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峰回路转
    雷电?

    黄泉属阴,在这里待久了的生灵,即便是活人,也会沾染上浓重的阴气,更何况是阴神?

    阴神说到底,其实也只鬼灵的一种,只不过拥有了神格,不死不灭而已。书阅ぁ屋shuyueu

    而雷电为何物?

    那可是鸿蒙原始,至刚至阳之物,大道以雷鸣电掣,开示阴阳生克之力,对于阴灵之物,最是克制,简直就是春阳融雪,没有任何阻挡。

    只是,黄泉路上,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雷法,并非别的,而是因为世界规则。

    黄泉路上,根本就没有雷引,如何修行?

    即便是外来之人,也不可能在一个虚无之境中,凭借着修为中的雷引,击溃强者。

    因为本身所拥有的雷霆之力,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并不足以撼动强者。

    所以龙环笑了,扬起了手中铁拳,朝着杂毛小道砸了过去。

    它刚刚使出了一招遮天灭生掌,难道不能使出第二次?

    将这个讨人厌、还说大话的臭道士给轰杀了,方才是正经事儿,所以它开始凝起了神志来,准备再一次施展那让人为之惊骇的手段。

    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也开始施展出了雷法来。

    他口中快速喝念:“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他喝念的速度快得简直堪比中国好声音的主持人,嘚吧嘚、嘚吧嘚……

    我觉得自己能够听清楚里面的意思,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书阅ぁ屋shuyueu

    当念到“急急如律令”的时候,他将手中的木剑朝着天空扔了出去这是准备弃剑投降的节奏么?

    我心中惊骇,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湮灭的力量从头顶之上陡然出现。

    我的目光已经被那把木剑所吸引了。

    因为它在腾身半空之上时,居然开始发光了,而且还是很亮很亮的光芒,将这整个一片大地都给照耀得透亮。

    而瞬间之后,它幻化成了一道闪电。

    轰隆隆……

    狂雷响起的一瞬间,我瞧见天空之上的阴霾被一道裂缝给撕裂,紧接着那闪电化作了一道光,光又开始分裂,金黄色的叉形闪电陡然撑大,连成了一片,紧接着气运承接虚空之处,密密麻麻的电网将大半个天空都给撑得一片白色明朗,诸般暮色一下子尽扫,天地之间都呈现出一副狰狞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昼。

    那种明亮,让我一下子就能够瞧清楚了从来都没有看清楚的龙环。

    我瞧见了它脸上的惊悸。

    不光雷电,就算是这样的明亮,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出现在了这黄泉路上。

    或者说龙环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见过它。

    狂雷乍现,倏然收紧,然后密布的电网之中凝聚成了一道螺旋形的粗长电光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击在了全身蓄力的龙环身上。

    龙环被气机锁定住了,连避开都没有办法,不过即便如此,他还在做最后抵抗。

    遮天灭生掌!

    这一次,它不再是从天而降,而是平平地托举,朝着那倏然落下的雷电拍去。

    我们之前经历过这手段,知道它的威力。

    方圆几百米的石头粉碎,整个地面除了我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因为有着圆灵通幽符的保护之外,都下沉了几十公分。

    那些坚硬的岩石,都变成了粉末。

    何等恐怖?

    这般厉害的手段,难道就不能够抵御得住杂毛小道的这一招么?

    不能!

    这就是结果,在我圆睁的双眼注视下,那螺旋形的雷电穿越了一切阻拦,径直轰在了那阴神的身上,金黄色的电浆把它一瞬间蒸发至虚无之处,干净果决得让人心脏都停止跳动。

    没了!

    这个让我们所为之恐惧,感觉无处可逃的恐怖阴神,就仿佛根本就存在于世间一般。

    在那一刻,我愣住了,一直过了许久,方才听到姜宝的一声轻叹。

    这就是神剑引雷术?

    听到这话语,那杂毛小道才回过头来,招呼道:“唉,姜宝,你也在这儿啊?是我三叔叫你过来历练的么?”

    姜宝规规矩矩地跟他打招呼,说对,克明师兄你好。

    杂毛小道挥挥手,然后走到了刚才龙环站立的地方,将插入岩石之中的木剑给拔了出来。

    然而他拔到一半的时候,身子突然一抖,仿佛瞧见了什么古怪的事情一般。

    过了好几秒,他方才哆哆嗦嗦地说道:“呃,前、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愣,紧接着才发现,他瞧见了虫虫。

    在这黄泉路上,他估计是把虫虫错认成了蚩丽妹,所以才会如此恭敬。

    虫虫并没有冒充蚩丽妹的意思,平静地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蚩丽妹。”

    杂毛小道一愣,说了一声:“啊?”

    洛飞雨这个时候也走到了跟前来,一边咳嗽,一边说道:“怎么了,是不是瞧见美女,就走不动路了?”

    杂毛小道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笑了笑,说哦,呵呵,呵呵,我真认错人了,吓了一跳刚才。

    我上前,跟他介绍道:“难怪你会认错,虫虫的确来自于白河苗蛊,是雪瑞的师妹你还记得我曾经去过缅甸么,我就是在寨黎苗村里面碰见的虫虫。”

    杂毛小道何等聪明之人,一下子就听出了我的画外音,嘿嘿笑了一下,说哦,是这样啊,我懂了。

    他朝着我眨了一下眼睛,我顿时就放心了。

    这家伙本事又高,人又潇洒,而且还表现成了一个花心大萝卜,倘若虫虫给他看上,我可就欲哭无泪了,然而他这一眨眼,表示“我懂的”,我就没有了压力。

    轻松下来,我对他恭维道:“萧哥,那阴神追得我们满地乱窜,却给你一招秒了你这手段,真的是绝了!”

    杂毛小道嘿嘿笑,故作谦虚地说道:“一般般啦,小事而已。”

    洛飞雨忍不住刺他道:“不过是占了阴阳相克的便宜而已,真的若是凭借实力较量,他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好吧?”

    面对着洛飞雨的贬低,杂毛小道倒也不恼,反而认同地说道:“这些阴神,就跟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因为它的本体在不灭之海中,过两年,又变成了一个新的,活蹦乱跳,实在没有办法对了,你们怎么走到一块儿来了?”

    我指着姜宝和虫虫,还有跟那倔驴磨蹭的小妖,说我们几个,是受了应文三叔委托,从泰山阴阳界过来接你的,至于洛小姐,则是在麒麟鬼市遇见的。

    杂毛小道有些感动地说道:“谢谢,谢谢特别是飞羽,没想到你居然……”

    洛飞雨没有等他话语说完,赶忙说道:“等等,你不会以为我是因为你而搀和进来的吧?”

    杂毛小道一愣,说难道不是么?

    洛飞雨呸了他一口,说你别想多了,我是因为虫虫,才留下来帮忙的,其他人,你以为我会伸手?

    杂毛小道嘿嘿一笑,说女孩子面子薄,我懂的,随你怎么说啦……

    洛飞雨气得两眼翻白,说得,我也懒得跟你辩解,走了!

    她转身要走,而这个时候虫虫突然开口说道:“洛姐姐等等。”

    洛飞雨转头过来,看向了虫虫,说你还有事?

    虫虫说道:“洛姐姐你身上有伤,而我们这里也都是伤员,若是分开,落了单,大家都有可能遭遇不利,不如合在一起,遇到事情,也有个商量的人,而等你我伤好了,再分道扬镳,你看如何?”

    她的语调软软,仿佛商量,又有几分请求,听得人不忍拒绝,而洛飞雨想了一下,终究也狠不下心来,瞪了杂毛小道一眼,说我只是陪着虫虫一起,你可别多想。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无辜地说道:“我只是陪陆言一起,你也别多想。”

    呃……

    你们两个,这样示恩爱,真的好么?

    我翻着白眼,一脸无语,几秒钟之后,方才回过神来,想起了正经事,对杂毛小道说道:“萧哥,我从泰山阴阳界越界而来的时候,泰山奶奶跟我说了十五日之约,逾期不归的话,就永远也回不去了。现在已经不足十日,不如我们现在就走?”

    杂毛小道听完,摇了摇头,说可能不信。

    我一愣,说是因为证据的事情么?

    他摇头笑,说是,也不是,之前的时候,我本来是找到了一些可以证明小毒物清白的证据,不过被毁了,还想再找寻,不过后来我却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说什么事?

    杂毛小道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说人在很多时候,只愿意相信对自己有利的真相,而不在乎真相的本身是否公正,特别是某些身在高位的人,所以我即便是找到了证据,给那些人瞧,他们也未必愿意采信。

    我心中一跳,说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吗?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如果小毒物的修为并没有毁掉,又会怎么样?

    小妖这个时候突然激动起来,说你难道有办法?

    杂毛小道笑了,说我没有办法,不过在这儿,有一个东西,却是可以,我想把它给带走,让小毒物恢复了威慑力,到时候,再看看那帮人的嘴脸,到底是相信呢,还是相信呢?

    <b>说:<b>

    不愿离开,力量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