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叫我小北
    有人闹事?

    哟呵,这事儿可倒是新鲜了麒麟鬼市在这地界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牌子,泰山伯的场子,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胆敢在这儿撒野?

    这是不想活了么?

    在场的大部分人,恐怕都是这么想的,然而我和虫虫对望一眼,心中却充满了惊悸。

    难道,杂毛小道已经杀过来了?

    只是他茅山宗掌教再猛,可也未必能够及得上这里那得道几千年的家伙啊。

    要是真的弄出点儿什么事情来,那可怎么好?

    黄英不是个怕事儿的性子,挥了挥手,说这边的事情,我们回来再说,先出去看看,到底是哪路牛鬼蛇神,胆敢在我麒麟鬼市跟前闹事儿?

    一行人朝着外面走去,我走过去,把被人按住的丑道士给扶了起来,有人不准备放,被黄英给瞪了一眼,立刻缩了,松开了手。

    我们跟着黄英、黄葵两人,一路走出黄府,来到了大街前,瞧见人流都往市集口那儿走去。

    这时那个报信的人一边走,一边开始讲起了事情的经过来。

    事情也不大,就是有一女人准备进集市里面来休息,结果给门口的守卫拦住了,那女人就不乐意了,双方起了冲突,负责守卫工作的都骑顿时就来了火气,准备让那些符灵阴兵稍微教训一下这女的。

    没想到这女人那叫一个生猛,将负责守卫的一整队符灵阴兵都给击溃了,都骑大人顶不住了,这才叫他过来报信。

    黄葵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冷声说道:“开什么玩笑,守卫我麒麟鬼市的这些符灵阴兵,可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玩意,别说一女人,就算是那大队阴卒前来,短时间内,也未必能够拿下。”

    报信的人苦笑着说道:“四爷,你去一看便知,我如何敢骗你?”

    相比黄葵,黄英听到那人居然是一女的,立刻兴奋起来,说她模样儿长得如何?

    报信的人一愣,迟疑了好几秒,方才说道:“长得啊……自然也是不错的。”

    黄英激动地问:“长得不错?具体怎么样,脸蛋儿漂亮不?身材好不?腿长不长?胸挺不挺?臀翘不翘……”

    报信者一脸尴尬,而黄葵也忍不住打断她了,说三姐,这么多外人呢,你不能克制点儿?

    黄英瞥见了虫虫清丽的面容,这才消停了一点儿,说哦,呵呵,我只是好奇而已,居然还有这等的奇女子,能够将我黄家祖传下来的符灵阴兵给击溃,倒是让我生出了几许结交之心了。

    黄葵忍不住说道:“三姐,你可别结交,回头又弄一堆麻烦,这事儿让我来处理吧。”

    黄英眉头一挑,说老四,你若想管,自去你的朱雀鬼市玩儿去,手可别伸那么长。

    黄葵顿时就怒了,说三姐,虽说这麒麟鬼市是分给你打理了,但终究还是先祖泰山伯的产业,作为后辈子孙,我们可都有权力说话,你若是乱来,我可得要告诉父亲大人,让他来斟酌此事。

    他闹得厉害,那黄英却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之后,又问起了那报信人,说我倒是忘记问了,当值的都骑为什么要拦住人家,不给进来呢?

    报信人尴尬地说道:“大小姐,我就是个报信的,这里面的内中原因,您还是去问都骑大人吧……”

    黄英点头,对黄葵说道:“老四,祖训说过,和气方才能够生财,讲道理,讲规矩,才能够生存长久一会儿三姐让你去出头,但最后如何决定,还是听一听大家的意见,你觉得呢?”

    她这话儿有退有进,不过听在黄葵耳中,却觉得是三姐服了软,心中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欣喜,点头说好,您就瞧好了吧。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那市集前的山谷口。

    我跟在人群后面,在牌坊下面气死风灯的照耀下,能够瞧见这儿围了几百口子千奇百怪的“人”,在门口那儿有鬼市的官方人员,几十个作一团,而在他们的对面,却只有孤孤单单的一个女子。

    那女子单人一剑,面对着泱泱人群,她却屹然而立,面不改色,平静地等待着。

    在她的身边,有无数黑色盔甲散落一地。

    可以想象得到,在此之前,那些盔甲原本还是一个又一个雄壮威武的士兵,它们构成了鬼市最根本的秩序和武力体系,维护着鬼市的规则。

    而现如今,它们全部都变成了一堆碎铁。

    我忍不住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来,朝着那女子仔细打量而去,却见她穿着一袭白衣,风姿绰约,面容精致妩媚,有一股冷丽之中的大气,气度俨然,而即便是白衣包裹,那身材却也遮掩不住,有一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巍峨。

    虫虫脱尘绝俗,温文尔雅,小妖妩媚妖冶,俏丽可爱,她们是我见过的女性之中卓然而立的佼佼者,然而在我看来,这个女人除了气质有所不同之外,并不输于她们。

    而在某些气质方面,跟平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就在我心中震撼的时候,一声惊叹从人群前方传了出来:“好美的女子!”

    呃,这话儿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我脑子一转,立刻就想起了来,之前黄家大小姐初见虫虫之时,也是这般击节赞叹的。

    黄英话语刚落,那黄葵便气势汹汹地冲到了人群之中的最前面,冲着那女子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我麒麟鬼市之前闹事?”

    女子身材颇高,几乎与黄葵一般,但是气势却强盛许多,朝他慢悠悠地看来,颇有些居高临下之感。

    女子说道:“我只是想进市集里来找口饭吃,却被无故拦住,并且挑衅,甚至差点儿伤到我,我若是不反击,说不定躺在这地上的人,便是我了这如何能够说得上是我在闹事呢?”

    黄葵一时语塞,瞪着那女人好一会儿,而这时黄英却适时提醒道:“不如叫当值都骑过来问清楚?”

    黄葵这才反应过来,朝着旁边大喊道:“当值都骑呢?”

    当值都骑就是在鬼市门口的接引,不过这人并非之前问虫虫问题的那个灰袍文士,而是一个三角眼的男人,他匆匆赶到,对着黄英、黄葵躬身喊道:“属下刘波,见过大小姐,三爷。”

    黄葵瞪着他说道:“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拦住这位小姐?”

    三角眼刘波慌张地说道:“是这样的,这个女人身上有一股浓重的阴气,连符灵阴兵都受不了,为了鬼市的安全,属下方才拦住她的,并无私心?”

    白衣女子冷笑,说好一个并无私心,即使如此,那么为何叫这些傀儡把我围住之后,又告诉我若想脱身,便得侍奉你几回,让你舒爽了就行?

    什么?

    听到白衣女子的话语,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大变,一起朝着那三角眼的猥琐男瞧了过去。

    刘波浑身一哆嗦,慌忙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冤枉啊!大小姐,三爷,这女人是在血口喷人啊,属下根本就没有说过这话儿,完全都是她胡编乱造的。”

    白衣女子抱着胳膊,冷冷笑道:“既然是胡编乱造,你反应这么激烈干嘛呢?”

    刘波一愣,既想站起来,又有些犹豫,说道:“我,我只是……”

    他支支吾吾半天,却是没有说出一句囫囵话儿来。

    那白衣女子鄙视地摇头说道:“常闻泰山伯治下的鬼市公正公平,童叟无欺,最是太平,没想到都是骗人的;既然如此,我便不在此惹诸位心烦了,告辞。”

    她转身欲走,一脸铁青的黄葵这时方才反应过来,伸手喊道:“姑娘别走,且等等!”

    不知道为什么,他伸手的这一瞬间,我突然就感觉他好像网红尔康。

    呃……

    好吧,我走神了,黄葵叫住那白衣女子,她转身过来,挑眉说道:“怎么,难道你们是准备以多欺少,想让我赔你们这些符灵阴兵的损失么?”

    黄葵摇头,一脚将跪在地上的值班都骑刘波踢倒在地,然后说道:“都是手下人不懂事,给姑娘您添麻烦了;您若是现在走了,回头我指定要给家父拍板子的,这样,所有的错都在我方,一律损失均由我方承担;另外,我这里有二十金筹,权当作麒麟鬼市的赔偿吧……”

    他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金丝锦囊来,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递到了那白衣女子的手中。

    白衣女子也不谦让,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皱眉说道:“我进了你们这鬼市,半夜里不会有人过来找我麻烦吧?”

    黄葵躬身说道:“姑娘若是对自己的安全有担忧的话,不如住在黄府之中,你的安全,黄葵一力承担,绝对不会让您伤到半根毫毛。”

    他这般殷勤,反倒让那女子有些戒备,皱眉说道:“算了,我还是找家客栈歇息吧。”

    她这话儿刚刚说完,沉默了许久的黄英终于登场了。

    只见她缓步走上前去,冲着那白衣女子拱手说道:“这怎么使得,姐姐若是能够到鄙府做客,定然使得我们这小宅子蓬荜生辉。在下黄英,负责打理这麒麟鬼市,不知道姐姐如何称呼?”

    那白衣女子打量了她一眼,良久之后,平静地说道:“叫我小北好了。”

    <b>说:<b>

    群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