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心理老师
    两人一豹,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书阅ぁ屋shuyueu

    那山缝狭窄,而匿身符袋只能够笼罩住很小的距离,所以我不得不跟洛飞雨,以及那头恐豹紧紧挨在一块儿。

    以前的时候,远远望一眼,不敢多瞧,而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看清楚了面前这个女子的模样来。

    比起虫虫来,洛飞雨虽然一般美丽,但却因为之前的经历,多出了几分成熟,有着一种介于少女清纯和少妇温婉之间一种迷人气质,尽管知道她体内种得有幽冥变形虫,但是我却还是能够闻得到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宛如兰花。

    我的目光紧紧瞟了一眼对方的胸口,便下意识地闭了起来。

    我不敢看了,而是在心中不断默念着九字真言。

    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如此反复念诵十几遍,我的心情终于变得平静,而这时洛飞雨则推了我一把,对我说道:“那人走了。”

    我慌忙后退,与她拉开距离。

    或许是我做得太明显了,洛飞雨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

    我慌忙摇头,说不是。

    洛飞雨略微有些惨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来,对我说道:“是因为虫虫吧?”

    我低下头,说一部分原因吧。

    洛飞雨诧异地问道:“那还有一部分是什么呢?”

    我小声说道:“我听他们说你跟萧克明是一对儿,自古有云,朋友妻不可欺……”

    呸!

    洛飞雨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声,指着我说道:“别以为我受了伤就杀不了人,实话告诉你,如果再有下一次,我这秀女剑可不认人,绝对会在你的胸口开一窟窿,你信不?”

    恼羞成怒了还……

    我没有再跟她谈论男女之事,而是有些着急地问道:“你说虫虫被人给抓了,那可怎么办?”

    洛飞雨靠着墙,伸了一个懒腰,无所谓地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问我干啥?”

    她的话语让我心中一阵愤怒,不过转而一想,说到底我们与她,并无太多的牵连,她这般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既然指望不上,那就算了吧。

    何必为难别人?

    我心灰意冷,站了起来,对她说道:“既如此,那你便在这里养伤吧,救虫虫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我刚走两步,洛飞雨叫住了我,说你能有什么办法?

    她一句话就将我心中所有伪装出来的坚强给击溃了,我没有回头,只是咬着牙,轻轻笑道:“若是没有办法救出来,那就与她一起,生死相随罢了……”

    我义无返顾地前行,而洛飞雨则喊停,说哎呀,你别走啊,回来。

    我回头,说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么?

    洛飞雨说你这男人,真的是经不起玩笑虫虫与我虽然是初识,不过她的为人处世,还有许多手段,都是值得我所敬重的,可比你们这些大男人要强上无数,再说她的被抓,与我也是有关的,所以救她出来,我自然责无旁贷。

    听到她这般说,我心中一喜,长鞠到地,说多谢洛姑娘援手。

    洛飞雨眯眼打量着我,说陆言,我其实能够瞧得出你和虫虫之间彼此的情意,但恕我直言,像你这般的男子,实在是配不上像虫虫那样的奇女子。

    啊?

    我万万没想到洛飞雨居然会跟我说起这样的话语来,心中一痛,忍不住反驳道:“我知道我的修为浅薄,然而你可知道,大半年前,我还是一个濒临生死边缘的普通人而已……”

    是么?

    洛飞雨轻轻念了一句,然后摇头,说我说的不是你的修为,而是男子的胸襟气度,和面临困境的勇气和智慧,这些东西,才是根本。

    我有些听不懂,说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呢?

    洛飞雨说一个人到底能够走多远,这个谁也不知道,但是却知道自己相交什么样的朋友,和喜欢什么样的自己坦白告诉我,你喜欢现在的你么?

    我听出洛飞雨的话语里并没有讽刺,而是多了几分劝道,当下也是收起了防备心,低头说道:“不喜欢!”

    洛飞雨问,说为什么呢?

    我其实对自己和虫虫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有些困扰,此刻听到洛飞雨突然这般说起,便也敞开了胸怀来,对她说道:“我自卑。”

    洛飞雨扬起了头来,说为何自卑?

    我说当我遇到虫虫的时候,我只是一个重病缠身的寻常人,虽然蒙陆左收留门墙,刚刚学了点儿东西,但是在虫虫面前,却什么都不是。虫虫一路教我、带我、培养我,就像母亲教育牙牙学语的小孩儿一般,然而我到底还是历练不多,一无长相,二无所长,三无背景,在她面前,就像个傻子、下人,即便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付出,在她眼里,也不过如此……

    说到这里,我动了情感,说我拼命努力,拼命修行,就是想成为她所期望的那种盖世英雄,然而事到临头,却还是得依靠着她的支撑,才能够逃脱小命。

    虫虫的眼界太高,高到我根本企及不到。

    我面对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够对付得了的,在这些人的面前,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弱者。

    尽管感受到了虫虫的垂青,但是我却诚惶诚恐,因为我给不了她所想要的一切。

    我给不了,我强撑着,却什么都给不了。

    我就是我,我只是陆言,不是陆左,也不是萧克明,不是盖世英雄,只是一个在南方省混了多年却碌碌无为的家伙而已……

    我将心中的痛苦一下子释放了出来,将自己贬低到了地板上,重重地踩了好多脚,感觉到血肉淋漓,方才觉得痛快。

    痛快之后,又是痛苦。

    我说了很多,有的没的,一股脑儿地往外掏出去,洛飞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侧耳倾听着。

    一直到我没有说话了,她突然笑了起来。

    她一笑,我就有些郁闷了,说我在这里掏心掏肺地跟你说话,你咋还能够笑得出来呢?

    洛飞雨说你既然知道自己的根本所在,为什么不改呢?

    我说如何改?我若是能够一巴掌弄死那大将龙环,又何必这般憋屈地躲在洞子里,跟你商量救人的事情呢?我也想在虫虫面前堂堂正正地站着,可是我行么?

    洛飞雨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一字一句地说道:“人丑就得多动脑,知道不?”

    我若有所思,而这时她继续说道:“虽然我不清楚虫虫这般的奇女子,为何会对你动情,并且那么护着你,不过女人嘛,总是很傻的,一物降一物,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步一步陷入情网里面了的。当然,我知道男人的气质,是跟他的信心有关系的,而你长久在比你强大太多的同伴和对手身边待着,说句实话,问题真的很大。”

    我说那该怎么办?

    洛飞雨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最适合你的修行,不过那儿太危险,像你这样的家伙,一不小心就死了,还是算了。”

    我慌忙说道:“别啊,你告诉我在哪里。”

    洛飞雨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想去?”

    我点头,说对,我想去,我想找到一个地方,让我能够从一个毛毛虫,蜕变成能够围绕在虫虫身边飞舞的蝴蝶,而只有那样,我才能够走出现在的窘境,勇敢面对她。

    洛飞雨沉默了许久,这才开口对我说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不是现在。”

    我点头,说当然,不管怎么说,都得把虫虫救出来再说。

    洛飞雨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呢,女人最在乎的,并不是你之前想象的所有,她最终要的,不过是一点儿关心和温暖而已这件事情我答应你了,你若是能够回到阳世,去烟台蓬莱长岛九丈崖,我帮你安排。

    我抱拳,说好,谢谢。

    洛飞雨说我这伤势,一两日且好不了,所以一时半会儿帮不上忙,对了,我记得你们还有一个同伴,是萧克明三叔的徒弟,他人呢?

    我指着乱石林之外,说我把他救了出去,让他在旁边的黑森林那儿等待,我自己则过来找寻你们。

    洛飞雨一惊,说你怎么能够让他独自一人待在那牛野森林之中?那儿可是幽府招募阴卒之地,牛野森林之中生活着的牛头部落,据说曾经是战神蚩尤的部众,凶猛无比,他若是有危险,那可怎么办?

    听到洛飞雨的话语,我心中顿时就是一惊。

    我之所以只身前来,一是心忧虫虫生死安危,二来则是一人行走方便,再有一个,则是觉得那儿比较安全,我这边处理妥当了,回去找他就是。

    没想到那黑森林中,居然还生存着阴卒的兵源部落,危险性不比乱石林中差。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外面的危险,站起来说道:“你在这里修养,我先去寻姜宝。”

    洛飞雨点头,说你找到人,便回到这里来,与我汇合。

    我翻身骑豹,穿过山缝,朝着黑森林的方向快速行进,一路上倒也没有再碰到泰山伯属下的人,重新回到了黑森林的边缘,径直找到了藏身的那棵大树。

    然而来到树下的时候,我往上瞧,顿时就是浑身发凉。

    <b>说:<b>

    人生需要苦旅,不然何以升华?

    譬如黄河口一战之后大师兄的独步,譬如左道亡命天涯,譬如陆左的灵界之旅&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