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总有人记得那些英雄
    那股气息笼罩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我凭空生出一股惊恐的情绪,有一种想要跪下来叩拜的冲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虫虫伸手,挽住了我。

    她对我轻声说道:“镇定!”

    在虫虫的扶持下,我站稳了,一动也不动,心脏却在这个时候狂跳了起来,至于其余三人,姜宝扶着墙壁苦苦支撑,而那两个道士则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去。

    这感觉怎么形容呢?看过灾难片2012没有,那几百米的巨浪扑面而来之时,站在海边的人所感受的,恐怕就是如此。

    死亡的味道。

    黑暗中的那三对眼睛,死死地凝视着我们,不时眨眼,跪在地上的丑道士哆哆嗦嗦地说道:“师、师兄,我们走吧,回去,别在这里待着了。”

    王维伽没有回答他,而是抬起头来,朝着我这边望来,艰难地问道:“你们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我在这山下住了十年,怎么从来不知道这儿会有那三座索桥,还有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

    我不由得笑了,说您刚才的时候不是告诉过我么,往前一步,是阴曹地府么?

    王维伽的眉头一跳,说这儿真的是?

    我没有说话,而是凝视着那六只眼睛,良久之后,方才低声对小妖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妖站在虫虫的肩膀上面,用鸟喙擦了擦羽毛,然后高声说道:“嗨,大兄弟,借路!”

    吼……

    一声兽吼传来,紧接着一个古怪的声音宛如涟漪一般传递而来:“凡人,这里是禁地,回返吧,不然就送你们下万丈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小妖说长了六只眼睛,是哪只眼睛瞧见我们是凡人的?

    不是?

    雾气卷涌,一头宛如野象一般巨大的兽类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它体型庞大,但是却并不笨重,身形修长如猎豹,浑身的肌肉成块,充满了力感,皮毛油光水亮的,身上有无数狂吐信子的毒蛇,而在它的前方,却有三个头颅,一个如熊,一个如狼,中间还有一个头颅,却是一个美艳无比的女子。

    那女子的头发并非细丝,而是四处张扬的黑色毒蛇,宛如西方传说中的美杜莎。

    这玩意走过来的时候,感觉好像一座山体在移动,丑道士瞧见了,吓得浑身直哆嗦,惊声喊道:“这,这是看守阴阳界的三头神君吧?我在岱庙的密室里瞧见过它的石雕,我们真的到了幽府了?”

    三头神君?

    它听到了丑道士的话语,说你们是岱庙的人?

    两个道士点头,说是,是。

    三头神君瞧见我们没动,说你们不是?

    小妖说大兄弟,开个门,我们过去办点儿事情。

    三头神君莫名就变得威严起来,那熊头说话了,说你以为这是你家后花园么?人鬼殊途,若不是看你们都是凡人,还是阳间的,我早就一口一个,把你们都给吃光了,滚!

    丑道士慌忙爬了起来,想要离开,却被那王维伽给一把拉住,而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拱手说道:“神君,一年之前,有两人从这儿出去过,我想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前往彼端?”

    三头神君之中的那美人头开口了,说你怎么知道一年前有人走过?

    我说其中有一人,是我师父。

    三头神君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打量着我,过了好一会儿,说你倘若是能够得到奶奶的认可,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说如何觐见奶奶呢?

    那三头神君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女人俯身,盯着我,良久之后,说道:“你向前走。”

    我一愣,看着前面的石壁,没有犹豫,径直向前。

    三叔告诉我,说萧克明讲过,说别人不行,但是我可以。

    这句话给了我信念,尽管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但还是鼓足了勇气,不能够在虫虫的面前丢人。

    我向前走,很快就走到了山壁跟前,再往前跨了一步,发现无路可走,而就在这时,那三头神君朝着我这儿喷了一口气息,那山壁就变得一阵涟漪浮动,就如同湖面一般,我向前走,居然一下子就跨越了山壁,走进了另外一个空间来。

    那是一个大殿之中,四周都是道教殿宇的模样,而正中间则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她没有睁开眼睛,仿佛睡着一般,坐在了莲台上。

    我福灵心至,朝着那老妇人跪下,说道:“见过奶奶。”

    老妇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有幽幽的话语传递了下来:“三头说你是故人之后?”

    我说正是,我是陆左的徒弟。

    “陆左,啊,是他你有什么事情么?”

    听到这话语,我浑身就是一激灵,别的想法没有,就是觉得一点,陆左这家伙怎么可能这般牛,这位奶奶可并非凡人,而是镇守这阴阳界的大拿,神一般的存在,居然也知道他?

    我这堂哥,到底是怎么样的牛波伊啊?

    我没有敢扯谎,而是如实说道:“是这样的,我师父现在蒙冤,被人四处追杀,我师父的好友萧克明想要去幽府找寻证据,结果后路被堵,无法离开,托梦于人,让我过来,从这里进入,过去将他给带出去。”

    老妇人说道:“你可知幽府是什么地方?”

    我恭声说道:“是阴灵汇聚的地方。”

    她说你既然知晓,为什么还要前往那凶险之地,倘若是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永远的留在那儿,回不来了,你还准备前往?

    我说萧克明手中,有我师父洗脱清白的证据,为了这个,我便算是死,也无妨。

    老妇人凝望了我许久,突然叹道:“陆左做的事情,旁人可以忘却,但是我们,却还是记在心里的;好吧,你想去也可以,需要在我这里留下点东西,防备你以后不回来了,坏了规矩。”

    我拱手,说您老有什么看得上的,尽管拿吧。

    老妇人说尽管拿?

    我点头,说对,而这时,她居然伸手一抓,我身体里面的聚血蛊小红就给她抓了出来,那水母一般的小东西在半空中浮动,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吱吱地叫着,我慌忙喊道:“奶奶,手下留情!”

    老妇人依旧闭着眼睛,不过却仿佛能够瞧见一切似的,平缓地说道:“啊,你跟陆左一般,身体里都有一个精致的小东西……”

    我说这是小子的命根子,拿走了,我可就要死了。

    是么?

    她伸手一抓,我感觉自己的神魂一荡,好像缺少了些什么,而小红却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来,我右手护着胸口,说您对我做了什么?

    老妇人微微一笑,说门已经开了,你且去吧,记得,十五日之内,必须回返,否则你永远都不可能再离开,可知?

    我没有敢多问,慌忙点头,说好。

    老妇人又说道:“你见过的事情,以及前往幽府之事,这世间谁也不能说,若是有消息流出,你必然暴毙而亡,可知?”

    我心中一跳,依旧点头说好。

    她一挥手,大袖翻飞,我感觉到一阵风朝着我吹来,巨力狂涌,吹得我睁不开眼,而下一秒,我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山壁,而在不远处,有一条山道出现。

    我下意识地抬头,却见那三头神君的身子已然隐于雾中,只有低低的话语传来:“记住,十五日之后,你们若是不回返,将永远留在幽府!”

    话音结束,它却是消失无踪。

    我深吸一口气,而这时小妖则对我说道:“陆言你挺能的啊,到底说了些什么,竟然还真的给你办成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可说,我们赶紧走吧,赶时间呢。

    我招呼虫虫和姜宝离开,然后回过身来,对那两个站起来的道士说道:“想必三头神君应该跟你们说过了,在这里碰见的事情,回去之后,谁也不能告诉,否则就会立刻暴毙而亡我们有要事办,两位请回吧!”

    丑道士拉着王维伽的手,说师兄我们走吧。

    我正准备跟着虫虫从山道离开,却没想到那姓王的道士毅然说道:“世间既有幽府,又有路途,此乃百年不遇的良机,对我们的修行必然是有大好处的;叶秋,我要跟着进去。”

    丑道士吓得直哆嗦,说师兄,那可是阴曹地府啊?

    王维伽仰着头,说只是在道藏典籍之中看过,却没有亲眼瞧,你难道不好奇么?

    说着,他居然也跟着我们走了过来,丑道士虽然心中极度惊悸,然而却习惯性地服从师兄的想法,唠唠叨叨地跟了过来。

    我瞧见这两个道士居然阴魂不散,到这儿也跟着,不由哭笑不得,说我可不管你们,到时候别跟着我们。

    王维伽低着头,也不说话。

    一行人沿着那条山壁间开凿出来的道路往前走,周边的景色模糊,仿佛有无数气旋在游动,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徒然间前面一空,我们居然就走了出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轰鸣声,我回头一看,却见我们过来的山路,徒然间就消失了。

    而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前方突然有一股气息浮动,一张惨白的脸就浮现在眼前。

    <b>说:<b>

    有人选择忘记,有人选择记着。

    所以,不要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