们现在去哪儿?

    洛小北说在湖畔的不远处,有一个村庄,那儿有一个男人,是我姐的那朋友,我未来的姐夫,我们投奔他去。

    啊?

    洛飞雨的男朋友?

    我还以为洛飞雨和杂毛小道是一对,没想到人家在这个鬼地方居然都已经有了男朋友,连洛小北都叫姐夫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我都不知道日后若是能够回去的话,该怎么跟杂毛小道说起这件事情来。

    <b>说:<b>

    真的是姐夫么?

    看本卷卷名,看本卷卷名,看本卷卷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