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章 同道中人
    当一个人的心思沉浸到了某样事物之中去的时候,外物的一切,都已经消失在了我的心头。

    我的眼中,只有那块楠木,和锋利的刻刀。

    刻刀是我的手,而楠木,则是我最想去施展的承载体,至于我的脑海里,则充斥着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笑、她的傲、她的骄狂、她的飞扬跋扈、她的温情、她转身而去的诀别,以及最后的最后,她躺在草丛之中,宛如睡美人一般的静谧和安详。

    她的鼻、她的眼、她的一颦一笑,一幕又一幕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让我觉得自己的手根本就停不下来。

    在那一刻,我忘记了我自己是陆言。

    我是谁?

    我只是一个靠着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掌吃饭的手艺人,我这辈子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将一个又一个的原材料,弄成被人口中描述的东西,或者是动物,或者是人物,或者是某些我也不懂的东西。

    别人夸我是大师,是耶朗最有灵性的匠人,然而我却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凭着手艺,混口吃食。

    吃饭最重要,至于其它被人称道的手艺,唯熟尔。

    我不知道过了许久,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对不起各位,我家南南的情绪不太好,不想见外人,还请各位先回吧……”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感觉某种意识如潮水一般地退去,下意识地抬头,瞧见那个白胡子老头儿一脸歉意地冲我们说话,而萧璐琪则在旁边低声哀求道:“古大爷,求求你了,我朋友很急的!”

    那白胡子老头儿摇头叹气,说南南的性子自小就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谁也勉强不了他……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是朝着我瞧了过来。

    我被那老头儿给死死盯着,下意识地将手中的刻刀丢在了石桌上,慌忙站了起来,对他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只是看着手痒。”

    白胡子老头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看着我手中的木雕说道:“年轻人,这是你刚才雕出来的?”

    我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左手上面的木雕,低头望去,却见竟然是一尊楠木雕像,虽然并没有经过抛光和打磨的过程,但是雕工极具匠心,大巧若拙,简单的刀法,却将人物给雕得惟妙惟肖,活灵活现起来。

    我手上的这个木雕,仿佛是一个活过来的小妖一般。

    我瞧得发愣,直到那白胡子老头问了我第三遍,方才回过神来,点头说道:“是,是的,是我刚刚雕出来的……”

    白胡子老头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来,对我说道:“能否给老朽一观?”

    我感觉就像烫山芋一样,慌忙递给了他,然后环顾左右,瞧见虫虫和萧璐琪都用一种不认识的目光打量着我,苦笑着问道:“我刚才怎么了?”

    虫虫没有说话,而萧璐琪则告诉我,说你刚才简直疯了,就跟另外一个人似的。

    另外一个人啊?

    难道不是么,刚才出手雕那木头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真正的匠人。

    就在我回想起刚才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时,那白胡子老头突然发话了,说小兄弟,不知道你这雕工,师承何人?

    他的话语里,却是充满了几分敬重,与刚才的客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斟酌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这个啊……无师无派,乃千年前古耶朗的手艺。”

    白胡子老头儿叹了一声,说原来是老祖宗的东西你不介意的话,我把这木雕拿去给南南瞧一眼,你看如何?

    我点了点头,拱手说好。

    白胡子老头儿再一次进屋,而这时萧璐琪喜形于色,对我说道:“于南南这个人的脾气十分古怪,不过有一点,那就是对于炼器的手艺十分执着,也充满热爱,古大爷既然把你的这木雕拿去给他看,十有八九那于南南能够回心转意,见我们一面陆言,你可以啊,深藏不露,什么时候还会这等手段了?”

    我看了虫虫一眼,低声说道:“福灵心至,我也只是瞎猫碰到死老鼠而已。”

    萧璐琪说你别谦虚了,刚才我瞧你雕木头的时候,都有些看傻了,好家伙,一块木头居然三两下子,就给雕成了活灵活现的小妖姑娘,这手艺简直是绝了。

    被人夸赞,显然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不过我并没有沉浸其中,又谦虚了两句。

    而就在这时,白胡子老头儿兴冲冲地走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是吧,他要见你。”

    我愣了一下,说就只是我?

    白胡子老头儿点头,说对,他只肯见你,其他人概不相见。

    我表示知晓,然后回过头来,问虫虫道:“那招魂符的规格,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进去了,可以跟他提起。”

    虫虫将那招魂符的制作规格跟我交代清楚,我复述了一遍,以防有所遗漏,然后跟着白胡子老头儿进入了屋子里去。

    屋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我下意识地放缓了脚步,感觉来到了客厅的西南角,那白胡子老头儿拍了一下墙壁上的某处机关,立刻有一个地道口子出现,有台阶一级一级往下而去。

    居然在地下室?

    白胡子老头儿站在那地道门口,并没有往下带路,而是对我说道:“你下去吧,他在下面等你。”

    这气氛有些诡异,我瞧得心惊胆战的,不过想着天才总是有一些怪癖,也就没有再多想,顺着那台阶,一步一步往下,大概走了七八米,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下室。

    这地下室除了东南角有一个很大的熔炉,里面的炉火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片昏暗,不过我也勉强能够瞧见这里的布置来。

    整个地下室分为四块,东南角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在它的前面,放着许多半成品的兵器,而旁边则分门别类地搁着许多金属矿石。

    西南角有许多木雕和石雕,造型别致,惟妙惟肖。

    东北角则是许多白色的骨骸,宝石、奇石和翡翠,这些价值千金的东西,散放在了一张大方桌上面。

    西北角则是一些皮革、纺织物,还有一面很大的屏风,上面画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图。

    这儿的空间极大,各种物品摆放得很玄妙,既感觉纷繁复杂,又整齐无比,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设备,仿佛一个巨大的工作间,只不过我的目光巡视了好几圈,都没有瞧见有人在这儿。

    难道那位于南南大师并没有下来?

    就在我怀疑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刚才那木雕,是你刚刚刻出来的?”

    我回过头来,瞧见黑暗中有一个坐在轮椅上面的男人,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体型巨大的肥猫,双眼呈现出诡异的绿色,正盯着我。

    他的手上,拿着的,正是我刚才雕出来的小妖姑娘。

    我先是一愣,然后朝着那人拱手,说见过于大师。

    打招呼的同时,我也借着那炉火的红光打量这个男人,发现他的年龄三十多,或者还小一些,脸色苍白,仿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是双眼却很有神,黝黑发亮。

    这个男人,真的是于南南大师?

    这年纪看着不大啊?

    那人并没有回我礼,而是盯着我,慢悠悠地说道:“看着不太像啊?”

    他的眼睛挺毒的,事实上,倘若不是昨夜的那一个梦,面对着一块木头,除了劈成柴火,我还真的什么都弄不出来,不过此刻我却有了几分信心,微微一笑,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

    他一听这话,不由得笑了,对我说道:“好,你上手吧。”

    我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拱手说道:“于大师,实不相瞒,我这手艺,是天授的,做了一梦,就什么都会了,不过也只是小技,而我此次前来,是想求你帮着做一份招魂符,我……”

    他抬起手来,示意我不用多说:“你的目的,师叔已经告诉了我,无需多言,只要我确定了你的手艺,都是小问题。”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再犹豫,说还请借刻刀有用。

    于南南的轮椅突然往前滚动,一路向前,来到了西南角处,我跟着他走,瞧见他从一个木柜里面拿出了一整套的刻刀工具来,然后指着角落里面的许多名贵实木,对我说道:“随意。”

    我不知道这些木头的名贵之处,随手拿了一块血红色的木头胚子,然后又抽出了一把刻刀。

    将这两样物品拿在手里,我闭上了眼睛。

    无数的回忆又涌上了心头来。

    匠人的记忆仿佛对那刻刀和木材特别亲切,一旦握在手上,立刻就涌现出极大的熟悉感来,我睁开眼睛来,发现自己已经已经削起了木头来。

    每一刀的力道,木头的纹理,还有刀尖的技法,这些仿佛如同惯性一般地纷纷涌入了我的心头。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惟妙惟肖的虫虫,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我收起刻刀,递到了于大师的手中。

    他轻轻抚摸着这木雕,过了许久,方才问了一句话:“刚才的那一樽,叫做友情;而这个,叫做爱情,对么?”

    <b>说:<b>

    这些怪人,从来都是用该作品说话&hellip;&hellip;&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