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十年赌约
    阿龙是个阴灵鬼体,虽说在黄泉路上,也是如人一般,不过在杂毛小道这种专业捉鬼二十年的道士面前,却没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当然,他这么做,并不是害怕阿龙说错什么话,只是因为接下来我们所要去的地方,实在是太过危险。

    就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安全,自然不能让阿龙这么一个小鬼儿在外面闲晃。

    收了好。

    这一波人流离开之后,整个黄泉大道上面空空荡荡,而往前瞧去,却能该瞧见那儿有一个石头垒起的高台,足有十几丈高,那儿有阴卒把守,阴风呼呼,便是传说中的望乡台。

    走到黄泉尽头的阴魂在这里会恢复一生的神志,然后最后回望一下自己的人生。

    看过之后,便从望乡台的奈何桥走过,前往幽府,与世隔绝。

    至于幽府之中,到底是六道轮回,还是阴曹地府,世间无人知晓,又或者只是永恒的死地而已。

    而我们藏身的这片碑林的尽头,有一座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高山。

    山高百丈,峰有五座,壁立千仞,斧劈刀削。

    这儿就是三生山。

    黄泉路、三生石、望乡台、奈何桥、忘川河……

    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此刻却就在我们的面前,而三生石却是变成了一座平原屹立的大山。

    众人汇聚到了一起来,望着这山,陷入了沉默。

    因为在我们的眼中,不光有山,而且还有两座巨大的石像,在山门之前镇守着。

    一个是牛头人手,两脚牛蹄,力壮排山,持钢铁钗;一个是马面人身,凶神恶煞,矫健身姿,长枪红缨。

    这两个,却是牛头马面的形象。

    比起先前在黄泉大道之上瞧见的诸般活物,这两尊石像就显得高大威猛许多,也散发出无数威严来,小妖瞧见,沉声低语道:“牛头本是佛家产物,名叫做阿傍,最早出自于铁城泥犁经,后来又有马面罗刹的说法,并且逐渐为道教接受,现如今阳世供奉的牛头马面,诸多香火,都会接引到这两尊石像上来。”

    我听到,心惊胆战,说你是说,这两尊石像,受的是人间香火?

    小妖点头,说对,既受香火,承接供奉,便为神,这两个就是勾魂使者牛头马面的本神,就在其中,如果我们潜入其中,被发现了,问题就有些麻烦了。

    说完这个,她看向了杂毛小道,说即便如此,你还打算去?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决定好的事情,就去做,别后悔,至于什么牛头马面,它敢跳出来,我顶着就是了。

    洛飞雨忍不住讥讽道:“你倒会说大话。”

    杂毛小道嘿然一笑,说是与不是,你一会儿就知道了,不过我觉得吧,这两个家伙,未必天天守在这里,就算是,在这黄泉路上,也未必能够施展出多少力量来,这儿,毕竟不是神的世界。

    我心中好奇,说为何?

    杂毛小道说道:“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故天地配以阴阳,一阴一阳之谓道阳世无神迹,黄泉无归期,就算是出来,也不过是投影,又有何惧?”

    小妖听完,这才说道:“好,既然你说你可以搞定,那么我就探一探,它们此刻可在!”

    她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阵香风吹起。

    这香风并非女性脂粉的气息,而是草木香味。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了黄泉大道的两边,居然有无数璀璨夺目的红色彼岸花招摇晃动。

    小妖说她的前世,可是一朵彼岸花。

    她对于这黄泉路,最是熟悉。

    几分钟之后,她睁开了眼睛来,挥舞着翅膀说道:“没有人,去吧,快!”

    一句话出,我们所有人都开始了行动,朝着不远处的三生山跑了过去,因为畏惧,我们并没有敢走那山门,而是绕到了一边,来到一处悬崖绝壁之前。

    刚刚靠近其中,杂毛小道一马当先,走到跟前来,从怀里掏出三张黄符,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猛然一挥。

    那三张黄符飘飘荡荡,分作三段,沾在了不同的地方。

    上!

    杂毛小道一马当先,身子轻飘飘地腾空而起,径直往上快速爬去,而洛飞雨跟在了后面,丝毫不落下风,留下了我、虫虫和姜宝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不过很快,上方就垂落一根绳索来。

    凭借着这根绳索,我们爬上了那悬崖绝壁,双足落地之后,我回望而去,瞧见足有百米之高,与那望乡台平齐,放目瞧去,那奈何桥却是在望乡台的终点处,漫漫长长,一直伸到了满是迷雾的忘川河的深处去。

    回望这三生山之上,不过是许多岩石垒砌,兜兜转转,草木不生。

    洛飞雨瞧得眼晕,问杂毛小道,说那补天石到底在哪里?

    杂毛小道挠了挠头,说这个啊,不知道啊,要不然大家分头搜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结果?

    这个时候,虫虫突然拉住了我,低声说道:“跟我来。”

    她没有理别人,而是随便找了一条路,然后往前走去,我知道虫虫本身就是半块五彩补天石所化,对于这种东西最是敏感,知道她有办法,于是便跟随她离开。

    虫虫的信任让我心情激动,两人一走一停,足足走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里,来到了山中的一个洞府前。

    说是洞府,其实是一个石观,并不大,也就比寻常的土地庙宽敞一些。

    这里面,有人么?

    虫虫走到跟前来,居然没有二话,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她这是在干嘛?

    我不知道虫虫到底在做什么,不过她既然已经跪倒在地,我也有样学样,跪在了她的身边,将额头紧紧地贴着地面,刚刚叩首,就感觉到一道光芒照耀在了我的头顶,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见门户紧闭的石观庙宇,那门却吱呀一声,被风吹开了来。

    虫虫站起,缓步朝着石观之中走了过去,我也跟在后面走。

    两人进入石观之中,瞧见里面并不算大,一个正殿,两个偏方,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

    我们走入正殿,往里面打量一番,瞧见证没有什么可说的,到处都是灰尘和蛛网,正中间有一尊神像,另外座下的几个蒲团,还算是干净。

    我耐心打量那神像,却是一个身披红绸的金身女神,面容慈祥,如同一慈眉善目的老奶奶。

    虫虫跪倒在了那蒲团上面,口中轻轻念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跪倒,突然间感觉到那神像一晃,居然活了,从上面颤颤巍巍地走下了一个老妇人,走到了我们面前来。

    我仔细一看,那神像仍在,不过模样却变得不再真切。

    老奶奶走到我们跟前来,平静地问道:“你们两人,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虫虫跪倒在地,先是一叩首,然后方才坐直身子,开口说道:“奶奶,我们过来,想求一样东西。”

    老奶奶看了虫虫一眼,说想要五彩补天石?

    虫虫点头,说对。

    老奶奶摇头,说不给,你们走吧,不然等看守山门的牛头马面来了,可没有我这般讲理。

    虫虫没有动,而是执着地说道:“请奶奶赏赐。”

    说罢,她将额头紧紧地贴在了蒲团前布满尘灰的地上,我瞧见那老奶奶的目光扫量到了我的身上来,也慌忙跪倒在地,说道:“求奶奶成全。”

    那老奶奶开口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放你进来么?”

    虫虫说知道。

    老奶奶说既然知道,就更应该知道五彩补天石的珍贵,你开口跟我索取,所为何事?

    虫虫说救一个人。

    老奶奶说你说救一个人,你的意思是,他没有这五彩补天石,就会死了?

    虫虫不敢撒谎,平静地摇了摇头。

    老奶奶说如果你觉得那人真的重要,为何不舍弃自己的力量,去成全他呢?

    虫虫摇头,说他与我并无太多关系,我不想。

    老奶奶盯着我们许久,然后缓缓开口说道:“你们与我,也并无太多的关系,我也不想,请回吧。”

    她转身离去,这个时候,虫虫突然抬起了头来,对着那老奶奶说道:“你要如何才能够同意?”

    老奶奶愣了一下,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来,说我若说让你留下,陪我十年,你可愿意?

    虫虫犹豫了一下,又看了我一眼,刚要张嘴,我立刻说道:“不愿!”

    老奶奶有些好奇,说你又是谁?

    我说一个普通人而已。

    老奶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虫虫,指着她,说你喜欢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却坚决地点了点头,说对。

    老奶奶说道:“那你们是情侣?”

    我看了一眼虫虫,摇头,说不是。

    她问为什么?

    我说我喜欢她,但她并没有接受我,所以不是情侣。

    老奶奶点头,说懂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倒是有几分兴趣了,这样子吧,年轻人,你们陪我做个游戏如果你们赢了,五彩石拿走;而如果你们输了,选一位,留下来陪我十年,可好?

    <b>说:<b>

    十年之后,我来接你,我老了,你却没有,我们只是,好久没见&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