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无巧不成书
    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又被一众人等围观。

    不过这一回,大家再没有了之前的轻松,杂毛小道一脸凝重地望着爬起来靠墙而坐的我,缓声说道:“陆言,我问你一些话,你可要如实说。”

    我想起对老道士的承诺,苦笑着说你问吧,我能说的便说,不能说的,对不起……

    杂毛小道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说道:“你怎么跟地魔扯上关系了?”

    我愣了一下,疑惑地说道:“地魔?”

    杂毛小道盯着我,说你不会连地魔是谁,都不知道吧?

    我回想起离开那个牢笼的时候,地魔的确是有朝着我的胸口处打入了那个小球,难道他却是跟随着我,一起离开了那个牢笼?

    我脸色一变,说道:“我离魂的时候,的确是遇到一个叫做地魔的人,他在我体内打入了一道印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说也就是说,他现实中的身份,你并不清楚咯?

    我一愣,说他现实中,是个很牛的人么?

    其实我对于此人的厉害,早有预料,要晓得,我落入那牢笼之中,除了一身手艺之外,别无他物,然而他居然能够凝练出一个小球儿来,还变化万端,就这手段,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不过听杂毛小道这意思,他好像是认识地魔,于是才有此问。

    没想到杂毛小道居然冷冷一笑,说牛,当然牛了,你知道洛飞雨曾经是邪灵教的右使,自然应该知道,邪灵教在全盛时期,不但拥有左右二使,还有威震天下的十二魔星吧?

    我入江湖的时候,邪灵教已经式微,早不知踪迹,所以听闻也少,但是到底还是听二春提过几句的,点了点头,说大概知道,好像每一个魔星,都是顶尖高手,有的甚至能够比拟天下十大,对吧?

    杂毛小道说道:“别的十二魔星,到底能不能比得过,这个我不敢确定,但是这地魔天魔,可是十二魔星之中的翘楚,乃邪道之中一等一的顶尖,绝对不弱于十大前三之后的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么猛啊,你怎么这么了解?

    他笑了,嘴角往上一挑,说我怎么知道的?你可知道这地魔,是谁送到的黄泉?

    我一脸疑惑,说谁呢?

    杂毛小道不说话,而这时小妖则开了口,说别装波伊了,不就是你个小杂毛,和那个臭陆左么?

    啊?

    我的天,那个吊炸天的地魔,居然是我面前的这位杂毛小道,和我堂哥陆左给弄死的?

    这也太离奇了吧?

    杂毛小道这才得意一笑,说也正是无巧不成书,他死在我的手里,没想到这会儿鬼魂闹事,又给我碰上了,顺手镇压了;不过他这是一缕残魂,融入到了你的体内,一时半会儿,祛除不了,需要给你开坛布法方才可行,这里没条件,我给你做了一个符箓,你且戴着,回去再给你弄。

    我想起地魔的那个地煞陷阵,不由得垂涎,那威力倒还是其次,主要是地遁之法,听起来颇为诱人得紧,于是问道:“如果把它祛除了,是不是就抹掉了所有东西?”

    杂毛小道说这是自然,你还想留着它慢慢玩儿?

    我摇头,说不是,这家伙融入到我体内的,除了他的意识,还有一门手段,名曰地煞陷阵,一旦施展开来,就会勾引地煞,天崩地裂,除此之外,还能够将身子融入泥土,土遁百米,我觉得若是清楚,只怕有些可惜。

    杂毛小道一愣,不由得笑了,说地煞陷阵,可是地魔的成名绝技,当初我和你堂哥还在这上面吃了大亏,没想到他居然舍得拿出来。

    我点头,说对啊,要是有了这门手段,我就也有了傍身绝技了。

    杂毛小道想了想,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需要你用水磨功夫,不断磨砺,将其意识剥离出去,我听说南海一脉,有门心法叫做南海降魔录,最是好用,不过虽然我跟他们有些交情,但事涉门法,还是算了,你不是有九字真言了,慢慢消磨便是,我另外再帮你想想办法。

    我听见此事可行,不由得惊喜万分,说多谢,多谢。

    杂毛小道眼珠子一转,说我可不是没有条件的,这地煞陷阵,乃当世间最精妙的玄门手段,脱胎楚巫,发扬邪灵,你若是学得,可得跟我分享一二。

    我反正是傻小子捡钱,不知多和少,忙不迭地答应,说这是自然,只要你要,我就给。

    他手掌一翻,拿出一个槐木挂坠,送入我手中,说你拿着,上面有我的气息,那家伙是被我弄死的,阴魂之中,天然惧怕,有这个在,他就不会出来捣乱了。

    杂毛小道交代一番,瞧见虫虫欲言又止的模样,拍手一笑,说行了,休息吧,明日我们就得返回阳世了,不可耽误。

    他拽着小妖,拖着姜宝离开,就留下了虫虫一人在这儿。

    待人走之后,虫虫张口,刚要说话,我连忙阻拦了她,说你别说对不起,我怕我又要昏倒了去。

    虫虫被我给逗笑了,说你怎么那么贫啊?

    我说你别内疚,这一次呢,我其实是因祸得福,不但拿回了五彩补天石,而且还得了许多手段,所以抱歉的话语,就不要说出口了。

    虫虫摇头,说不是,我是想问你,你到底多大了?

    呃?

    看来她还是纠结于那日的问题啊,我说我是87年生人,现如今27岁了。

    虫虫瞪着双眼,说啊,你怎么这么老了啊?

    我:“……”

    瞧见我无语的模样,她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缕笑容来,说以后,我会多关心你一点的,不然再碰到这样的事情,又得让你顶罪了。

    我想起早先的那个吻,不由得心中狂喜,说这么说,你是同意我们俩的事儿了?

    虫虫装作听不懂,说我们什么事儿?

    我吭吭哧哧地说道:“就是、就是……就是咱们两个交往,成为男女朋友的事情啊?”

    虫虫低下头,说道:“都给你亲了,我还能怎么说呢……”

    呃……

    我实在是没办法形容当时心中的狂喜,有一种牛粪上终于被鲜花给插到的感觉,忍不住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柔荑,说你、你这是同意了?

    说着话,我回想起早前的吻,忍不住又去亲她,结果给虫虫一把推开。

    我有些发愣,而虫虫则红着脸说道:“我还是那句话,等你成长起来的时候,我们再商量这件事情吧……”

    呃?

    我望着虫虫羞红着脸,转身离去,呆呆地坐在地上,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翻了脸呢,难道是我刚才太主动,吓到她了么?

    可是,男女朋友之间,如果有情意的话,做些亲昵的事情,不是能够蜜里调油,越发增进情感么?难道我以前的经验,并不适应现在的情况?

    我一个人靠着墙,想了许久都不明白,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贼眉鼠眼地走了进来,瞧见我恍然若失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说怎么了,还以为你们两个会滚床单呢,咋这么快就结束了呢?

    杂毛小道在江湖上的名声顶天大,不过在我的面前,却如同一个熟识很久的朋友。

    我没有对他如长辈一般礼遇,而是像朋友一般,苦笑着说:“女孩心海底针,我真的摸不透啊?”

    杂毛小道猛然一挥手,说嗨,你是想太多了,她主要是害羞,你只要扑过去,将她给就地正法了,以后绝对服服帖帖,整日都黏着你,让你害怕!

    我的笑容更苦了,说我打不过她……

    杂毛小道这才想起来,说也对,那还是算了,要万一你来强的,给打成猪头的模样,那问题可就大了。

    我听闻,下意识地捂着脸,而就在这时,他突然伸手,按在了我的太阳穴上。

    我一愣,说萧哥你干嘛?

    杂毛小道手指按在我的太阳穴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刚才昏倒的时候,我给你行气推穴,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雷意剑心,好精纯的雷意,比我师父传给我的,还要强大。告诉我,怎么来的?”

    呃?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萧哥,我不想骗你,又不能说原因,所以……”

    杂毛小道说道:“雷意剑心,那可是茅山掌门绝技神剑引雷术最重要的东西,它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是不是你离魂之时,曾经遇到过我茅山的先辈,是他传给你的,对不对?”

    这家伙别看整日浪荡,然而脑袋却是十分清楚的,居然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基本真相都给说清楚了。

    我闭上眼睛,说萧哥,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所以求你别问了,如果你觉得需要清理门户的话,杀了我便是,我反正是死也不会说的。

    瞧见我一副革命烈士的模样,杂毛小道松开了我太阳穴上的手指。

    他苦笑了一声,说清理门户?毛线,老子掌门之位都已经被撸了,清理个屁啊,我问你,只是想跟你确认一下,教你手段的,到底是那位先祖,以后老子到底是该叫你师叔祖,还是太师叔祖,还是太太太……

    <b>说:<b>

    求地魔大人的心理阴影面积&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