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森林之怒
    我们在下山的林边狂奔,风声从身边呼呼刮过,莫名就有些寒冷。

    虫虫似乎感受到了小妖心中的惊悸,并非来源于那个手段恐怖的秦归政,而是那个出现之后,仅仅拍出一掌之后,就做壁上观的中山装男子。

    她问小妖,说那男人是谁?

    小妖没有回答,而是使劲儿地摇头,说一会儿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你们两个立刻逃走,千万不要回头,知道么?

    虫虫说你不说清楚,我们跑哪儿去呢?

    小妖犹豫了一下,说你们去找萧璐琪的母亲,在她那里待着,明天我过来跟你们汇合。

    我紧张起来,说你不跟着我们么,你要去哪里?

    小妖说你们就别管我了,记住,赶紧跑,明天我们在萧璐琪的母亲那儿汇合,知道么?

    虫虫盯了她一眼,然后点头说好,我们在那里等你,你可一定要过来。

    就在这时,小妖的眉头一皱,突然间就抱住了虫虫,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猛然一推,说媳妇儿你们快走,那人追上来了,快点走……

    虫虫没有任何迟疑,拽着我的胳膊,就往前匆匆而走。

    我十分担心,对虫虫说道:“小妖是准备自己去拦住对方么?我觉得那个秦归政跟那些和尚拼过之后,已经到了体能的极限,凭着我们三人,应该不会没有机会。”

    虫虫没有说话,一直埋头往前走。

    我听到她没有回应,便再一次跑到了她的身边,说真的,我这里还有小红在,说不定能够蛊杀那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虫虫的哭泣声。

    我慌忙跑到了她的面前来,低头一看,却见虫虫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为什么哭?

    我心慌意乱,说虫虫你到底怎么了,小妖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虫虫一抹泪水,冲着我怒声吼道:“问那么多干嘛,赶紧逃命啊!你要是厉害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赶紧走!”

    虫虫罕有跟我真正发火,即便是当日我准备与她分离,前去找寻陆左,她都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永不相见”的话语,便不再多言,然而此时此刻,我却能够感觉得到虫虫内心里那股炙热的怒火。

    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深切情感。

    就在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两人终于跑到了山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那中山陵上,传来了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浮动。

    我下意识地朝着山上望了过去,瞧见那山上的老林子突然间就像发疯了一般,一瞬间就活了起来。

    无数的树林在摇曳,那青草疯长,藤蔓挥舞,青色的光芒将半边夜空都给照亮了去。

    我擦……

    我被这种异象给震惊住了,下意识地去拉虫虫,大声喊道:“虫虫,你快看,这到底是什么?”

    然而我并没有拉到虫虫,回头一看,却见那个美丽的女子居然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是如此的伤心,泪水顺着她的指缝就朝着外面肆意奔涌。

    到底怎么回事?

    我蹲下身子来,瞧见虫虫跪倒在了地上,而在她的跟前,有一株刚刚从泥土里面长出来的幼苗,两片叶子,随手能够掐灭。

    我低声问道:“虫虫,怎么了,是小妖出事了么?”

    虫虫将眼泪擦干,然后看了一眼那依旧还在咆哮疯狂的森林,并没有再哭,而是咬着牙说道:“走吧,我们去萧璐琪家里。”

    她说完这话,没有再多说一句,而我则问道:“不等小妖了?”

    虫虫没有再说话,而是从布兜里面将那个刚刚长出绒毛的小鸡崽子摸出来,抱在了怀里。

    我瞧见虫虫的情绪有些异常,害怕她的人格变得又不稳定了,便也没有再刺激他,而是走到了道路上,随手拦住了一辆汽车,那人一开始的时候不太想停,不过瞧见了我身边的虫虫,下意识地刹了一脚车。

    司机摇下窗户来,问我们干嘛,我说能不能把我们搭到前面好打车的地方去?

    那人迟疑地看了我一眼,我直接掏出了一百块钱来,说帮忙。

    司机点头,说上车吧。

    我将虫虫扶上了车,随即离开了中山陵。

    路上的时候,我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那就是小妖此次回去,应该是去阻拦那个中山装,而刚才闹出来那么大的动静,恐怕也是小妖弄出来的。

    我之前瞧见过她生擒那公羊伯爵,也是用的这么一招,只是没想到小妖居然能够驱使这么恐怖的自然力量出来。

    那人到底是谁,居然将小妖逼出这种手段来。

    而虫虫又是为什么要哭?

    难道她觉得小妖逃不出来么,这世界上有几人,居然还能够留得住小妖?

    我没有直接让那车将我们给载过去,而是在中途转了几道车,一路上虫虫都没有说话,表情也显得有些冰冷,我试图跟她沟通,但是她都没有理我,而是在默默地念着什么咒诀一般。

    几经折腾,我们在半夜时分,赶到了那个大院。

    下了车,我打电话给林佑,这才得知他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下,并没有能够成功混入萧璐琪的家中。

    不过在得知了我的讲述之后,表示他现在立刻过来,并且让萧璐琪下楼来接我们。

    林佑住得很近,没一会儿就赶到了,而这个时候,萧璐琪也匆匆赶了下来。

    在林佑和萧璐琪的陪伴下,我们再一次来到了她家。

    萧璐琪的母亲戴巧姐并没有睡,在沙发前接待了我们,比起上一次来说,这回她倒是没有再给我们脸色,而是微笑着与我们点头,然后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晚还要过来。

    我瞧见虫虫没有说话的兴致,便将今天晚上在中山陵发生的事情跟她讲起。

    得知一个叫做秦归政的家伙,将看守中山陵的灵谷寺十九个和尚都给杀害了的事儿,一开始的时候,她表示不肯相信。

    戴巧姐对我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中山陵里看守的是灵谷寺的师父,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灵谷寺的空叶禅师是金陵地界一等一的高手,而经过他调教出来的十八大空阵更是厉害,等闲人绝对走不出十几个回合;能够将他们给全部屠戮一空的人,估计都没有生出来呢……”

    我实在是不明白她的自信是从哪儿来的,但还是心平气和地跟她解释,说那个秦归政的祖父,以前是国府高手,知道十八大空阵的奥秘。

    戴巧姐依旧表示不相信,跟我说道:“夜已深,早些睡吧。”

    她并不相信我们的话语,打着呵欠准备去睡,而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面的电话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她过去拿起电话,听了几句之后,突然皱起了眉头来,用手遮住话筒,然后对我说道:“你刚刚从中山陵那边赶过来?”

    我点头,说对。

    戴局长的眉头皱了起来,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好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叫人备车,我现在就赶过去,你通知一下局里面的其他同志。”

    说罢,她挂掉电话,严肃地对我说道:“我刚刚接到报告,说地方刚刚发了协查通知过来,说中山陵所在的钟山风景区发生了巨变,大片的森林被毁,然后传来了野兽的吼声,有点儿地震的波动,让我们的人赶过去协查!”

    我赶忙说道:“不是地震,是有人在交手,那个森林被毁的变化,是我们的朋友弄的,她现在很危险,戴局长你赶紧带人去看一下。”

    戴局长瞧了我一眼,说我现在出发,你去么?

    我猛然点头,说去。

    萧璐琪这个时候也喊道:“我也去,我也去……”

    戴局长横了她一眼,说你去凑什么热闹,老实在家待着,林佑你陪她们在家啊。

    林佑连忙十分狗腿地笑道:“好的,阿姨。”

    我瞧向了虫虫,小心翼翼地问她道:“你去么?”

    虫虫似乎还在默默念着什么,听到之后,缓缓地摇头,对我说道:“小妖让我们在这里等她汇合,我不去,在这儿等她。”

    时间紧急,我没有再等待,而是跟着戴局长一起来到了楼下的大院,这时有一辆黑色奥迪开了过来,司机下来打开车门,招呼我们之后,然后朝着紫金山方向行去。

    那司机的车技沉稳,很快就赶到了中山陵,那儿已经有警察在封锁了,一些看热闹的群众在封锁线外面伸长着脖子。

    车子越过封锁线,一直开到了里面。

    下了车,立刻有一个浓眉毛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冲着戴局长敬了一个礼,然后说道:“戴局长,你来了?”

    戴局长望着黑乎乎的中山陵,皱着眉头问道:“霖东,到底怎么回事?”

    那中年男人下意识地瞧了我一眼。

    戴局长说不用管他,你直接说便是了。

    听到这话儿,那人方才汇报道:“戴局长,我们也是刚刚赶到不久,不过探测到这山上应该有修行高手在此拼斗过;而上山的同事也传了消息下来,说中山陵被盗,负责守卫的灵谷寺众僧侣,无一人存活,全部都遭到了杀害……”

    啊?

    戴局长回过头来,一脸诧异地看向了我。

    <b>说:<b>

    没想到说的居然是真的&hellip;&hellip;&ap;