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现实或梦
    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我陡然睁开了眼睛,瞧见自己原本侧躺在了老道士跟前,防止那地魔害我,然而此刻我面前这儿,居然只有一堆衣衫,而那老道士则已经凭空消失了去。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就感觉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抖。

    我仰头望去,却见到一道五彩光芒陡然浮现而起,将迷蒙的空间都为之撕裂,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老奶奶终于出头了,尽管我瞧不见对方的身影,却听到了她狠厉的声音:“你敢造反?”

    两种力量在纠结撕扯,一方攻,一方守,尽管迷雾笼罩,瞧得并不是那般清晰,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与那老奶奶较劲儿的,正是传我神剑引雷术的老道士。

    果然,就在我心中疑惑的时候,那老道士的声音出现了:“孟婆,你囚禁了我一甲子,是时候放我离开了!”

    孟婆?

    这人真的是孟婆,是我知道的那个孟婆么?

    一声冷笑,那老奶奶说道:“既然入了我的瓮中,怎么可能让你离开,你且就乖乖呆在这里便是了,何必反抗!”

    轰!

    两人说话的时候,又发生了几次碰撞,整个空间的炁场一阵温暖,我心中疑惑,想着在这儿大家都是灵体存在,为何只有我一个人像小白羊一般,什么都没有,而老道士却能够与那孟婆反抗,而地魔则翻掌之间,却又有诸多光球浮动?

    难道在这儿,灵体也能够修行?

    我正满脑子乱糟糟的时候,突然间旁边有人一把抓住了我,我回头一看,却是地魔。书阅ぁ屋shuyueu

    只见他一脸扭曲地盯着我,一对眼睛宛如死鱼,激动无比地说道:“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我被地魔给揪住,瞧见周遭那些表现怪异的人都变得疯狂起来,有的大喊大叫,有的蹦蹦跳跳,似乎都想着逃离这个囚笼里,而唯独地魔准确地预计了我与此次事件的关系,右手画圈,将我们两人给隔离开来,然后左手紧紧揪着我。

    我摇头,不肯承认,地魔就一把揪住我,喘息着说道:“虚清在这里待了几十年了,怎么你一来,就能够破空离开了?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快说!”

    我被他逼得急,脑子也忍不住地快速思索起来。

    对啊,老道士为什么就拥有能够与孟婆较量的资本了呢?

    等等,难道是因为那石像?

    所有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快速划过,我想起了老道士让我刻出陶弘景石像的画面,以及他叩首之后石像上发出的五彩光芒,再有就是之前我在梦中,瞧见老道士的身子陡然缩小,融入到了那石像中去,然后石像表面的岩石炸裂,露出了五彩流光,将空间撕裂……

    等等,难道那些石胚并非灵物,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老道士他是利用那石像,与自己的先祖沟通了联系,又从中获得了力量,最后将身子融入到了石像里去,从而在石像里获得了足以破空而去的力量?

    那么这石胚,到底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真相似乎变得触手可及了,仿佛只有伸手戳破那窗户纸,一切就已经明了,而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又是一阵狂跳,想起了老道士在恢复了意识之后,跟我说的一连串话语。

    他让我不管遇到任何人,都不能够说出他的名字,以及神剑引雷术的传承。

    他告诉我,说我们该见面的时候,自然会再回。

    他还告诉我,说希望我看在他传我道法的份上,以后对茅山,多加照拂……

    这些话语,在此之前,我听在耳中,都觉得实在是多此一举,毕竟我们可是困守在这个鬼地方,不知道要待上多少年,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然而此刻,它就变得大为不同了。

    老道士居然要离开了,待了一甲子的时间,他终于要挣脱牢笼,离开这里了,而从他话语里面的意思来看,似乎觉得我离开这里,也不是什么问题。

    为什么呢?

    他之所以能够离开,是因为凭借着与祖师之间的沟通,我呢,难道是凭借着对虫虫的思念,以及伟大的爱情么?

    别扯了,又不是玛丽苏,哪有这么扯?

    等等、等等……

    不是虫虫,是小红,是聚血蛊!

    对了,是聚血蛊。

    想到这个,我所有的疑惑顿时就解开了,如果我现在是灵体的话,小红并不在我的身上,所以我是不可能梦到那个被骑着高头大马的羽士所杀的梦,我也梦不到那位可怜的小祭司,也不可能有满满的仇恨弥漫在胸口。

    但是一切就是这般的发生了,说明我与聚血蛊之间,还有着一种神秘而坚定的联系。

    这联系,会不会就是我离开这里的契机呢?

    我浑身一震,感觉眼前一阵开阔,而我旁边的地魔瞧见了我这阴晴不定的脸容,顿时就睁大了眼睛,说你想到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烦人的家伙,而就在此刻,我们头顶上又传来了一阵巨震,有一道金光从无尽虚空蔓延而来,一个恢弘威严的声音出现,对着孟婆说道:“你囚禁我门人一甲子,我不问缘由,现如今,你还打算将他继续囚禁下去么?”

    轰……

    这一句话,使得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天地颠倒,我和地魔也滚落在了地上来,地魔双目圆睁,惊讶地喊道:“陶、陶弘景?”

    面对着这样的神威,孟婆毫不示弱地说道:“他走也可以,净身出户,把我的东西给放下!”

    那人说道:“混账,你关了他一甲子,这点东西,可不是应得的?”

    破!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老道士再一次蓄力,陡然破开了一道裂缝来,然后自己化作一道光,朝着里面奔走而去,而就在此时,我的耳边却响起了他的话语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话儿就如同一道惊雷,在我的心中响起,我感觉自己灵魂之中有一个节点不断颤动,紧接着万千丝缕从无尽的虚空之中垂落而来。

    我闭上眼,满满都是小红随风漂浮的模样,感觉到心灵深处,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我往哪儿拉扯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旁边突然传来了地魔的声音:“你要走,带上我!”

    我睁开眼睛来,瞧见地魔居然将之前给我展示的那个黑白相间的小球,打入了我的胸口里来。

    啊?

    我感觉浑身一震,脑子“嗡”地一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孟婆的一声尖叫:“不,你也想跑,不行!”

    我感觉往上飞掠而过的身子仿佛被缠上了无数的丝缕,有巨大的阻力产生。

    我闭上了眼睛,满脑子全部都是聚血蛊的身影……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感觉到那种吸引力攀升到了极点,整个人的身上,承担了快到了极限的速度。

    这速度让我喘不过气来,感觉整个灵魂都被拉扯得扭曲,几近湮灭。

    轰……

    天地之间,一阵轰鸣,而后就是死一样的沉寂,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有人在喊我。

    这声音无比轻柔,就像情人一般的甜蜜,它是那般的熟悉和亲切,渐渐地,音节就化作了无数的光点,最终汇聚成了一张美丽到极致的脸孔来,然后冲着我笑。

    虫虫,是虫虫!

    我的心中一阵狂喜,忍不住热泪盈眶,大声喊道:“虫虫,虫虫,别离开我,求你了……”

    我伸着双手往前抓,却什么也抓不到,越发地觉得伤心。

    我像孩子一样地哭着,而突然间,感觉到嘴唇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是什么东西呢?它有些柔软,还有些湿润,有点儿像饱满的气球,还有一股莫名沁人的香气,让人舍不得离开,忍不住用舌头去探索……

    唔……

    就在我飘飘欲仙的时候,脸上突然给人扇了一巴掌,啪的一声,让我一下子就从美梦中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瞧见一脸娇羞,犹如蒙上了一块红布的虫虫。

    虫虫,是真的虫虫,也不是梦!

    我从没有一刻觉得虫虫如此刻那般美丽,尽管她之前就很美,但是却有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亲近的美,仿佛画上或者电脑硬盘的感觉,然而此刻给我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实在,伸手可及一般。

    她好像就在我面前,也在我的心中,而我,似乎也在她的心中。

    四目相交,我突然间有一丝感动。

    这世间,有一人,如我爱她一般地爱我,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加幸运么?

    我浑身激动,有些说不出话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感觉嘴唇有些怪,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突然间旁边就传出了一声鬼畜一般的狂笑来:“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虽然我知道在这么严肃冷静的时候笑场有些不对,但是陆言这小子的表情,实在是太猥琐了,哈哈哈,谁扶一下我,受不了了,啊哈哈哈……”

    这怪笑声将一切的迷梦都给击碎,我循声望去,却瞧见那人竟然是杂毛小道。

    我出来了么?

    <b>说:<b>

    关于初吻的描写,我就忍不住用上了血色浪漫里面,钟跃民跟郑桐等人描述与周晓白亲吻时的话语,那也许是我们一代人关于美好的回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