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拯救杂毛小道大作战
    “你可认识我的侄子萧克明?”

    中年男人萧应文将门关上之后,突然开口对我问起,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认得,在老家的时候见过一面,我之所以能够拜入陆左门下,也全是他的大力举荐。”

    他点头,说这就好,小明昨夜给我传话,让我过来找你。

    啊?

    我一愣,说他不是……

    我话说到一半,便故意停顿了一下,萧应文知道我在顾虑什么,对我说道:“他现在的确在幽府之中,不过临走之前,却专门过来找我,有过约定,方才能够托梦于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为何是你?”

    萧应文说道:“陆左一案事发之后,无论是官场,还是江湖的气氛都是一边倒,小明觉得很多人已经不可信了,所以都没有告知;至于我,则是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退出江湖,居家授徒,远离是非圈之外,没有人会注意到我,所以才会放心。”

    我说萧克明让你找我,所为何事?

    萧应文回答,说他希望你能够去一趟幽府,把他给接出来。

    啊?

    我又是一愣,有些汗颜,说这又是为何呢?

    说句实话,我的确给惊到了,什么是幽府,那可是人死了之后去的地方,萧克明让我去幽府,岂不是让我现在挂掉?

    好,就算是我死掉了,又有什么能力,把他给接出来呢?

    萧应文似乎预料到了我的诧异,低声说道:“不是让你去死,而是让你一肉身前往幽府,将其接出。”

    我说我有点儿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我呢?

    话语很绕,不过他听懂了我的意思,对我说道:“因为进入幽府的出口,是在泰山附近,那里镇守着一位大神,世人皆不得入,但小明说你可以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只是一个传话的人。”

    我盯着面前的这个中年人,陷入了沉默。

    我不知道他是否值得信任,毕竟我与他只是刚刚认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绝对不可能凭着他的一句话就奔赴黄泉。

    沉默良久,我开口说道:“我想给五哥打一个电话,可以么?”

    中年人点头,说没问题。

    我当着他的面,掏出了手机来,拨给了五哥,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还没有等我说话,五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陆言,你应该见过我三哥了吧?”

    我说对,他在我跟前。

    五哥说道:“陆言,我三哥跟陆左,是过命的交情,绝对不会害你的;而整个萧家里面,我大哥从政,二哥务农,我一辈子晃荡,小妹居于茅山,我们这一辈里,他当家。”

    啊?

    我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居然是句容萧家的当家人?

    五哥三言两语表明了态度,我没有再多问,与他告别之后,点头说道:“三叔,我清楚了,你把具体地址给我吧,我这边一旦能够脱身,立刻赶过去。”

    萧应文从怀里面掏出了两件东西来,一个红色符袋,还有一个是块貔貅玉佩。

    他递到了我的手中,指着红色符袋说道:“这个是符王李道子留下的匿身符,将其佩戴,可以隐匿住你的气息和身份,即便是在幽府,也无人能够知道你的身份,这个对你前往幽府,有着重要的保命作用,必须贴身带着,不可拿开。”

    我点头,瞧见符袋上面有一个红色挂绳,便戴在了脖子上。

    我想要打开符袋,他却说道:“符袋能够藏纳灵气,最好不要打开;另外你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必然会有一些人跟踪于你,你可以利用此符袋,甩开别人的气机探寻。我这里有一段启用诀咒,你且听着。”

    萧应文传我一段口诀,我默念两遍之后,开口念出,果然有一股奇异的场域将我包裹住。

    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虫虫的声音传来:“陆言,你怎么了?”

    我知道这是虫虫感应不到我的气息之后,着急的表现,心中不由得一暖,对她说道:“没事,你放心。”

    虫虫离开,而萧应文指着那块雕工粗糙简朴的貔貅玉佩说道:“此物乃圆灵通幽符,可以抵挡三次自然之力的轰击,譬如雷击或者山体崩塌,皆可在你的身周形成一个短暂的炁场护罩它是茅山十宝之一,掌门之物,小明临行前,特地留给我的。”

    抵挡三次轰击?

    这玩意,不就是科幻片里面经常看到的能量罩么?

    这简直就是三条命啊!

    我小心地接了过来,知道这玩意实在是太珍贵了,有些忐忑地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不太好吧?”

    萧应文说这都是小明的交代,你收着便是了;再说了,此去幽府,路途坎坷,不知道会有多少磨难,世人罕有能够死而复生者,你能够去接他,我的心中,只有感谢。

    我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说萧克明他前往幽府,是从茅山后院离开的,按道理说那里便有通道,何必让我跑这一趟呢?

    萧应文的眼皮一跳,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说道:“有人把通道给禁锢了!”

    禁锢了?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谁会这般狠毒,这不是要让他死么?”

    萧应文摇头苦笑,说现在的茅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茅山了,小明的掌教之位被夺,那些沉在水下的魑魅魍魉就全部都冒出了头来这个不谈,你何时出发?

    我想了一下,说我现在卷入了中山陵血案之中,目前我和虫虫是唯一的目击证人,需要等总局那边的来人询问之后,才能离开。

    萧应文点了点头,说他并不急,你近期出发都可以此事绝密,最好不要让别人知晓,你可晓得?

    我点头,想起一事,然后说道:“我可以带人一起么?”

    萧应文指着外面的客厅,说你准备带你女朋友?

    呃……

    三叔你也太会聊天了,对,虫虫就是我女朋友,虽说现在只是女性朋友,但是我争取尽快把她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的!

    我点头,说对。

    萧应文说她可以信任么?

    我说绝对可信。

    萧应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小明只提到了你,也没有说不让带人,我自然也没有意见;不过问题有两个,第一是人家愿不愿意跟你一起走,还有一个则是镇守通道的那一位,是否愿意让你带人过去。”

    我说镇守通道的那人,到底是谁啊?

    他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说那我凭什么跟她沟通,又凭什么能够过去呢?

    萧应文依旧摇头,说我只是负责传话,至于为什么,真的不知晓,你若是想要知道,只有亲自前往那儿,一切就都有结果了。

    我说好,知道了。

    两人密谈结束,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开口说道:“你既然准备带人离开,那么我这里也有一个额外的请求。”

    我说请讲。

    他指着门外说道:“我有一个徒弟,叫姜宝,这些年来,一直跟在我身边修行;他是个挺有悟性的孩子,我能够教他的,都教了,他现在只欠历练和修行了,所以如果你同意,我想让他跟着你一起,前往幽府。”

    我一愣,说您确定,那儿可是幽府,很危险的。

    他点头,说男儿生于世间,倘若畏惧危险,又如何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我说他修为如何?

    他看了我一眼,平静地说道:“不比你差。”

    呃,三叔,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吧?

    我想了想,表示同意。

    萧应文传话完毕之后,与我一起出了房间。

    他跟戴局长这位大嫂之间,关系应该并不算好,所以也没有再多停留,简单跟姜宝交待一番之后,便告辞离开。

    戴局长一夜忙碌,疲惫得很,送走了萧应文话之后,招呼了我们一声,便回房睡觉了。

    萧璐琪带我们出去吃早餐,路上的时候,我与萧应文的徒弟沟通了一下。

    结果一聊天,才发现这孩子是个闷子。

    什么叫做闷子?

    这是我的家乡话,讲的是一个人明明不是哑巴,却偏偏不爱说话,除了必要的时候,嗯嗯啊啊几声之外,绝对不会开口说任何事情。

    寡于言语。

    我沟通了半天,最终只有放弃了。

    吃早餐的时候,萧璐琪与我去点餐,低声告诉我一件事情,说这孩子有些自闭症,脑子不太好。

    啊?

    这样啊,那萧应文为什么会把这样一少年,留在我身边呢?

    我们在萧璐琪家又待了两天,小妖一直都没有回来,我十分担心,而虫虫却显得并不紧张,而我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把萧应文跟我带的话转述给了她。

    听完之后,虫虫问我什么意思,我告诉她,说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跟她一起去。

    虫虫很轻松地就答应了,说如果小妖没有意见的话。

    她告诉我前往幽府其实没有那般复杂,在虫池没有消失之前,蚩丽妹就经常通过虫池前往幽府修行。

    我顿时就无语了。

    第三天的时候,该来的终归会来,戴局长找到了我,说有人想要见我。

    我瞧见她说得郑重其事,便问是谁。

    戴局长脸色沉重地说了三个字:“陈志程!”

    <b>说:<b>

    原来杂毛小道是后路被堵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