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他乡遇故知
    什么,被发现了么?

    我的心中一跳,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间就有一声爆响出现,附近几个养着鞭子的阴卒纷纷转头望了过去,这帮阴卒可比辛野他们要巨大许多,足足有五六米的身高,宛如一辆坦克。

    或者说是高达。

    就在那爆炸声响起的一瞬间,杂毛小道突然低声喊道:“走,别犹豫,最后的机会了。”

    我被人推了一把,脚步踉跄地向前走去,十几米的距离眨眼就到了,紧接着我们都挤入了密密麻麻的人流之中。

    这一过程无比惊险,然而其实速度十分地快。

    当众人挤入人群之中的时候,虫虫从怀里摸出了一些粉末来,洒在了大家的身上,我因为有匿身符袋的气息笼罩,所以会比较少一点。

    事实上,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了刚才发生爆炸的地方。

    我瞧见那儿出现了三个阴兵符灵,跟鬼市那边的几乎一模一样,不知道杂毛小道是从哪儿弄来的这玩意。

    附近的几个阴卒被吸引了,走到跟前一瞧,气得哇哇叫,手中的鞭子陡然一扬。

    当挥下来的时候,那阴兵符灵直接给砸成了粉碎。

    我瞧见对方鞭子的威力,心惊肉跳,而就在这个时候,虫虫突然开口说道:“陆言,别去看,那些阴卒很敏感的。”

    敏感?

    我没有再敢往那边瞧,而是回过头来,发现我们被裹挟在人群之中,前后左右都是人。

    这些人穿着各异,有中式的绸衫旗袍马褂寿衣,也有西式的西服和裙子,不过每个家伙的脸上都是一片惨白或者青紫,面无表情,双眼直勾勾的,一点儿神采都没有。

    这里面不但有人,而且还有畜生,有牛有马有猪,不过都零零散散,显然是查遗补缺而来的。

    所以麻绳儿这条蠢驴混在其中,并不能算是突兀。

    说句实话,在这样的人群之中行走,着实是有一些考验胆量,此间鬼影重重,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惨白的,阴风飕飕不说,旁边还有牛头阴卒在盯着,随时都有可能甩落一鞭子砸下来,将我们给挑出去。

    而如果被发现,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要知道,这些阴卒跟辛野那一帮野生牛头并不一样,它们可是去过幽府,受过六道加持的,天生就带着一股神性,是规则的具象化。

    而且这些家伙的身上,是无数塑形虫凝聚而成,与洛飞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每一个都不好对付。

    我打量着身边的人,发现无论是萧克明,还是洛飞雨、虫虫、姜宝,又或者那头蠢驴,都很完美地融入到了人群之中,他们仿佛天生的表演者,一举一动,都跟特么的死了一样。

    唯独我,怎么走,都感觉自己无比别扭。

    这个时候我无比地羡慕起了小妖来,如果我如她一般,有一双翅膀,那么就不用这般辛苦,直接飞过去就行了。

    随波逐流地行走着,头顶上不断有鞭子响起,任何停下脚步,或者显得太过于迟缓的,都会被鞭子照顾到,那帮阴卒心情好的时候,也就吓唬吓唬,若是心情不好,直接一鞭子卷起来,朝着旁边砸落过去,顿时就变得淡薄了几分。

    我走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发现了一个事儿,在我旁边的不远处,有一个人是那般的熟悉。

    我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心中就是一跳。

    尼玛,这不是阿龙么?

    可能会有朋友问了,这阿龙是谁啊,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一个人物了?

    没错,这个阿龙就是我以前在南方打工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损友,是个不折不扣的色胚,我的知识体系里面,所有关于风月的事情,都是来自于他的讲述,就连我在老家时的那个相亲对象,都曾经跟他有过一腿。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技师杀手郭广龙。

    阿龙!

    印象中的阿龙是个满脸青春痘、精力无限的年轻人,一双眼睛总是下意识地左右晃动,搜寻着美女,灵气十足,然而此刻的他却是一脸木然,惨白的脸上面无表情,低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出现在这儿的人,想必在阳世之中已然死去了,只不过,这家伙是怎么死的呢?

    我好说等老子发达了,回江城的时候,去找你们玩儿的,怎么你就挂了啊?

    我一路上不断地打量着这个家伙,是不是碰一下他,试图唤醒他的记忆,然而那家伙却显得十分迟钝,如同木偶一般地迈步,根本就不理我。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萧克明的声音来:“陆言,准备离开了,你傻愣着干嘛呢?”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啊,到了么?

    萧克明低声说道:“到了?你若是真的上了望乡台,走入奈何桥,只怕永远都出不来了瞧见不远处的那片石林没有,那儿就是三生山的石碑林,一会儿麻绳儿一跑,咱们就赶紧躲过去,知道么?”

    我看了一眼浑浑噩噩的阿龙,低声说道:“萧哥,我能不能带一个人?”

    萧克明诧异,说谁啊?

    我指着阿龙,说这是我一很要好的朋友,不知道怎么着就在这里碰到他了,我想把他给带上,若是能够带他还阳就好了。

    萧克明叹了一口气,说很要好的朋友?

    我点头。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不过如果他的尸体已经火化了的话,只怕你带回去,也是一个孤魂野鬼,又得超度回来的。

    我得到了萧克明的认可,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了阿龙的胳膊。

    被我这么一抓,一脸迷茫的阿龙哆嗦了一下,一双孔洞的眼睛朝着我望了过来,里面似乎有一缕光芒流转,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麻绳儿一撅蹄子,就朝着另外一边冲了出去。

    它一动,附近的阴卒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扬着鞭子就追了过去。

    我们趁着这个机会,赶忙离开了人群,朝着路边的石林之中狂奔而走,眨眼之间,就藏到了那石林的身后去。

    我拉着阿龙,奋力狂奔,当躲在了一块三米多高的石碑后面时,突然间一声炸响摔了下来,重重打在了我前方几米处,整个炁场一阵晃荡,我下意识地蜷缩着身子,不敢动弹。

    我甚至都不敢回头去望。

    如此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间我的身边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陆、陆言,是你么?”

    我此刻依旧处于一种恐惧之中,瞧见阿龙回过了神来,赶忙说道:“不想死的话,就闭嘴,知道不?”

    听到我的话,阿龙谨慎地闭上了嘴,左右打量着,一脸的惊恐。

    差不多过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道路上的脚步方才渐渐稀疏,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而阿龙也回过神来,哆嗦地问我道:“陆左,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着这个老友,说你知道自己在哪儿么?

    阿龙一脸颓丧地说道:“阴曹地府呗,对不对?”

    我说你倒是清楚得很,那么你是怎么死的?

    阿龙说唉,一言难尽啊……

    我说费什么话,三言两语说一下,阿龙说哦,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去烟花巷那里耍乐子,跟一个妹子谈好价钱了,结果时候的时候她敲诈我,要了双倍,我又不是雏儿,哪里能够让她得逞,所以就据理力争,没想到她居然喊人来了,三个大汉,我当然不服,结果一推二搡,对方就出了重手,把我给敲死了……

    我听完,气不打一处来,说敢情你被人仙人跳了啊?

    阿龙愤愤不平,说对啊,我艹……

    我说你还有脸说,我早就劝过你,说让你安定下来,找个女朋友,好好过日子,要不然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的,看看,现在是不是报应了?

    阿龙嘴巴一撇,说你别光说我啊,你呢,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说我是有事,办完事儿,还得回去呢。

    阿龙捂着肚子笑,说得了吧,没听说过谁来到这里,还能回去的?陆言,我说你先前请假回家,就一直没有回来过,我还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情,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一直没通,没想到也死咱们兄第一场,别跟我装波伊,赶紧说,你咋死的?

    我说叹了一口气,说你丫的爱信不信。

    两人聊着天,这时杂毛小道摸了过来,说人走了,我们得赶紧进去,怎么样,没事吧?

    我说没事,这家伙找乐子的时候被人仙人跳,给捅死了,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把他给扔回去呢……

    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说怎么个情况?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讲了一遍,杂毛小道乐不可支,拍着阿龙的脑袋说你可真有种,不错,我欣赏你,别送回去了,留下吧,回头看看身体还在不在,送他还阳,回头带咱玩儿……

    他话音刚落,洛飞雨的话语在旁边冷冷响了起来:“你想玩什么呢?”

    杂毛小道猥琐的笑容立刻打住,一本正经地说道:“没啥,我们想办法潜入三生山吧。”

    说罢,他一挥手,却是将阿龙给收入了他的衣袖之中。

    <b>说:<b>

    这个阿龙,以后是个重要人物&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