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章 藏龙卧虎
    突然出现的黄葵不知道是从二楼还是从三楼跃下,一把揪住了长毛怪的衣领子,怒声询问,而被他拽着的这个人被骤然这么一弄,顿时就是一股怒气勃发,猛然一蹬腿,却是将黄葵给踢飞了去。

    黄葵重重砸在了我们前面一桌子上,那桌子承受重力,散落木板一地。

    我们瞧见这动静,赶忙站了起来,朝着旁边退开。

    黄葵在碎桌子前躺着,愣了两秒钟方才回过神来,一跃而起,朝着那长毛怪的脸上就是一拳砸了过来。

    长毛怪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黄葵的这拳头,没有瞧他,而是朝着旁边扭头喊了一声道:“佟掌柜,有人在你的清风楼闹事,我可要还手了啊?”

    黄葵一拳打空,整个人顿时就是一股怒气爆炸,怒吼道:“你特么的敢打我?”

    长毛怪仿佛这时才瞧清楚对方是黄葵一般,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哎哟喂,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黄四郎啊?怎么着,泰山伯他老人家立下鬼市不得私自斗殴的规矩,你是准备带头破了对吧?”

    黄葵怒喊道:“斗殴?打人的可是你吧?”

    长毛怪熊老大哈哈一笑,说真是特么的笑话了,虽说咱这儿不是朗朗乾坤,但也众目睽睽,你黄四郎半空跃下,揪住我脖子准备开打的场面,这清风楼里瞧见的,没有五十也有三十,怎么着,黄口白牙一喷,就能够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了对吧?

    这个时候,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头儿拄着拐杖出现在了大厅之中,不时有人起身,朝着他躬身问好。

    这人就是清风楼的佟掌柜。

    他出现之后,黄葵还有些不肯罢休,挥手还准备动手,那佟掌柜举起了手中的那根老藤拐杖,宛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黄葵的拳头差一点儿就砸在了那独眼老头儿的脸上去。

    而这时,老头儿的拐杖,则隐隐对准了黄葵的胸口。

    黄葵在最后一刻,到底还是停住了。

    他盯着佟掌柜,一脸铁青地说道:“佟伯,是熊老大这个家伙动的手!”

    佟掌柜提着拐杖,摇了摇,平静地说道:“两件事情第一,别叫我佟伯,我跟你没有那么熟;第二,我只瞎了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可没有瞎,更没有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我都瞧在了眼里,听到了耳中!”

    黄葵张着嘴,半天没有说话,不过眼中却是浮现出一片血丝来。

    他的眼神凶狠,然而佟掌柜却并不怕,而是继续说道:“我这清风楼,多少年来没有人敢闹事了,因为之前在这儿闹事的人,只要离开鬼市,就没有再回来过。不过你是黄家之后,我给你一个机会,首先是赔钱,该多少赔多少,在一个是赔礼,吓到了谁,就给谁赔。”

    黄葵听到,整个人僵在了那儿,好久之后,缓缓说道:“我若是不呢?”

    佟掌柜慢条斯理地说道:“鬼市有鬼市的规矩,那是泰山伯定的,自有他和下面管事的人去料理;我也有我的规矩,而这规矩,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离开鬼市,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他转身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黄葵却伸出了手掌来,大声喊道:“等等!”

    佟掌柜回头过来看他,却见黄葵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钱袋子来,丢到了旁边跑堂小儿的手中,然后又朝着熊老大拱手说道:“对不起,得罪了。”

    道完歉,他又朝着佟掌柜和遭受波及的食客道了歉,这次匆匆离开。

    他最后,居然还是怂了。

    黄葵的表现让我忍不住朝着那佟掌柜望了过去,瞧见老头儿老眼昏花,仿佛风吹就倒一般,居然还有这等的威势,那么骄傲的黄葵,在他的三言两语之下,居然吓得服了软?

    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本事啊?

    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黄府代泰山伯执掌四大鬼市,绝对是这麒麟鬼市的一霸,妥妥的一方大拿,无人敢掠其锋芒,没想到镇子里居然藏龙卧虎,让人诧异。

    黄葵狼狈而逃,茶肆的小二赶忙过来收拾现场,又给受惊的邻桌加了菜,就连我们都多了两份桂花糕。

    清风楼做事地道,大家也乐得多了些谈资,佟掌柜离开之后,大厅里继续恢复了热闹。

    或者说,比之前更加热闹。

    刚才果断出脚踹飞黄葵的熊老大受尽了众人的热情称赞,周围不断有人过来给他敬茶,与其攀谈,而熊老大也有些得意洋洋,说都说黄家后辈,一个不如一个,没想到那黄葵倒真是个草包,不堪一击啊……

    他这话儿多少有些夸张了,他刚才占了便宜,并非是修为比黄葵厉害,而是出其不意。

    毕竟黄葵没有想到过熊老大居然会出手,倘若是早有准备,那么吃亏的一定是熊老大。

    不过大家都喜欢讲漂亮话,虽然不少人瞧出来了,却也不揭穿他,而是一顶又一顶的帽子往他头上戴,有人问了,说熊老大,你就不怕黄四郎的报复?

    熊老大豁达得很,手一摊,说他怎么报复?

    那人嘿嘿而笑,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若是想找你麻烦,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熊老大哈哈说道:“我今日跟黄葵结上了仇,那么一旦我除了任何事情,大家都知道绝对是他做的,既然如此,他还真的敢害我?我看他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保护我来不及呢!”

    旁人一听,却还是有道理,纷纷竖起了大拇哥儿来,毕竟黄葵的性子实在是不太讨喜,对他有意见的人可不少。

    众人谈了一阵黄葵,反倒是他同桌的一人惦记起了先前在市集门口有着惊艳表现的王小北来,问他说刚才话说到了一半,你倒是快讲一讲,那个杀了段家老大的青衣道士跟王小北姑娘见面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

    熊老大刚要张口,似乎瞧见了什么,立刻摆手说道:“我就是瞧见两人见面了,至于谈什么,我哪里晓得?当时我吓坏了,撒腿就跑了,后面是真不知道!”

    说了半天,却没有落到点子上来,听众们纷纷埋怨,说我裤子都脱了,你特么跟我讲这个?

    熊老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见鬼了一般匆匆离开,连旁边的好友也都不管了。

    熊老大走了之后,大厅里又是一阵喧闹,不过这回谈的事情,就再也引不起我的注意力了,想着这一桌东西吃着也憋屈,不如离开吧。

    我们离开茶肆,走了一段路,刚刚回到黄府,就听到黄葵和自己姐姐黄英的吵闹声。

    还没有等我仔细听清楚,两人就从拐角处走了过来,黄葵怒气冲冲地吼道:“我会朱雀鬼市去了,这儿你就乱来吧,到时候除了亏,可别去找我!”

    黄英说你神经病啊?

    黄葵瞧见我和姜宝站在旁边,恶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然后朝着大门那儿匆匆离去,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手下。

    黄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黄英也是气得够呛,一直在吸气呼气,试图调节自己的情绪,然而瞧见我和姜宝愣在旁边,止不住就是一股火气上来,对我们骂道:“知不知道饭点的时候要守着?刚才刚伯过去找你们,一个人都不在,到底死哪儿去了?”

    我低头说道:“我们不是有一小兄弟被弄伤了么,我就跟着去了一趟华神医的医馆,一直等到他病情稳定了,才赶回来。”

    听到我的解释,黄英没有再多说,只是气呼呼地说了一句:“现在可没有饭吃了啊?”

    我拱手,说回来的路上,在外面顺便解决了,多谢大小姐的关心。

    黄英翻了一下白眼,说谁关心你了?

    说罢,她朝着侧面的院子匆匆走了过去,而我和姜宝则回到了清风苑之中来。

    瞧见院门口那牌号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一愣,想着这清风苑和清风楼,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啊,要不然怎么都叫一个名儿?

    进了院子,我瞧见虫虫的正厢房那儿有动静,便过去敲门。

    虫虫打开门,我瞧见她脸色酡红,眼神有些漂浮,还有微微的酒气传来,不由得一愣,说你喝酒了?

    虫虫点头,说喝了一点儿。

    我往里面望了一眼,她眉头一掀,说你瞧谁呢?

    我说小妖不在么?

    虫虫摇头,说一直没有露面啊?对了姓王的那道士伤势如何?

    我说在医馆治着呢,想下床行走的话,估计也得等三五日,对了,我刚才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事情没有?

    虫虫说没有,就三个女人在一起喝了点儿小酒,刚刚有些气愤,黄英四弟就赶过来了,指着王小北,说她跟杀害他大兄的那青衣道人是一伙儿的,结果给那王小北三阳两语说得哑口无言,转身走了。

    我说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瞧见黄英跟他吵架,这人带着行李和人手,准备回朱雀鬼市去了。

    啊?

    虫虫听到这话儿,一下子就直起了腰杆来,对我说道:“什么,他走了?那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也得跟他一起离开?”

    我一想也琢磨过来了,圆灵通幽符在黄葵身上,我们可不得跟着他一起走么?

    <b>说:<b>

    这才刚刚安定下来呢&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