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五章 在路上
    虫虫脸色大变,一把抓着我说道:“你发现了什么?”

    我摇头,说没有,就是今天我见到了黑手双城,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好像瞧见了那个中山装一样。

    虫虫盯着我,良久,方才说道:“不是他。”

    我讶异,说你怎么知道的,凶手到底是谁,小妖有没有跟你说过?

    虫虫往后退了一步,对我说道:“陆言,你记住我的话,永远都不要再去查那个中山装到底是谁了,这个对你有害无益,等到有一天,你能够获得小妖和我的认同之后,真相自然就会揭晓的。”

    我说你这样子,弄得我就像个白痴一样。

    虫虫看着我,摇头,说不,你要知道,无论是我,还是小妖,还是陆左,对你都寄托了最大的希望,你是聚血蛊的拥有者,上一代聚血蛊拥有者创立了苗疆万毒窟这个足以能够与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并立的修行圣地,而你未来的路,将比我和小妖走得更远,所以这是在保护你力量虽然不是这个世间的绝对,但却可以保护那些你尊重和热爱的人。

    听到虫虫柔声说着这话儿,我不由得想起了在鹏城段风别墅外面的小湖畔,我与虫虫并肩躺在草地上面的情形。书阅ぁ屋shuyueu

    我想起了我与她的约定。

    虫虫希望嫁给一个盖世英雄,而此刻她却道出了对我的期望,就是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盖世英雄。

    也就是说,她希望嫁给的人,是我。

    为了让我能够最终成长起来,她放弃了刚刚拜的师父,在整个宗教局里有着崇高威望的许映愚,而是陪着我跑到了南方省,又随着我来到了江阴金陵。

    而当我征询她的意见,说准备去幽府的时候,她居然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你是风儿我是沙……

    虫虫是个含蓄的女子,并不太喜欢明确地表达出爱意来,然而我却能够隐隐感受到了那份情意,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的舒服,于是也没有再纠结此事。

    见过了黑手双城,我就不用再在金陵待下去了,于是就准备离开。

    三叔萧应文的徒弟姜宝自然也随同我们一起离开。

    正好那天中午的时候,小妖飞了回来。

    她的出现,自然让萧璐琪大为震惊,当得知这肥母鸡一般的白色鸟儿,居然是我们花了两千多万,从拍卖会上弄回来的小鸡崽子时,她顿时就凌乱了。

    她伸出拳头来,对比了一下现在长得跟一足球大的肥鸟儿,说虫虫你到底给它吃了些什么,为什么像吹气球一样,变得这么大了?

    虫虫微微一笑,说这鸟儿本就是异种,而我正好找到了一个方子,所以就让它提前生长了,这样子好带。

    萧璐琪打量了一番,说看样子,有点儿像是鹦鹉,是国王鹦鹉么?

    虫虫点头,说是鹦鹉没错,国王鹦鹉应该不是。

    萧璐琪说真好玩儿,不知道会不会说话。

    小妖并没有打算让萧璐琪知道自己寄身的事情,倒不是信任不过她,只是怕她的表现,引起戴局长和别人的误会,所以沉默寡言,装作老年痴呆的样子,站在虫虫的肩膀上不说话。

    不过即便如此,也让萧璐琪大为惊讶,欢喜了好久,还打电话跟林佑做了分享。

    姜宝这个闷葫芦似乎也挺喜欢这只白色肥鹦鹉的。

    听说我要走,戴局长从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过来,与我们一起吃晚饭,算是送行。

    戴局长是个工作狂,好像天生没有点过家庭主妇的技能,所以送别宴定在了附近的一个餐厅包厢里,我们提前过去,点好了菜,过了十几分钟她才匆匆赶到,刚一落下,就数落我,说陆言你今天错过了多好的机会,如果你答应了,说不定就立刻能够到总局上班了,倒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几多好?

    我摇了摇头,说天生没有那个命,实在是做不来。

    戴局长睁大眼睛,说什么叫做天生?你以为我们一开始就会做,这个都是需要慢慢适应的么。

    萧璐琪母亲的这个身份,挺尴尬的,所以我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吃饭。

    戴局长这个人呢,其实挺好,不过到底还是有一些强势,不怎么顾及别人的感受,让我有些下不来台,一席饭吃得没滋没味。

    快结束的时候,萧璐琪去买单,而她则最后嘱咐我两句,说我知道你心系你堂兄的那个案子,不过如你所说,你跟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联系,现在既然陈志程能够看得上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

    我点头,说多谢您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

    戴局长问我,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我说我会去魔都,跟林佑汇合,先看看小妖遗体处理的事情,等回头了,送虫虫会老家去跟许老修行,而我则应该会回到南方省去我毕竟在那里待了七八年,都有感情了。

    我这话儿当然是谎言,因为下一步,我会直接前往鲁东泰山,完成三叔萧应文的交代,前去接杂毛小道回家。

    不过这事儿,是个大秘密,谁也不能说。

    戴局长没有再劝我,举起一杯酒,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吃晚饭,我们走出酒店,在门口的时候居然碰上了董仲明,他瞧见我们,上前来打招呼,戴局长问他怎么在这里,他说陈老大跟人在这里喝酒,他是陪同过来的。

    戴局长说早知道老陈在,过去敬他一杯酒。

    董仲明说您是前辈,应该是我们来敬酒才对,对了,陆言,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听说陈老大准备邀请你加入局里,但是你拒绝了?

    我点头,说暂时还没有打算好。

    他继续追问,说那你准备去哪儿呢?

    我说应该会先去魔都吧?

    董仲明没有再问,而是递给了我一张名片,说你以后若是碰到什么麻烦,尽管打这个电话给我,能帮的,我尽量。

    说完话,他的目光瞟过了虫虫,愣了一下,不过没有停留,而是进了酒店里去。

    我不确定他是否见过蚩丽妹,但是感觉他应该也是有一定了解的,不过却能够忍住不问,显然城府还是挺深的。

    我收起了名片,然后离开。

    我定了当晚的高铁票,前往魔都,所以吃过饭之后,萧璐琪直接把我们送到了高铁站,然后与我们话别。

    从金陵前往魔都,高铁需要两个小时,算上路上等待的一个小时,我们到达魔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出了车站,林佑在门口接我们,瞧见我、虫虫、一个陌生小孩,还有虫虫肩上的白色鹦鹉,走了过来,打了招呼之后,拿了一把车钥匙给我,说车搞到了,二手的丰田越野,你要这个干嘛?

    我说你不用管了,我现在就准备走,别人问起的时候,你也别说,知道么?

    林佑似乎猜到了什么,说你有新的打算?

    我点头,说事情并没有结束,你这边继续,我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等回来的时候,跟你联系在此期间,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我就在魔都。

    林佑说晓得,对了,你需不需要去看一下保存小妖遗体的冷冻公司?

    我摇头,说算了,你办事,我放心。

    林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你小心一些,小妖出事之后,我一直在想,觉得不管怎么样,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我说好,你也是,多保重。

    与林佑交接之后,我在附近的停车场找到了他给我办的车,虽说是二手的,不过前车主保养得挺好的,而且内饰挺女性化的,还算是不错,我问虫虫,说你坐前排还是后排?

    虫虫坐长途晕车,这我是知道的,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中山陵血案之后,我作为证人,身上有太多聚焦的目光。

    不管是坐高铁还是飞机,都会被查到,只有自驾过去,方才没有太多的痕迹。

    虫虫打量了一下这车,低声说道:“还是坐前面吧,看看周围的风景,也许会好一些。”

    我想起在老家教她骑摩托车的事情,说不如我教你开车吧,自己开的话,就不会晕车了。

    虫虫说是么?

    她的眼睛一亮,我立刻就后悔了,想起了给她那快得让人发吐的速度,不由得后背发凉,说算了,教你肯定教,不过等到达了泰安城,我们再说吧。

    虫虫笑了笑,说这儿到处都是交警和监视器,我可没有那么傻。

    商量妥当之后,大家上了车,姜宝一路沉闷,上了车,就躺在后排睡觉,而虫虫则没有忘记我刚才的话语,不断地问起驾驶位上各处按钮的操作,以及行车的讲究来,让我不得不分神应付。

    从魔都驱车前往鲁东泰安,一路高速前往,倒也不慢,大概要行十个小时左右。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缘故,虫虫这回并没有晕车,进入了鲁东境内的时候,还兴致勃勃地让我下车,在一处空地上兴致勃勃地练了一段时间。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鲁东泰安,瞧见了鼎鼎大名的泰山。

    <b>说:<b>

    泰山阴阳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