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再世为人
    在迷雾中通过三条索桥,回到泰山长寿桥下的阴阳界。

    抬头望去,满天星斗,正是半夜时分。

    重回阳世,呼吸着清澈的山风,所有人都不由得生出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来,而小妖更是展翅一振,高声说道:“啊,还是这儿最美妙啊,天空都宽阔许多。”

    她哗啦啦一扇翅膀,却是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杂毛小道也是长舒了一口气,说当真是泰山啊?想当年我曾经还跟你堂哥来过这里,并肩作战过,没想到匆匆几年间,物是人非了,不知道舍身崖的莲竹禅师可好,崂山的两位道长又是如何情形了……

    我在虫虫的搀扶之下,四处打量,正待说出一句感慨,结果突然间瞧见那长寿桥上,涌出一群人来,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我仔细一看,来人共有二十余人,为首的却是一个满脸方正、愁眉苦脸的国字脸老道士。

    老道士走到跟前来,打量了我们一番,冷言说道:“诸位何人,报上名来。”

    对方来势汹汹,一副上门茬架的意思,而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轻松,毕竟这场面比起我们刚才经历过的,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所以他抱着膀子,优哉游哉地笑道:“你们是泰山派出所,准备过来查户口的么?”

    那老道士脸色一冷,刚要呵斥,这是旁边有个中年人眼神闪烁地过来,附耳低声说了几句。

    老道士一脸震惊,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却变得恭敬了起来,拱手说道:“贫道尚五一,乃岱庙住持会的长老,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

    杂毛小道上前,挥了挥手,平静地说道:“乡野之人,粗鄙不堪,不敢说出姓名,恐怕污了道长耳朵,有何事,请直言。”

    尚五一疑惑地望着我们,然后开口说道:“这位道友可是从阴阳界的那头过来的?”

    对方是道士,而且还是当地土著,杂毛小道也不便隐瞒,点头说对。

    尚五一脸色大变,有些惊讶地问道:“我在这泰山脚下修行超过一甲子,为何从来不见到这阴阳界有沟通生死的道路,道友为何又能够自由出入呢?”

    杂毛小道腼腆一笑,说雕虫小技,不敢献丑。

    尚五一左右望了一眼,然后说道:“刚才我师弟告诉我,道友的模样,跟茅山宗掌教萧克明长得颇有几分神似,不知道……”

    被认出来了?

    我心中惊讶,不过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释然,毕竟茅山宗在当今道门之中,属于数一数二,执牛耳者,对方若是不认识他的话,反倒是显得有些虚假。

    他很淡定地挥了挥手,说是前代,我现在已经被茅山长老会给撸下来了,并非掌教。书阅ぁ屋shuyueu

    尽管猜到了这个可能,但尚五一还是显得颇为震惊,慌忙拱手说道:“原来是萧真人,倒是贫道失敬了!”

    双方挑明了身份,而且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剑拔弩张的气氛减轻了几分,杂毛小道又谈及尚五一为何三更半夜的,带人到这里来埋伏,到底想做什么呢?

    尚五一叹了一口气,说他门下有两个道士半个月前上山,结果却无故失踪了去,他们经过调查,发现最终是落足于这阴阳界边,然后不翼而飞。

    说罢,他又指着我和虫虫,说这二位,当初我那徒弟是否曾经与你们有过交谈?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明白,这老道士尚五一,应该就是王维伽和叶秋的师父了,而对方应该是打听到了许多事情,也知道我们曾经在山腰凉亭边与他们有过交集,方才会有此一问。

    面对着对方的询问,我显得十分淡定,说的确有,不过后来就没有遇见过了。

    尽管有杂毛小道在场,那老道士爱徒心切,还是忍不住继续追问,说当天你们就没有再见过他们?

    为了不弄成更多的误会,我坚决否定了后来在阴阳界这儿碰面的事情,说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感觉到被人跟踪,莫非他们两人一路尾随,这又是为何呢?

    我这话儿一说出来,尚五一和岱庙的人皆哑口无言。

    两个道士,偷偷摸摸地跟着别人,这算是怎么回事,难道要让他们承认王维伽和叶秋是贪图虫虫的美色,故而一路跟着的么?

    不过岱庙似乎还是有一些不甘心,那个认出杂毛小道的中年人说道:“会不会是觉得你们出入阴阳界,处于好心,所以才暗自盯着的?”

    我摇头,说这个就不得而知了,诸位若是能够找到他们,最好劝解一下,不要随意跟踪别人。

    尚五一自知理亏,没有再纠缠徒弟失踪一事,而是询问起了我们如何出入阴阳界的事情来。

    面对这个问题,我交给了杂毛小道。

    而杂毛小道则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平淡地表示,说各家法门,皆不一样,诸位若是有兴趣,这阴阳界也没有长脚,你们慢慢研究便是了。

    这话儿,可真的是骄傲,憋得岱庙众人一口气提不起来,脸色都变青了。

    不过对方就算是再生气,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杂毛小道在江湖上的地位,并不是他们所能够比拟的,就算是他现在不是茅山掌教了,但是一身修为也足以秒杀在场众人,真的纠缠起来,人家未必能够给他们脸。

    打又打不过,讲理也讲不清,顿时就是一阵尴尬,气氛沉闷。

    杂毛小道先前也是苦战许久,有些疲累,并不想跟这一帮老家伙纠缠,问他们还有何事,若是没有,且散开,他需要下山休息了。

    一群岱庙道士连忙让开路来,而尚五一还热情地招呼他,说若是不嫌弃,岱庙倒是备得有许多客房,去那里住下便可。

    杂毛小道婉言拒绝,然后带着我们扬长而去,留下一帮岱庙道士大眼瞪小眼,心中百转千回,各种滋味上心头,苦不堪言。

    从泰山往下走,一路轻风,我也渐渐感觉力量回到身体里来,没有再让虫虫搀扶。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泰山脚下的一家宾馆,开了四个房间,各自歇息了去。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起来,在宾馆的停车场那儿瞧见早起练功的姜宝,这才得知杂毛小道很早就离开了,说要去探望一下老友。我问是谁,他说是舍身崖的几个和尚,说是以前认识的朋友,既然到了人家的地头,便去见一见,走动一番,免得冷落了。

    我本来想跟杂毛小道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不过瞧见他优哉游哉地探亲访友,并没有放在心上,便也按耐住情绪,与姜宝一起练起了动功来。

    如此练了一个早晨,虫虫和小妖方才露面,我询问起接下来的计划,都说这个得等杂毛小道的意见。

    我百无聊赖,回房静修,没想到刚一入定,心中就是一动,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来,却是地魔。

    不过与之前与我小心协商的地魔不同,此刻的他面目狰狞,瞪着我就是一阵怒吼。

    他的情绪太过于激动,以至于我听不懂他这番咆哮具体的意思,瞪着眼,等着他骂完之后,方才慢悠悠地问,说您这是什么意思,咋一见面就吵吵呢?

    地魔咬牙切齿,说你问我,我还问你呢,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我诧异,说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哪里做错了?

    地魔说你当初怎么答应我来着,只要我将那地煞陷阵传授于你,你便放我离开,在黄泉道上,做一个孤魂野鬼,现如今呢,你咋又跑回阳间来了呢?

    我无辜地笑了笑,说我是个大活人,总不能一直在黄泉路上待着吧?

    地魔怒吼,说那你在黄泉路上的时候,怎么不将我给放了呢?

    我说缠也是你缠的我,我都没有说什么了,至于如何把你放了,我也不知道啊?再说了,就算是我知道,你又没有将地煞陷阵的具体玄妙传授于我,我又如何将你给放出去呢?

    地魔被我辩驳得哑口无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怒气冲冲地说道:“你既然食言而肥,那就别怨我报复!”

    他说罢,脸色阴冷,双手往前一拍,顿时间一股剧痛就充斥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然而这剧痛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突然间有一股气息就将我的身体给笼罩,然后朝着他这儿扑了过来,地魔瞧见,顿时就吓得直哆嗦,说萧克明?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从剧痛中回过神来,知道是杂毛小道留给我的槐木符帮助了我,心中底气也盛了,冷笑着说道:“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也好,我倒不用对你愧疚了。”

    地魔慌忙摆手,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可以解释……

    我没有理会他,睁开了眼睛来,行气一周,将他的意识压了下去,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瞧见桌子上有一封书信,摆放整齐。

    我下意识地往门窗望去,发现紧锁着,怎么突然间就出现一封书信呢?

    带着几分好奇,我将那信笺才开,只见上面出现了一行娟秀的字迹来:“烟台蓬莱长岛九丈崖,若想见面,今夜子时三刻恭候,一人即可,多则恕不接待!”

    <b>说:<b>

    是否去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